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殺劫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沉默了。

  他明白青棠話中的意思。

  從青棠動手滅殺尚天奇等人的時候,蘇奕的心境就已經發生改變。

  原因很簡單,青棠動用的那種劍道力量,和人間觀觀主源自一脈!

  這等情況下,蘇奕焉可能還不明白?

  無疑,青棠的確來自星空深處,并且和觀主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她在一萬八千九百年前,之所以會前往大荒,為的極可能就是探尋觀主的下落!

  而當初青棠隱瞞來歷,潛入太玄洞天修行,無疑已經察覺,自己是觀主的轉世之身!

  蘇奕也終于明白,為何當年畫心齋那位小姐用松釵這個身份潛入太玄洞天修行時,會被青棠一眼識破,并將其驅逐。

  又為何當初在自己輪回轉世的時候,青棠在為自己守靈七天之后,不惜背負罵名,也要打開那一具青銅棺,尋找九獄劍。

  因為她當初極可能已知道,自己并非真正逝去,而是進行了輪回!

  而今,自己轉世歸來,重歸太玄洞天,青棠必然已徹底確定,觀主就是自己的前世之一。

  故而,她徹底攤牌,送上自己多份驚喜!

  天地寂靜,萬眾靜默。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蘇奕,在等待他如何表態。

  可此時,青棠卻似已經洞察到蘇奕內心的變化,粉潤的唇瓣泛起一絲笑意。

  她清聲道:“師尊,接下來,弟子送您第五個驚喜。”

  全場愕然,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還有!?

  青棠女皇今日究竟為其師尊玄鈞劍主準備了多少“驚喜”?

  就在人們驚疑時,青棠身影忽地憑空消失。

  下一刻,她就出現在玄凝身前!

  “七師兄,得罪了。”

  青棠聲音帶著一絲歉意。

  還不等玄凝反應,青棠那纖細晶瑩的玉手忽地探出,按在了玄凝的天靈蓋上。

  這一剎,錦葵、王雀他們皆色變,毫不猶豫出手。

  轟——!!

  諸般耀眼恐怖的劍氣呼嘯而起,朝青棠斬去。

  卻見青棠身影不動,不曾理會,而那些劍氣斬在她身上的時候,便似泥牛入海,飄散一空。

  不曾傷到青棠分毫!

  而就在同一時間,青棠按在玄凝頭頂的玉手驀地抬起,五指之間,竟是從玄凝體內硬生生抽出一條黑線!

  黑線足有三尺長,仿似被抓住的靈蛇般,在青棠掌指間不斷掙扎。

  “這是何物?”

  場中轟動,響起無數吃驚的聲音。

  最初時,青棠忽然對玄凝出手,眾人皆驚出一身冷汗,還以為青棠要殺了玄凝。

  可當反應過來時卻發現,真相并非如此。

  錦葵、王雀、夜落他們也都愣住。

  而在場那些老古董則都感到一陣心悸,毛骨悚然!

  他們的神識最為強大,第一時間就察覺到,青棠手中所抓的那條黑線,極端詭異可怕,表面覆蓋著一縷縷扭曲奇異的道紋符號,像有生命般,讓人僅僅看著,就背脊發寒,心神悸動。

遠處,蘇奕也看到了這一幕,眉  頭微挑。

  上次玄凝曾和他提起,在小西天硯心佛主身邊修行那段時間,自己的記憶疑似出現問題。

  而后,經由蘇奕查探,果然發現在玄凝體內,有著一個極為隱秘的秘印,形似‘乂’字符號,一般的手段根本查探不出來。

  也是在那時候,蘇奕開始懷疑,要么是硯心佛主出了問題,要么是其弟子濟元出了問題。

  原本,蘇奕打算以后帶著玄凝親自前往小西天走一遭,把此事解決了。

  卻沒曾想,青棠此刻竟忽然出手,一舉從玄凝的神魂中抽出了一條詭異的黑線!

  并且,這詭異的黑線,和那“乂”字符號的氣息完全一樣!

  玄凝滿臉痛苦之色,渾身顫抖,額頭直冒冷汗。

  不過,當看到青棠手中那一條黑線時,他不由大驚,愕然道:“這是……”

  “這是盜天法則的力量,可稱作是‘盜天一線’。”

  青棠說著,瑩白的指尖如劍鋒般一抹,那條詭異的黑線嗤地一聲燃燒起來。

  黑色光焰蒸騰,無數奇異扭曲的道紋符號像蟲子似的瘋狂蠕動。

  但凡目睹這一幕的修士,無論是那些老古董,還是那些尋常修士,皆頭皮發麻,內心生出說不出的寒意。

  那無數扭曲的符號,就如同可吞噬神魂的蟲子,彌散出的氣息太過瘆人。

  當蘇奕看到這等詭異的力量,也不禁暗自心驚。

  這種力量極端詭異,讓人遠遠看著,神魂和心境都遭受到一種無形的影響,感到無比的壓抑!

  “看來,這就是青棠所說的盜天法則了。”

  蘇奕眼眸明滅不定。

  最終,那些扭曲的道紋符號被徹底焚化一空。

  “七師兄,沒事了。”

  青棠輕聲開口,她身影憑空消失,重歸原先所佇足的位置。

  玄凝怔怔,臉色蒼白,一時感到無比困惑和惘然,青棠她……這是在幫自己消除神魂中的隱患?

  何止是玄凝,在場所有人都驚疑不已。

  目前為止,青棠殺十三個叛逆、送回遺失的絕世道寶、奉上毗摩首級、誅滅星河神教一眾強者、消除玄凝體內的盜天一線!

  她送給其師尊的這五份驚喜,每一種皆撼動人心,引發場中莫大波瀾。

  到了此刻,就是那些曾堅定認為青棠是叛徒的人們,內心都不由動搖了。

  “我早說過,青棠女皇根本不可能是叛徒!”

  “的確,這五份驚喜可不簡單,青棠女皇明顯為此準備了多年,花費了許多的心血。”

  “誰能想到,被世人認為忠心耿耿的毗摩是叛徒,而被世人認為是叛徒的青棠女皇,才是最忠誠于蘇大人的?”

  ……場中掀起一片議論聲,帶著感慨。

  似彭祖、岳垠妖祖這些老輩人物,都不禁面面相覷。

  連他們都沒想到,事態會演變到這等地步,太出人意料。

  “師姐,難道青棠真的沒有背叛?”

  王雀忍不住傳音問。

  “這個答案,或許只能由師尊來回答。”

  錦葵低聲都。

她內心也一片困惑,為  此驚疑。

  而此時,蘇奕內心則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觸。

  前世,青棠是最受他寵愛的小徒弟,當得知青棠身上那諸多疑點時,也曾讓他為此悵然和失落許久。

  甚至,哪怕是在此次重返太玄洞天的時候,蘇奕內心也不曾有任何的期待和喜悅。

  畢竟曾是師徒,若沒有確鑿的證據,蘇奕又怎可能真下得了狠手?

  對火堯如此。

  對毗摩也如此。

  還好!

  眼下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讓蘇奕看到了另一種真相,也讓他為此釋然,身心如卸掉萬鈞巨石,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輕松。

  遠處,青棠敏銳察覺到蘇奕的神色出現緩和的跡象,一對靈秀的明眸也不由泛起一絲喜悅和激動。

  旋即,她低下螓首,道:“師尊,弟子相信,您大概已推測出一些真相,不過,今日的事情才剛開始。”

  剛開始?

  眾人皆驚疑,這又是什么意思?

  就見青棠繼續道:“今日弟子之所以要在這山門外送出驚喜,絕非有心要阻止師尊重歸太玄洞天,而是不愿接下來即將發生的這一場殺劫,波及到太玄洞天。”

  她聲音和眼神都泛起柔和之色,“弟子清楚,在師尊心中,太玄洞天如若故鄉家園,一草一木,皆傾注師尊的心血,自不會讓任何人、任何事情破壞此地!”

  說到最后,她聲音悄然變得堅定和決然。

  殺劫!?

  眾人皆吃驚,心中震顫,難道說今天另有一場彌天大禍要降臨在太玄洞天不成?

  蘇奕眼眸也悄然一凝,道:“是否和小西天硯心佛主有關?”

  青棠點頭道:“不錯,不過早在很久以前,硯心佛主就已經不是他自己,而是一個來自星空深處的老東西!”

  “此人最擅長躲藏于幕后布局,常年行走于暗中,一身道行深不可測,被視作星空深處最危險的巨頭之一。”

  隨著她聲音回蕩在天地間,場中的氣氛也隨之一點點變得壓抑下去,人們皆心驚肉跳,面露駭然之色。

  小西天硯心佛主,竟被一位星空深處的恐怖巨頭替換!?

  這樣的秘辛,石破天驚,讓人們都差點懵掉,便是在場那些老古董們,一個個神色大變,難以置信。

  在當今大荒天下,只有一小撮皇極境人物屹立于世間之巔,而其中,小西天硯心佛主更是皇極境中的頂級存在。

  論地位和聲望,在場之中,除了前世身為玄鈞劍主的蘇奕和九極玄都“彭祖”之外,再無人可與之比擬。

  可現在,青棠卻說,硯心佛主出了如此嚴重的問題,這任誰能不震駭?

  便是早已心存一絲疑慮的蘇奕,都不由瞇了瞇眼睛。

  天地死寂。

  唯有青棠的聲音在天地間響徹,“此人很久以前就已經來到大荒,在無聲地蟄伏,進行布局,尋覓對付師尊的機會,而這個機會,則和弟子有關。”

  “簡單而言,通過弟子今日對待師尊的態度和舉動,這老家伙就能推斷出一個讓他等待已久的真相。”

  她抬起清眸,遙遙望向蘇奕,道:“而現在……他應該已經知道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