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駕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武神山。

  一座大殿內。

  “外界匯聚而來的強者越來越多了。”

  龍虎道山掌教憂心忡忡開口,眉梢間盡是陰霾。

  在座其他大人物,也都心情沉重,如坐針氈。

  他們分別來自九星劍山、神岳劍庭、玄黃劍閣、青雷神宗。

  除了早已被覆滅的羽化劍庭之外,五大道門的大人物們已齊聚一堂。

  “毗摩大人,都已經到了這時候,你是否也該把底牌亮出來,讓我等安心?”

  一個九星劍山的太上長老沉聲開口。

  頓時,所有目光都看向中央主座上的毗摩。

  前不久,在得知蘇奕要殺來天武神山的消息后,他們這些大人物曾極力建議毗摩撤離。

  可卻被毗摩斷然拒絕,并告訴他們,他自有底牌來應對這一場殺劫。

  只是,隨著時間推移,當看到外界匯聚而來的強者越來越多,這五大道門的大人物們頓時都慌了。

  毗摩目光一掃在座眾人,神色淡漠道:“看得出來,你們內心都早已后悔,甚至不知道在心中罵了我毗摩多少次,可我且問你們,哪怕提前從這天武神山撤離,你們……又能躲到幾時?”

  不等回答,毗摩已自顧自說道:“我敢保證,只要你們逃了,我師尊只需一聲令下,這大荒天下不知多少勢力樂意為其賣命,在全天下對你們進行追殺!”

  眾人面面相覷,神色皆愈發陰沉。

  毗摩話鋒一轉,道,“當然,我既然也選擇留下來,自不會坐以待斃!”

  說著,他長身而起,目光穿過大殿,看向更遠處的天地間,那里到處是修士的身影,漫無邊際。

  “我師尊欲當著天下人的面,將我滅除,用心不可謂不決絕和無情,既如此,我也不介意當著這天下人的面,將其徹底擊敗!”

  毗摩眸子深處泛起一抹熾熱,輕語道,“你們不覺得,將他這般一個宛如神話般的人物打落凡塵,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在座那些大人物皆愈發沉默。

  曾稱尊大荒,劍壓諸天的蘇玄鈞,焉可能是那般容易被擊敗的?

  過往歲月中,那些但凡敢和玄鈞劍主為敵的,都早已化作一抷黃土,身隕道消!

  “我知道,你們心中沒底,不過,等我師尊前來時,我自會讓你們看一看,他這位神話人物,是如何慘敗于這天武神山之前的!”

  毗摩一字一頓,擲地有聲。

  在座眾人皆不由意外,他們看得出,毗摩似乎對這一場即將上演的大戰充滿信心!

  就在此時,外界猛地傳來一陣嘩然聲,直似炸開鍋般沸騰了。

  “玄鈞劍主大人來了!”

  “真的是那位神話人物么?”

  “這一場天下矚目的大戰……就將上演!”

  ……當聽到這些嘈雜的聲浪遠遠地傳來,大殿內那五大道門的大人物們,皆似針扎屁股般噌地起身,臉色齊齊變了。

  玄鈞劍主來了!?

  毗摩怔了怔,而后深呼吸一口氣,道:“總算來了嗎?也好,這一次……就讓弟子送您一程!”

  他邁步朝大殿外行去。

  外界,天地間嘩然聲四起,山河之間,到處是喧囂的聲浪。

  所有的目光,都齊齊看向同一個地方——

  極遠處天穹下,一道峻拔的身影悠然漫步云間,朝這邊行來。

  他負手于背,青袍如玉,長發飄揚,穿行云海之中,似仙人般超然。

  正是蘇奕!

  而在其身后,則跟隨著錦葵、王雀、夜落、玄凝、白意這五位真傳弟子。

  當看到他們的身影漸漸靠近過來,那場中原本嘈雜的聲浪忽地隨之寂靜下來,天地間都籠罩上一種莊肅的氛圍。

  就如看到仙神臨世,巡弋這片山河,十方皆寂!

  而這一切,愈發襯托得蘇奕威勢超然,也讓他成為這天地間萬眾矚目的焦點。

  在場那些修士,無論是叱咤一方的通天巨擘,還是修為低微的三教九流之輩,此刻皆停下手中動作,神色各異。

  有激動、有崇慕、有恍惚、也有難以置信。

  不一而足。

  “真的是蘇兄……”

  九極玄都那邊,當看到蘇奕那熟悉的身影出現,月詩蟬腦袋嗡的一聲,徹底失神。

  縱使早已料到,那在前段時間掀起天下風云的玄鈞劍主轉世之身,極可能就是她所熟悉的蘇奕。

  可當親眼見到時,那種震撼依舊太大,沖擊得月詩蟬徹底失態,難以自已。

  “在蒼青大陸,誰能想象那個從大周走出的文家贅婿,實則是曾獨尊大荒的玄鈞劍主?”

  “怪不得他向來那般淡定和從容,無論遇到任何困難,皆不放在眼中,對他而言,蒼青大陸那等世俗之地的困難,怕是根本就不堪入眼吧?”

  “而我當年何其之幸,竟能夠得到他的垂青,愿意指點我在劍道上的求索之路……”

  “便是我月氏一族,也曾得到其幫助,化解了彌天大禍。”

  月詩蟬胸口起伏,那清冷如雪的絕世容顏上盡是恍惚之色。

  “你真的是蘇老怪!?”

  猛地,一道沙啞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天地間響起。

  眾人一驚,抬眼望去,就見一道青虹拔地而起,出現在天穹下,化作一個須發潦草,肌膚黝黑的布袍老人。

  老人腰畔纏繞著一條觸目驚心的骷髏鎖鏈,甫一出現,一股恐怖得令人心顫的威勢,隨之在這片天地蔓延而開。

  “這老毒物竟還在大荒!?”

  九極玄都那邊,大長老倒吸涼氣。

  幾乎同時,在場那些老古董級人物,也都被驚到,認出那布袍老人的身份。

  天楛毒皇!

  一個早在很久以前就名震大荒諸天的老魔頭,已消失在世間數萬年之久,傳聞中,他是前往了星空深處尋求更高道途。

  誰曾想,他此刻卻顯現蹤跡!

  這讓認出天楛毒皇的老輩人物,皆感到吃驚。

  無疑,若非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重歸大荒,這老毒物怕是都不會在世間顯露蹤跡!

  蘇奕也怔了一下,感慨似說道:“天楛,好久不見,我記得你當初不是和絕武皇他們一起離開大荒,前往了星空深處?”

  遠處,天楛毒皇激動起來,仰天大笑道:“哈哈哈,果然是你蘇老怪,我就知道,這世間斷不可能有誰敢冒充你的名諱行事!”

  他笑聲如雷霆,激蕩天地,讓在場不知多少人膽顫心驚,就是那些踏足皇境的老古董們,一個個也都色變不已。

  和天楛毒皇相比,他們這些老人,也只能算是晚輩!

  “我的事情,說來話長,今天先解決你的事情!”

  天楛毒皇道,“只需你蘇老怪一聲令下,我天楛這就第一個殺上天武神山,滅了那狗屁的玄鈞盟!”

  一番話,盡顯輕蔑,兇狂氣息滔天。

  許多人震撼,騷動不已。

  最初時,還有不少人懷疑,那僅僅只有玄照境道行的青袍少年,究竟是否是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

  可現在,隨著天楛毒皇上前相認,讓所有人再無疑慮!

  就見蘇奕微微搖頭,道:“我這次來,只為清理門戶,無須任何人插手,你這老家伙也不例外,姑且在一旁觀戰便可。”

  天楛毒皇似遺憾般嘆了口氣,道:“好,那我就幫你掠陣!只可惜當年那些老朋友都已不在大荒,否則,今日這天武神山,定會很熱鬧。”

  蘇奕心緒微微有些復雜,天楛毒皇說的老朋友,也是他蘇玄鈞的老朋友,諸如西溟鬼皇、絕武皇等等。

  很久以前,這些老朋友都已離開大荒,前往星空深處探尋道途。

  旋即,蘇奕微微一怔,看到了人群中的月詩蟬。

  少女白衣勝雪,背負古劍,風采更勝往昔!

  而當被蘇奕的目光看到,月詩蟬嬌軀也是一僵,內心情緒翻騰,千言萬語到了嘴邊,卻一時不知說什么為好。

  甚至,她內心隱隱有些忐忑,唯恐如今的蘇奕,早已變得不是她當初所認識的那個人。

  畢竟,對方是玄鈞劍主!

  是足以讓他們九極玄都那位“彭祖”都禮讓三分的神話人物!

  不過,就在此時,月詩蟬注意到,極遠處的蘇奕朝她含笑示意,道:“詩蟬姑娘,你沒有拜燕素霓那丫頭為師吧?”

  此話一出,所有目光都齊齊看向月詩蟬。

  便是蘇奕身后的錦葵、夜落他們,也都不由露出好奇之色。

  他們自然清楚“燕素霓”是誰,可卻并不清楚,那所謂的“詩蟬姑娘”又和師尊是什么關系。

  而被那么多目光注視,月詩蟬渾身都一陣不自在,有些手足無措,低聲道:“沒……沒有。”

  “那就好,我既然當初答應當你的劍道引路人,自然不是一句戲言。”

  蘇奕隨口道,“待我解決解決往昔恩怨,到時候只要你樂意,大可以前來太玄洞天修行。”

  此話一出,全場騷動,不知多少人震撼,甚至是心生嫉妒!

  這少女是誰?

  竟能夠得到玄鈞劍主的青睞?

  月詩蟬則心神一顫,終于意識到,他所認識的蘇奕并未改變,若說改變,也僅僅只是其身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已!

  并且,對方一如從前,待自己如初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