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十八章 他是我蘇玄鈞的弟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王雀霍然轉身。

  就見夜色中,一個身著金袍,仙風道骨的老者,不知何時已從遠處走來。

  其眉心之地,有著一個銀色豎目,詭異懾人。

  而其旁邊,還跟隨著一個墨袍中年。

  “謝兄!你怎么來了?”

  大殿內,白發老人當即起身,帶著王家一眾大人物迎了出來,紛紛朝那墨袍中年見禮。

  “雀兒,收斂一些,那就身著墨色長袍的是青雷神宗的太上長老謝云川,你大師兄毗摩的左膀右臂,在玄鈞盟地位極高。”

  王仲淵不動聲色傳音提醒,唯恐王雀犯渾。

  可王雀根本就沒正眼看那個謝云川,他目光直接如利劍般盯在那金袍老者身上。

  “大孝子,你這是不服氣?”

  金袍老者嗤笑,當著所有王家大人物的面,毫不客氣譏諷王雀,盡顯輕蔑。

  眾人神色各異。

  王雀眼眸中殺機一閃,正要說什么,其父王仲淵已來到其身邊,傳音道:“雀兒,不管你心中是否恨父親,眼下千萬別胡鬧,就當……我求你了。”

  王雀一怔,側目看向身旁的父親,卻見后者眉梢之間盡是擔憂。

  王雀心中翻騰,五味雜陳,頗不是滋味。

  這時候,墨袍中年謝云川見此,笑著打圓場,道:“各位,我為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前輩,乃是來自畫心齋的使者,連毗摩大人也敬佩推崇之極。”

  畫心齋的使者!

  在場皆動容,眉梢眼角都已帶上敬重之意。

  “前輩深夜造訪,我等未曾遠迎,還望恕罪。”

  那白發老人更是拱手致歉,顯得恭敬之極。

  金袍老者捋了捋胡須,慢條斯理開口,“無須廢話,本座這次來你們王家,是有一件大事要做,不過,在談此事之前,還請各位能幫本座一個忙。”

  白發老人笑道:“能幫到前輩,是我王家的榮幸,就是不知道,前輩想讓我等做什么?”

  王家其他大人物的目光也紛紛看過去。

  金袍老者則把目光看向了王雀,抬起下巴,淡淡說道:“喏,先把你們王家這位大孝子擒下,本座有大用。”

  輕飄飄一句話,卻令在場眾人皆驚。

  氣氛也一下子變得壓抑沉悶起來。

  王仲淵臉色驟變,當即上前,拱手道:“若我兒得罪前輩,還望前輩念在我王家的面子上……”

  金袍老者冷哼打斷道:“按本座的命令去做便可!”

  聲音威嚴,頤指氣使。

  王仲淵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起來。

  就見白發老人猛地轉身,朝王雀怒目而視,厲聲喝道:“混賬,還不趕緊向這位前輩道歉賠罪?”

  王雀神色淡漠,冷冷道:“若讓宗族的列祖列宗見到,你們對一個外人這般奴顏婢色,還不知會是何等失望!”

  “你……”

  白發老人氣得須發怒張,剛要說什么。

  那金袍老者已語氣冰冷道:“本座的話,你們沒聽清楚嗎!擒下他!”

  聲若驚雷,轟然響徹。

  原本,王雀已按捺不住內心殺機,打算動手。

  可此時,他忍住了,想看一看,宗族那些老人會作何反應!

  以白發老人為首的那批大人物,皆踟躕猶豫起來,神色明滅不定。

  一個干瘦的灰衣中年再忍不住開口,道:“前輩,便是要擒下王雀,也總歸需要一個理由吧?”

  “理由?本座的決定,你們只能接受,否則便是對本座的大不敬!”

  金袍老者眸子中神芒一閃,袖袍揮動。

  那干瘦的灰衣中年狠狠倒飛出去,跌落在十多丈外,七竅淌血,胸膛塌陷,重傷癱瘓在地。

  這一幕,讓所有人皆驚!

  須知,那位灰衣中年名喚王伯敬,也是一位玄幽境存在,可在那金袍老者手底下,竟完全不堪一擊。

  謝云川喟嘆道:“各位,還是按照前輩的吩咐,快快擒下那王雀吧。”

  眾人皆遲疑。

  “要擒我兒子,那就先殺了我!!”

  猛地,王仲淵站出來,擋在王雀身前,獨面那金袍老者,神色決然。

  “族長!”

  許多老人皆色變。

  王雀看著父親擋在前面的身影,內心涌出抑制不住的暖流。

  “呵,還真是父慈子孝啊!”

  金袍老者冷笑。

  他驀地探手,一掌朝王仲淵拍去。

  眾人呼吸一窒,這一掌所充斥的力量,讓他們的心境和神魂都遭受到極大的壓制。

  再看王仲淵,臉色煞白,軀體發僵,明顯遭受到的壓迫更大,可卻并未退讓閃避,反而動用全力,欲圖抵抗。

  一道激越的劍鳴響徹,王雀毫不猶豫出手,一步邁出,橫擋其父身前,手中道劍當空一斬。

  震耳欲聾的碰撞響徹。

  王雀手中道劍劇顫,身影不受控制地倒退數步,臉色都微微有些蒼白。

  好可怕的力量!

  這就是畫心齋強者的威勢?

  而目睹這一幕,王家眾人皆心中發寒。

  王雀已是玄幽境大圓滿道行,哪怕輩分低,可其實力已是王家最頂尖的存在。

  可此時,依舊被那金袍老者一掌撼退!

  “雀兒,沒事吧?”

  王仲淵一臉擔憂。

  “沒事,父親且站在一側觀戰便是。”

  王雀深呼吸一口氣,壓住渾身翻騰的氣血,他氣勢愈發凌厲,一身道行運轉道空前極盡的地步。

  “呵,不簡單嘛,無愧是玄鈞劍主的第五真傳弟子,這般道行和底蘊,遠不是這大荒同境人物可比。”

  金袍老者冷笑,“可惜,在本座眼中,你終究還是太弱了!”

  他一步邁出,掌指驀地一劃,一片瑰麗的煙霞涌現,如若墨汁似的勾勒出一座牢籠,壓塌虛空,朝王雀籠罩而下。

  僅僅遠遠一望,便給人逃無可逃,避無可避之感。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這座牢籠的力量和威能,早已覆蓋十方,籠罩八極,就如天羅地網!

  “破!”

  王雀橫空一劍,怒劈而去。

  劍光沖霄,光焰迸濺。

  此等一劍,傾盡王雀畢生所學,都能輕松誅滅同境之敵。

  可此時,這一劍的力量斬出之后,卻根本沒能撼動那座牢籠!

  王雀眼瞳一縮,猛地將手中道劍狠狠刺出。

  砰!!!

  震耳欲聾的爆鳴響徹。

  雀的道劍遭受可怕的壓迫,被那座牢籠壓得一點點彎曲。

  再看王雀,渾身氣息暴涌,窮盡全力也無濟于事!

  咔嚓!咔嚓!

  道劍之上出現一縷縷細密的裂痕,王雀腳下那覆蓋著禁制力量的地面,都已承受不住那等恐怖的壓迫力量,猛地出現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裂痕,石屑飛劍,禁制光雨飛灑。

  眾人皆心驚肉跳。

  白發老人大喝道:“雀兒,再負隅頑抗,只會害死自己性命,快快束手就擒,念在你是毗摩大人師弟的份上,那位前輩斷不會害你性命!”

  正自全力抵擋那座牢籠的王雀聞言,氣得肺都快炸開。

  這些宗族的老東西,眼睜睜看著一個外人欺負自己倒也罷了,此刻竟還勸自己低頭,簡直是混賬到了極致!!

  “雀兒!”

  王仲淵大驚,暴沖上前,試圖幫忙。

  可僅僅瞬息,就被那座牢籠的力量震得倒退出去,跌坐在地,唇中咳血。

  可他卻不在乎,爬起身體,披頭散發沖來,一副瘋狂般的樣子。

  “族長!”

  “上!一起上!”

  一些王家老人悲慟,再顧不得其他,沖了過來,和王仲淵一起出手,去轟擊那座牢籠。

  遠處,以白發老人為首的那些王家大人物皆面面相覷。

  “哼,螳臂擋車!”

  金袍老者袖袍鼓蕩,連續揮掌。

  每一掌拍出,必有一個王家老人被轟飛出去。

  眨眼間而已,王仲淵等人就橫七豎八跌落一地。

  “何苦來哉。”

  一直冷眼旁觀的謝云川不禁搖頭輕嘆。

  “雀兒!不要再鬧了,沒看到你父親他們都因為你而負傷?你這是要眼睜睜看著他們死嗎!!”

  白發老人大喝,憤怒無比。

  王雀不曾理會。

  那座牢籠已壓迫得他手中道劍將要徹底崩壞,一身的道行都有被禁錮的跡象,處境可謂是危險到了極致!

  “父親,不要再出手了!”

  王雀嘶聲暴喝。

  他看到身負重傷的父親,踉踉蹌蹌起身,再度沖過來,這讓他眼眶泛紅,鼻子發酸。

  “你是咱們王家的麒麟兒,更是我王仲淵的兒子,我怎能……眼睜睜看著你遭難!!”

  王仲淵咬牙,臉上盡是狠色,朝那座牢籠沖來。

  金袍老者眉梢泛起一絲不屑。

  以卵擊石,終究是自取滅亡罷了!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淡然的聲音忽地從遠處響起:

  “他不止是你兒子,還是我蘇玄鈞的弟子,今日此地,縱使天上仙神前來,也傷不到其性命!”

  聲音響起時,一道劍氣乍現。

  壓迫在王雀頭頂上空的牢籠,頓時如若紙糊般被劈開,四分五裂。

  光雨飛灑,轟鳴不斷。

  金袍老者瞳孔驟然一縮。

  王雀劫后余生,渾身輕松之余,神色間已露出狂喜之色。

  那淡然的聲音還在回蕩,在場所有人皆心神震顫,難以置信,目光都下意識齊齊看向同一個地方。

  就見遠處夜色中,一道峻拔的身影走來。

  青袍如玉,超然出塵,在這如墨的夜色中,那一道身影直似謫仙臨世,一下子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