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十七章 青棠的來歷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秦楓敗得太快,也死的太突然。

  這讓人們都有難以置信的感覺。

  之前,當秦楓祭出那吞星缽盂,威能何等恐怖,令十方天地皆陷入莫大的毀滅氣息當中。

  不少人甚至為蘇奕捏了一把汗,為其憂心不已。

  可誰曾想,就是在秦楓動用至強底牌的情況下,卻死在一劍之間。

  漫天星河一分為二、吞星缽盂哀鳴倒飛、而秦楓也是在這一劍中形神俱滅!

  這無疑太過霸道。

  根本沒有任何掙扎余地,直接分出了生死!

  “怎……怎可能……”

  孟天尹和谷徹駭然失色,難以接受。

  在前來路上,他們就已做足準備,小心提防,不敢對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任何輕慢。

  可讓兩人萬沒想到,便是在祭出吞星缽盂的情況下,他們星河神教的圣子秦楓,竟沒能擋住對方一劍!!

  這也讓他們兩人根本就來不及去相救,眼睜睜看著秦楓魂飛魄散。

  最諷刺的是,之前秦楓還曾厲聲大叫,言稱自己可不是來送死的,結果一劍之間,他就死了……

  天穹下。

  蘇奕開口道:“切磋,他不行,拼底牌他不行,便是分生死,他也不行,我實在想不明白,他為何非要前來送死。尋常時候,你們星河神教的傳人就這么勇?”

  眾人神色異樣,皆聽出蘇奕聲音中那毫不掩飾的輕蔑之意。

  “蘇玄鈞,你殺害我教圣子,就不擔心被我教進行報復?”

  孟天尹鐵青著臉出聲。

  蘇奕嗤地笑出來,道:“前些天的時候,我可聽說毗摩勾結了九天閣和你們星河神教,欲一起來來對付我,怎么,只允許你們動手,就不允許我蘇某人還擊了?”

  說話時,他邁步虛空,直接殺來。

  孟天尹和谷徹驟然色變,第一時間轉身就逃。

  連秦楓都被滅殺,他們可不認為自己會是蘇玄鈞的對手。

  蘇奕自不會讓他們逃了。

  清影劍掀起無數劍氣,猶如潮水般,交織成一張鋪天蓋地的大網,朝孟天尹籠罩而下。

  與此同時,蘇奕舌綻春雷,施展一門神魂秘術。

  “咄!”

  數百丈外的虛空中,谷徹身影一個踉蹌,神魂劇痛,直似遭受神劍怒斬,其逃遁的速度頓時出現一絲停滯。

  還不等其回過神,蘇奕已揮劍殺來。

  谷徹根本來不及閃避,大驚之下,只能竭盡全力,祭出一柄雪亮的戰刀進行抵擋。

  喀嚓!!

  戰刀爆碎,化作無數碎片迸射。

  緊跟著,谷徹一身的防御寶物皆轟然炸開。

  他整個人都被一劍劈殺當場,血灑青冥。

  身為玄幽境后期的星河神教雷部長老,谷徹倒不是脆弱不堪,而是蘇奕的戰力,早可以輕松斬殺玄幽境人物,又怎可能讓其活著離開了。

  轟隆!

  遠處,劍氣大網轟鳴,光霞肆虐,直接把孟天尹困住,他全力出手掙扎,才剛轟破大網,就被轉身殺來的蘇奕擋住去路。

  最終,此人被蘇奕鎮壓活擒。

  大戰就此落幕。

  可王家那些大人物皆久久無法回神。

  前些天的那一晚,蘇奕一行人殺入他們宗族,自始至終,蘇奕僅僅只出手一次,將那三眼金蟾施展的一道牢籠破開。

  故而,那些王家大人物根本不清楚,轉世歸來的玄鈞劍主,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而現在,他們見識到了!

  那曠世般的風采,令得他們一個個震撼失神。

  “師尊。”

  夜落他們皆迎上來。

  蘇奕點了點頭,而后轉身,目光遙遙望向遠處,道:“看了這么久,為何不敢前來一戰?”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皆驚,還有其他敵人在場!?

  就見極遠處一片山河間,虛空泛起一陣漣漪,浮現出五道身影。

  他們有男有女,氣息皆極為恐怖,最弱的都有玄幽境修為,而那為首的一個玄袍男子,氣息顯得尤為懾人。

  此人身影高瘦,背負一口劍匣,膚色黝黑,隨意立著,就有頂天立地之勢,俯瞰四海之威。

  遠遠一望,讓在場眾人眼睛有刺痛之感,一個個心中凜然,這群人又是何方神圣?

  玄袍男子開口,聲音鏘然如劍鳴,道:“我們來自九天閣,只要你蘇玄鈞愿意和我們合作,我們可以給予你庇護。”

  九天閣!

  夜落他們皆凜然,倒吸涼氣,這才意識到今天殺來的,不僅僅只有星河神教的力量。

  而很顯然,在見識了蘇奕之前滅殺秦楓等人的一幕幕之后,讓得這些九天閣的強者心存忌憚,改變了一些態度。

  蘇奕不禁哂笑起來,“這種謊話,騙的了天地鬼神,可騙不了我蘇某人。”

  他早聽冥王談起過,九天閣的掌教至尊在過往歲月中,一只在找能夠克制天祈法則的人!

  他可不相信,九天閣的人會看不出,他們掌教要找的目標,極可能就是他蘇玄鈞。

  更遑論早在幽冥界時,蘇奕就殺過一批九天閣的強者。

  這一切,早就意味著,他和九天閣之間早已時不死不休的敵對關系!

  “你不相信我們的誠意,倒也在情理之中。”

  遠處,那玄袍男子似做出決斷,“也罷,你好自為之,千萬別發生什么不測,下次見面時,我九天閣定會讓你感受到我們的……誠意!”

  說罷,他和身邊眾人轉身而去,憑空消失不見。

  蘇奕沒有追,一是距離太遠,二是對方自始至終都在警惕戒備之中,稍有風吹草動,必會第一時間撤離,根本沒有留下他們的可能。

  “毗摩這混賬倒真是有些手段,竟能鼓動星河神教和九天閣紛紛出手。”

  夜落他們走上前,眉梢間皆泛起凝重之色。

  “錯了,便是毗摩不和他們勾結,他們早晚也會對我動手。”

  蘇奕微微搖頭。

  這并非是為毗摩辯解,而是他太清楚,無論是畫心齋,還是星河神教和九天閣,前來玄黃星界的目的,就是要探尋輪回之秘和玄黃秘寶。

  而他身上,就有輪回之秘!

  “你們也無須擔心什么,等過一段時間,我自會和他們一一進行清算。”

  蘇奕拎著那孟天尹朝萬霞靈山行去。

  “對了,別忘了清掃戰場。”遠遠地,蘇奕吩咐了一聲。

  夜落他們彼此對視,皆很感慨。

  師尊還是一如從前,就是發生天大的禍事,在他眼中就似不值一提的微末小事一般。

  不過,也正是這種超然從容的心境,讓他們這些當弟子的格外感到踏實和平靜。

  腦袋劇痛,孟天尹從昏迷中醒來。

  他睜開眼睛,就看到了坐在不遠處藤椅中的蘇奕,臉色當即變了。

  “回答我一些問題,我可以讓你活著離開,若你一心求死,我立刻送你上路。”

  蘇奕懶洋洋躺在藤椅內,拎著酒壺自顧自暢飲,“你也應該了解過我蘇玄鈞的為人,一向說到做到,言出必踐。”

  孟天尹默然,神色陰晴不定。

  “那……”

  他張嘴要說什么,就被蘇奕打斷道:“你沒有討教還價的余地。”

  孟天尹神色發僵,最終頹然似的說道:“有些事情,牽扯到我星河神教的秘辛,只要說出,必會遭難。”

  蘇奕聽懂了對方的言外之意,點頭道:“放心,我對你們星河神教的秘辛并不感興趣,我只想知道,你們和青棠之間究竟是什么關系,又是如何進行合作的。”

  聞言,孟天尹似暗松口氣,整個人輕松下來,道:“這些問題,我倒是可以進行回答。”

  當即,他將事情原委說出。

  “當年,我們在抵達大荒之后,便由我們星河神教天陽殿第一祭祀尚天奇大人帶著,前往太玄洞天拜訪青棠道友。”

  “尚大人具體是如何和青棠道友談的,我們都不清楚,僅僅知道,從那天起,青棠道友就成了我們星河神教在這大荒天下的同盟。”

  “我們需要青棠的力量去搜集玄黃秘寶,而青棠則需要我們星河神教的力量去抗衡毗摩背后的畫心齋。過往那些年,我們之間的合作一直不錯。”

  聽罷,蘇奕眉頭微皺,道:“就這些?”

  孟天尹苦澀道:“孟某雖是雷部的長老,地位卻遠不如秦楓圣子,更遠不如尚大人,而在過往的合作中,一向是由尚大人和青棠進行單獨聯系,具體細節,孟某的確并不清楚。”

  說到這,他似想起什么,道:“不過,在過往那些年的接觸之中,我和其他同門皆察覺到,那位青棠姑娘的來歷怕是不簡單了,當然,這些僅僅只是我們的一些揣測,就怕道友不會相信了。”

  蘇奕眼眸微瞇,道:“你且說來聽聽。”

  孟天尹深呼吸一口氣,道:“我們懷疑,那位青棠姑娘極可能也來自星空深處!”

  蘇奕心中一震,想起了那位當年化用“松釵”這個身份混入太玄洞天的畫心齋小姐。

  當初,就是青棠懷疑松釵的來歷有蹊蹺,在自己還在云游四方的時候,將松釵驅逐出山門!

  當時,蘇奕還為此震怒。

  而隨著他了解到,松釵的身份是畫心齋的一位來歷神秘的小姐,他這才意識到,青棠的懷疑并沒有錯。

  而青棠為何能看出這一點?

  無疑,按孟天尹所言,若青棠也來自星空深處,自然就能輕松識破松釵的真正身份!

  ps:第二更會很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