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神秘女槍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小西天。

  古老的菩提樹枝椏參天,青碧的葉子流淌綠霞,神圣氣息彌漫。

  菩提樹下,枯瘦如竹的老僧眼眸閉合,如磐石般沒有聲息。

  遠處,一襲月白色衣袍的中年僧人濟元走來之后,便遠遠頓足。

  他雙手合十,稽首道:“師尊,天武神山之戰已落幕。”

  老僧沒有絲毫反應,似早已入定,渾然不覺。

  濟元并不奇怪,自顧自開口,把那一戰的具體細節一一說出。

  和外界所傳揚的消息不同,濟元曾親眼見證這一戰,當闡述其中細節時,也更具體和詳實。

  只不過,說到最后,他眉梢間也浮現一抹揮之不去的困惑,“弟子很難想象,僅僅只歷經一場輪回,就讓一個人發生如此不可思議的變化,以至于到如今,根本無法確定,這一世的蘇玄鈞,究竟是誰。”

  菩提樹下,老僧眼眸閉合,干癟的唇中卻有一縷蒼老的聲音傳出,“你我皆不懂輪回,自然無法揣度此等大道奧義的玄微神妙之處,更遑論,諸如九天閣掌教、星河神教教主、畫心齋祖師這般角色,同樣不懂輪回之秘。”

  濟元怔了怔,道:“師尊,莫非您也無法從這一戰中推斷出蘇玄鈞的真正身份?”

  老僧道:“心有揣測,卻無法斷定,不過……當蘇玄鈞前往收回太玄洞天時,當可真相大白。”

  濟元心中一震,道:“師尊認為,可通過青棠的舉動,判斷出蘇玄鈞的真實身份?”

  老僧微微頷首,道:“此女在一萬八千九百年前從星空深處而來,在這大荒天下,就連蘇玄鈞也不識此女真面目,但這瞞不過我。”

  頓了頓,他繼續道:“她想要圖謀的事情,我大概能推測一二,這也是為何過往歲月中,我一直選擇蟄伏在小西天的緣由,擔心的便是打草驚蛇。一旦此女有所察覺,我過往那些歲月的蟄伏……可就白費了。”

  不等濟元再問,老僧已再次說道:“且靜心等著便是,蘇玄鈞自返回大荒至今,還不足半年時間,而今毗摩已授首,畫心齋的力量暫避鋒芒,以蘇玄鈞的性情,用不了多久,便會前往太玄洞天,屆時,青棠必然會攤牌。”

  濟元沉默片刻,稽首領命:“喏。”

  崖岸高聳,飛瀑流泉,山間老松盤根,茂林修竹。

  這是一座靈秀的山峰之巔。

  蘇奕松散地坐在藤椅中,淡看天邊云卷云舒,在和旁邊的天楛毒皇聊天。

  距離斬殺毗摩已過去兩天時間。

  這兩天里,蘇奕靜修打坐,將那玄幽境初期的道行徹底鞏固下來,體內筑就玄幽道臺,神魂中凝練出意志法相,一身的大道法則,也徹底蛻變升華。

  一身戰力,已和玄照境時不可同日而語。

  “也就是說,你們在前往星空深處的途中遇到那一場大變故之后,只有你逃回來了?”

  蘇奕開口,有些吃驚。

  數萬年前,天楛毒皇和絕武皇、西溟鬼皇等一眾老家伙一起啟程,前往星空深處。

  可在星空跋涉的途中,卻遇到一場大變故。

  嚴格而言,這場大變故和一個槍客有關!

按照天楛毒皇的說法,那槍客是一個神秘女子,在星空中將他們所  有人阻截。

  這神秘女子言稱,相見即是有緣,誰能擋住她一擊,誰便可成為她的屬下,以后可以得到她的庇護。

  這無疑顯得很強勢和荒謬,天楛毒皇他們也斷不可能答應。

  不過,他們也察覺到那女槍客不簡單,沒有惡言相向,而是打算迂回離開。

  可誰曾想,那女槍客卻不答應,直接出手。

  結果則極為恐怖。

  那女槍客竟強大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絕武皇和西溟鬼皇等人聯手,也才堪堪擋住對方的一擊!

  最后,絕武皇他們皆被那女槍客帶走。

  唯有天楛毒皇一人獨自返回。

  此時,天楛毒皇滿臉的苦澀和羞憤,道:“我不是逃回來了,而是那女槍客認為我不堪入目,連一擊也擋不住,不夠資格當她的屬下。”

  蘇奕:“……”

  這就太侮辱人了!

  不管如何,天楛毒皇雖不如絕武皇他們強大,可好歹也是玄合境后期的老怪物,并且一手毒術天下無雙。

  可誰曾想,那女槍客卻根本不把天楛毒皇放在眼中!

  “按你所言,那女槍客起碼也是一個界王境存在,僅憑境界,便壓你們一頭。”

  蘇奕沉吟,“也不排除對方的道行更高,對了,你可記住對方的容貌?”

  蘇奕的確被勾起了好奇心。

  星空深處,一個獨自行走的女槍客,竟輕松拿下了絕武皇等人,這無疑很不可思議。

  須知,絕武皇、西溟鬼皇他們,要么是皇極境存在,要么是玄合境后期的老古董,早在很久以前,就橫行大荒諸天,舉世難覓對手!

  以他們的才情和底蘊,若非受制于玄黃星界大道不全,早在很久以前都能證道界王境!

  而他們前往星空深處,也正是為了尋覓更高的道途。

  可誰曾想,他們卻被一個女人輕松擊敗,這讓蘇奕如何不意外?

  “蘇老怪你看。”

  天楛毒皇說著,指尖一挑,一塊玉簡浮現而出,光霞涌動,勾勒出一幅畫面。

  畫面內是一片荒蕪冷寂的浩瀚星空,一個女子手握一桿長槍,立足虛空之中,身后是一片碎裂的隕石帶。

  女子的打扮極簡單,只穿著一襲灰色布袍,柔順的青絲用一根紅繩束成一簇馬尾,雙腳踩著一對芒鞋。

  而其面容,則被一張青銅面具掩蓋,只露出一對泛著淡淡紫色的冰冷眼眸。

  除此,她通體上下,再無其他修飾,可隨意立在那,就有一股唯吾獨尊般的無上威勢!

  那片星空何等浩瀚,可卻似被她踩在腳下!

  布袍面具、紅繩馬尾,面具長槍!

  這樣一個女人,如主宰般端立,也格外顯得與眾不同,仿似一尊女槍神,攝人心魄。

  讓蘇奕留意的,是女子手中那一桿長槍,足有丈二長,通體呈灰青色,槍鋒古樸,鋒芒內斂。

  而槍柄處則鐫刻著一幅神秘的道紋圖騰,形似佛門的萬字符“卍”!

  卍,代表著周而復始、圓滿循環。

  “難道此女的來歷和佛門有關?”

  蘇奕眉頭微挑。

  遺憾的是,這僅僅只是一幅畫面,再無法讓蘇奕看出更多的東西。

  “她可曾說過她叫什么,又是什么來歷?”

  蘇奕問道。

  天楛毒皇搖頭,“沒有,她只說她是一個槍客,過往歲月中一直在星空中漂泊,一直在尋找更強大的對手、更強大的道途。”

  蘇奕一怔,有點意思啊!

  “對了。”

  天楛毒皇似想起什么,道,“她曾跟我們問起玄黃星界的事情,言稱有緣的話,就來走一遭,無緣的話,就算了。”

  蘇奕不由意外,“如此看來,此女行事,無所掛礙,不求目的,一切隨緣,這倒的確和佛門的一些行僧相似。”

  須知,天楛毒皇他們在星空深處遇到那女槍客時,對方就言稱相見即是有緣。

  這一切表明,女槍客并非是沖著絕武皇他們而來,僅僅只是萍水相逢。

  不過,這女槍客的行事作風則很強勢,有緣相見,還要動手,動手不說,還要收別人當屬下……

  “這倒的確是,從那女槍客身上,我并未感受到真正的敵意。”

  天楛毒皇道,“并且,這件事距今已很久,至今那女槍客也沒來大荒天下,看來……是緣法不到,她已經不可能再來了。”

  蘇奕調侃道:“你莫非還真想那女人前來?”

  天楛毒皇連忙搖頭,苦澀道:“以那女人的戰力,若真來了這大荒天下,注定無人可敵,你蘇老怪也不行!你別不信,差距真的太大了!”

  他言之鑿鑿。

  蘇奕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道:“境界的差距,以后總有機會彌補,我可不認為,同境較量之下,她能壓我一頭。”

  “這倒也是。”

  天楛毒皇深以為然。

  兩人正自交談,錦葵走了過來。

  “師尊,弟子想問一問,毗摩的遺骸當如何處置?”

  錦葵輕聲問道。

  “交給我就是。”

  蘇奕隨口道,“等以后前往太玄洞天,憑借此遺骸,當可斷定毗摩究竟是否徹底死去。”

  錦葵吃驚道:“師尊懷疑毗摩沒死?”

  蘇奕微微頷首,道:“毗摩做事,向來滴水不漏,謀而后動,數天前那場大戰,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就是拼命出手,也和飛蛾撲火沒區別,這可不是他的作風。”

  頓了頓,他說道:“哪怕他鬼迷心竅,為那畫心齋小姐神魂顛倒,也遠不止于在那時候愚蠢地選擇送死。”

  錦葵倒吸涼氣,道:“這么說的話,毗摩……還有可能活在這世上?可弟子之前搜集他的遺骸時,已確認過,那的確是他的本尊無疑,哪怕他修煉有大道分身,隨著本尊隕落,也注定活不了多久。”

  蘇奕輕聲道:“我曾留在太玄洞天一株雙生并蒂蓮,憑借此神物,足可讓他煉出一具不受本尊影響的分身。故而,只要去太玄洞天看一看,這株神物是否被毗摩所得,就能斷定他是否還活著。”

  錦葵這才明白過來,禁不住道:“師尊,您打算何時重返太玄洞天?”

  此話一出,遠處王雀、夜落他們的目光也紛紛看來。

  太玄洞天,那是他們宗門的根基所在!

  更重要的是,前往太玄洞天,必然要和青棠進行清算!

  ps:第二更晚上6點左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