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自以為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燕素霓心中則很不是滋味。

  她極為欣賞和看重月詩蟬,早想收對方為關門弟子。

  可現在,玄鈞劍主卻在眾目睽睽之下,說出這樣一番話,這無疑是在告誡她,休想再收月詩蟬為徒!

  燕素霓再忍不住道:“蘇大人,您當初曾親口說過,此生再不收弟子,可如今卻為何要跟我一個晚輩搶弟子?”

  場中一陣騷動,認出燕素霓這位道門第一絕代仙子。

  “我可沒說要收徒,只不過是會指點詩蟬姑娘修行罷了。”

  蘇奕一聲哂笑。

  沒有耽擱,他徑自邁步朝天武神山行去。

  在場無數的目光,也隨著他的身影而挪移。

  如今這世間,大都已清楚五百年前,玄鈞劍主并非真正逝去,而是探尋到了傳說中的輪回之秘,踏上了一條轉世重修之路。

  此時當看到這位宛如神話般的人物,顯露出玄照境的修為時,沒有人覺得奇怪。

  更無人敢有任何小覷!

  且不提玄鈞劍主以往的威名有多恐怖,只說前不久發生在十萬妖山深處的那一場大戰,就足以證明,縱使轉世歸來的玄鈞劍主只有玄照境修為,可那等戰力,早已超脫玄照境的范疇!

  至于如今的玄鈞劍主,戰力究竟達到了何等不可思議的地步,誰也拿捏不準。

  “蘇前輩,小僧奉師尊之命,前來向您問好。”

  還不等蘇奕靠近天武神山,忽地,一個身著月白色僧衣的中年和尚雙手合十,口宣佛號,遙遙朝蘇奕見禮。

  小西天,濟元!

  跟隨在蘇奕身后的玄凝瞳孔一縮,想起前不久的時候,師尊從自己的神魂中發現的那一道形似刀劍相交的“秘印”!

  蘇奕只瞥了那濟元一眼,淡然道:“等你返回宗門時,也代我問候你師尊一聲。”

  他沒有說太多。

  從發現玄凝神魂中那一道“秘印”開始,他就意識到一個問題——

  要么是硯心佛主身上發生了某種變故,要么就是這濟元的身份有問題!

  等以后,他自會前往小西天走一遭,探尋其中真相。

  直至蘇奕的身影快要靠近天武神山時,一道沉凝如鐵的淡漠聲音忽地在天地間隆隆響起:

  “師尊,徒兒已在此恭候多時!”

  字字如沉悶雷霆,滾蕩十方天地,令天地為之色變。

  全場一寂,鴉雀無聲。

  無數目光,都齊齊看向天武神山之巔,就見一道雄峻高大的身影,憑虛而立,一襲黑袍在風中獵獵作響。

  他五官堅硬,長發飛揚,氣勢如亙古神山般沉穩,給人以不可撼動之感。

  正是毗摩!

  隨著他出現,天地間的氣氛驟然壓抑下去,肅殺之意如寒流般,充斥在虛空每一寸地方。

  錦葵、王雀、夜落、玄凝、白意他們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去,有憤怒,有仇視,更多的則是不解。

  至今他們都無法想象,為何身為大師兄的毗摩會背叛!

  而時隔五百年后,再看到自己這個大弟子,蘇奕眼神也是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復雜情緒。

  “毗摩,過往那些歲月,師尊何曾虧待過你,你為何要背叛師尊!?”白意第一個忍不住,大喝出聲。

  他殺機沸騰,滿臉冷意。

  “八師弟,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你不是我,我便是告訴你原因,你也無法真正理解我,又何須解釋?”

  毗摩微微搖頭,他目光看向蘇奕,道:“師尊,開戰之前,作為您曾經的大弟子,我想提醒您一聲。”

  蘇奕眉頭微挑。

  就見毗摩已自顧自說道:“您身懷輪回之秘,早已被星空深處的一些巨頭勢力盯上,換做我是您,早已有多遠逃多遠,斷不會鬧得天下皆知,這樣做……真的很蠢!”

  這番話,慢條斯理,看似是提醒,實則透著惡意。

  畢竟,身為弟子,卻斥責師尊很蠢,且還是在無數目光的注視下,這簡直就是大逆不道。

  錦葵、夜落他們皆怒形于色,眼神變得冷冽,毗摩的舉動和言辭,讓他們皆感到心寒,無法想象,當年的大師兄,怎會變成這樣子!

  蘇奕神色平淡如舊,唯有內心深處,似被劍鋒刺中,涌起一股說不出的刺痛感。

  蘇奕道:“還有要說的嗎?”

  “當然!”

  毗摩不假思索,“您早已接觸過畫心齋、九天閣、星河神教這些星空深處的巨頭勢力,自當清楚,弟子所言句句發自肺腑,而非詆毀。或許在您眼中,弟子欺師滅祖,大逆不道,可弟子還是想勸您一句。”

  說到這,他頓了頓,眼眸如電,直視著蘇奕,一字一字道:“莫要再自以為是了!!!”

  字字如炸雷,響徹天宇。

  在場眾人騷動,皆驚疑不定。

  師徒相見,卻如仇敵對峙,這本就是世間最殘忍之事。

  而此時,毗摩則顯得異常強勢,毫不客氣斥責其師,有恃無恐。

  這完全出人意料。

  錦葵、夜落他們都已氣得直咬牙。

  蘇奕神色愈發平淡了,自語道:“自以為是?我倒是沒想到,在你心中,會是這般看待我的。”

  毗摩呵地一聲冷笑,道:“不是我這般看待,而是事實本就如此!”

  “誠然,在大荒天下,您曾獨尊諸天,傲世無敵,可您終究只是皇極境修為,根本不清楚,在更高處還有界主境!在那星空深處,還有遠比你想象中更強大的恐怖存在!”

  這番話一出,全場騷動,便是那些老古董皆動容。

  界王境!

  難道說,玄道之上,真的還有一條更高的道途?

  毗摩的聲音再度響起:“以前時候,我蒙昧無知,視您如天,可自從我了解到和星空深處有關的事情,我才發現,您縱使再強大,歸根到底,也不過是井中一只最強大的青蛙罷了,所看到的僅僅只是井口大小的一小塊天空!”

  他聲音沉渾,如悶雷般激蕩天地間,讓所有人都色變。

  一些老古董臉色更是露出陰沉之色,毗摩這番話,把這大荒天下視作了一口井,而他們這些修士,就是井中之蛙!

  這任誰能不怒?

  唯有蘇奕神色一片平靜,波瀾不驚,道:“看得出來,背靠畫心齋之后,你的確變了。”

  毗摩不由笑起來,搖頭道:“師尊,莫要再說這種氣話,弟子只是看到了更高處的一片浩瀚天空,出于好心提點您一句,讓您莫要再像以前那般盲目自負。”

  “提點?你自始至終所說的話,和詆毀師尊有何區別?”

  白意憤怒,眼神殺機暴涌。

  錦葵、夜落他們則神色冰冷,內心對毗摩徹底失望,再不抱有一絲幻想。

  蘇奕擺了擺手道:“無須動怒,且由他把心里話說出來便是。”

  眼見蘇奕反應如此平淡,毗摩眼眸瞇了瞇,旋即沉聲道:“您可千萬別把弟子剛才的話視作挑釁和詆毀!若師尊能聽弟子的勸阻,現在就離開,弟子保證,會盡全力化解您和畫心齋之間的恩怨!”

  聽罷,蘇奕終究沒忍住哂笑起來,道:“看來,最近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對你打擊也很大,否則以你的性情,若是穩操勝券,怕是不會在開戰之前,就說出這么多廢話。”

  毗摩臉色微變,眼眸閃動不已。

  蘇奕斂去唇邊笑容,道:“在你眼中,星空深處那些巨頭勢力,讓你看到了更廣闊的天空,可我倒要問你一句,那些星空巨頭既然如此強大,又為何非要前來大荒天下?”

  毗摩眉頭皺起。

  蘇奕道:“若他們真如你所言,可以視大荒天下如一口井,視我蘇玄鈞如井中之蛙,他們為何又要謀奪我所掌握的輪回之秘?他們……就那么欠?”

  場中騷動,暗自為蘇奕這番話喝彩。

  之前,在場修士也被毗摩那些話打擊和傷害到,心中早就很不是滋味。

  此刻,當見識到蘇奕的反擊,就是那些老古董都精神一振,感到一陣快意。

  的確,那些星空深處的巨頭勢力再強大,為何要跑來大荒?為何要謀奪輪回之秘?

  毗摩眉頭皺得愈發厲害,他正欲說什么。

  蘇奕已淡然道:“在你眼中,我已不配當你師尊,可我就是再不堪,也已手刃畫心齋的數個強者、滅掉星河神教的圣子,九天閣的強者,也不敢貿然和我一戰!還妄圖拿這些星空巨頭來提點我,你……配嗎?”

  這番話一出,場中愈發騷動,一些老古董都禁不住撫掌贊嘆。

  事實勝于雄辯。

  毗摩把那些星空巨頭形容得何等高高在上,可在過去那段時間,也曾在玄鈞劍主手底下吃大虧!

  這個事實,天下皆知,由不得毗摩去辯解!

  遠處,毗摩沉默片刻,不禁一陣搖頭,道:“師尊,你若以為你所滅殺的那些角色,就能代表那些星空巨頭,可就大錯特錯了。”

  蘇奕內心一陣意興闌珊,失去了再談下去的興致。

  他掌控九獄劍,早在幽冥時就殺過不知多少九天閣強者,又曾和冥王一起同行,焉可能不知道星空深處的事跡?

  更遑論他的前世之一,乃是根本不把星河神教教主放在眼中的人間觀觀主!

  這等情況下,毗摩卻在他面前大談那些星空巨頭有多厲害,這讓蘇奕如何不感到荒謬可笑?

  他拿出酒壺,輕輕飲了一口,道:“我已給你三個月準備的時間,現在,就讓我看看,過往這些年里,你跟著畫心齋究竟學了多大能耐!”

  此話一出,眾人皆驚,意識到玄鈞劍主已不愿多談,決定動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