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一線生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指尖在獸皮卷上一點。

  頓時,其上繪制的山河圖案像活過來般,發生奇妙的變化,山河脈絡如蠕動的蚯蚓般,漸漸勾勒出一幅新的圖案。

  與此同時,這幅圖案上的不同區域,浮現出許多蠅頭小字,就如堪輿圖上的標注。

  那些蠅頭小字很簡單,分別是“活路”“危險”“致命危險”“死路”。

  再看那幅圖案勾勒出的地形輪廓,蘇奕心中一震,這赫然是仙隕禁區外圍的地形圖!

  他前世曾三次闖蕩仙隕禁區,焉可能認不出來?

  最神妙的是,這份獸皮卷上地形圖,清晰地標注出,那些地方是活路,那些地方兇險,那些地方是死路!

  像其中一個標注著“致命危險”的地方,形似溝壑縱橫的一片荒原。

  蘇奕清楚記得,自己第一次進入仙隕禁區時,就曾進入過那片荒原,結果遇到一群極端恐怖的生靈,直似神魔的亡魂般,動輒可輕易滅殺皇極境人物。

  當時,蘇奕就是在那片荒原遇險,差點一命嗚呼。

  而現在,看到這片荒原被標注為“死路”,蘇奕終于明白,自己當年能活著離開,是何等不容易的一件事。

  同時,蘇奕分別用前世闖蕩仙隕禁區時的經驗和認知,和手中的獸皮卷進行印證。

  頓時就發現,所謂的“活路”,實則也極端兇險,一個不慎,就會身隕道消。

  而所謂的“危險”地帶,無疑要更可怕,九死一生。

  至于“致命危險”地帶,已經和絕地沒區別。

  蘇奕前世就曾闖蕩過,對此深有體會。

  而在仙隕禁區外圍地帶,被標注著“死路”的地方,共有三個,蘇奕前世并不曾闖過。

  這讓他都無法想象,那所謂的“死路”又分布著何等恐怖的殺劫。

  而這,還僅僅只是仙隕禁區的外圍地帶!

  想一想就讓蘇奕感到心驚肉跳。

  “也不知這獸皮卷上,是否繪制有仙隕禁區腹地的圖案……”

  蘇奕心中一動,指尖再次按在獸皮卷上。

  果然,獸皮卷再次發生變化。

  讓人觸目驚心的是,這次映現出的地形圖一片模糊,或者說,只被粗淺地勾勒出一個大的輪廓,根本沒有其他細節。

  一行行古老原始的大道秘文浮現其上:

  “非界王,不可前往,此地有大恐怖,可讓洞宇境界王剎那間灰飛煙滅!”

  洞宇境界王!?

  蘇奕倒吸涼氣。

  登天之路,又被視作界王之路,分作三大境界。

  分別是同壽境、歸一境、洞宇境!

  無疑,洞宇境已佇足在登天之路的最巔峰,是界王境中最強大的存在!

  若拿玄道之路對比,洞宇境界王的地位,就好比玄合境皇者!

  可最強大的洞宇境界王,在進入仙隕禁區腹地時,也會在剎那間灰飛煙滅,這就太恐怖了!

  穩了穩心神,蘇奕繼續看下去。

  “獲此秘圖者且留心,若欲探尋此地,唯有煉化玄黃母氣者,方有一線生機。”

  看到這,還不等蘇奕高興,就看到那最后一句話:

  “也僅僅只有……一線生機。”

  蘇奕登時默然。

  他心中無法平靜,想起了很多事情。

  最初時的玄黃星界,極盡璀璨和輝煌,被視作星空萬道的祖源之地,也曾誕生過諸多神話般的通天人物。

  無疑,這一切,都和玄黃星界的星空法則有關。

  而玄黃星界的星空法則,則是從玄黃星界的混沌本源中誕生!

  如此推斷,那被標注為“萬道母地、玄黃之源”的仙隕禁區腹地,就分布著一片屬于玄黃星界的混沌本源!

  這樣就意味著,亙古以前的歷史,雖然已經斷代,徹底湮滅于歲月長河中,可玄黃星界的混沌本源,則不曾真正消散!

  換而言之,玄黃星界的星空法則雖然早已破敗凋零,讓得這片星空世界也由此衰敗,到如今更被視作星墟舊土,但……

  這并不意味著,玄黃星界的混沌本源就徹底枯竭了。

  在那仙隕禁區的腹地,就分布著一片玄黃混沌本源!!

  這讓蘇奕內心都翻騰不已。

  他敢肯定,這個發現若傳出去,注定將轟動大荒諸天,引發一場史無前例的大風暴!

  甚至,會就此改寫大荒的歷史,接續上亙古以前那一段湮滅于歲月中的古老歷史!

  曾被埋葬的往事,重現天日。

  曾斷代的傳承和文明,將燃燒起新的火種。

  曾極盡璀璨和輝煌的傳說,也將重新在天下流傳!

  可以預見,那時候的大荒該是何等轟動,何等沸騰。

  可最終,隨著蘇奕冷靜下來,他意識到了現實的殘酷。

  知道亙古以前的事情又如何?

  如今這天下,連玄黃秘寶都不多見,連登天之路都已斷絕,諸天上下,早已淪為星墟舊土,破敗不堪,注定也再不可能讓大荒恢復往昔輝煌。

  最重要的是,玄黃星界的混沌本源或許還延存于仙隕禁區內。

  可放眼天下,又有幾人能探尋到這等足以震古爍今的造化?

  按獸皮卷主人所留的話,哪怕是洞宇境界王前往,都會灰飛煙滅!

  而在大荒天下,早就沒了登天之路,哪可能還有界王?更遑論洞宇境界王這等級別的恐怖存在!

  這一切都已注定,哪怕亙古以前的歷史重現于世,也改變不了大荒那破敗凋零的格局!

  想到這,蘇奕已徹底冷靜下來。

  “現實終歸太過殘酷,若讓世上修道者得知,最初時的玄黃星界是何等璀璨和輝煌,而今的大荒又是何等殘破和蕭條,最終反倒會引發巨大的落差和不甘……”

  蘇奕搖了搖頭,摒棄雜念。

  不管如何,這次獲得這份獸皮卷,絕對是一個意想不到的天大收獲。

  也讓蘇奕推斷出一些事情。

  一,仙隕禁區腹地內,分布著玄黃星界的混沌本源!

  二,就是煉化玄黃母氣的強者,前往其中探尋,也僅僅只有一線生機。

  三,這份獸皮卷是從亙古以前的歲月中留下來,而這份獸皮卷的主人,注定是一個極了不得的存在,修為絕對在界王境層次!

  否則,不可能會對仙隕禁區這般了解。

  這些,都是可以明確的事情。

“蘇兄,你到底發現了什么  天夭魔皇心癢難耐,再忍不住開口問道。

  她之前一直在等待,沒有打擾蘇奕沉思,卻敏銳注意到,蘇奕的神色發生過多次變化。

  這讓她哪會不清楚,蘇奕有了驚人的發現?

  蘇奕沒有隱瞞,簡單扼要地把自己的發現和一些推斷說了一遍。

  天夭魔皇聽罷,也不由怔住,震撼不已。

  “現在,你還想去試一試嗎?”

  蘇奕道。

  天夭魔皇巧笑倩兮,眸光瀲滟,道:“只要你敢,我就敢。”

  蘇奕道:“那就以后再說。”

  天夭魔皇怔然道:“蘇兄,你我也算煉化過玄黃母氣,并且你前世曾多次前往仙隕禁區,再加上這份獸皮圖卷,絕對有機會前往一探,你真的……忍得住?”

  蘇奕搖頭道:“我又沒說不去。”

  天夭魔皇星眸明亮,道:“那我就等著和你一起去!”

  接下來,兩人開始瓜分戰利品。

  六件玄黃秘寶,蘇奕分了一半,其中就有那一幅獸皮卷。

  另一半則歸天夭魔皇所有。

  當天,天夭魔皇召集一眾老怪物,安排宴席盛情招待蘇奕。

  宴席結束后,在天夭魔皇的挽留下,蘇奕決定在極樂魔土盤桓一段時間。

  極樂魔土是大荒第一魔門,底蘊古老,其盤踞之地靈氣濃郁驚人,是最頂級的洞天福地。

  蘇奕之所以留下來,就是打算在斬吾臺上潛修閉關,進一步淬煉一下自身道行。

  “蘇兄,你我雙修的話,我任憑你采擷,保證讓你的修為短時間突飛猛進。”

  夜晚,天夭魔皇找上門,主動發起進攻,試圖趁此機會,在自家地盤上一舉把蘇奕睡了。

  她紅裳如火,肌膚勝雪,清艷如少女的容顏,足以魅惑眾生,尤其是身材極為出眾,玉腿修長筆直,光澤如水,掩蓋在紅裳下的嬌軀前凸后翹,曲線驚心動魄。

  再加上,她有意投懷送抱,那嫵媚的風情和魅色,也是撩人心魄,說不出的曖昧旖旎。

  別說正常男人,怕就是心境金剛不壞的佛門大能,都扛不住那等極致誘人的魅惑。

  可蘇奕眼觀鼻鼻觀心,盤膝打坐,置若罔聞,渾不曾理會,連眼皮都沒抬一下。

  天夭魔皇見此,又是無奈又是好笑。

  “這世上其他男人見到我,要么如敬神祇,卑微如蟻,要么畏我如魔,如避洪水猛獸,唯有他蘇玄鈞,從來不把我當回事!”

  “不過,他越這樣,為何我卻偏偏越喜歡呢?大概……這就是他蘇玄鈞的與眾不同之處吧……”

  天夭魔皇立在那,星眸凝視蘇奕,思緒如飛。

  “等我踏足界王境之時,保證把你蘇玄鈞就地正法了!”

  天夭魔皇也不知想起什么,俏臉微紅,最后帶著一種期待又美好的心情,悄然而去。

  “記得幫我向外界傳遞消息,三個月后,我會重返太玄洞天。”

  冷不丁地,背后傳來蘇奕的聲音。

  “蘇哥哥放心,你的事,奴家可從不敢有絲毫怠慢。”

  天夭魔皇嗓音甜美,俏生生答應。

  聲音還在回蕩,她綽約傲人的身影已消失不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