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君歸來時 翹首以盼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尚天奇略一沉默,道:“我派祖師斷不會出事!”

  說著,他抬眼盯著青棠,道:“不說其他,你覺得蘇玄鈞重返太玄洞天時,會放過你嗎?”

  青棠沒有理會,重新轉身看向樓閣遠處的云海。

  “別忘了,你來自星空深處,很久以前你就混入太玄洞天,僅憑這一點,就足以讓蘇玄鈞視你為包藏禍心的奸細!”

  尚天奇沉聲道,“到了現在,你若還以為自己能騙過蘇玄鈞,求得蘇玄鈞的諒解,無異于癡人說夢!”

  青棠背對尚天奇,一聲哂笑,道:“你懂什么,我又何曾說過要騙師尊?”

  尚天奇眸光驟然變得冷冽起來,道:“那你究竟想做什么?都已到了這時候,還要藏著掖著?”

  青棠淡然道:“看得出來,你已經坐不住了,也對,毗摩死了,畫心齋那位小姐也被驚退,再加上漁夫的大道分身極可能再回不來,已讓你意識到了處境不妙。”

  這番話,直似犀利的刀鋒般狠狠插入尚天奇心中,讓他臉色變得鐵青。

  青棠卻似渾然不覺,感慨道:“前段時間,你們還躊躇滿志,為我師尊重返大荒而振奮,摩拳擦掌,恨不得第一時間將其擒下,以奪取其身上的輪回之秘……”

  “而這才多久,你就開始擔驚受怕,患得患失,若讓漁夫見到,怕是非氣得暴跳如雷不可。”

  尚天奇神色陰晴不定,明顯震怒。

  可很快,他就冷靜下來,道:“罷了,既然你不愿和我們星河神教合作,那就分道揚鑣便是!”

  說罷,他拂袖而去。

  可他剛走到半途,身后就傳來青棠那淡然的聲音:

  “別著急,畢竟還有三個月時間,你就真不想看一看,我和師尊攤牌時的一幕?”

  尚天奇霍然轉身,道:“我只想要一個明確的答復,你究竟打算如何應對此事?”

  青棠隨口道:“等著瞧就是了。”

  她那渾不在意的從容姿態,讓尚天奇反倒平息下內心的怒火。

  “好,到時候我就看一看,你當如何面對蘇玄鈞的怒火!”

  尚天奇說罷,轉身而去。

  樓閣內,青棠一個人立在那,靈秀深邃的明眸怔怔望向遠處,輕語道:

  “這一場風暴,終究到了最激烈的時刻,小西天那邊,那沉寂已久的一場暗流,怕也已蠢蠢欲動,師尊,弟子愈發期待和您見面了……”

  兩個月后。

  極樂魔土。

  斬吾臺上,蘇奕身前,一柄尺許長的玉斧砰的一聲化作粉末飄灑。

  蘊積在玉斧內的玄黃母氣,已被徹底煉化一空。

  而早在一個月前,另一件蘊含玄黃母氣的道印,早已被蘇奕徹底煉化。

  蘇奕悄然睜開眼眸。

  這一瞬,他周身肌膚忽地寸寸裂開,撲簌簌燃燒成灰燼。

  而在道軀外,則有全新的肌膚生出,燦若神玉,縈繞著一縷縷玄妙晦澀的混沌氣息。

  這一幕,就如同靈蛇蛻皮!

  實則,不止是蘇奕的周身肌膚皮膜蛻變,他的血肉、筋骨、內臟、經絡……通體內外,皆如鳳凰涅槃,實現一場不可思議的蛻變。

  ,僅僅是煉化玄黃母氣帶來的好處之一!

  他的修為和神魂,同樣歷經混沌本源力量的洗,得到不可估量的好處。

  一身道行,呈現出一種“返祖”般的神韻!

  “無愧是玄黃星界的混沌本源力量,短短兩個月時間而已,不止讓我修為踏足玄幽境中期,就連一身的修為、神魂和道軀,皆實現一場究極蛻變!”

  蘇奕感受著自身的變化,也不由動容。

  煉化玄黃母氣帶來的好處,實在太大,堪比奪盡造化,尤其是帶給自身的那種究極突破,遠不是刻苦修煉能夠換來。

  “以我如今掌握的力量,都足可去和前世巔峰時的自己一較高低了……”

  蘇奕心緒澎湃,難以平靜。

  連他都沒想到,僅僅只是在玄幽境邁進一個層次,可這種蛻變卻會如此驚人,完全超出他的預估。

  須知,原本按照他的推測,當臻至玄幽境后期時,或許才能和前世巔峰時的自己比一比!

  而現在,他那玄幽境中期的道行,都已不遜色前世巔峰時!

  這一切的變化,玄黃母氣居功至偉!

  “怪不得在最初時的玄黃星界,會誕生出一批宛如神話般的通天人物,也無怪乎九天閣、畫心齋、星河神教這些星空巨頭不惜派遣力量前來大荒,這玄黃母氣,的確是可遇不可求的至高神物。”

  蘇奕徹底意識到了玄黃母氣的價值。

  “接下來,當進一步淬煉元極法則,當踏足皇極境時,便可以這等法則力量,與九獄劍產生呼應,或許便可從九獄劍中獲得更多的感悟。”

  蘇奕思忖。

  眼下,他掌握的大道力量皆已淬煉為玄幽境層次的法則。

  最強大的,是構成輪回奧義的彼岸、沉淪、枯榮、轉生、終結這些法則力量。

  相比起來,元極法則要遜色一籌。

  可蘇奕很清楚,這是因為元極法則還未真正的顯露威能!

  前世最巔峰的時候,他曾夜以繼日推敲九獄劍的奧秘,費了不知多少心血和時間,才最終從九獄劍中參悟到道一些和元極奧義有關的大道奧秘。

  想一想,九獄劍最初鎮壓了九條神鏈,每一條神鏈,皆代表著他的一個前世。

  而元極奧義,則是從九獄劍中獲得。

  似這等大道之力,怎可能會尋常?

  眼下的元極奧義,還未真正蛻變,當踏足皇極境時,元極奧義會再度產生變化。

  到那時,這等大道力量就會像鑰匙一般,從九獄劍中開啟一部分奧秘!!

  這才是蘇奕最看重的。

  摒棄雜念,蘇奕重新開始靜修打坐。

  在斬吾臺上修行,心境會空靈澄凈,纖塵不染,極容易進入深層次的感悟之中。

  這也是蘇奕之所以選擇留在此地修行的原因。

  像這次他能夠在兩個月時間內突破至玄幽境中期,除了玄黃母氣居功至偉,斬吾臺也起到了極大的助益作用。

  時間流逝。

  大荒新歷五百零三年,仲秋時節。

  秋意肅殺。

  大荒天下風起云涌。

  諸天上下的各大勢力,皆派遣力量,提前趕往太玄洞天。

  更不知有多少老古董親自出動,從天南海北匯聚而來。

  誰都清楚,這一次玄鈞劍主能否重新執掌太玄洞天,將關乎大荒天下以后的走勢!

  上次蘇奕前往天武神山時,還有許多老古董冷眼旁觀,不曾親臨現場。

  可這一次不同,整個大荒天下數得上名號的頂尖級存在,幾乎紛至沓來。

  天下第一妖道勢力“云樓仙閣”、天下第一鬼修勢力“南暝神山”、大荒儒道正統“九州學院”……

  一個個龐然大物中,皆有隱居多年的老輩人物走出。

  那些老人,皆在很久以前曾驚艷諸天,威懾天下,雖然隨著歲月推移,早已漸漸淡忘于世人的視野內。

  可關于他們的傳說,至今還在世間流傳。

  而如今,這些老人皆陸續顯現身影,由此引發不知多少嘩然和震驚的聲音。

  這也讓整個大荒天下,陷入一種風暴來臨前的躁動氛圍中。

  “一人之動靜,引發天下風云,放眼古今歲月,也只蘇玄鈞一人擁有這般威望了。”

  九極玄都,彭祖出關了,唏噓不已。

  這位被視作天下道門活化石級老古董的道祖,同樣也是過往歲月中最頂尖的皇極境人物之一。

  沒有人知道,他活了多少歲月。

  但若是論輩分,在當今大荒天下,諸如天夭魔皇、天楛毒皇這些大人物,都只能算是彭祖的小輩!

  就是小西天的硯心佛主,都遠沒有彭祖的年齡大。

  而今,他出關之后,便帶著九極玄都掌教、長老燕素霓、以及真傳弟子月詩蟬離開九極玄都。

  似這樣的一幕幕,還在大荒各大勢力中上演。

  以至于在最近一段時間,那些早已抵達太玄洞天附近的修士們,都差點快瘋掉。

  因為有著太多很久不曾臨世,宛如傳說般的老輩大能,紛紛在太玄洞天附近顯露蹤跡,驚壞了不知多少人。

  終于,三個月期限來臨。

  靈州。

  天下第一名山福地,太玄洞天前。

  晨曦破曉,天地大光,凜冽的秋意彌漫,萬木蕭瑟,落葉繽紛。

  一眼望去,無數身影密密麻麻分布在遠處山河間,漫山遍野,竟似一片汪洋般,一眼望不到盡頭。

  而距離太玄洞天山門最近的位置,早已被一個又一個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老古董占據。

  他們彼此談笑,皆很感慨。

  這一次,若非時蘇玄鈞轉世歸來,他們這些隱世不出的老人,怕也沒有機會能夠像今日這般相見。

  一些在以前曾結仇的老人,雖彼此依舊勢同水火,可在這等時候,皆選擇了隱忍,沒有爆發沖突。

  此起彼伏的喧囂聲浪,在天地間翻騰不休。

  忽地,一道激動高亢的聲音猛地響徹:

  “蘇……蘇大人來了!!”

  頓時,場中喧囂的聲浪戛然而止,秋意正濃的天地山河間,竟一下子變得靜悄悄的。

  仿佛連風聲都已靜止,天上的云層都陷入寂靜。

  而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看向同一個地方。

  闊別五百年后,玄鈞劍主重歸太玄洞天之日,萬眾翹首以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