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青棠送出的驚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的語氣冷淡,響徹天地間。

  他的確很難再把青棠視作從前那個小徒弟,畢竟,對方另有身份,來自星空深處!

  僅憑這一點,就讓蘇奕心懷芥蒂,無法釋懷。

  更遑論,青棠過往那些年,還曾做過諸多和背叛有所關聯的事情,身上疑點重重。

  眾人皆緊張起來,打算看一看青棠會如何抉擇。

  出乎人們意料,青棠卻搖了搖頭,沒有去做抉擇,而是說道:“師尊,還請先讓弟子送給您一些驚喜,之后,弟子自會親自迎接師尊重歸太玄洞天,到那時,師尊無論想知道什么,弟子必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驚喜?

  人們驚疑不定,琢磨不透青棠女皇的心思。

  蘇奕也挑了挑眉,道:“希望不要是什么上不得臺面的小手段,否則,我只會對你很失望。”

  青棠微微一笑,沒有解釋。

  她袖袍揮動。

  虛空之中,忽地浮現出十三座青銅柱。

  每一座青銅柱上,皆囚禁著一道身影,有男有女,皆披頭散發,渾身傷痕累累。

  這一幕,頓時吸引所有目光注視。

  很快,一道驚呼響起:“平天劍尊尹志橫!”

  “那好像是雪寧靈皇!”

  “落云戰尊?這怎可能,傳聞中他不是早已前往大荒之外的世界位面中闖蕩?”

  ……場中嘩然聲四起,似炸開了鍋般。

  那些老古董見到這一幕,都不禁暗自心驚。

  錦葵、王雀等人愣住了,因為那被囚禁在十三座青銅柱上的身影,他們都認識,并且不是一般的熟悉!

  而當蘇奕看到這一幕,也頓感意外。

  因為那十三個被囚禁的身影,有五個曾和金翅大鵬迦樓羅一樣,是他的記名弟子!

  而其他八個,則是曾效命在太玄洞天的皇者!

  便在此時,青棠輕聲開口,道:“五百年前,師尊轉世重修,這十三人,曾和毗摩暗中勾結,興風作浪,雖說在當時被他們逃掉,但弟子卻無法忘記此仇,在過往那些年,弟子跋涉大荒各地,總算一一將他們擒下,帶回宗門。”

  青棠取出一個玉簡,道:“這玉簡內,是弟子從這十三人神魂中探尋到的一些真相,做不得假,待會自會親自交給師尊查驗。”

  這番話一出,場中皆震動,這才終于明白,原來在過往歲月中,青棠女皇一直在對當年那些背叛師門的角色進行清算!

  “而今,師尊已重歸大荒,這些叛徒自然就再沒有活著的必要。”

  就見青棠素手一揮,十三座青銅柱發光,瞬息將那十三個身影焚化成灰燼,飄灑一空。

  這殺伐果斷的一幕,讓在場那些皇者倒吸涼氣。

  須知,那十三人中,無論是玄鈞劍主的記名弟子,還是曾效命于太玄洞天的皇者,皆是萬里挑一的頂尖人物,隨便拎出一個,都有著極為煊赫的威名和戰績。

  可此時,他們卻如囚徒般,被瞬間抹殺!

  “青棠,這就是你所謂的驚喜?不免令人失望,告訴你,哪怕你不殺他們,以后我們也會一一找他們清算!”

  王雀冷冷開口。

“若你想用這  種方式,來換取師尊的寬大處理,不免也太可笑。”

  夜落皺眉。

  最初時,他本以為青棠所謂的“驚喜”,極可能會是對師尊不利的事情。

  卻萬沒想到,青棠會送出這樣一份“大禮”,就好像在向師尊表達誠心一般。

  青棠神色從容如舊,輕聲道:“兩位師兄稍安勿躁,這僅僅只是第一個驚喜。”

  還有!?

  眾人皆驚愕。

  就見青棠素手揚起,數十件寶物呼嘯而出,滴溜溜懸浮在了虛空之中。

  有道印、如意、靈劍、拂塵、缽盂等等,皆流光溢彩,彌散出驚天動地的威能。

  當看到那些神異莫測的寶物,許多人呼吸一窒,露出震撼之色。

  就是那些老古董也不由動容。

  “大至如意、青藤仙樹、萬琉紫玉瓶、滅空拂塵……”

  彭祖咂舌道,“蘇老弟,這些分明都是你當年收集的絕世道寶,每一樣皆大有來歷,可遇不可求。”

  蘇奕眼神微妙,他哪可能會認不出來?

  “這些寶物,一部分是被叛徒和敵人奪走,一部分曾在當年的那一場禍事中流落世間。”

  青藤再次開口,“弟子過往那些年明察暗訪,搜集線索,總算在前些年的時候,將這些遺落的寶物一一找回來,早準備著等師尊歸來時,將這些寶物視作禮物送上。”

  這,無疑就是青棠送出的第二個驚喜!

  這讓錦葵、王雀他們都不禁有些困惑,青棠此舉,究竟是試圖證明自身的清白,還是想換取師尊的諒解?

  也是這時候,在場所有人終于意識到,在玄鈞劍主重歸太玄洞天的這一天,青棠女皇早做足了準備!

  不過,卻并非是要和其師尊反目成仇,反倒像是弟子在向師尊邀功。

  這無疑太出人意料。

  須知,之前時候,就是在場那些老古董都以為,青棠和蘇奕相見之時,極可能會上演師徒決裂的狀況,就此影響大荒天下的格局和走向!

  可現在,隨著青棠陸續送出這兩份“驚喜”,就連那些老古董們都有些糊涂了。

  不過,這些老古董很快都冷靜下來,青棠這番舉動,或許誠心十足,可卻并無法解釋她身上的那些疑點。

  “還有嗎?”

  蘇奕的反應也平靜。

  一些叛徒和失去的寶物而已,還無法讓他對青棠的看法產生多少改觀。

  “有!”

  青棠那清麗無匹的容顏上,浮現一抹復雜微妙之色,道:“弟子為了這一天的來臨,準備了太久,自不會讓師尊失望。”

  說著,她取出一個木盒,輕輕打開。

  一顆血淋淋的頭顱,頓時映入人們的視野中。

  那頭顱怒目圓睜、寫滿不甘和惘然。

  當看到這顆頭顱那一瞬,人們似受到驚嚇,差點以為自己看錯了。

  “毗摩?他不是早已死了!?”

  天楛毒皇忍不住大叫。

  這番話,引來許多的附和聲。

  因為當初在天武神山,他們都清楚看到,毗摩被一劍滅殺,落得一個身隕道消,灰飛煙滅的下場,別說頭顱了,連一點骨渣子都沒有留下!

  可現在,毗摩的首級,卻完整地出現在青棠手中!

  場中騷動,嘩然聲此起彼伏,皆被這一幕驚到了。

  “原來,毗摩真的沒有徹底死掉……”

  錦葵吃驚。

  相比而言,她和王雀等人頗為冷靜。

  因為數月之前,師尊就曾和他們談起,懷疑毗摩沒有真正死去,極可能是煉化了雙生并蒂蓮,重塑了一具獨立于本尊之外的大道分身。

  而現在,青棠拎出的毗摩首級,無疑證明了這點。

  果然,就見青棠說道:“五百年前,毗摩在殺入太玄洞天的第一時間,就搶走了雙生并蒂蓮,也是那時候,我就預料到,毗摩極可能要煉制大道分身……”

  隨著她將這些細節娓娓道來,場中那些出老輩人物皆明白過來。

  “而在三個月前,師尊前往天武神山的時候,弟子則同樣在行動,總算在毗摩打算逃往大荒星空之外的時候,一舉將其阻截,并將他的首級帶回。”

  這些話回蕩在天地間,讓不知多少人心驚膽戰。

  目前為止,青棠送出了三份驚喜。

  一是誅殺叛逆、二是收回遺失寶物、三是滅掉毗摩分身。

  無疑,過往五百年間,這位稱尊大荒天下的女皇,一直也不曾閑著,在對五百年前那一場禍事的罪魁禍首進行清算和報復!

  這些真相,也是在今天才浮出水面!

  “過往歲月中,毗摩建立玄鈞盟,打著為你師尊清理門戶的旗號行事,同樣的,你青棠何嘗不如此?你現在送出的這些驚喜,也不排除是在打著你師尊的旗號,去排除異己。”

  岳垠妖祖沉聲道。

  青棠反問道:“前輩,我且問你一句,我青棠過往五百年,何曾做過欺師滅祖之事?”

  岳垠妖祖眉頭皺起,道:“世人皆知,你當初曾擊傷白意、驅逐景行,這當如何解釋?”

  這個疑點,也正是在場所有人視青棠為叛逆的重要依據之一。

  此刻,隨著岳垠妖祖直接問出來,所有人的目光再度重新看向青棠,要看她如何解釋。

  青棠略一沉默,眼眸卻是看向蘇奕,道:“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待會我自會跟我師尊一個答復。”

  蘇奕靜默不語,他一直很平靜,看著青棠的一舉一動,不曾表露自己的態度。

  “微不足道的小事?”

  天楛毒皇冷笑道,“那我再問你,為何要和星河神教勾結在一起?別告訴我,你青棠不清楚這個勢力的來歷!而在數月之前,這星河神教的圣子秦楓,可帶著不少人殺上中州王氏,欲對你師尊不利!這件事,你又怎可能不清楚?”

  這番話一出,讓場中愈發壓抑起來。

  星河神教!

  那些老古董的眼神也都變了。

  而此時,還不等青棠開口,一道渾厚蒼老的聲音已經從太玄洞天內傳出:

  “青棠道友,我早說過了,你無論用上什么手段,也斷不可能再像以前那般蒙騙蘇玄鈞,這世間蕓蕓眾生,也注定不可能會相信,你不是叛徒!”

  伴隨聲音,一群身影從太玄洞天走出。

  為首的,赫然是星河神教天陽殿第一祭祀尚天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