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十九章 人生快意 莫如今朝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青棠以指尖輕輕摩挲著藤椅負手,心不在焉道:“說說吧,我師尊讓你我什么。”

  孟天尹穩了穩心神,將蘇奕當初所言重述一遍,一字未改。

  青棠聽罷,不由笑起來,粉潤的唇瓣輕啟,喃喃道:“看來,師尊已察覺到我的來歷有蹊蹺。”

  說著,她抬眼看向孟天尹,道:“你能夠活著回來,怕也和泄露和我有關的一些事情分不開關系吧?”

  孟天尹心中一緊,背脊發寒。

  這女人,好可怕的眼力!

  穩了穩心神,孟天尹道:“我所知道的,終究有限,更何況,道友可不曾說過,不允許他人談起你的事情。”

  青棠笑了笑,道:“無須緊張,如今的我,已不在意這些,對了,尚天奇怎么說?”

  孟天尹道:“祭祀大人說,蘇玄鈞必須死!”

  青棠那一對明眸悄然瞇起來,道:“這么說的話,秦楓的死,對他打擊很大嘛,那他可曾說過,何時動手?”

  孟天尹搖了搖頭。

  青棠若有所思道:“莫非,要等到漁夫的大道分身從幽冥中返回時,你們才會動手?”

  漁夫!

  再次聽到青棠這般稱謂教主,孟天尹神色一陣變幻不定,情不自禁想起了蘇奕當初曾說的那句話。

  “你有事情隱瞞我,我師尊還說了什么?”

  猛地,青棠的聲音在孟天尹神魂中響徹,直似充斥天威的雷霆轟然激蕩,讓得孟天尹渾身一顫,眼神恍惚。

  他下意識道:“他說我派祖師的大道分身自殺……”

  說到這,孟天尹猛地清醒過來,滿臉驚怒,厲聲道:“你竟敢用神魂秘術蠱惑我!!”

  青棠沒有理會。

  她怔住了。

  師尊竟然說,漁夫的大道分身自殺了!?

  孟天尹明顯有些慌,咬牙說道:“我告訴你,我派祖師的分身絕不可能遭難!絕不會!”

  青棠靜默片刻,提醒道:“你不必如此大聲提醒我。”

  孟天尹神色陰晴不定,最終一言不發,拂袖而去。

  藤椅中,青棠長長伸了個懶腰,清麗無匹的臉龐上,浮現出一抹抑制不住笑容,那一瞬,明媚的天光都顯得黯然。

  “漁夫的大道分身竟然自殺了……看來,人間劍的力量……已經被喚醒了……”

  青棠拎出一壺酒,一口氣飲盡。

  或許是酒勁的刺激,她俏臉上暈染一抹粉紅,霞飛雙頰,一對深邃雋秀的靈眸熠熠生輝,眉梢眼角之間,隱然有著一種別樣的風采。

  人生最快慰之時,莫如今朝!

  “師尊,我可愈發期待和您見面那一天了……”

  玄鈞盟。

  “星河神教的圣子竟然死了!?”

  大殿內,當得知消息的毗摩,不由愣住。

  他獨自坐在那,慣常堅毅的臉龐上,一陣陰晴不定,內心深處更是掀起驚濤駭浪。

  許久,他喟然一嘆,輕語道:“師尊,自從您轉世歸來,弟子可就再沒聽到過好消息了……”

  毗摩眉梢間,浮現一抹疲色。

  過往那段時間,先是畫心齋強者馮吉、緋云陸續喪命在天玄書院。

  而后,羽化劍庭山門被踏破,包括掌教在內的一眾皇者伏誅。

  緊跟著,十萬妖山一戰,以畫心齋殷文為首,由迦樓羅、白意和一眾妖皇一起布設的一場絕世殺局,徹底慘敗!

  后來,畫心齋使者三眼金蟾,也在中州王氏遭難!

  這一系列的大敗,早在大荒天下引發前所未有的轟動,自然地,也帶給毗摩和其背后的玄鈞盟一次次沉重的打擊和影響。

  這天下修士,皆視他毗摩為欺師滅祖之輩,稱得上是千夫所指,萬眾唾罵。

  便是那些曾依附在玄鈞盟麾下的諸多勢力,都紛紛劃清關系,玄鈞盟上下,已只剩下六大道門。

  而如今,毗摩本欲借刀殺人,誰曾想,就連星河神教圣子秦楓,都慘死于中州王氏之前!

  饒是毗摩心性堅凝如山,此刻也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壓力,徹底意識到處境的不妙。

  “以前時候,按松釵所言,若那秦楓全力出手,甚至都能將我滅殺,而今,此人卻死在師尊的轉世之身手底下……這是否意味著,我若和師尊正面硬撼,也……”

  毗摩激靈靈打了個寒顫,不敢再想下去。

  他從不曾低估過師尊的強大,可當得知師尊的修為僅僅只在玄照境時,在他內心深處,實則有著一種優越感。

  他是玄合境修為,根本不忌憚去和師尊一戰。

  可現在,毗摩才意識到,自己大錯特錯!

  沉默許久,沒有再猶豫,毗摩毅然取出“亙古魔域圖”,在虛空中鋪展而開。

  畫卷一角,那座洞府依舊緊閉。

  毗摩目光看過去,沉聲道:“小姐,并非我毗摩沉不住氣,而是局勢已到了十萬火急的時刻,無論如何,請您現身一見!”

  洞府內寂靜,沒有任何聲音傳出。

  這讓毗摩內心涌起說不出的焦急,忍不住道“使者已經遭難,星河神教的圣子秦楓也已被殺,而那九天閣的強者似乎已經察覺到不妙,至今不曾對我師尊出手……”

  還未說完,一縷嘆息聲忽地從那座洞府中傳出。

  “毗摩,你的心境亂了。”

  那聲音幽冷悅耳,縹緲空靈。

  毗摩軀體一震,眉梢間浮現激動之色,整個人罕見地有些失態,喃喃道:“小姐,你終于愿意理睬我了……”

  那幽冷的聲音再次響起:“之前我一直在閉關,倒是疏忽和怠慢了你的感受,若你心中委屈,我向你道歉。”

  毗摩深呼吸一口氣,搖頭道:“小姐何須跟我毗摩道歉?只怪我被師尊歸來的事情影響到心神,以至于有些失態,若說道歉,也該是我毗摩道歉才對。”

  那座洞府緊閉的大門悄然開啟。

  一道綽約的身影走了出來,她姿容秀美脫俗,身著素白色衣衫,發髻高挽,肌膚晶瑩,渾身上下透著一股恬靜幽冷的氣質,直似空谷幽蘭。

  毗摩虎軀一震,眼神泛起一抹恍惚癡迷之意,旋即便低下頭,他擔心再看過去,會讓自己徹底失態。

  女子便是那位畫心齋的小姐!一位來歷神秘特殊的尊貴人物!

  她佇足在洞府外,聲音幽冷道:“你之前所言,我都已清楚,不得不說,蘇玄鈞的強大,的確超出了我的預估,不過,你且放心,事情還談不上嚴重。”

  “還談不上嚴重?”

  毗摩自語。

  女子微微頷首,道:“你看。”

  她素手揚起。

  猛地,那幅懸浮虛空中的亙古魔域圖劇烈顫抖起來,血腥如魔域般的畫卷內,有著一道又一道恐怖的氣息涌現,直似亙古時的神魔在此刻一一蘇醒過來。

  毗摩倒吸涼氣,為之動容。

  因為他清楚看到,那一道又一道的恐怖氣息,赫然是由一位位實力看不出深淺的強大生靈所散發出!

  “這亙古魔域圖,是我派至寶,其內鎮壓著一座真正的魔域,那些恐怖生靈,皆是我派祖師當初所鎮壓的強者,有橫行一域的蓋世妖魔,也有曾名震星空深處的大能者。”

  女子輕聲說道,“若是徹底打開這一幅畫卷的禁制力量,任由這些被鎮壓的恐怖生靈闖入這世間,足可讓天下陷入腥風血雨之中。”

  說著,她輕輕揮手。

  原本劇烈翻騰的亙古魔域圖頓時重歸往昔的平靜中。

  “現在,你覺得還有必要害怕蘇玄鈞嗎?”

  女子問道。

  毗摩搖頭,他心中大定,眉梢間的沉郁之氣一掃而空,感慨似的說道:“原來小姐早有籌謀,如此,我便徹底放心了。”

  “你師尊以前可經常說,每逢大事有靜氣,我希望,接下來一段時間里,你不會再自亂陣腳。”

  女子說著,已轉身走進洞府,而她的聲音則徐徐傳出,“三個月后,蘇玄鈞若敢來,定教他栽一個大跟頭。”

  洞府大門緊閉,而她那幽冷的聲音兀自在回蕩。

  毗摩如釋重負,緩緩挺直了腰脊,唇角忽地泛起一絲冷意,心中喃喃道:“我若不展露出自亂陣腳的模樣,師妹你會肯見我么……”

  中州王氏,萬霞靈山。

  在滅殺秦楓之后的第三天,天夭魔皇來了。

  “蘇哥哥,讓你久等了。”

  剛見到蘇奕,天夭魔皇就笑語嫣然地迎上來,星眸含情,聲音柔情似水。

  “別自作多情,我可沒心思一直等你。”

  蘇奕淡然開口。

  天夭魔皇嗔怪似的白了蘇奕一眼,而后笑吟吟道:“蘇哥哥,你且看看這是什么。”

  說著,她伸出右手,掌心翻開,浮現出一塊玉佩和一枚銅印。

  玉佩潔凈瑩潤,銅印古樸陳舊,皆帶著厚重的歲月氣息,但除此之外,并無其他特殊的地方。

  而當看到這兩件寶物,蘇奕不由訝然道:“這是你自己找到的玄黃秘寶?”

  “我若能分辨出玄黃秘寶,也不至于被九天閣那些家伙蒙騙了。”

  天夭魔皇輕嘆一聲,旋即她紅潤的唇角微翹,得意洋洋笑起來,“不過,這次我也算出了口惡氣,從那第六獄主手中,騙到了這兩件寶貝!”

  蘇奕眉頭微挑,道:“那個第六獄主就不曾懷疑?”

  ps:本打算6點二連更的,臨時遇到點急事,先把第一章送上。

  第二更大概晚上8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