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十二章 計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夭魔皇話鋒一轉,笑吟吟道:“可惜,九天閣的人根本不知道,蘇哥哥在我心中的地位有多重要,就是給我無數‘登天三境’的修煉秘法,我也懶得多看一眼。”

  她坐在一側的崖畔,本就比坐在藤椅中的蘇奕矮了一截。

  從蘇奕的目光看去,很自然地能夠看到天夭魔皇那一襲紅裳無法遮掩的地方,那一抹溝壑極深的傲人雪白,顯得尤為惹眼……

  蘇奕卻沒有心思欣賞,他在琢磨一件事,道:“那第六獄主的實力如何?”

  “很強。”

  談起此事,天夭魔皇臉上笑容斂去,思忖道,“此人絕對算是一個曠世人物,天賦異稟,底蘊超凡,修行至今才不過八千年,便已擁有玄合境中期修為。”

  “尤為值得留意的是,此人心性堅狠,沉穩老辣,是那種吃人不吐骨頭的狠茬子。”

  “除此,這家伙身上還攜帶有不少秘寶,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此人有著一口道劍,內蘊一股極端禁忌的無上劍意,在面對這一口秘劍時,讓我也毛骨悚然,感到一種致命威脅。”

  說到這,天夭魔皇眉梢間已浮現一抹罕見的凝重。

  “道劍?”

  蘇奕饒有興趣,“你具體說說。”

  他清楚記得,九天閣有著一口神秘的道劍,被視作是其宗門的至高神器。

  但凡有資格進入九天閣修行的角色,在入門的第一天,皆要對那一口道劍立下大道誓言,以道心立誓,不得泄露和九天閣有關的一切消息,如有違逆,心境崩滅,大道破敗,神魂潰散!

  像當初蘇奕在枉死城那座墓碑前,第五刑者莫川,就是因為向蘇奕泄露宗門之秘,落一個身隕道消的下場。

  須知,第五刑者莫川乃是玄幽境人物,可卻僅僅因為泄密,就身隕道消!

  當時蘇奕就吃驚,無法想象,該是何等神異的道劍,才能憑借一道誓言,就死死束縛住一位玄幽境大圓滿人物!

  直至后來,蘇奕才知道,便是強大如冥王那等級數的存在,早在亙古時期,為了打碎那一道“大道誓言”的束縛,甚至不惜冒著和幽冥地府開戰的風險,去天命司盜竊“欺天草”。

  這一切,都在證明九天閣那一口道劍的力量,是何等可怕。

  可出人意料的是,在九天閣之中,除了其掌教至尊之外,根本沒人知道,這口道劍是什么來歷、什么形狀,又擁有怎樣禁忌的力量。

  也正因如此,這件事很早以前就引起了蘇奕的濃厚興趣。

  “那口道劍長有四尺,寬四指左右,通體純黑,劍鋒鈍厚古樸……”

  天夭魔皇輕語,將那一口道劍的形狀描述了一遍,“最讓我留意的,是此劍劍柄處,烙印著一幅神秘的金色眼眸圖案。”

  “可惜,當時僅僅驚鴻一瞥,未能讓我看清楚那一幅圖案的細節。”

  “不過,我倒是打探到,此劍名‘靈燼’!”

  蘇奕眉頭微挑。

  他已經敢斷定,第六獄主手中的道劍,并非是九天閣的那一件至高神器。

  畢竟,冥王曾言之鑿鑿,在九天閣內,只有其掌教至尊才能夠掌控此劍,而強大如那三位天祭祀,都跟不清楚此劍來歷和名字。

  而今,那第六獄主地位遠遜色于天祭祀,怎可能掌控其宗門的至高神器?

  不過,按照天夭魔皇的說法,第六獄主手中的那口“靈燼道劍”,必然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

  否則,斷不可能會讓天夭魔皇都感到致命般的威脅!

  想了想,蘇奕道:“那你覺得,若你我聯手,能否將此人滅殺?”

  天夭魔皇訝然,道:“道友要對此人動手?”

  蘇奕糾正道:“是他們先盯上了我,而我總不能坐以待斃。”

  天夭魔皇星眸閃動,道:“若正面硬撼,勝負難料,畢竟,那家伙手中還不知掌握多少底牌。”

  說到這,她心中一動,眉梢浮現一絲興奮之意,“這廝不是許諾,只要我把你擒住,就能換取‘登天三境’的秘法嗎?我們大可以將計就計,如此一來,或許不止能滅殺這家伙,還能從其手中奪得登天三境的修煉秘法,可謂是一舉雙得!”

  蘇奕怔然,道:“讓我假裝被你擒住,然后去釣魚?”

  天夭魔皇笑嘻嘻道:“他們可不知道,我和蘇哥哥之間的關系,只要利用好這一點,足可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蘇奕想了想,道:“這樣吧,過一段時間,由你來泄露我的蹤跡,引誘九天閣的強者前來對付我。”

  天夭魔皇一怔:“為何要等一段時間?”

  蘇奕有些無奈道:“以我如今的道行,要去對付一個掌控天祈法則的玄合境中期強者,除非豁出一切去搏命,否則終究有些力有不逮。”

  天夭魔皇眨了眨星眸,吃吃笑道:“我倒是忘了,蘇哥哥你如今的修為遠不是前世可比,若換做前世的時候,我敢這般撩撥你,怕是早已被你毫不客氣動手了。”

  蘇奕沒有理會,而是思忖道:“你說,既然毗摩已經和九天閣進行合作,那他會否也已和星河神教的人取得聯系?”

  天夭魔皇道:“很有這種可能!”

  “也罷,我就多給他一些時間,讓他好好籌謀準備。”

  蘇奕說到這,對天夭魔皇道,“幫我向外界宣揚消息,就說三個月后,我會親自前往天武神山,斬殺孽徒毗摩,清理門戶!”

  天夭魔皇是極樂魔土的“祖師”級人物,可號令天下魔道力量,由她來操辦此事,定可以讓大荒天下人盡皆知。

  天夭魔皇訝然道:“蘇哥哥,你這是要讓天下人都看一看毗摩的下場?”

  蘇奕淡然道:“他當初打著我的旗號建立玄鈞盟,而今我轉世歸來,自當昭告天下,以正視聽。我倒要看看,在得知我蘇玄鈞歸來之后,那些依附在玄鈞盟的修行勢力,究竟還有多少個還敢去給毗摩賣命。”

  天夭魔皇星眸發亮,道:“妙啊,如此一來,不止可以敲山震虎,削弱玄鈞盟的力量,更可以區別敵我,將那些真正與你為敵的力量一網打盡。”

頓了頓,她  輕語道:“而毗摩縱使得知這一切,也注定再難挽回什么,畢竟,十萬妖山那一場大戰的消息,注定將傳遍大荒,那時候,但凡有些腦子的都會猜出,蘇哥哥你真正的身份是誰!而這一切,注定將對毗摩的玄鈞盟造成沉重的打擊和影響。”

  旋即,天夭魔皇黛眉微蹙,輕語道:“可毗摩若是察覺不妙,提前逃走可怎么辦?”

  蘇奕淡然道:“他若這么做,勢必會在大荒天下身敗名裂,徹底淪為一個欺師滅祖的孽徒,永生永世休想再洗白身上的罪名。”

  “誠然,他可以不在意這些罵名,但他遲早也會主動來和我一戰。”

  聽到這,天夭魔皇不由好奇:“蘇兄為何敢這般肯定?”

  蘇奕隨口道:“毗摩背叛的緣由,和畫心齋那位小姐有關,并且對方也是毗摩最大的依仗。”

  “而你也知道,畫心齋的力量此來大荒天下,為的就是搜集玄黃秘寶,探尋輪回之秘。”

  “哪怕僅僅只為了輪回之秘,他們也勢必要來對付我。并且……”

  說到這,蘇奕唇邊泛起一抹淡淡的譏誚弧度,“他們還會擔心在對付我這件事上,被星河神教和九天閣捷足先登,故而,若有機會對付我的時候,他們……定不會錯過了。”

  至此,天夭魔皇徹底明白了蘇奕的意圖,道:“那解決了毗摩之后,你是否就要動手去收拾你那小徒弟了?”

  蘇奕略一沉默,道:“到時候再說吧。”

  他敢肯定,早在前一段時間毗摩對外宣稱,視自己為玄鈞盟公敵的時候,青棠極可能已猜出自己身份。

  可奇怪的是,直至現在青棠也不曾采取任何行動,也不曾向外界展露她的態度。

  這讓蘇奕也有些拿捏不準,自己這小徒弟究竟是什么心思。

  “不管如何,事情……總歸是要解決的……”

  蘇奕自語。

  天夭魔皇猶豫了一下,低聲道:“蘇兄,你確定真的有辦法幫我解決修行上的困境?”

  過往歲月中,她已動用足足十三條禁道魔鏈來禁錮和封印修為,可即便如此,也已快壓不住一身道行。

  再不解決破境的難題,她的修為注定將衰退!

  而這樣的情況一旦發生,在接下來的歲月中,她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修為一落千丈,不斷衰弱,簡直就和跌落深淵沒有區別!

  這個困境,已成為她的一塊心病。

  蘇奕不假思索道:“放心,那一條從大荒天下斷掉的‘登天之路’,就藏在玄黃母氣中,煉化這等力量,便可推演出玄黃星界最為原始的周天規則,如此,便可登天而上,一躍而入界王之境。”

  天夭魔皇聽罷,似終于下定決心,道:“蘇兄,你且等我數天,我去把前些年搜集到的那一批從亙古以前遺留下來的古寶拿過來,到時候,有勞你看看哪些是玄黃秘寶。”

  她長身而起,紅裙飄曳,破空而去,剎那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蘇奕見此,不禁笑起來,這女魔頭,總算舍得把那些寶貝拿出來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