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我道成時 畫龍點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亙古魔域圖內,殺氣如潮,雷霆滾蕩。

  十多位恐怖生靈聯袂殺來,兇威滔天,每一個生前皆是界王境存在。

  除此,更有諸般不可思議的異象出現,衍化為雷霆、神焰、颶風、冰霜……

  那動蕩毀滅的跡象,直似神魔出征,僅僅遠遠看著,就讓人有窒息絕望之感。

  任誰都看出,隨著畫心齋那位小姐出手,亙古魔域圖的威能完全不一樣了,強大到無法想象的地步!

  “師尊,安心上路吧,弟子每年今日,定會為您焚香祭奠,掃墓憑吊。”

  毗摩喃喃。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面對這等潑天殺劫,蘇奕卻似渾不在意。

  他撣了撣衣衫,抬頭瞥了一眼天穹深處,便揮劍出擊。

  三寸天心彌漫蒼茫劍吟,激蕩四野。

  而在蘇奕那負傷嚴重的峻拔身影上,則有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氣息驟然間暴沖而上。

  就如雨后春筍,節節攀升!

  “嗯?”

  畫心齋小姐察覺到不對勁,黛眉微蹙,這是什么情況?

  蘇玄鈞明明已經重傷垂死,為何身上氣息卻驟然間變得強大起來?

  并且……

  還在不斷變強!

  似是意識到什么,畫心齋小姐霍然抬頭,望向天穹深處,旋即,那素凈恬淡的臉龐上不由浮現一抹愕然。

  不知何時起,那天穹深處涌現出一片劫云,形似一朵巨大無比的漩渦,那里劫光幽邃詭異,晦暗無聲,彌漫著令人心悸的禁忌劫難氣息。

  僅僅一眼,畫心齋小姐嬌軀一僵,道心都遭受到可怕的影響,俏臉頓時大變。

  “難道……這是蘇玄鈞迎來的玄幽境大劫!?只是……他瘋了嗎,都已身陷重圍,命懸一線,怎還有膽進行渡劫?”

  畫心齋小姐眼眸睜大,難以置信。

  大戰已經爆發,蘇奕揮劍和那些恐怖生靈廝殺在一起,從一開始,就上演最激烈的角逐!

  除此,尚有雷霆轟鳴、神焰奔涌,不斷對蘇奕進行轟擊。

  那十多位恐怖生靈,被鎮壓之前皆有界王境道行,哪怕被鎮壓至今,每一個的實力也都不弱于玄合境后期的角色。

  此刻一起聯手,讓得蘇奕再度陷入那岌岌可危的兇險處境中,險象環生!

  這看得人們心驚肉跳,快要忘了呼吸。

  不過,相比人們的緊張,蘇奕神色卻顯得很平靜。

  因為這一切,早已在他的掌控之中!

  這亙古魔域圖的力量,的確強大到可困殺玄合境人物,那些恐怖生靈也一個比一個強大。

  若僅憑自身道行,蘇奕也很難與之對抗。

  但,他自不會蠢到這么做。

  無論是毗摩,還是這畫心齋小姐,從一開始,就在動用外力來對付只有玄照境修為的自己。

  這也注定,此戰根本不是什么公平的大道對決。

  這等情況下,蘇奕自然也不介意動用一些底牌。

  像之前滅殺那七個恐怖生靈,看似一劍殺一個,輕松的很,實則那每一劍皆充斥著屬于九獄劍的力量!

若說轉生  、枯榮、沉淪、終結這些構成輪回的大道奧義,只能夠對抗涅靈法則。

  那么九獄劍的力量,便可完全克制涅靈法則!

  這亙古魔域圖乃是由畫師煉制的至寶,本身就蘊含涅靈法則的本源力量,可在九獄劍的氣息面前,完全不夠看。

  為何之前蘇奕滅殺那七個恐怖生靈后,對方還會對蘇奕感恩戴德?

  因為九獄劍的氣息,轟碎了禁錮在他們身上的涅靈之力,讓他們就此徹底解脫!

  不過此時,蘇奕并未動用九獄劍的力量。

  因為已經沒必要。

  之前的廝殺征戰,他之所以身負重傷,無非是借這一場戰斗磨礪和淬煉一身的精氣神,讓自身的潛能徹底被激發和喚醒。

  雖然最終遭受重創,負傷累累,可卻成功引來了渡劫的氣機!

  而此時此刻,動用九獄劍的力量去殺敵,不免暴殄天物,太過浪費。

  轟隆!

  戰況愈發激烈,蘇奕處境愈發兇險了。

  這看得不知多少人身心皆顫,空前緊張。

  忽地,有驚呼聲響起:

  “天劫!?”

  “這是何人在此刻迎來的大劫?”

  “好詭異禁忌的劫難氣息!”

  天地間,響起嘩然聲,人們之前皆全神貫注觀戰,此刻被驚醒,這才猛地看到,在那天穹深處,有著一片漩渦般的詭異劫云在洶涌,沒有泄露出一絲聲音和氣息!

  可當目光看過去,不知多少人激靈靈打了個寒顫,渾身如墜冰窟,駭然色變。

  這是何等層次的大劫?

  “這一場禁忌大劫,比之玄合境大劫都要強橫一籌啊……”

  九極玄都大長老倒吸涼氣。

  “這……這好像是針對蘇大人的天劫!”

  燕素霓驚愕。

  “蘇老怪這是瘋了嗎?怎會選擇在此刻渡劫?難道說這家伙真的已經被逼迫到窮途末路的地步,不得不殊死一搏,欲借天劫之力,和對方玉石俱焚?!”

  天楛毒皇徹底色變,難以置信。

  他也慌了,焦躁不安。

  須知,針對皇境的大劫,皆恐怖無邊,但凡渡劫時,哪個不提前做足各種準備?甚至,不乏一些皇者在渡劫時,傾盡整個宗門的力量去進行護法。

  所擔心的就是在渡劫時遭遇變數!

  而現在,蘇奕身負重傷,陷入重重圍困,命懸一線,卻不惜引來一場堪稱禁忌般的罕見大劫,這讓誰能不驚?

  “師尊,看來您真的是技窮了……弟子早說過,您的性情太過自負和自大,足以致命,而現在,報應來了!”

  毗摩眼眸發亮,眉梢浮現一絲激動之色。

  都已經被逼迫得在絕境中引來天劫搏命,這讓毗摩愈發堅定,師尊已經技窮!

  場中轟動,被這一場意外出現的詭異大劫驚到。

  唯有錦葵、夜落他們露出恍惚之色,想起前不久在中州王氏的時候,師尊曾隨口提過一句,打算在殺上天武神山時,順便渡劫……

  最初時,都把這番話當做談笑,沒有放在心上。

可現在,當目睹這一場詭異禁忌的大劫出現,錦葵他們這才終于意識到,原來師尊是來真的  “如此看來,師尊看似處境兇險,實則都在他的掌握中啊……”

  夜落喃喃。

  “莫要大意,這樣一場大劫,充滿詭異禁忌的色彩,比之我前不久所渡的玄合境大劫都恐怖許多!”

  王雀神色凝重。

  此話一出,錦葵他們都不禁凜然。

  相比外界的轟動和嘩然,在亙古魔域圖內,那位畫心齋小姐卻感到有些不妙。

  因為此劫若爆發,首先遭受到轟擊的,必然是亙古魔域圖!

  這可是他們畫心齋的至寶,由其祖師親手煉制,一旦被天劫重創,那損失可就太大了。

  想到這,那位畫心齋小姐不再遲疑,親自出手。

  青色畫筆當空勾勒,若五色神焰般的狼毫下浮現出一片瑰麗的煙霞,若墨痕般裊裊而生。

  頓時,亙古魔域圖發生劇變,分布其中的那些尸山血海、洞府宮殿皆橫空而起,朝蘇奕鎮壓而去。

  給人的感覺,就像整個魔域般的世界活了過來,要碾死置身其中的蘇奕。

  這無疑很不可思議,超乎想象的恐怖!

  蘇奕眼眸一縮,感受到強烈的危機感。

  他不再遲疑,驀地揮劍長空,劍鋒直至天穹深處,唇中輕語:

  “我花開時,蝴蝶自來,我道成時,畫龍點睛。”

  這樣的輕語,世間無人能聽到。

  可在那天穹深處,悄無聲息翻騰的禁忌劫光卻在這一刻猛地一顫。

  而后,天地起驚雷!

  直似混沌初開時的第一道雷霆響徹,震得山河萬象亂顫,驚得在場無數修士渾身哆嗦,亡魂大冒。

  就見伴隨著劫雷之音,在那天穹深處,一道白茫茫的浩蕩劫光轟然迸發,垂落人間。

  那一瞬,那些老古董級人物的心神也被震懾,神色寫滿驚懼和不安。

  這……究竟是何等大劫,未免也太過禁忌!!

  “該死!”

  畫心齋小姐俏臉驟變,第一時間揮動青色畫筆,運轉亙古魔域圖,試圖避開這一場堪稱禁忌的大劫。

  可終究慢了一線。

  轟——!

  就見劫光如柱,狠狠轟在亙古魔域圖上,頓時將這件寶物轟出一個觸目驚心的窟窿。

  那十多位正在圍攻蘇奕的恐怖生靈何等恐怖,可此時都來不及閃避,軀體就被耀眼的劫光淹沒,如若草芥似的燃燒,剎那間魂飛魄散。

  而當這一道劫光就將轟在蘇奕身上時,其識海中的九獄劍如被喚醒般,纏繞在劍身的八條鎖鏈劇烈顫抖。

  而后,一股晦澀的力量從九獄劍上迸發而出。

  砰!!!

  那一道已迫在眉睫的劫光,在蘇奕身前轟然爆碎,化作紛飛的光雨,將蘇奕的身影沐浴其中。

  那劫光中蘊積的澎湃生機,頓時涌入蘇奕四肢百骸,讓其負傷嚴重的道軀以驚人的速度愈合!

  而其精氣神,則沸騰燃燒般,開始瘋狂暴漲。

  遠遠望去,他整個人籠罩在一片明耀絢爛的光霞中,直似從神圣中走來,渾身透發出驚世的力量波動。

  而這驚世駭俗的一幕,也是讓全場震駭,皆為之瞠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