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畫心齋小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亙古魔域圖內,那些模糊的殘魂在感激致謝時,皆留下了自己的名號和來歷。

  像那頭戴鐵冠的老者,來自星空深處一個名喚“雷極神山”的道統,名喚孫沐崖,擔任太上長老職務。

  那美麗動人的女子,來自星空深處一個名叫“百靈神教”的勢力,其自身便是百靈神教第十三代掌教!

  他們皆是界王境存在,過往歲月中,被毀掉道軀,禁錮神魂,囚禁在這亙古魔域圖內,神智渾噩,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而今,蘇奕將他們擊殺,等于是幫他們從那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困境中解脫!

  故而,在感激蘇奕時,這些人皆言稱,以后但凡蘇奕有所驅遣,皆可憑今日之緣法,讓他們各自所在的勢力給予助力!

  當聽到這些,遠處觀戰者又是一陣騷動,有的驚嘆,有的艷羨,有的感慨……

  不一而足。

  畢竟那些個殘魂,生前皆為界王,皆來自星空深處。

  而今,和蘇奕結下這等緣法,根本不用想,以后蘇奕前往星空深處,定可以憑此獲得諸多助力!

  對此,蘇奕則看得很淡,甚至沒放在心上。

  他遲早會踏上界王境,甚至有一天必將超越人間觀觀主最巔峰時的道行!

  這些被困的角色,雖都是界王境存在,可畢竟都是被畫心齋的祖師畫師所鎮壓。

  而在很久以前,人間觀觀主根本就沒把畫師放在眼中,更言稱畫師若敢出現,定斬了其首級喂狗!

  這等情況下,蘇奕自然不會在意這些緣法了。

  很快,在致謝之后,那些殘破模糊的神魂皆一一消散不見。

  “怎么會這樣……”

  毗摩再控制不住內心的震駭,失聲叫出。

  那堅毅的臉龐上,盡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之前,他還揚言,要幫蘇奕收集遺骸和遺物,選一個良辰吉日,為蘇奕入殮。

  轉眼間而已,局勢便逆轉,足足七位恐怖存在被滅殺一空!

  這讓毗摩如何能接受得了?

  在他身旁,那些六大道門僅剩下的皇者,更是一個個驚慌失措,面如土色。

  須知,這亙古魔域圖乃是毗摩的殺手锏,那一個個恐怖存在,動輒可滅殺玄合境后期角色。

  可現在,彈指間就被屠戮一空了!

  甚至,還對玄鈞劍主感激涕零!

  沒有人能想象,為何會上演這樣的變故,也正因如此,所造成的震撼和沖擊,才會超乎想象的大。

  “毗摩,你現在可還需要我們出面,勸師尊認輸?”

  王雀低聲開口,聲音透著濃濃的諷刺。

  毗摩臉色一下子變得格外的陰沉和難看,聲音低沉嘶啞,道:“師弟,這一場戰斗可還沒到分勝負的時候呢,看到了嗎,師尊已遭受重創,強弩之末!!”

  此話一出,眾人心中皆是一凜。

  因為毗摩說的不錯,誰都能看到,此刻的蘇奕身上,傷痕累累,血染長衫!

  尤為令人驚心的是,在那亙古魔域圖不同區域中,有著一道又一道恐怖氣息在蘇醒。

  無疑,這一戰的確根本沒有到分出勝負的時候!

  “更何況,今日之戰,吸引全天下關注,我敢確信,

  在這附近區域中,還有著諸多想要滅殺師尊的角色。”

  毗摩目光如電,掃視四面八方,“諸如星河神教、九天閣!諸如我師尊以前所結仇的大敵!”

  字字如雷霆,響徹天地,也讓眾人神色皆發生變化。

  錦葵、夜落他們彼此對視,皆心頭沉重。

  這樣的情況,讓他們都無法否認。

  師尊鼎盛時,或許無人敢輕舉妄動,趁火打劫。

  可若師尊快要撐不住了呢?

  “那就讓他們來就是!”

  天楛毒皇殺氣騰騰,說話時,他目光看向蘇奕,道,“蘇老怪,你還能支撐幾時?”

  蘇奕輕輕擦拭掉三寸天心上的一抹血漬,隨口道:“自可殺到無人敢應戰之時。”

  輕描淡寫的話語,卻盡顯睥睨和從容。

  眾人皆倒吸涼氣,只不過卻將信將疑。

  因為蘇奕此刻的傷勢太嚴重,讓人根本無法想象,他又該怎樣才能征戰到最后。

  就在此時,一縷幽冷恬淡的聲音在亙古魔域圖中響起:

  “殺到無人敢應戰?我不信。”

  就見畫卷一角,一座洞府開啟,走出一道曼妙身影。

  她姿容秀麗脫俗,身著一襲素凈衣衫,發髻高挽,肌膚晶瑩,渾身透著一股恬靜如水的氣質。

  隨著她出現,那覆蓋萬丈天地間的亙古魔域圖猛地劇烈顫抖起來,血霧蒸騰,雷霆洶涌,不知多少恐怖身影開始從幽暗中走出。

  這一切,襯得她威勢超然!

  “此女是誰?”

  “似乎是玄鈞劍主當年所收的記名弟子松釵!”

  “這怎可能?”

  場中響起一陣嘩然聲,無數的目光都聚攏在那名神秘女子身上。

  “不,她不是松釵!而是畫心齋的人!”

  王雀大喝,“當年,這女人化用松釵這個身份,混入我太玄洞天,居心叵測,而毗摩的背叛,就和此女有關!”

  場中轟動,無不被這則秘聞驚到。

  人們也這才意識到,原來很早以前,畫心齋的人,就曾潛入玄鈞劍主身旁!

  “小姐,抱歉驚擾到了您。”

  毗摩露出一抹慚愧之色,眼神深處則泛起一抹癡迷和喜悅之意,小姐她終究還是在意我的,在關鍵時刻站了出來!

  眼見毗摩對那女子這般恭敬,眾人又是一陣震驚。

  “無須慚愧,今日此時,我本就想和蘇玄鈞見一面。”

  那位畫心齋小姐說著,目光已遙遙看向蘇奕,道,“好久不見了,玄鈞劍主。”

  語聲婉轉恬淡,從容不迫。

  蘇奕眼神微妙,道:“我曾滅殺你們祖師的意志力量,也曾問過他有關你的事情,可他卻雷霆大怒,似被觸犯逆鱗,如此可見,你在畫心齋的身份,定然極為特殊,既然都已到了此時,為何不說出來聽聽?”

  畫心齋小姐輕聲道:“我也好奇,你之前是如何殺死那些被困于此的界王境人物,能否先說來聽聽?”

  蘇奕哦了一聲,道:“看來沒法聊了,那就動手吧。”

  畫心齋小姐想了想,微笑點頭道:“也好,其他的我不敢妄言,唯一可以保證的是,在這亙古魔域圖內,你蘇玄鈞想死都很難。”

  眾人皆聽出了她的弦外之音,那就是要活擒蘇奕,將其鎮壓于亙古魔域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看起來恬淡如水,可不經意間流露出的姿態,卻強勢的一塌糊涂,讓人們心中皆一陣發寒。

  就見那位畫心齋小姐一只素手揚起,潔凈如軟玉的手掌間浮現出一支古樸無華的青色畫筆,約莫有一尺長,狼毫如一團五色神焰在燃燒。

  一股驚人的氣息波動,隨之從那青色畫筆上彌漫而開,竟是和這一幅亙古魔域圖的力量完全融合為一!

  給人的感覺,她就如一位丹青妙手,這一幅亙古魔域圖就是出自她手中的青色畫筆之下。

  而隨著她將這支青色畫筆揮動。

  亙古魔域圖徹底沸騰似的,一道道恐怖身影從畫卷不同的區域中掠出,朝蘇奕這邊暴掠而來。

  一個、兩個、三個……

  到最后,足足有十五個恐怖生靈一起出動,皆顯露出凌駕于玄道路之上的滔天威勢!

  除此,更有雷霆暴涌、火焰騰空、颶風肆虐……種種毀天滅地般的力量,驟然爆發,直似萬古天災降臨。

  僅僅遠遠望著,強大如天楛毒皇這等級別的老古董,都不由徹底色變。

  太強了!

  這一幅畫被那畫心齋的小姐動用時,顯露出的威能,要遠勝之前太多!

  他都不禁懷疑,縱使皇極境大能被困其中,都有可能支撐不住!

  再看遠處觀戰者,早已被震駭得亡魂大冒,瑟瑟發抖。

  錦葵、夜落他們的心再度懸到了嗓子眼。

  因為他們的師尊,此刻已是重傷之身,讓人都無法想象,他當如何對抗這等殺劫!

  “原來,這才是亙古魔域圖真正的威能啊……”

  毗摩眼神泛起狂熱之色。

  “蘇玄鈞,只要你交出輪回之秘,我可保證,放你一條生路,否則,就別怪我親自來取了。”

  畫心齋小姐輕聲開口。

  她衣袂飄曳,手握畫筆,恬淡溫潤。

  可在人們眼中,這個來歷神秘的女人,無疑成了場中最恐怖的一個角色!

  毗摩則驟然色變,第一時間道:“小姐,斷不可留其性命,否則必成心腹大患!”

  他太了解自己師尊的可怕,如今還只是玄照境道行,就已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這讓他都不敢想象,若讓其有機會踏足玄幽境乃至于踏足玄合境中,又該擁有何等恐怖的實力!

  故而,毗摩才會顧不得其他,第一時間提醒。

  這樣的舉動,讓錦葵他們氣得渾身殺機都控制不住。

  今天見識到毗摩的真實面目后,他們才發現,這個在以前被自己敬重和愛戴的大師兄,原來竟如此之卑劣和可惡!!

  “放心,你我皆曾拜師其門下,自然該清楚,他蘇玄鈞縱使戰死,也斷不會低頭妥協。”

  畫心齋小姐輕嘆,“不過,我倒是真的希望,他可以在此時此刻向我低頭,如此,也算一樁千古未有的美談了。”

  聲音還在回蕩,那亙古魔域圖內所上演的種種殺劫,已從四面八方朝蘇奕席卷而去!

ps:晚上7點前,爭取再來個2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