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十四章 君歸來時 人心惶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武神山。

  玄鈞盟。

  “回稟大人,星云劍宗掌教對外宣布,自今日起,脫離玄鈞盟。”

  “回稟大人,云霄靈山、白虹道門、伏虎禪寺等三大宗門宣布,自今以后,和玄鈞盟一刀兩斷,再無瓜葛。”

  “回稟大人,剛傳來消息,七星劍齋也和我們決裂了。”

  “回稟大人……”

  時不時地,會有消息傳回,由一位老仆立在大殿外進行稟報。

  只是,隨著稟報的消息越來越多,老仆的背脊都彎曲下去,聲音也越來越弱,背部衣衫都被冷汗浸透。

  大殿內,毗摩獨坐中央座椅之上,面色陰沉如水,一言不發。

  一股壓抑得令人幾欲窒息的氛圍,不斷在大殿內發酵。

  許久。

  毗摩神色木然地抬頭,望向大殿外的老仆,道:“還有嗎?”

  “暫時……沒了。”

  老仆膽顫心驚道。

  毗摩神色平靜,道:“你去把六大道門的人叫過來。”

  “是!”

  老仆領命,匆匆而去。

  大殿內,毗摩攏在袖子內的雙手緊攥,手背青筋暴凸,指節根根發白,有一縷縷血漬從掌心處溢散到指縫處。

  而他似渾然不覺,默然坐在那。

  “早料到那些修行勢力是烏合之眾,卻不曾想,僅僅是一則消息而已,就把他們嚇得屁滾尿流,第一時間和我毗摩劃清界限……”

  毗摩唇邊泛起一抹濃濃的諷刺。

  他早料到,當十萬妖山那一場大戰的消息傳開后,玄鈞盟必會遭受到沉重的打擊和影響。

  但卻沒想到,這一切會來的如此快,如此猛烈!

  哪怕早有準備,當一天之內,陸續傳來一個個修行勢力和玄鈞盟劃清界限的消息時,毗摩內心依舊陷入莫大的震怒中,感到一種說不出的諷刺。

  偌大玄鈞盟,曾叱咤天下,威懾四海,儼然如大荒中的第五極,然而如今,僅僅因為師尊歸來的消息,就有土崩瓦解之勢!

  這就是玄鈞劍主的威勢!

  哪怕沉寂消失五百年時間,當其歸來時,這大荒天下依舊陷入一場莫大的動蕩中,舉世為之顫抖!

  “還好,我也從沒把擊敗師尊的希望寄托在你們這些烏合之眾身上。”

  毗摩輕語。

  他悄然松開雙手,低頭看著指縫間的血漬,以及掌心處被指甲戳破的傷口,不由微微搖頭。

  這時候,六大道門的大人物一起駕臨。

  嚴格而言,是五大道門的大人物,因為羽化劍庭在前不久的那個晚上,已被蘇奕踏破山門,其掌教和一眾皇境大人物,盡數伏誅。

  “毗摩大人,失態嚴重,敢問您可有應對之策?”

  有人憂心忡忡,主動發問。

  毗摩目光從那些大人物臉上一一掃過,道:“你們……是不是已經后悔當初跟我毗摩所做的那些事情了?”

  眾人皆沉默,神色陰晴不定。

  五百年前,世間傳出玄鈞劍主離世的消息,他們六大道門在毗摩的率領之下,殺入太玄洞天,歷經一場激烈血戰,各奪得了超乎想象的好處和回報。

  只是,如此一來,也等于徹底得罪了玄鈞劍主!

  過往那些年,毗摩曾為他們洗白,掩蓋當年殺入太玄洞天的真相,把一切臟水都潑在了青棠頭上。

  可他們都清楚,如今隨著玄鈞劍主歸來,勢必要和他們這些勢力進行一場徹底的清算。

  所以,他們六大道門只能和毗摩站在一個陣營。

  哪怕想后悔都不行!

  “不管后悔與否,我們已經是一條繩上的螞蚱。”

  毗摩一聲輕嘆,“眼下的局勢,無非兩種結果,要么我們死,要么我師尊死,別無他選。”

  眾人神色皆覆蓋上陰霾。

  他們這些大人物,以往皆是叱咤一方的巨擘,可當面對從輪回中轉世歸來的玄鈞劍主,卻一個個失去了往昔的從容和睥睨,心中沒底,惶恐不安!

  “這天殺的蘇玄鈞,五百年前怎么就沒有死透!?”

  一個白袍老者憤然出聲,怨毒咒罵。

  一道耳光狠狠抽在白袍老者臉上,打得他身影踉蹌,一屁股跌坐在地,半張臉頰紅腫起來。

  眾人皆一陣騷動,驚愕不已。

  出手的是毗摩,他從座椅上起身,渾身彌散著恐怖懾人的威勢,道:

  “誠然,我早已和師尊決裂,彼此為生死仇敵,可我最厭憎的,就是你這種無能狂怒的老東西,尤為厭惡你這種角色,當著我的面去詆毀師尊!”

  淡漠冰冷的聲音,響徹大殿,令人噤若寒蟬。

  毗摩眸子深沉,道:“既然我們是同一陣營的,就當齊心協力,去應對一切風波,而不是去咒罵和詛咒,這只會襯托得自己很可憐、很可悲,懂嗎?”

  眾人愈發沉默。

  “放心吧,情況還遠沒有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一些來自星空深處的強者,已經出動力量,前往去對付我師尊。”

  毗摩輕聲道,“或許用不了多久,這世間就會因為我師尊隕落的噩耗,再次陷入一場動蕩中。”

  聞言,那些大人物們精神一振。

  來自星空深處的力量?

  這就如一道曙光,照進他們滿是灰暗的內心,讓他們重新燃起一些希望!

  “你們都下去吧。”

  毗摩揮了揮手,下了逐客令。

  直至眾人身影消失在大殿,毗摩長吐一口濁氣,喃喃道:“松釵師妹,那只三眼金蟾也失手了,若連九天閣和星河神教,都奈何不得我師尊,這大荒天下……也就只剩下你能幫到我了……我相信,你肯定不會讓我失望的……”

  此時,大殿外忽地出現那位老仆的身影,聲音慌張道:“大人,剛傳來消息,玄鈞劍主大人對外宣稱,要在三個月后,踏上天武神山,清理門戶!”

  毗摩如遭雷擊,手腳不受控制地微微顫抖了一下,呆滯在那,一張堅毅的臉龐都隨之變幻不定。

  許久。

  毗摩這才回過神似的,輕嘆道:“師尊啊師尊,您這是要讓天下人都看到,我毗摩會落一個怎樣的下場么?殺人誅心,也不過如此!”

  “不過,鹿死誰手,尚未可知,不到最后一刻,弟子斷不會認輸,若那樣的話,您……肯定也會很失望吧?畢竟,以前的我可是您的大弟子,輸得太快,只會顯得師尊您教徒無能啊……”

毗摩眸子深處  神芒洶涌,“古人云,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弟子不必不如師,我很期待,在最后和您分出勝負的那一刻來臨!”

  有天夭魔皇的授意,在天下魔道勢力的推波助瀾下,玄鈞劍主要在三個月后,前往天武神山斬殺毗摩、清理門戶的消息,也是在大荒天下掀起軒然大波。

  天下各大勢力,為之側目!

  不知多少人感嘆,那個他們所熟悉的神話人物回來了。

  一如從前那般強勢和睥睨,翻手之間,便掀起天下風云!

  太玄洞天。

  青棠身著一襲純黑如墨的裙裳,不加修飾,素面朝天,那清麗無匹的姿容,便如九天仙子般,風采超塵。

  她拎著一壺酒,隨意坐在一座湖泊前,清澈深邃的眸,倒映著天光湖色,熠熠生輝。

  一側,一只雪白靈雀立在那。

  “毗摩先發制人,終究落了下乘,自以為在畫心齋的輔佐之下,便能夠把僅僅只是轉世之身的師尊輕松拿下,卻哪能想到,以師尊的性情,若非有十拿九穩的把握,怎可能重歸大荒?”

  青棠輕語,“發生在十萬妖山中的那場大戰,便是最好的證明。”

  “主上,那蘇奕真的是祖師的轉世之身?”

  靈雀忍不住開口,似猶自難以相信般。

  “不會錯的。”

  青棠語氣輕淡,卻有不容置疑的力量,“在當今大荒天下,縱使是那一小撮皇極境老家伙,輕易也不愿和畫心齋、九天閣、星河神教這些來自星空深處的力量撕破臉,但……我師尊敢!”

  她清眸泛起異色。

  說話時,她在心中又補了一句,“也只有師尊所掌握的力量,能夠克制那些星空巨頭所掌握的至強法則!”

  靈雀猶豫了一下,這才低聲試探道:“主上,祖師既然歸來,我們又當如何自處?”

  青棠淡然道:“好戲才進行到一半,別慌,時隔五百年,隨著我師尊歸來,這大荒天下,必將掀起一場大風暴,這關乎輪回之秘,也關乎這座天下,究竟是誰說了算!”

  說罷,她舉起酒葫蘆,仰頭暢飲了一番。

  那從容自若的姿態和神韻,神似其師玄鈞劍主。

  那只雪白靈雀略一沉默,道:“主上,前不久的時候,星河神教天陽殿使者秦楓,帶著一批強者離開了太玄洞天,您就不關心,他們要去做什么么?”

  談起此事,青棠粉潤的唇瓣泛起一絲冷意,“毗摩要借刀殺人,他們就搶著去送人頭,讓他們去就好了。”

  說到這,她想起一件事,道:“小西天那邊,可有什么動靜?”

  靈雀搖頭:“一絲異常都沒有。”

  “我師尊是硯心佛主的摯友,如今,世人都已清楚我師尊于輪回中歸來,可這小西天卻一點反應都沒有,他們……倒真的是沉得住氣!”

  青棠忽地一聲冷笑,似是鄙夷。

  只是,她眉梢之間,卻浮現一抹疑云。

  小西天那邊,莫非是想看完這一出好戲,再擇機而動?

  青棠當即做出決斷,“接下來這段時間,你給我盯緊小西天的動靜,我倒要看看,他們究竟能等到什么時候!”

  “是!”

  靈雀領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