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十八章 蘇玄鈞必須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沉默片刻,蘇奕問道:“懷疑總歸要有些依據,你們是如何推斷,青棠來自星空深處的?”

  孟天尹不假思索道:“大荒天下的修士,幾乎對星空深處的事情一無所知,可青棠不一樣,她不止了解我們星河神教,還對星空深處的勢力分布有所了解,甚至……”

  猶豫了一下,孟天尹道:“過往那些年,青棠曾偶爾談起我派教主時,直呼我派教主為……為……”

  說到最后,孟天尹明顯很忌諱,不敢再說下去。

  蘇奕敲了敲藤椅扶手,道:“漁夫?”

  孟天尹軀體明顯一僵,臉色頓變,“道友又是如何得知這個稱謂?”

  便是在星空深處,也極少有人知道,他們星河神教教主,還有這樣一個稱謂。

  只有寥寥一小撮立足星空之巔,且地位不遜色于其教主的老家伙,才敢如此相稱!

  “我早說過,你們教主的大道分身在輪回池之畔自殺了。”

  蘇奕隨口解釋了一句。

  孟天尹:“……”

  蘇奕問道:“除了這些,是否還有其他的疑點?”

  “有。”

  孟天尹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住內心的情緒,道,“尚大人曾提醒過我們,讓我們莫要小覷青棠,并說青棠的來歷,絕非太玄洞天第九真傳弟子那般簡單。”

  蘇奕揉了揉眉宇,他大概也已斷定,青棠另有身份,并且極可能正如孟天尹所說那樣,來自星空深處!

  “一萬八千年前,畫心齋那位小姐以‘松釵’的身份成功混入了太玄洞天,而在一萬八千九百年前,青棠成為了自己的真傳弟子……”

  “若說青棠也來自星空深處,這就意味著,當初她也成功在我眼皮底下瞞天過海,并且在過往那些歲月中,不曾露出任何破綻……”

  想到這,蘇奕心緒忽地一陣低沉,沒心思再聊下去。

  他從藤椅中長身而起,拎著孟天尹走出了洞府。

  萬霞靈山外。

  蘇奕抬手解除掉禁錮在孟天尹身上的力量,道:“回去告訴青棠,滅殺毗摩之前,我會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同樣,這個機會我也會給她。”

  話語隨意平淡,不帶一絲感情波動,說罷,蘇奕轉身返回。

  孟天尹愣住,神色恍惚,似不敢相信,蘇奕真的會放了他。

  半響,他才回過神來,匆匆而去。

  返回洞府之后,蘇奕重新開始打坐靜修。

  早在天玄書院煉化“玄黃尺”內的玄黃母氣之后,蘇奕的修為已趨于玄照境大圓滿境界。

  而按照他預測,若天夭魔皇返回時,能帶回一件玄黃秘寶,足可讓他在最短時間內把玄照境的修為淬煉到極盡圓滿的地步!

  極樂魔土。

  一座插入云霄的黑色山峰之巔。

  “我的確見到蘇玄鈞了,并且已取得他的信任,我們決定將計就計,由我假裝將其擒下,對你進行突襲。”

  天夭魔皇負手于背,一襲火紅裙裳在崖岸山風中飄蕩翻騰,直似一朵妖異的火蓮在風中搖曳。

  “哦?”

  一側,第六獄主微微一怔,旋即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道,“世人皆言,蘇玄鈞行事,向來不屑陰謀詭計,若遇阻礙,便一劍破之。可如今看來……卻有些名不副實了。”

  他身影清瘦,身著粗布麻衣,面龐冷硬如巖石,此刻正坐在一側的一張石桌前斟茶自飲。

  一舉一動,給人一種沉穩到無可撼動的韻味。

  “談不上名不副實,以前的蘇玄鈞,僅僅只是在大荒天下稱尊,當得知一些星空深處的傳聞,自然也會如我這般心生警惕和忌憚之意。”

  天夭魔皇聲音清冷平靜,“如今,可以確定的是,他的確掌握輪回之秘,并且擁有開啟‘玄黃秘寶’的秘術,更重要的是,他……應該就是你們掌教至尊要找的那個人。”

  第六獄主眸子悄然泛起一絲駭人的神芒,略一沉默,道:“若道友出手,能否將其活擒?”

  天夭魔皇搖頭道:“風險太大,不值得我去拿性命冒險。”

  第六獄主忽地輕笑了一聲,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說著,他從袖袍中取出一塊玉簡,隔空遞給天夭魔皇,道:“這玉簡內,記載著一部分和‘登天三境’有關的奧秘,雖非修煉法門,卻能讓你更清晰地看到登天之路的一些真容。”

  天夭魔皇抬手拿過玉簡,卻看都不看一眼,道:“以前,在搜集玄黃秘寶這件事上,你們九天閣可很不地道,明明能夠甄別出那些古寶中究竟那些是玄黃秘寶,卻故意藏了一手,在這件事上占我便宜,若欲讓我再幫忙,我需要更多的誠意。”

  第六獄主思忖片刻,道:“好。”

  說著,他從袖袍中取出三樣寶物,分別是一塊玉佩、一枚銅印。

  “這兩樣寶物,便是玄黃秘寶,其上覆蓋著一種神秘的禁印力量,便是我也很難將此禁印破除,你若能讓蘇玄鈞動手,解除這些禁印,這兩件寶物就是你的。”

  說著,第六獄主袖把這兩件寶物隔空遞了過去,而后說道,“這樣的誠意,應該夠了。”

  天夭魔皇悄然轉身,一對星眸看向第六獄主,道:“你手中還有多少玄黃秘寶?我要聽真話,否則,若讓我以后發現你撒謊,我不介意用性命為代價,把你們九天閣的人統統埋葬在這大荒天下。”

  第六獄主瞳孔微凝,旋即說道:“僅剩四件。”

  “好,那就按照原計劃,等蘇玄鈞和毗摩背后的畫心齋分出勝負的時候,由我來出面,將其誘殺。”

  天夭魔皇說罷,轉身而去。

  目送她的身影消失不見,第六獄主飲了一口茶,目光望向遠處云海,心中喃喃,“若你敢騙我,這極樂魔土就沒有再存在于世的必要了。”

  沒多久,一個身著玄袍,背負劍匣的男子從遠處而來。

  “獄主大人,星河神教天陽殿圣子秦楓被蘇玄鈞殺了。”

  玄袍男子稽首見禮,稟報道,“屬下自忖無法拿下蘇玄鈞,只能提前撤離。而以屬下的眼力判斷,便是掌控星空至強法則的玄幽境人物,皆不可能是這蘇玄鈞的對手。”

  第六獄主怔在那,眸光閃動,被這則消息驚到了。

  半響,他輕聲道:“玄照境修為而已,卻能夠擁有如此不可思議的戰力,你覺得,這會否和蘇玄鈞掌握的輪回奧義有關?”

  玄袍男子搖了搖頭,“不好說。”

  “你下去吧,等以后擒下蘇玄鈞時,我會親自問一問他。”

  第六獄主擺了擺手。

  “是。”

  玄袍男子再次拱手見禮,這才轉身退下。

  太玄洞天。

  一座殿宇內。

  孟天尹跪倒在地,頭顱低垂,身心壓抑。

  他返回的第一時間,就把發生在中州王氏山門前的那一戰,和盤托出,不敢有絲毫隱瞞。

  尚天奇坐在大殿中央的坐席上,臉色陰沉如水,一語不發。

  而在他身上,則有抑制不住的殺機在彌漫!讓得大殿空氣如若凝固,也讓孟天尹壓抑得快要喘不過氣來。

  根本不用想,孟天尹也清楚,圣子秦楓的死,讓尚天奇這位天陽殿的第一祭祀徹底震怒!

  “以秦楓的戰力,又掌握掌教親手所賜的吞星缽盂,就是收拾這大荒天下中的玄合境初期角色,也并非難事。”

  許久,尚天奇聲音沙啞出聲,“可他……卻死在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的手底下……”

  說著,他抬起頭,眼眸看向跪在那的孟天尹,“這蘇奕就真有這么厲害?一劍就殺了秦楓?”

  無疑,尚天奇兀自無法接受這一切!

  孟天尹額頭直冒汗水,心神緊繃,頭顱都快埋在地上,道:“回稟祭祀大人,屬下斷不敢在這等大事上撒謊。”

  尚天奇緩緩嗯了一聲,忽地問道:“那蘇奕說教主的大道分身已經在幽冥中遭難,你覺得,這是否是真的?”

  孟天尹不假思索道:“教主神通廣大,絕不會出事!”

  尚天奇長嘆一聲,眼眸變幻不定,聲音低沉道,“可這些年過去了,為何……教主的大道分身至今還不曾從幽冥中返回?”

  孟天尹渾身一震,心中直冒寒氣,他忽地意識到,祭祀大人已經開始懷疑,教主的大道分身遭難了!

  大殿內的氣氛愈發壓抑。

  尚天奇輕輕揉了揉太陽穴,揮手道:“你去見青棠,把那蘇奕的話原封不動的告訴她,看一看她的反應,另外,你也幫我她一句話。”

  說著,他眸子中殺機一閃,一字一頓道:“蘇玄鈞的轉世之身……必須死!”

  沙啞的聲音,透著不容違逆的決然之意。

  “是!”

  孟天尹領命。

  離開這座大殿后,孟天尹很快就在一座湖泊之畔見到了青棠。

  還不等孟天尹開口,青棠已隨口說道:“我師尊是否有話要讓你告訴我?”

  她坐在藤椅中,沐浴天光,一對漂亮清澈的眸,望著湖泊中的一簇荷花,語氣隨意淡然。

  孟天尹怔了一下,點頭道:“不錯。”

  青棠粉潤的唇角泛起一抹若有若無的弧度,自語似的喃喃道:“早料到是這樣,否則,以我師尊的秉性,注定不可能讓你活著回來。”

  孟天尹渾身一陣不自在,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ps:嗯……明天的兩章,金魚會盡力都在晚上6點左右發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