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十二章 我來睡蘇玄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地俱寂,眾人震撼無言。

  畫心齋祖師的意志力量何等恐怖?

  誰曾想,須臾間而已,便被一劍誅滅!

  直至看到殷老被滅殺,眾人反倒沒感到多少意外。

  本就是任憑宰割的階下之囚,隨著其祖師的意志力量被滅,焉可能還有掙扎活命的機會?

  此時,人們抬眼望著天穹那那一道峻拔身影,內心油然生出許多感慨。

  赤松妖皇更是忍不住喃喃輕語:“時隔五百年,當初那位劍壓諸天的傳奇……回來了!!”

  一句話,直似滾雷般在眾人心中激蕩。

  五百年前,玄鈞劍主突兀離世,大荒諸天皆為之震動,掀起一場前所未有的軒然大波。

  那時,不知多少修士驚慌失措,為此感到悲慟。

  也不知有多少頂級勢力為之激動,認為壓蓋大荒諸天無數歲月的一道無法逾越的鐵幕,就此潰散,未來可期。

  在那時,天下如失去秩序,陷入一場大動蕩、大混亂之中,大荒諸天上下,到處在上演腥風血雨,世間固有的格局在更迭換代,重新洗牌。

  像玄鈞盟,就是在當時強勢崛起,震爍天下。

  也是在那時候,世人都以為,屬于蘇玄鈞稱尊天下的時代已終結,大荒諸天將迎來全新的勢力格局!

  而就在五百年后。

  玄鈞劍主于輪回中轉世,重歸大荒天下!

  這無疑意味著,當初的神話并為此就此凋零和消失,而是以一種涅槃重生的方式,再度崛起于世,他日必將重臨諸天之上!

  誠然,眼下的玄鈞劍主,修為只在玄照境層次。

  可他已擁有輕松斬殺玄幽境強者的底蘊,更能夠在須臾間鎮壓星羅戰圖,劍斬畫心齋祖師的意志力量!

  玄照境都如此強大,若當踏足玄幽境當如何?

  若當重臨玄合境之中,又當如何?

  想一想,就讓人內心止不住的震顫。

  天穹下。

  蘇奕可沒多少感慨,這已經是他第三次斬殺“畫師”的意志力量,早已駕輕就熟。

  倒并非畫師的意志力量不夠強大,而是每一次對決,畫師的意志力量根本不清楚,他蘇奕是誰,又掌握著何等強大的力量。

  反觀蘇奕,則對他知根知底,這等情況下,想不贏都難。

  當然,蘇奕并未因此自滿。

  所滅殺的終究只是畫師的一縷意志力量罷了。

  收起三寸天心,蘇奕折身朝大地上行去。

  夜色來臨。

  篝火洶洶,夜落蹲坐在篝火前烤肉。

  蘇奕盤膝坐在不遠處的巖石上,正在打坐調息。

  不遠處,白意在擦拭道劍,默默守在蘇奕一側。

  王拙甫在喝悶酒,神色黯然。

  今天發生的事情,對他的心神打擊太大了寵,至今還不曾真正平復心情。

  赤松、山冥、青兕妖皇聚在一起低聲交談,目光偶爾看向夜落手中的那些烤肉串時,神色很是微妙。

  那是血羽妖皇的一對翅膀,被拔毛放血,浸泡在溪水中洗涮了許久,剁成了肉塊給串了起來。

“唉,血羽能死在  (本章未完,請翻頁)

  蘇大人手底下,已是莫大的福分,而今其肉身還能化作食物被蘇大人品嘗,何其之幸,足可含笑九泉了。”

  青兕妖皇唏噓,神色很是復雜。

  赤松和山冥對視,都一陣無語。

  須知,血羽妖皇正是這老牛的手下!

  夜風習習,烤肉的香味漸漸彌漫開。

  赤松不著痕跡地吞了吞口水,而后敏銳注意到,旁邊山冥的咽喉也在滾動,明顯也是被肉香吸引。

  再看青兕妖皇,哈喇子都快流下來。

  “玄幽境層次的烤翅膀,那滋味……怕是神仙也抗拒不了吧?”

  赤松暗自感慨。

  忽地,他眼前一花。

  就見篝火旁,突兀地出現一道纖瘦的身影,長發蓬松散亂,身上衣服臟兮兮的,仿似逃荒的難民般。

  由于背對著赤松,他只能看到那纖瘦的身影的側臉,像少女般清秀白皙。

  赤松軀體堅硬,心中發寒。

  沒有任何征兆,那臟兮兮的少女便無聲無息地出現在篝火之旁,這讓誰能不驚?

  緊跟著,山冥妖皇和青兕妖皇皆色變,如臨大敵。

  遠處擦拭道劍的白意,霍然抬頭,眸如凜冽劍鋒。

  正自喝悶酒的王拙甫怔了一下,渾身一震。

詭異的是,那臟兮兮的少女,就站在夜落的背后,看  著他手法嫻熟地烤肉,而他卻渾然不知。

  夜落注意到了白意看過來的目光,不由笑道:“白意師弟,你眼睛瞪這么大做什么,難道已急不可待想吃烤肉了?”

  說著,他在烤肉上撒了一把佐料,“別著急,再烤一會吃起來更香,別忘了,當初在太玄洞天,若論燒烤的手藝,除了錦葵師姐,當屬我最厲害。”

  他談笑風生,很是為此自得。

  眾人皆愈發緊張,都替夜落捏一把冷汗,這家伙竟然還沒反應過來嗎?

  白意悄然起身,見那邋遢少女一動不動,沒有其他動作,這才低聲提醒道:“師兄,你后邊……站著一個女人。”

  “女……人!?”

  夜落臉上笑容猛地凝固,握著烤串的手都猛地一抖。

  這一剎他的眼角余光注意到,篝火照射下,附近地面有著一道斜長的影子。

  幾乎同一時間,一道怯生生的聲音在背后響起:

  “別驚慌,小心烤糊了。”

  夜落:“……”

  眾人的神色也變得驚疑,難道這邋遢少女是被烤肉的香味吸引來的?

  遠處巖石上,蘇奕從打坐中起身,淡然開口:“夜落,你繼續烤肉,其他人該干什么干什么,這女魔頭是來找我的。”

  聽到蘇奕的話,夜落暗松一口氣,只是臉色卻依舊很凝重。

  一個女魔頭,無聲無息地出現在自己背后,而自己竟自始至終渾然不覺,那……對方的道行該有何等恐怖?

  其他人也心緒翻騰。

  這時候,邋遢少女蹲下身,從夜落手中拿過一串烤肉,囫圇吞棗似的一口吃了個干凈。

  她意猶未盡地舔了一下嘴巴,道:“先解解饞,待會再吃個痛快。”

  而后,這邋遢少女徑自邁步朝蘇奕行去。

“蘇哥  (本章未完,請翻頁)

  哥,我就知道你還活著。”

  她蓬亂的長發在夜風中飄揚,露出一張清秀絕倫的瓜子臉,看起來才十六七歲的樣子,眼眸純凈無邪,聲音軟糯中帶著一絲怯生生的韻味,我見猶憐。

  “論年齡,你可比我大。”

  蘇奕一聲冷笑,“還有,別裝嫩了,都活到這把年齡了,還故作楚楚可憐,不害臊嗎?”

  邋遢少女眨了眨眼睛,淺淺笑道:“蘇哥哥現在,不也才十八九歲的樣子?”

  眾人呼吸一窒,少女渾身臟兮兮的,可當她露出笑容時,那清秀絕俗的俏臉,竟無比的美麗動人。

  就連那纖瘦不起眼的身影,都散發出一種令人驚心動魄的魅力。

  強大如玄合境層次的赤松妖皇,道心都一陣搖曳,只覺那臟兮兮的少女,直似變了一個人般,處處透著極致的誘惑,絕世妖嬈,能勾起人內心深處最原始的欲望。

  再看在場其他人,眉目之間也有一絲恍惚之色。

  無疑,那邋遢少女不經意流露出的一股神韻,就帶有魅惑眾生的力量,能影響皇者的心境和神魂!

  這無疑很恐怖!

  蘇奕眉頭微皺,直言道:“說說吧,你此來要做什么?”

  邋遢少女在距離蘇奕三丈外佇足,清澈無邪的眸看著蘇奕,輕咬粉潤的唇,語氣曖昧柔婉,道:“蘇哥哥難道忘了,你曾說過,什么時候我能打敗你,什么時候我就能把你給睡了?”

  聽到此話,眾人猝不及防之下都被狠狠震住,瞠目結舌。

  什么情況,這少女此來,是要把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睡了!?

  蘇奕唇角不易察覺地抽搐了一下,旋即,他認真看著對方,道:“這么說,你要動手?”

  邋遢少女點了點頭,道:“最近世上傳言,一個膽大包天的家伙冒充玄鈞劍主,于是我就找來了,想看看那膽大包天的家伙究竟是誰,竟敢冒充我心中最敬佩的蘇哥哥,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旋即,她星眸流盼,喜滋滋道,“誰曾想,原來那膽大包天的家伙,原來就是蘇哥哥你,這可真是給了我一個天大的驚喜。”

  少女最初時貌不起眼,身上只有一種我見猶憐的孤獨氣韻。

  可此時,面對蘇奕時,一顰一笑,皆流露出足以驚艷眾生的美感,哪怕她長發蓬松,衣衫臟兮兮的,也難掩那種極盡妍態的妖嬈魅力。

  哪怕她背對著眾人,可依舊令眾人心旌搖曳,一身氣血燥熱,內心最深處的欲望似在被撩撥,大感吃不消。

  須知,在場之輩可都是道行身后的皇者,且幾乎都在玄幽境層次,見慣風雨,歷經磨難,心境一個比一個堅韌強大。

  可此時,僅僅是那少女的一言一行,一顰一笑,就在影響和魅惑他們的心神!

  這一切無疑襯得那少女的來歷愈發不簡單,也讓人內心忌憚之極。

  唯獨蘇奕,似不受影響般,神色恬淡如舊。

  他想了想,看著不遠處少女那清秀絕俗的臉龐,皺眉道:“是嗎,那又是誰告訴你,我在這十萬妖山深處的?”

  ps:第二更晚上10點前,昨天爆發5更后,悲催的失眠了,今天渾身提不起精神o(╥﹏╥o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