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劫破云散 證道玄幽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穹上,醞釀已久的最后一重劫雷終于降臨。

  天地劇烈一顫,一片白茫茫的劫光如決堤星河般垂落人間,將虛空鑿破,光耀九天十地。

  所有人再睜不開眼,心神遭受震懾,絕望而無助。

  而越是道行高的老古董,此刻受到的影響就越嚴重,一個個驚得面如土色,心境動蕩,不得不切斷感應,全力提防起來。

  這最后一重天劫,讓他們皆有同樣的感覺——

  哪怕是玄合境存在,也將在此劫之下魂飛魄散!

  換而言之,這等天劫充斥禁忌般的詭異力量,分明是故意針對蘇奕,根本就不曾留下任何生機!而是要將其從世上抹除!

  這無疑太瘆人,顛覆人們對天劫的想象。

  天地籠罩在一種末日般的絕望氛圍中。

  眼見那一重星河瀑布般的劫光垂落而下,蘇奕眼眸深處也不由露出一抹冷意。

  他轉世至今,渡過多次天劫,每一次都是這種充斥禁忌色彩的劫難,強大到驚世駭俗的地步,不留任何活路。

  根本無須懷疑,若僅憑他自身道行,縱使再逆天,也注定不可能對抗這等大劫,會被徹底轟殺于世!

  而這一切,也讓蘇奕愈發堅定,自己被針對了!

  不過,蘇奕倒也無懼。

  一如從前般,他縱身掠空,迎了上去。

  識海中,九獄劍如若被徹底喚醒,劇烈震顫,八條鎖鏈嘩嘩巨響,一股直似山洪決堤的神秘力量隨之從九獄劍上迸發而出。

  這一剎,蘇奕毫不猶豫揚起三寸天心,當空一斬。

  轟——!

  若星河瀑布般的浩蕩劫光,如一張畫布般,被從中間筆直撕裂開。

  而當劍氣斬到天穹深處,那一團劫云隨之劇烈一震,轟然四分五裂,漫天光雨如瀑般垂落。

  劫消云散!

  蘇奕收起三寸天心,縱身長空,隨著一身道行運轉,漫天光雨皆被牽引過來,源源不斷地涌入其體內。

  恰似長鯨吞海!

  而蘇奕那一身的道行,也是在這一刻長驅直入,一躍踏入玄幽境層次中,通體內外驟然呈現出一種翻天覆地的蛻變。

  他體內的大道玄宮內,法則交織,力量蒸騰,正自悄然凝聚成一座道臺的雛形。

  他的道軀氣血沸騰,筋骨顫鳴,不斷實現極盡升華。

  而他的神魂內,則有一尊宏大神圣的意志法相在不斷凝聚……

  修為、神魂、道軀……一切都在在蛻變、在突破!

  大劫早已消散,之前閉上眼睛,收起感知的人們紛紛睜開了眼睛,而后就看到了震撼人心的一幕。

  遠處的天地在轟震,瑰麗的瑞霞蒸騰彌漫、璀璨耀眼的神曦一條條垂落,照亮山河、明耀世間。

  而蘇奕那峻拔的身影,就立在那一片神圣氣象中,周身光雨流轉,道音如雷,襯得他直似一尊仙神臨世。

  也成為天地間最耀眼的一道光!

  “這……”

  場中,不知多少修士愣住,眼神恍惚,如見神祇,內心升起一股說不出的震撼和敬畏。

  “之前那一場禁忌大劫何等詭異和可怕,可就這般被蘇大人破開了……簡直就像是神跡……”

  燕素霓呢喃,俏臉上盡是驚嘆之意。

  “在大荒天下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可從不曾出現過類似的玄幽境之劫,而這也就意味著,蘇大人轉世所求的道途,注定稱得上獨步古今,前所未有!”

  九極玄都大長老油然感慨。

  “蘇老怪如今的道行,雖依舊遠不如前世,可他的戰力可真是越來越猛了……”

  天楛毒皇也是唏噓不已。

  玄道三大境,玄照、玄幽、玄合。

  每一境之間的差距,皆判若云泥!

  之前,蘇奕以玄照境大圓滿層次的修為,就能在三劍之間,迫使他那有著玄合境初期道行的大弟子毗摩撐不住!

  而今,他已渡過一場禁忌大劫,邁入玄幽境層次中,根本就不用想,此時的他,一身道行已徹底和以往不同!

  至于蘇奕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地步,天楛毒皇都猜不透。

  沒辦法,根本找不到能衡量的標準!

  錦葵、夜落他們相視而笑,皆心潮起伏。

  今日,玄鈞盟破滅、天武神山傾塌、毗摩伏誅!

  也是今天,師尊撼退畫心齋那位來歷神秘的小姐,渡曠世未有之禁忌大劫,于萬眾矚目之下,一舉證道玄幽境!

  這讓他們這些太玄洞天弟子,都感到與有榮焉,內心盡是激動和自豪。

  他們根本不用想就知道,當今日的消息傳出去,必將在大荒天下掀起一場莫大的轟動!

  極遠處,小西天濟元眉頭緊鎖,神色明滅不定,心中輕語,“蘇玄鈞……如今的你……究竟是誰?”

  很快,煙消云散,天地間一切異象消弭。

  天穹下,蘇奕雖然衣袍染血,可整個人的氣質和神韻都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隨意立著,如仙般超然脫俗,如神般睥睨傲岸!

  九極玄都大長老第一時間站出,神色莊肅見禮,遙遙恭祝。

  頓時,在場那些老古董們皆不敢怠慢,紛紛站出來,朝蘇奕躬身見禮,進行恭賀。

  每個人的神色,皆帶著敬畏。

  緊跟著,在場那來自大荒天下各地的修士也紛紛出聲。

  而在那天地間,也是響起一陣陣聲浪,此起彼伏,久久回蕩在這片山河之間。

  那等陣勢,直似萬臣俯首,在向至高主宰膜拜!

  “這一戰,宣告著時隔五百年后,玄鈞劍主于輪回中強勢歸來!自此以后,世上將再無人懷疑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

  一些老古董心生感慨。

  “當年那個不敗的神話,用今日之大勝,宣告其回歸,不過,這并不意味著一切都能回到從前。”

  “別忘了,其小徒弟青棠還獨占著太玄洞天,在當今的大荒天下,還有那些來自星空深處的巨頭!”

  有人輕語,冷靜分析局勢,“玄鈞劍主是否能像以往那般,獨尊天下,主宰浮沉,還不是蓋棺定論的時候。”

  這番話,引來不少人認同。

  就在場中轟動的時候,天穹下,蘇奕拿出一壺酒仰天暢飲了一番,而后他目光掃視全場,道:“可還有人欲趁此時機,和我蘇某人一較高下?”

淡然的聲音響徹天地間,也將場中那些嘈  雜的聲音壓下去。

  全場變得寂靜,人們皆凜然不已。

  蘇大人這是何意,難道說,他認為在這片天地間,還有一些欲圖和他為敵的人?

  天楛毒皇目光也看向全場,似試圖發現什么。

  可遺憾的是,最終,也無人應答,更沒人敢去和蘇奕應戰。

  見此,蘇奕意興闌珊地輕嘆了一聲,沒有再說什么,轉身離開了那片天穹。

  “錦葵,你帶著其他師弟一起,幫毗摩的遺骸收集起來。”

  蘇奕吩咐道。

  “是。”

  錦葵領命。

  “天楛老兒,我們去找個地方飲酒。”

  蘇奕笑著看向天楛毒皇。

  “我早有此意。”

  天楛毒皇大笑起來。

  但旋即,他目光就看向遠處,指著那六大道門僅剩下的那些皇者,道:“之前沒幫到你蘇老怪,我心中頗不是滋味,待我先去宰了這些雜毛,咱們再喝酒。”

  聲音還在回蕩,天楛毒皇已悍然出擊。

  那些皇者皆嚇得面如土色,有人再繃不住,崩潰似的哀聲求饒,有人則像受驚過度般,轉身就逃。

  對此,蘇奕沒有阻止,也沒有任何同情。

  這六大道門的老家伙們,當初跟著毗摩一起殺入太玄洞天,燒殺搶奪,氣焰兇狂。

  而今,也是時候被徹底清算了。

  “我們也去。”

  王雀殺氣騰騰,催動道劍,就殺了過去。

  錦葵、夜落、白意他們哪還怠慢,也都跟著出動。

  甚至,此時此刻分布在附近山河中的一些老古董也已出手,把六大道門的那些皇者的退路封鎖。

  “這就是蘇大人的威勢,根本無須下令,自有人會主動幫忙。”

  燕素霓感慨。

  大長老微微搖頭:“擱在以前,你這番話倒也不錯,可現在……他們是誰贏幫誰,借機在向蘇大人示好而已。”

  誰贏,他們幫誰?

  燕素霓怔了一下,一時感慨萬千。

  而之前一直默默不語的月詩蟬,此時那清冷如雪的俏臉上已浮現出一抹發自內心的笑意,渾身徹底輕松下來。

  很快,這一場戰斗就落幕,在天楛毒皇他們的圍攻之下,那些早已被嚇破膽的皇者,皆被陸續滅殺,無一生還!

  那血淋淋的一幕幕,也讓在場那些觀戰者心悸不已。

  這就是選擇和玄鈞劍主為敵的代價!

  自此以后,這大荒天下,“六大道門”注定將消失在歷史長河之中!

  “那星河神教和九天閣的人居然能沉住氣不曾出手……”

  蘇奕有些遺憾。

  他本以為,這些來自星空深處的勢力,會玩一出趁火打劫的戲碼,可誰曾想,直至現在也沒有發生。

  無疑,這一戰自己大獲全勝,并踏足玄幽境的事實,讓他們皆心生警惕,再加上畫心齋那位小姐的撤離,讓得他們不敢再在此刻冒然動手。

  當天,這一場受盡天下矚目的大戰落幕,而有關此戰的消息則以最快的速度傳揚了出去。

  一時間,天下轟動,十方皆驚,掀起莫大的波瀾。

  ps:本打算2連呢,下午被一些生活瑣碎耽擱了,但諸君放心,今晚肯定會加一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