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十三章 相愛相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少女抬起纖細玉手,攏了攏凌亂的長發,也讓她清秀絕俗的五官顯得愈發明麗。

  她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玩味弧度,道:“自然是蘇哥哥你那位孝順的大弟子。”

  蘇奕眼眸微凝,旋即笑起來,自語道:“原來,毗摩是把你當做今日這場殺局的壓軸人物看待了。”

  少女幽幽一嘆,道:“也不怪他告訴我這則消息,欲圖借刀殺人,在以前的大荒天下,誰不知道我恨你入骨,曾七次殺上太玄洞天?”

  此話一出,遠處的白意和夜落軀體一震,猛地想起一個人來。

  天妖魔皇!

  大荒四極之一極樂魔土的祖師,一個早在很久以前就稱尊魔道之路,睥睨天下眾生的皇極境存在!

  過往歲月中,這位天下魔道的祖師,就曾前后七次踏上太玄洞天,和他們的師尊玄鈞劍主進行對決。

  可每一次,天妖魔皇皆惜敗而歸!

  不過,這七場曠世之決,沒有人知道具體細節,哪怕是白意、夜落他們這些門徒,也對此一無所知。

  他們僅僅只知道,被天下魔修視作“魔祖”的天夭魔皇,每一次離開時,都會撂下狠話,言稱下次前來時,定要他們的鎮壓師尊。

  值得一提的是,在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幾乎無人知道,天夭魔皇的真正容顏。

  有人說,她風華絕代,氣質孤傲如仙。

  有人說,她姿容絕艷,嫵媚多情,有魅惑眾生之美,便是佛門心如磐石的佛陀在她面前,也擋不住那絕世魅惑,會一念之間墮入魔道。

  也有人說,她擁有萬千身份,喜歡游戲于世間,或許不經意間遇到的一個人,就是她的化身。

  總之,關于天妖魔皇的傳聞,充滿了神秘的色彩,眾說紛紜。

  也正因如此,當看到那渾身臟兮兮的少女出現,完全沒有人能夠把她和那位魔道一脈上的祖師級存在聯系在一起。

  白意和夜落對視一眼,內心皆震顫不已,甚至有些擔憂。

  這位極樂魔土的“魔祖”,可是皇極境存在!是真正的皇境霸主人物!

  她若趁此機會對師尊動手……

  兩人剛想到這,就見不遠處的少女已開口道:

  “可惜,世人愚昧,不知道這是我和蘇哥哥之間的相愛相殺,毗摩那小子,又哪可能知道,我心疼蘇哥哥還來不及,哪會舍得殺了蘇哥哥?”

  白意和夜落面面相覷。

  這位魔祖早已立足天下之巔不知多少歲月,可此時一口一個蘇哥哥,不知道內幕的人,不會感覺有什么不妥,可清楚內幕的人,怕是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不可!

  而此時,聽到少女稱呼毗摩為“那小子”,再看到白意、夜落兩人神色的變幻,赤松妖皇等人也意識到,那少女極可能是一個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老古董!

  并且,輩分絕不遜色于玄鈞劍主!

  “相愛相殺?”

  蘇奕一聲冷哼,“自作多情,你我之間何曾有過情感上的羈絆?”

  說著,他目光一掃遠處眾人,這才對少女說道:“你跟我過來。”

  蘇奕邁步朝遠處掠去。

“蘇哥哥,你我之間又沒有什么不光彩的事情,何須在意別人  (本章未完,請翻頁)

  的看法?”

  少女聲音軟潤,輕笑調侃。

  不過,眼見蘇奕走遠,她還是跟了過去。

  直至兩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白意、夜落等人這才如釋重負般,長長松了口氣。

  “沒想到,竟是這位恐怖存在。”

  夜落喃喃。

  在大荒天下,玄合境人物并不少。

  但踏足玄合境大圓滿地步的老古董,則屈指可數!

  而極樂魔土的天夭魔皇便是其中之一。

  其地位足可和小西天的硯心佛主、九極玄都的“彭祖”等一小撮活化石級存在比肩!

  “怪不得之前面對她時,僅僅只聽她說話,就讓我道心遭受影響……”

  白意露出釋然之色,“還好,我現在才明白,我并非是色心作祟。”

  夜落:“……”

  赤松妖皇等人聞言,也都一陣尷尬。

  之前,他們也曾被撩撥得心旌搖曳,氣血賁張。

  “兩位道兄,莫非你們已識破那女人的來歷?”

  山冥妖皇忍不住問道。

  夜落穩了穩心神,似生怕被聽到般,傳音給其他人,道:“那位就是極樂魔土的祖師,天下魔修尊奉的魔祖。”

  此話一出,赤松、山冥、青兕、王拙甫等人皆如遭雷擊,呆滯在那。

  溪流潺潺,波光撒著點點星輝。

  溪流之畔,蘇奕拎出酒壺,暢飲了一番,這才說道:“行了,若要動手,盡管來便是。”

  不遠處,少女身影單薄,楚楚動人,聲音柔弱道:“蘇哥哥真以為,我是來落井下石的?”

  蘇奕輕嘆道:“此地已沒有其他人,就別裝柔弱了,世人不知道你天夭的性情和容貌,難道我還不清楚?堂堂魔道祖師級人物,卻一味裝可憐,傳出去不怕丟盡你們極樂魔土的臉?”

  少女噢了一聲,她光澤瀲滟的粉潤唇瓣浮現一抹笑意,“以前歲月中,我敗在你手中七次,也被你打了七次,我身上的秘密,蘇哥哥你早就摸透了,自然一清二楚,所以我才說,這世上最懂我的,就是你呀。”

  那柔潤的聲音若天籟似的,讓人骨頭發酥,而言辭間那一縷若有若無的挑逗味道,更平添一抹曖昧。

  若被其他修士聽到,怕是早已神馳目眩,神魂顛倒,想入非非。

  蘇奕卻一陣頭疼,唇角抽搐。

  這女魔頭,還是一如從前那般,隨便什么事情,都能被她說的曖昧銷魂。

  不過,蘇奕也清楚,這女魔頭性情多變,面對自己時是一副面孔,面對其他人時,又是其他的面孔。

  “正如蘇哥哥所言,于我而言,眼下的確是把你鎮壓的絕佳時機。”

  忽地,少女笑容斂去,邁步來到小溪之畔,和蘇奕比肩而立。

  她星眸望著自己那倒映在水面中的倩影,道,“可我當年也曾說過,和你蘇玄鈞大道爭鋒,我從不屑趁人之危,眼下的你,或許有對抗我的底牌,但若真論道行,你注定不是我的對手。”

  少女的聲音悄然變了,不再柔潤,而是變得清冷中帶著一抹獨特的磁性。

而她整個人的氣質,也隨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纖秀的身影隨意立著  (本章未完,請翻頁)

  ,便威儀十足,風姿絕代,有睥睨天下之意。

  “玄照境和皇極境之間,相差的確很大。”

  蘇奕坦然道,“我曾于皇極境中稱尊,自然也清楚,現在要收拾你這女人,一動手就得動用最大的底牌,可若如此,你我之間,必然要躺下一個。”

  少女嫣然一笑,星眸深邃璀璨,凝視著蘇奕,道:“之前我還擔心,從輪回中走了一遭之后,你蘇玄鈞會否變成另外一個人,可現在……我放心了。”

  說著,她渾不在意蘇奕那近在咫尺的目光注視,徑自解開衣扣,褪去衣衫,幾個眨眼間,就脫得一絲不掛。

  那雪白傲人的嬌軀,隨之暴露在這天地山河之間,也纖毫畢現地映入蘇奕的視野中。

  可她并不在意,邁開泛著晶瑩光澤的現場玉腿,落落大方地走進了小溪清澈的水流中。

  從后方看去,她肩若刀削,纖腰秀項,背部線條曼妙動人,腰脊之下那豐潤的臀部似滿月般飽滿……

  水流翻騰,水霧裊娜。

  少女的倩影埋入水中,舒服地伸展了一下腰肢,只露出一張清秀絕倫的臉龐。

  自始至終,被蘇奕注視著,她沒有任何羞赧之意,舉止自然。

  或者說,她根本不介意蘇奕看到。

  蘇奕自然也沒有回避。

  不過,少女剛才那一絲不掛的大好風光,還是讓他晃了一下神,驚心動魄,蕩氣回腸。

  “蘇哥哥,要不要一起共浴一番?”

  溪水中,少女笑吟吟發出邀請。

  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似九天神女墜落凡間,那種絕代風情,令天地都失色。

  于蘇奕眼中,這的確是一幅美不勝收,留人流連忘返的畫卷。

  但很快,他的眸光卻看向少女的右臂,那光潔如象牙般的小臂上,纏繞著一條條細若絲繩的黑色鎖鏈。

  仔細數的話,是十三條之多。

  那是“禁道魔鏈”!

  像手鏈一般,卻能禁錮和壓制自身的道行。

  “才多少年不見,你就又動用了四條禁道魔鏈,莫非一身道行已快要壓制不住了?”

  蘇奕眉頭微挑。

  少女怔了一下,輕咬粉唇,嗔怪道:“我身上有那么多好看的地方,你卻視而不見,怎地卻對我的道行如此在意?”

  蘇奕揉了揉眉宇,道:“那我可就不管了。”

  說著,他就要轉身離開。

  “慢著!”

  少女道,“蘇玄鈞,你若敢走,我可就不管什么趁人之危了,干脆今天就把你鎮壓帶走,回去給我暖床侍寢!”

  暖床侍寢?

  蘇奕一聲冷笑,轉身就走。

  他蘇某人,怎可能在意這點威脅?

  可尚在半途,少女的聲音再次響起:“好好好,你蘇玄鈞最厲害,我認栽了,再不調戲你了行不行?”

  聲音中透著些許無奈,些許氣惱。

  蘇奕轉身看去,就見溪水中,少女氣呼呼的,貝齒緊咬,一副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剝的樣子。

  蘇奕不由笑起來,負手于背,施施然走回來,道:“我現在大概猜出,你此次前來,怕是有求于我!”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