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十章 緣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殷老深呼吸一口氣,坦然道:“不錯,我的確想試一試!”

  他目光一掃在場眾人,眉梢浮現一抹掩飾不住的冷意,“雖說我那神魂中,只留著屬于我派祖師的一縷意志力量,可也足可以輕松滅殺在場所有人!”

  他目光重新看向蘇奕,道:“既然無論如何都是死,玄鈞劍主為何不讓我見識一下你的能耐?”

  他身負重傷,凄慘狼狽,一身道行也被徹底禁錮。

  可此時,竟流露出一副藐視在場所有人的姿態。

  蘇奕輕語道:“你家祖師的意志力量,的確是難得一見的磨劍石,也罷,待會就讓你見識見識。”

  說著,他不由笑起來。

  因為想起了前兩次滅殺“畫師”意志力量的經歷。

  每一次,對方就如初次見到自己,一副傲岸如神的姿態,可當到了被自己滅殺之前,則一副一驚一乍,驚怒錯愕的樣子,頗為有趣。

  無疑,這次也注定不會例外了。

  所謂意志烙印,畢竟是由一股精氣神所化的意志力量,而非大道分身。

  磨劍石?

  殷老臉色難看,似乎蘇奕這樣的詆毀之語,對他而言,是一種莫大的羞辱般。

  “那我可就真要拭目以待了!”

  殷老咬牙出聲。

  蘇奕不再理會他,目光看向青兕妖皇。

  這一瞬,青兕妖皇渾身一個激靈,噗通一聲跪倒在地,顫聲道:“蘇大人!小牛知錯了,一定痛改前非,洗心革面,再不敢造次!并且,小牛愿將功補過,此生此世,與玄鈞盟不共戴天!”

  這老青牛活了不知多少歲月,叱咤風云,兇威赫赫。

  可此時卻一把鼻涕一把淚,以“小牛”身份自居,哀聲乞求蘇奕饒命。

  那毫無氣節的做派,讓赤松妖皇都有些看不下去,丟臉!實在太丟臉!

  不過,不管怎么說,之前收拾王家那三位老人時,青兕妖皇的確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一舉堵住了對方的退路。

  想了想,赤松妖皇低聲道:“蘇大人,在今日的殺局中,這蠻牛充其量就是個打雜的角色,并且,來自毗摩的命令,也讓這蠻牛根本不敢違逆。若是可以,小老斗膽,希冀蘇大人饒恕其不死。”

  青兕妖皇頓時露出感激涕零之色。

  蘇奕微微頷首,道:“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念在赤松的面子上,我便給你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青兕妖皇大喜,腦袋叩首于地,“多謝蘇大人!多謝蘇大人!”

  他可太清楚,玄鈞劍主是何等殺伐果斷的一位神話人物,之前時候,他對這次能否保命甚至都不敢抱有多少希望。

  而今,總算撿回一條命,讓得青兕妖皇激動得都恨不得仰天長嘯,以紓解心中之狂喜。

  蘇奕道:“你先去收拾戰利品,等我想好了如何懲處你,再來領罰。”

  “是!”

  青兕妖皇慌忙領命,行動起來。

  而蘇奕則微微拱手,朝赤松妖皇道:“這次的事情,多虧你和山冥相助,大恩不言謝,以后我蘇某人自有報答。”

赤松妖皇連忙道  (本章未完,請翻頁)

  :“蘇大人折煞小老了,這本就是小老應該做的,還請蘇大人千萬莫要和小老客氣!”

  很久以前,他在玄幽境大圓滿的時候,曾遇到前來十萬妖山中采擷神藥的玄鈞劍主,他親自為玄鈞劍主帶路,并最終幫對方找到了那一株神藥。

  兩者間的緣法,就此結下。

  而在當時,玄鈞劍主離開的時候,曾留給他一枚玉簡,其內記載著針對妖修在證道玄合境時的一些感悟和心得!

  正是憑借此玉簡,讓赤松妖皇在僅僅三百年之后,便渡過九死一生的玄合境大劫,成為這十萬妖山中唯一一個玄合境妖皇!

  這等大恩,赤松妖皇怎可能忘了?

  “赤松道兄所言極是,蘇大人根本無須和我們客氣。”

  遠處,山冥妖皇走了過來,抱拳還禮。

  蘇奕笑了笑,沒有再談這個話題。

  接下來,他又問了一些問題,這才漸漸縷清楚了今日這一場殺局的來龍去脈。

  半個月前,就在毗摩以玄鈞盟的名義,宣布視蘇奕為公敵之后,便下達命令,派遣迦樓羅、殷老一起前來十萬妖山,開始在此地進行布局。

  而中州王氏,則起到穿針引線的作用。

  因為唯有通過他們王家將王雀被困十萬妖山的消息傳揚出去,才會讓蘇奕不會懷疑這個消息的真偽。

  而針對這一場殺局,毗摩準備了諸多手段。

  第一步,就是針對王拙甫進行一場追殺,從而引誘蘇奕深入。

  第二步,則是在青兕妖皇的領地之上,布設天妖煉穹戰陣。之后,利用那三個王家老人,混入蘇奕身邊。

  值得一提的是,王拙甫對這一切完全不清楚,被蒙在鼓里。

  也正因如此,在之前的路上,蘇奕才沒有對他產生多少懷疑。

  第三步,就是之前上演的那一場大戰,以畫心齋的星羅戰圖為殺手锏,匯聚九大妖皇的力量,由迦樓羅掌控局面,對蘇奕進行圍攻。

  而藏在那塊黑色銅鎖中的白意、以及王家那三位老人,則是這一場殺局的暗子!

  當然,這一場殺局最關鍵之處,就在于有殷老和赤松妖皇坐鎮!

  可以說,面對這一場殺機重重的殺局,就是換做玄合境人物前來,怕是也是有死無生!

  但,最終還是蘇奕贏了。

  毗摩千算萬算或許都想不出,被他視作殺手锏的殷老,以及星羅陣圖,會被蘇奕所掌握的力量完全克制!

  換而言之,這樣的殺局,或許能滅殺當世其他玄合境人物,但在蘇奕面前,反倒并沒有多少威脅!

  除此,赤松妖皇和山冥妖皇的反水,也是一個變數,幫蘇奕牽制住了殷老,并一舉解決那王家的三位老人。

  如此一來,一場精心布設的殺局,就此分崩離析。

  說來輕巧,可在場那些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老家伙都清楚,這等殺劫是何等兇險,堪稱環環相扣,步步殺機,換做是其他人,早就沒命了!

  “怪不得毗摩讓我藏匿于那塊銅鎖寶物中,去充當一個刺客,原來,他擔心我見到師尊,會第一時間察覺到真相……”

白意喃  (本章未完,請翻頁)

  喃,他愈發愧疚,有無地自容之感。

  夜落拍了拍他的肩膀,寬慰道:“這不怪你,當初連我也對毗摩深信不疑,從不曾懷疑他的所作所為,甚至,在幽冥界的時候,我還曾視師尊為獵物,欲奪走師尊手中的寶貝。”

  說到最后,他不由自嘲搖頭。

  白意怔了怔,旋即一字一頓道:“我會去殺了毗摩!!”

  了解了真相,也讓他內心憤怒無邊,渾身都彌漫出可怖的殺意,對毗摩恨到了骨子里。

  蘇奕問道:“你四師姐錦葵如今可在玄鈞盟?”

  白意點頭道:“在的,并且我懷疑……四師姐和我一樣,皆一直被毗摩蒙在鼓里。”

  說著,他將過往那些年的經歷告訴蘇奕。

  蘇奕這才知道,自己這個好戰如狂的八弟子,在過往歲月中,一直被毗摩關押在牢籠之中!

  可笑的是,毗摩還一副為白意考慮的樣子,言稱之所以把白意困在牢籠之內,是料定白意一定會去找青棠報仇,避免白意遭受青棠的毒手,才不得不將白意關押起來……

  “你小子可真夠笨的。”

  蘇奕一陣無語。

  白意滿臉羞愧,“師尊,在弟子心中,宗門的師兄師姐皆如同自己家人,我向來不曾懷疑過任何人。”

  說著,他神色變得落寞和苦澀,“只是,在師尊當年轉世之后,我才發現一切都變了……”

  蘇奕心生感觸。

  白意的心境最為簡單,如若一張白紙,正因為他把太玄洞天視作自己的家,才會毫無保留地去相信毗摩。

  這時候,王拙甫帶著那三個王家老人走來。

  王拙甫的臉色很不好看,一副黯然神傷的樣子。

  他躬身朝蘇奕見禮,滿臉愧疚道:“不瞞蘇大人,今日這場殺局,我中州王氏……的確也摻合了進來,在配合毗摩對付您。”

  旋即,他深呼吸一口氣,神色鄭重道:“不過,老朽敢以道心起誓,之前根本不知道這些事情。”

  蘇奕早已料到這些,只點了點頭,道:“你身為王家的太上長老,卻一直蒙在鼓里,如此推測的話,你們王家必然出了大問題。”

  王拙甫心情沉重,道:“的確出問題了,以族長為首的一部分老東西,早在很久以前,就和毗摩搭上關系。有關王雀當初慘死在十萬妖山深處的死訊,也是由他們炮制出來。”

  按他的說法,早在數百年前,王雀就被一些宗族老人禁足,藏了起來,并向外界散播消息,說王雀慘死在十萬妖山深處,連命魂燈也熄滅了。

  這件事,還曾引發中州王氏上下轟動。

  而那些王家老人當初之所以這么做,就是按照毗摩的吩咐,將王雀視作了一個暗子埋了起來,打算以后時機成熟再啟用!

  簡單來說,早在數百年前的時候,毗摩就已經視王雀為棋子,欲在以后布局的時候啟用!

  而在數百年后的今天,隨著毗摩以王雀為誘餌進行布局,這一場針對蘇奕的殺局隨之在這十萬妖山深處上演。

  ps:先送上第四更,第五更已經寫完,稍作修改就發出。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