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章 不解風情蘇玄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夭魔皇眼神變得古怪,也不知想起什么,再忍不住嘿嘿笑起來。

  那狡黠得意的樣子,就如偷到小雞的狐貍似的。

  若讓第六獄主見到,怕是根本無法想象,眼前那紅裳如火,笑靨如花的女子,會是那個清冷孤傲,睥睨傲岸的極樂魔土祖師了。

  這反差的確很大。

  這和天夭魔皇性情多變有關,她時而如一個絕代妖仙,有傲世之氣魄,舉手投足,威儀十足。

  時而妖嬈如魔女,風情萬種,有魅惑眾生之美。

  時而冷峭孤傲,清冷如冰,直似淡漠的主宰,冷眼看世間。

  而此時,在蘇奕面前,她卻似個活潑狡黠的少女,巧笑倩兮,不加掩飾自己的得意。

  蘇奕自然清楚這些,他屈指在天夭魔皇腦門上敲了一記,道:“談正事。”

  天夭魔皇吃痛,揉了揉額頭,道:“簡單來說,在坑騙第六獄主這件事上,我如實把你我的打算都告訴他了,畢竟,若說謊話,終究很容易被拆穿。”

  說著,她將和第六獄主謀面的細節一一說出。

  很快,蘇奕就明白過來。

  他眸光閃動,隨口道:“那家伙斷不會這般輕信你,之所以將這兩件玄黃秘寶交給你,無非是想借你之手,試一試我是否真的可以解除覆蓋在玄黃秘寶上的禁印力量。”

  頓了頓,他繼續道:“而這就意味著,哪怕九天閣過往那些年一直在尋覓玄黃秘寶,但以第六獄主他們的力量,根本無法破除玄黃秘寶上的封印,自然也就無法獲得玄黃母氣。”

  天夭魔皇一怔,道:“蘇哥哥還真是心細如發,之前我可沒想到,還有這樣一個原因在。”

  “那是你對玄黃秘寶不了解。”

  蘇奕隨口道。

  擱在前世,以他那稱尊大荒的道行,也都沒能發現玄黃秘寶的奧秘,甚至只能把這些寶物扔在寶庫中吃灰。

  也是今世在掌控終結奧義后,他才真正勘破了玄黃秘境的奧秘!

  而要知道,終結奧義屬于輪回法則的一部分,放眼諸天上下,目前也僅僅只有他一人掌握!

  這等情況下,天夭魔皇焉可能了解其中的玄機?

  “是么……”

  天夭魔皇一對玉手負在背后,嬌軀微微前傾,期待道:“蘇哥哥,快讓我看看這玄黃秘寶究竟是什么模樣。”

  蘇奕微微頷首。

  他先拿過那塊玉佩,運轉終結奧義的力量,指尖在玉佩表面輕輕一抹。

  光霞乍現,原本平平無奇的玉佩悄然發生變化,變得絢爛奪目,直似化作一塊神玉,表面泛起一縷縷灰濛濛的混沌霧靄,而其氣息則厚重無比,澎湃磅礴!

  天夭魔皇目光頓時被吸引,心神震撼,“好驚人的混沌本源力量,僅僅只是氣息,就給我以浩瀚無垠,大若無量的感覺……”

  無疑,這就是玄黃母氣,一種誕生在玄黃星界最初時的混沌本源之力!

  蘇奕抬手將玉佩遞給了天夭魔皇,道:“欲在玄合境實現突破,踏上更高的登天之路,需要和一方星界的周天規則進行融合,這便是所謂的‘界王境’的真諦。”

  頓了頓,他說道:“以后隨著煉化玄黃母氣越多,憑你的智慧和道行,足可衍化出一條完整的星界法則,如此便可扶搖而上,一勞永逸地解決你自身道行所處的困境。”

  天夭魔皇纖細的手指將玉佩握緊,就如握住了一條通往未來的光明大道,眉梢眼角,罕見地浮現一抹恍惚。

  她是極樂魔土的祖師,是天下魔道人物所敬畏的“魔祖”,擱在大荒天下,早已是佇足在大道盡頭的恐怖存在。

  可唯有她自己清楚,過往那些歲月,自身所遇到的困境是何等兇險。

  一著不慎,就會跌落深淵!

  由于遲遲無法尋覓到更高的道途,她不得不動用各種手段,將一身道行一次次的封印和壓制。

  而在前些年的時候,她更是預感到,一切的封印之術都已經很難再幫到自己,若再無法找到破境之路,她必將于大道之上跌落凡塵!

  而今,這樣一條路,已被她緊緊握在手中!

  那種激動和喜悅,根本已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許久——

  天夭魔皇忽地抬起星眸,凝視著蘇奕道:“蘇兄,我以前很多次揚言,要把你打趴下后,再把你睡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蘇奕啞然失笑,道:“那些氣話,我可從沒有相信過。”

  天夭魔皇咬了咬紅潤瀲滟的唇瓣,星眸如水,語氣卻前所未有的堅定,道:“可這次,你必須相信,我想讓你睡了我!要不,我會擔心這輩子都還不了你這個人情……”

  說著,她眨了眨星眸,眉梢有三分羞澀,三分嫵媚,以及一抹若有若無的忐忑,道:“這可是我修行至今第一次這般主動,以前時候,我最厭惡的就是男人,談起雙修之事,就感到惡心,但這次,我是心甘情愿的,恨不能……哎!疼!”

  天夭魔皇倒吸涼氣,氣急敗壞。

  她的左耳垂被蘇奕給捏住了,綽約的嬌軀微顫,滿臉羞惱,惡狠狠等著蘇奕,道:“蘇玄鈞!老娘滿心歡喜讓你睡,你怎么就這般不解風情?”

  蘇奕松開手指,淡然道:“什么心甘情愿、滿心歡喜,歸根到底,無非是為了打著報恩的幌子來占我便宜,想得美。”

  天夭魔皇:“???”

  就見蘇奕繼續道:“更何況,我早和你說過,以后你搜集到的玄黃秘寶,分我一半,這就足夠了。”

  天夭魔皇以手扶額,傲人的胸膛都一陣波瀾起伏。

  半響后,她惡狠狠一咬貝齒,道:“你給我等著,早晚有一天,我非把你睡了!!”

  蘇奕冷笑,道:“狐貍尾巴就這么露出來了?”

  這女魔頭,性情多變,早在前世的時候,蘇奕就多次領教過,自然清楚,不能真把這份艷福當回事,否則很可能會吃大虧!

  天夭魔皇氣鼓鼓坐在一側,旋即似忍不住般,噗嗤一聲笑出來,嘀咕道:“連我都不敢上,你啊,連禽獸都不如!”

  蘇奕直接無視了。

  他拿起那一枚銅印,屈指一抹,就將此物的禁印力量抹除,而后盤膝坐地,開始打坐。

  有了這玄黃秘寶,他有信心在最短時間內將修為淬煉到玄照境的極盡圓滿地步!

  不遠處,天夭魔皇見此,幽幽一嘆,便摒棄雜念,將心神集中在手中的玄黃秘寶上。

  隨著時間推移,在大荒天下,因為玄鈞劍主轉世歸來而引發的波瀾漸漸平息下去。

  可這僅僅只是表面。

  世間那些修行勢力皆清楚,一場風暴,很快就會在玄鈞盟所盤踞的天武神山上拉開帷幕!

  玄鈞劍主強勢歸來,欲踏滅天武神山,滅殺叛徒毗摩,誰能不關注?

  而對九極玄都、極樂魔土、小西天這些最頂尖的古老道統而言,這一戰,極可能將會扭轉過往五百年的天下格局!

  毗摩若敗,玄鈞盟必將四分五裂,就此煙消云散。

  反之,玄鈞劍主若敗……

  那無疑意味著,曾制霸了大荒諸天十萬八千年歲月的那個神話,必將就此破滅!

  ps:這一章略短,以后會多寫一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