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如神屹立天地之央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氣斬落,天武神山上下,驟然轟鳴。

  無匹般的劍氣,轟得覆蓋在天武神山的禁制力量劇烈顫抖,光霞迸濺席卷,隱隱有支撐不住的跡象。

  坐鎮在禁陣中的五大道門皇者,皆受到沖擊,一個個氣血翻騰,都不禁驟然色變。

  好可怕的一劍!

  須知,覆蓋天武神山上下的禁陣,足可困殺玄合境人物,而現在,竟差點被一劍之間破開!

  他們顧不得多想,皆全力出手,運轉此陣,才將這一劍的毀滅威能一點點化解。

  遭受重創的毗摩,更驚出一身冷汗,心臟劇烈跳動。

  根本不用想他就知道,之前他哪怕是去拼命去抵擋這一劍,也注定沒有任何幸存的可能!

  天地動蕩,遠處觀戰者皆神馳目眩,被震撼到了。

  不出三劍,毗摩便撐不住,不得不退避到禁陣中!

  蘇奕展露出的手段,也是讓在場所有人折服,嘆為觀止。

  而一想到毗摩之前對其師尊的那些挑釁和詆毀,在對比他此刻那遭受重創的凄慘模樣,無疑顯得很滑稽和可笑。

  “跳梁小丑,概莫如是。”

  天楛毒皇譏笑,很是不屑。

  在場那些老古董雖不曾發聲,可看到這一幕,也都內心翻騰,久久無法平靜。

  玄鈞劍主這三劍,都足可斬殺玄合境初期人物,端的是恐怖無邊!

  而要知道,毗摩的戰力,還遠勝大荒天下大多數同境!

  “玄照境大圓滿修為,竟都可以擊潰玄合境初期存在,蘇大人轉世所求索的這一條劍途,該是何等不可思議啊……”

  燕素霓呆滯在那。

  她同樣是一名劍修,更被大荒天下視作女劍仙,風姿絕代。

  可此時,她卻忽地憑生一種“高山仰止,景行景止”的感慨。

  至于錦葵、夜落他們,則都感到很痛快。

  毗摩之前有多囂張和放肆,現在就輸得有多慘和丟臉!

  “現在,你覺得我夠資格讓你使出底牌嗎?”

  天穹下,蘇奕語氣隨意平淡,眼眸遙遙看向毗摩,瞳孔中已沒有一絲情感波動。

  “師尊,你高興的太早了。”

  天武神山的禁陣中,毗摩深呼吸一口氣,眼神重新變得堅凝,“今日之戰,才僅僅剛開始而已!”

  他衣袍染血,渾身傷痕,可卻似根本不在意,語氣鏗鏘道,“弟子說過,今天會親自送您一程,定不會食言!”

  說話時,他大手一揮,“啟陣!”

  那座禁陣被五大道門一眾皇者全力催動,頓時有一道道雷霆神虹沖霄而起。

  讓人震驚的是,整座天武神山直似燃燒起來,靈氣如狂暴洪流般迸發而出,盡數融于那座禁陣之中。

  那座禁陣的威能隨之節節攀升!

  “好一個毗摩,竟把‘天武神山’的本源靈脈視作禁陣的本源動用!”

  有老怪物色變。

  天武神山是大荒首屈一指的頂級名山福地,其下分布的本源靈脈磅礴無量,足可維系一方頂級道統的修煉所需。

而此時,毗摩為了徹底釋放那座禁陣的威能,竟不惜要將整座天武神山毀掉,這讓誰能  不驚?

  遠處觀戰者也都相顧駭然,被毗摩的大手筆震撼到。

  那片天地似轟然燃燒,被恐怖的禁陣波動淹沒,光焰明耀十方,儼然呈現出一片末日般的景象。

  便是天楛毒皇這等老古董,都不由微微色變,當此陣被全力運轉,其威能之強,也是讓他感到驚心!

  蘇奕目睹這一幕,卻微微搖頭。

  天武神山乃是玄鈞盟的老巢,可如今,連此山都被毗摩視作底牌打出,由此可見,毗摩能打的牌明顯已經不多了。

  沒有耽擱,蘇奕徑自邁步虛空,揮劍朝那座禁陣殺去。

  “殺!”

  禁陣中,響起毗摩震天般的大喝。

  “殺!”

  大陣轟然運轉,無數符紋如潮涌現,化作瑰麗的光焰神虹掠出,將那片天地徹底攪亂。

  也將蘇奕的身影徹底覆蓋于禁陣威能之內!

  這一幕,讓許多人都不禁替蘇奕捏了一把汗。

  別人遇到此等絕世殺陣,唯恐躲之不及,可蘇奕不一樣,他竟似無所畏懼,直接殺了進去!

  “師尊啊師尊,你果然還是老樣子,一點都沒變,明知殺劫在前,兀自縱劍而上……”

  毗摩一聲感慨。

  這一切早在他意料之中,算準了以師尊的性情,當面臨這等殺陣時,斷不會如其他人那般退縮。

  “諸位,直接動用至強威能,讓我師尊感受一下,天殤煉世陣的厲害!”

  毗摩沒有任何猶豫,下達命令。

  禁陣內電閃雷鳴,光焰迸發,衍化出諸般不可思議的異象,齊齊朝蘇奕鎮殺而去。

  而毗摩則冷眼旁觀,吞服丹藥治療傷勢。

  這座天殤煉世陣由七十二位玄照境皇者、二十四位玄幽境皇者一起,輔佐三位玄合境初期強者一起全力運轉,陣基之下內蘊一股涅靈本源法則,而天武神山的本源靈脈則成為了大陣的力量之源!

  在毗摩看來,除非皇極境駕臨,否則,任何人被困此陣,注定將被徹底煉化,身隕道消!

  遠處觀戰者空前緊張,心臟都懸在嗓子眼。

  此陣威能委實太恐怖,哪怕遠遠望著,讓在場那些皇者都感到毛骨悚然,有窒息之感。

  這也讓人都無法想象,此時置身在禁陣內的蘇奕,又承受著何等壓力!

  “不錯,有些意思了,總歸……沒讓我太失望。”

  禁陣中,蘇奕深邃的眼眸深處,有沸騰般的戰意在悄然涌動。

  他身影舒展,四肢百骸之地,仿似汪洋大海般的修為力量此刻被全力運轉,攀升巔峰。

  他整個身影都沐浴在璀璨空明的道光之中,比之剛才,多出一股沛然莫御的大道威勢。

  鏘!!!

  清影劍長吟,似渴望飽餐鮮血的吶喊。

  劍鋒之上,沉淪法則的奧義在彌漫,似無盡的深淵在劍鋒之上乍現,而隨著蘇奕揮劍斬出。

  轟隆——!

  一道千丈長的晦暗劍氣橫掃,似大淵吞穹。

  那從四面八方鎮殺而至的禁陣力量,此刻就如泡沫般轟然炸開,似凋零黯然的煙火般,消散于那千丈劍氣橫掃之下!

  整座大陣猛地劇烈震顫,

  遭受到嚴重的沖擊。

  一起運轉此陣的一眾皇者,無不吃驚,頭皮發麻。

  他們能夠想象到,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斷不可能會被很容易的殺死,故而才會在動手時,直接催動這座禁陣的至強威能。

  可誰曾想,他們還是低估了玄鈞劍主的可怕。

  一劍而已,就破開從四面八方壓迫過去的鎮殺之力!

  這無疑太過可怕。

  毗摩眼瞳一縮,心頭震顫,當即厲聲大喝:“莫要分心!一旦被我師尊抓住破綻,此陣必破!”

  實則,根本不必他提醒,當察覺到蘇奕那堪稱恐怖的逆天之力后,那一眾皇者哪個還敢怠慢?

  一個個全力出手,再無保留!

  大戰爆發。

  那片天地都在劇烈搖晃,道音震天,神焰激蕩肆虐。

  僅僅是那那擴散出的戰斗波動,就將附近萬丈山河夷為平地,山石草木皆化作飛灰。

  遠處觀戰者無不膽顫心驚,后怕不已,暗自慶幸在此戰開始之前就遠遠地避開,否則,后果絕對不堪設想!

  而在禁陣內,蘇奕揮劍馳騁,斬出一道道劍氣,每一劍的威能,皆呈現出摧枯拉朽般的威能,將禁陣之力摧垮,顯得強勢無匹,根本就無法被壓制。

  反倒是在他的殺伐之下,讓得這座禁陣遭受到一次又一次的沖擊!

  那些皇者臉色早已空前凝重,心中又驚又怒。

  沒有人能想到,窮盡他們九十九位皇者之力,以焚燒天武神山為代價而全力運轉的一座絕世殺陣,竟自始至終都無法壓制蘇奕一個人!

  相反,這座絕世殺陣還在遭受到不斷的沖擊!

  遠處一直旁觀的毗摩,雙手都不禁悄然緊攥起來,堅毅的臉龐變幻不定,無疑,他也很難再保持冷靜,無法淡定。

  猛地,禁陣內響起蘇奕那略帶惋惜的淡然聲音:

  “只可惜了這座天武神山。”

  還不等眾人反應過來,便見蘇奕的身影驀地凌空而起,手中清影劍倒轉,劍鋒朝下,猛地一鎮。

  恰似天神如手握天碑,鎮入九幽煉獄。

  一劍朝下,所釋放出的劍意則朝禁陣四面八方擴散而開。

  轟!!!

  驚天動地的爆鳴響徹。

  這座被毗摩視作底牌,由一眾皇者聯手運轉的天殤煉世陣四周,頓時出現一道道巨大狹長的裂痕。

  就如瓷器表面生滿了裂紋。

  那些裂痕,皆是蘇奕之前在戰斗時,由一道道劍氣沖擊在禁陣上所留下的劍痕。

  而此時,隨著蘇奕這一劍的威能擴散,這些密布在禁陣上的裂痕頓時再也承受不住,支離破碎,轟然炸開!

  而在遠處人們眼中,則看到了一幕足以驚世駭俗的畫面——

  威能遮天蔽日的天殤煉世陣,猛地炸開,四分五裂。

  萬丈高的天武神山,轟然崩塌傾倒。

  原本坐鎮在禁陣內的一眾皇者,則像遭受到颶風席卷的稻草般,橫七豎八地倒飛出去。

  而在禁陣中央之地,煙霞彌漫之地,蘇奕的身影憑虛而立,倒握清影劍,衣袍飄曳,纖塵不染,燦然道光拱衛周身上下。

  恰如神祇,屹立天地之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