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十九章 交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王仲淵身影前沖的身影驟然停頓原地。

  這位中州王氏的族長滿身是傷,披頭散發。

  當看到那那座可怕的樊籠被一劍斬破,他才剛松口氣,旋即就陷入一種震駭驚疑的情緒中。

  那人自稱是……蘇玄鈞!?

  王仲淵頭皮發麻,心神如遭雷擊,愣在那。

  以白發老人為首的那些王家大人物,也都驟然色變,驚疑不定,意識到不妙。

  謝云川身軀悄然緊繃,神色凝重。

  金袍老者則轉身,看向那如若仙神下凡般的青袍少年,神色間透著一抹冷意。

  “師……師尊?”

  而此時,王雀已再忍不住激動出聲。

  遠處那青袍少年,和他印象中師尊張熟悉的面龐并不一樣,可對方舉手投足之間的氣質和神韻,卻和師尊如出一轍!

  并且,王雀清楚看到,六師弟夜落、八師弟白意,皆跟隨在后方,亦步亦趨。

  這一切,讓王雀料定,那青袍少年就是師尊的轉世之身!!

  只是,或許這一幕來的太突然,讓王雀狂喜之余,都不禁有些恍惚,唯恐這是一場夢。

  遠處,當看到王雀那如呆頭鵝似的模樣時,夜落和白意都不禁露出一抹笑意。

  而蘇奕朝王雀微微頷首,聲音溫和道:“只要你沒事,我就放心了。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便是。”

  王雀猛地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下內心那振奮狂喜的情緒,朝蘇奕長身見禮道:“謹遵師尊之命!”

  “這……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發老人那邊,有人顫聲開口。

  實則,那些王家大人物皆滿腹驚疑和困惑。

  白意冷冷道:“怎么回事?好,我來告訴你們,你們和毗摩聯合布設的殺局,已經失敗!”

  此話一出,驚得那些王家大人物皆駭然失色,一陣騷動,嘩然聲四起。

  今夜,他們一直在等待消息,自忖在毗摩所布設的那一場恐怖殺局之下,當不會發生什么意外。

  可誰曾想,所等來的卻是這樣一個噩耗!

  這讓誰能接受?

  蘇奕根本就沒有理會那些王家大人物,他從出現,目光就看向了那金袍老者,當辨認出對方身上的氣息時,眉頭不由微挑。

  一個來自畫心齋的玄合境初期存在!

  嚴格而言,這還是距今為止蘇奕所遇到的第一個來自星空深處的玄合境強者,想不讓他注意都難。

  與此同時,金袍老者也在打量蘇奕,淡漠的眼神顯得肆無忌憚,道,“蘇奕,你可總算來了,本座這次前來這中州王氏,為的就是等你。”

  當此話傳出,那些王家大人物內心最后一絲僥幸也蕩然無存,一個個如遭雷擊,手腳發涼。

  對方,竟真的是那個蘇奕!?

  而他活著出現于此,無疑意味著,十萬大山深處的那一場殺局極可能已經徹底失敗!!

  “前輩,您……早已知道這些消息了?”

  那白發老人也慌了神,忍不住出聲詢問。

  金袍老者點頭道:“不錯,否則,你們以為本座為何要來你們王家?”

  那些王家大人物面面相覷,皆面如土色,心都沉入谷底。

  王雀自語喃喃:“我就知道,師尊不會有事的!”

  “前輩,這么說您是來救我們的?”

  那白發老人如抓住救命稻草,激動開口。

  他身邊那些王家大人物,也都露出希冀之色。

無疑,他們都已料定,蘇奕  此次是為復仇而來,下意識認為,那來自畫心齋的金袍老者,是專門來幫他們王家對付蘇奕的。

  “死不悔改,其心當誅!”

  王雀冷笑。

  他對這些王家老人簡直失望透頂,恨不得自己親自動手,將他們一一擊斃滅殺,以免給王家的列祖列宗蒙羞!

  卻見金袍老者微微搖頭,道:“你們王家的事情,自當由你們王家自己來解決,本座此來,只不過是要和這蘇奕做一個交易。”

  這句話一出,簡直如若一記悶棍,狠狠砸在那些王家大人物腦袋上,砸得他們腦袋發懵,徹底傻眼了。

  一股說不出的怨憤和惶恐情緒,如山崩海嘯般沖擊著他們的心神,讓他們渾身顫抖,臉色煞白。

  就是蘇奕他們都沒想到會發生這等一幕,不由憐憫地看了那些王家老人一眼,這些老糊涂蛋,明顯是被人利用之后舍棄舍棄了!

  王雀則忍不住道:“辛辛苦苦為人賣命,到頭來卻被人卸磨殺驢,這……就是你們的靠山!?何其諷刺,何其可笑!!”

  旁邊,族長王仲淵滿臉復雜,有懊悔,有苦澀,有無奈。

  “你們……怎么能這樣!?”

  一個紫袍中年忍不住大聲道,“當初,毗摩可曾親口答應,我們王家和玄鈞盟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斷不會干出背信棄義之事!”

  金袍老者冷哼,輕描淡寫道:“那是毗摩答應的,而非我畫心齋答應的,你們大可以去找玄鈞盟幫忙,而不是來怨恨本座。更何況,本座又不是你們父母,為何要為你們排憂解難?”

  這番話一出,氣得那些王家大人物渾身哆嗦,眼前發黑,一個個悲憤欲狂。

  就是族長王仲淵見此,也不由身心發寒。

  “你想做什么交易?”

  蘇奕開口,目光看向金袍老者。

  金袍老者淡然說道:“用你弟子錦葵的性命,換回我畫心齋的寶物‘星羅戰圖’。”

  錦葵!

  夜落、白意、王雀三人皆心中一震。

  “可以。”

  蘇奕不假思索答應,“人呢?”

  金袍老者指尖輕輕一挑,一塊黑色玉如意浮現而出,其上覆蓋著扭曲奇異的禁印。

  隨著金袍老者指尖發力,黑色玉如意微顫,浮現出一幅光幕,光幕內映現出一個女子的身影。

  她身著揉藍衫子杏黃裙,有著一頭鴉青色的秀發,明凈秀麗。

  只不過此時,女子蜷縮在那,似陷入昏迷。

  夜落他們一眼就認出,那正是他們的四師姐錦葵!

  一個性情溫婉,秀外慧中的女子。

  “交出星羅戰圖,本座自會將你弟子交還。”

  金袍老者神色從容開口。

  蘇奕淡然道:“毗摩應該跟你說過,我蘇某人向來不忌憚任何威脅,我勸你最好別耍花樣,否則,就是你們畫心齋祖師的意志力量,也救不了你性命。”

  金袍老者瞳孔一縮。

  蘇奕沒有再廢話,取出星羅戰圖,隔空遞了過去。

  金袍老者似擔心有詐,掌指間驀地彌漫出刺目的涅靈法則,這才橫空抓住星羅戰圖。

  略一檢查,發現沒有任何異樣,金袍老者這才暗松口氣。

  旋即,他目光重新看向蘇奕,眼神泛起一絲玩味,“看得出來,你玄鈞劍主的確是有情有義,不過,你就不擔心本座拿了寶物不放人?”

  夜落、白意他們神色間皆露出冷厲之色。

卻見蘇奕神色淡然道:“除非你想死,否則,最好現在  就交人。”

  金袍老者不由咧嘴笑起來,道:“這樣吧,你我切磋一場,你贏了,我立刻放人,如何?”

  夜落他們皆暗罵起來,這老東西,無疑太卑鄙了!

  蘇奕不為所動,云淡風輕道:“我若贏了,你就得死,哪怕你拿錦葵的性命做要挾,也救不了你的性命,你若想清楚了,現在就可以動手。”

  金袍老者眸光閃動,自始至終,蘇奕就一副吃定自己的淡然姿態,這讓他內心極不舒服。

  可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以及毗摩曾談起其師尊的那些話,金袍老者最終還是忍住了出手的出動。

  他下巴抬起,聲音淡漠道:“只要你蘇玄鈞答應,在本座離開時,不會出手阻截,本座這就將人交給你。”

  眾人神色皆不由異樣,敏銳察覺到,這位來自畫心齋的使者,明顯心存忌憚,顯得極為謹慎和小心,而非像其表面那般驕橫傲慢。

  蘇奕深深看了那金袍老者一眼,道:“好,我保證在你離開時,不會出手阻截便是。”

  金袍老者內心頓時輕松下來,道:“本座了解你蘇玄鈞的為人,但凡答應的事情,斷不會改變,這也是本座愿意前來和你交易的原因所在。”

  說著,他袖袍一拂。

  那一塊黑玉如意掠出,隔空落入蘇奕手中。

  蘇奕神識探入其中略一感應,發現錦葵僅僅只是被禁錮了神魂,并沒有其他異常,這才放心。

  “你可以走了。”

  蘇奕收起黑玉如意,隨口道。

  金袍老者笑起來,道:“蘇玄鈞,你好自為之,待我家小姐出關之時,必會跟你進行清算。”

  說罷,他和那謝云川一起,轉身破空而去。

  “師尊,就讓他們這樣走了?”

  夜落、白意、王雀目光皆看向蘇奕。

  卻見蘇奕拿出酒葫蘆,飲了一口,隨口道:“我答應的事情,自不會出爾反爾,不過……他們走不掉的。”

  聲音還在回蕩,極遠處夜空下猛地響起一道驚怒的尖叫:

  “好你個蘇玄鈞,竟早已派人埋伏于此!”

  赫然是那金袍老者的聲音,只不過卻透著氣急敗壞的味道。

  轟隆!

  一陣驚天動地的激烈廝殺聲響徹,極遠處天穹下,光焰交織,雷霆翻騰,天地似都要塌陷。

  但僅僅須臾間,這一切戰斗動靜戛然而止。

  就在眾人驚疑不定,揣測這一戰的結果時,噗通一聲,一道身影從天穹上墜下,跌落在地。

  仔細看,赫然是那金袍老者!

  只不過此時的他,鼻青臉腫,軀體殘破淌血,由于傷勢太重,徹底癱瘓在地,爬不起身來。

  眾人皆驚,難以置信。

  而此時,一道清冷中帶著一絲磁性的悅耳聲音從天穹處響起:

  “蘇哥哥,那青雷神宗的家伙已經死了,至于這來自畫心齋的使者,則是一只極罕見的三眼金蟾,要不,我們將其烤熟吃了?”

  人們心中震顫,抬眼望去。

  就見夜色天穹下的一朵云層上,一個容如少女般的絕美女子儀態慵懶地坐在那,她云鬢蓬松,五官如畫,一襲紅裳飄曳,宛如一位絕世妖仙,渾身彌散出睥睨諸天般的孤傲之意。

  赫然是被天下魔道人物視作“魔祖”的天夭魔皇!

  她慵懶獨坐云端,風姿絕代,令夜色黯然,驚艷眾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