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十九章 王雀的下落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夜落和王拙甫根本來不及閃避。

  甚至,當他們察覺到這一場突兀發生在身邊的殺劫時,都已來不及去抵擋!

  一是太過出乎意料。

  他們之前的注意力,皆集中在棋盤世界內的戰斗中,根本就沒有留意和提防身邊的一切。

  二是距離太近,那三位王家老人就在他們兩人身側!

  不好!

  夜落和王拙甫心中齊齊一沉。

  就在這危機萬分之時,卻有一柄戰刀像未卜先知般,橫擋兩人身前,破開那三位王家老人的聯手。

  轟!!

  驚天動地的轟鳴響徹。

  王家三位老人的突襲被阻,臉色頓時齊齊一變,身影暴退。

  夜落和王拙甫驚出一身冷汗。

  也是此時,他們才看清楚,原來是山冥妖皇出手了,揮動戰刀,撼退對手!

  棋盤世界中,蘇奕冷眼一瞥,就收回目光。

  這樣的殺劫,的確令人防不勝防,在關鍵時刻出擊,甚至能起到扭轉乾坤的奇效。

  遺憾的是,他們失敗了。

  倒并非蘇奕未卜先知,而是赤松妖皇和山冥妖皇,最初一直假意配合,得知了毗摩的一些布局。

  像之前時候,蘇奕之所以讓山冥妖皇帶著青兕妖皇提前離開棋盤世界,所防范的,就是在那王家三位老人身上發生意外。

  而此時,山冥妖皇在關鍵時刻,一舉粉碎一場殺劫!

  “先把他們擒下。”

  蘇奕吩咐了一聲。

  “好!”

  夜落眉梢殺機蒸騰。

  王拙甫臉色也奇差無比,怒發沖冠,打破腦袋都沒想到,他們王家那三位族人,竟會成為敵人手中的一把刀!

  沒有任何猶豫,他和夜落、山冥妖皇一起,朝王家那三位老人殺去。

  “撤!”

  見此,王家那三位老人毫不猶豫就要逃走,可尚在半途,就被青兕妖皇攔在前路上!

  “青兕,你這是做什么!”

  一個王家老人氣急敗壞,大喝出聲。

  青兕妖皇話語森然道:“你們若逃了,老子可就沒命了!若把你們留下,老子說不準還能從蘇大人那邊換來一線生機!”

  他直接動手,氣息恐怖,一副搏命廝殺的狂霸姿態。

  而同一時間,夜落他們已經從后方殺來,將那王家三位老人團團圍困。

  這一戰,顯得很荒誕和離譜。

  王家三位老人反水,突然刺殺夜落和王拙甫,但卻被山冥妖皇擋住。

  最出人意料的是,早已淪為階下囚的青兕妖皇,為了活命,毫不猶豫去阻截那王家的三位老人!

  “赤松,你可真該殺!”

  天穹下,殷老震怒,臉色鐵青。

  原本,若王家三位老人出手,一舉將夜落和王拙甫擒下,足可充當人質,扳回一些局面。

  遺憾的是,山冥妖皇破壞了這一切。

  而在殷老看來,今天的布局,壞就壞在了赤松妖皇身上!

  “有蘇大人在,便是我不出手,你們今天也必將滿盤皆輸。”

  赤松妖皇笑著開口。

  殷老冷哼,明顯不信。

  就在此時,一縷清越劍吟驟然響徹。

  蘇奕的身影憑虛而現,揮劍殺來。

  殷老瞳孔一縮,手中四尺長的青銅畫筆猛地爆綻神輝,震開赤松妖皇的牽制,而后當空一劃。

  筆鋒之上,光焰如瀑,釋放出驚天動地的涅靈法則力量。

  這和之前迦樓羅他們所借用的“涅靈法則”完全不同,乃是由殷老自身參悟和掌控,威能自然非同凡響。

  若非如此,以他那玄幽境后期的道行,根本不可能和玄合境初期的赤松妖皇廝殺到現在。

  然而——

  就是這等足以硬撼玄合境的力量,卻在剎那間就被蘇奕斬出的劍氣之下如紙糊般爆碎。

  殷老臉色驟變,眼珠暴凸,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這一刻他才意識到,蘇奕不止是能夠對抗涅靈法則,其掌控的大道力量,明顯還克制涅靈法則!

  而還不等他多想,蘇奕已縱劍殺來。

  僅僅眨眼間而已,殷老就完全被壓制!

  他的一切秘法和道術,皆被輕而易舉破開,任憑掙扎和抵擋,都無濟于事,反倒是讓自身遭受重創,很快就負傷累累,血流不止。

  赤松妖皇的額頭都不禁直冒冷汗,被蘇奕那霸道碾壓的姿態驚到。

  須知,他之前和殷老廝殺時,動用全力也不曾將這來自畫心齋的老家伙壓制。

  誰曾想,當蘇奕出手,簡直像收拾土雞瓦狗似的,殺得那殷老完全沒有招架之力!

  兩相對比,讓赤松妖皇焉能不震撼?

  “我知道了,是你在天玄書院殺了馮吉和緋云!!”

  猛地,殷老似意識到什么,尖叫出聲。

  他那張臉龐上已浮現出難以言喻的驚恐之色。

  因為在畫心齋,他的道行也就和緋云相當而已!

  蘇奕沒有理會,手中清影劍猛地一揚起,狠狠砸飛對方手中的青銅畫筆。

  劍鋒緊跟著一轉,抽在殷老身上。

  殷老的身影像一塊隕石般,砸落大地,濺起漫天灰塵。

  還不等他反應,就被緊隨而來的蘇奕一把攥住脖頸,他那一身的道行,隨之被徹底禁錮。

  再無法動彈分毫!

  “你殺了我,王雀也別想活!!”

  殷老驚慌大叫。

  他披頭散發,軀體殘破,沾滿灰塵,凄慘狼狽。

  蘇奕反手一巴掌抽在其臉頰上,打得他臉頰顴骨塌陷,牙齒飛落。

  “你最好閉嘴。”

  蘇奕說著,已拎著殷老朝虛空中掠去。

  “小老赤松,拜見蘇大人!”

  赤松妖皇第一時間上前,躬身見禮。

  他童顏鶴發,面頰清癯,擁有玄合境初期修為,堪稱是十萬妖山中的第一妖修,無可比擬。

  可此時,在面對蘇奕時,赤松妖皇滿臉都是激動和敬慕之色。

  “這次可多虧了你幫忙,無須多禮,待會再聊。”

  蘇奕微微頷首,目光看向棋盤世界。

  也就在此時,棋盤世界中的白意,一劍將迦樓羅劈殺當場!

  嘩啦!

  血灑如瀑,迦樓羅軀體四分五裂,躺倒在血泊中。

  臨死前,這只金翅大鵬一脈的后裔,艱難地將目光看向蘇奕所在的地方,嘴唇顫抖,似要說什么。

  可最終也沒能說出一個字,便橫死在那。

  蘇奕看得出,迦樓羅很不甘!

  棋盤世界內,白意收起道劍,折身騰空而起。

  在距離蘇奕尚有十丈之地時,他驀地叩首跪下,低頭道:“師尊,徒兒前來請罪!”

  蘇奕眼神泛起一絲欣慰,道:“快起來吧。”

  白意卻兀自叩首跪在那,道:“師尊,徒兒之前鬼迷心竅,曾聽信毗摩讒言,欲圖刺殺您……”

  蘇奕眉頭微皺,打斷道:“起來。”

  很平淡的兩個字,卻似有莫大的威嚴般,讓白意軀體一僵,而后緩緩起身。

  可他兀自低著頭,似犯錯的孩子般,沒臉面對蘇奕。

  蘇奕眼眸泛起一絲柔和,道:“你且平復一下心情。”

  說著,他目光看向遠處。

  在夜落、王拙甫、山冥妖皇、青兕妖皇他們的聯手之下,已經徹底壓制住那王家的三位老人。

  很快,夜落等人就將對手活擒,帶了過來。

  至此,這一場驚心動魄的大戰徹底落幕。

  可蘇奕卻談不上高興。

  因為目前為止,還不曾見到王雀。

  山河凋零殘破,大地千瘡百孔。

  這方圓八千丈之地,本是青兕妖皇的地盤,可歷經剛才的一場大戰,讓得這片山河如若淪陷般,滿目瘡痍。

  大戰落幕,蘇奕一行人來到一片廢墟上。

  王拙甫和山冥妖皇一起,正在審訊王家那三位老人。

  青兕妖皇惶恐忐忑地立在不遠處,猶如等待審判的囚徒。

  在他身旁,立著的是赤松妖皇。

  夜落和白意佇足在蘇奕身后,前者渾身輕松,后者兀自低著頭,一副愧疚的樣子。

  而在蘇奕身前,殷老癱瘓在地,面如土色。

  “既然你清楚馮吉和緋云是如何死的,自然也該明白,就憑你們祖師留在你神魂中的那一縷意志烙印,根本不可能奈何我。”

  蘇奕俯視著殷老,語氣淡然,“交出王雀,我給你一個痛快,否則,我自有辦法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殷老長嘆一聲,緩緩抬頭看向蘇奕,神色已變得復雜無比,“玄鈞劍主,果然名不虛傳!”

  頓了頓,他神色變得微妙,道:“不過,我敢斷定,以后你的道途,必將殺劫重重,步步維艱!”

  “無論是我畫心齋,還是星空之上其他頂級巨頭,皆會視你為公敵,斷不會容許你存活于世。”

  “因為你掌握的力量,太過禁忌,已足以動用那些頂級巨頭的根基!”

  這番話,聽得在場眾人一陣心驚肉跳。

  蘇奕卻皺了皺眉,道:“我在問你,王雀在哪里。”

  殷老一陣默然,旋即說道:“他是中州王家的麒麟兒,自然就在王家。”

  此話一出,眾人皆錯愕。

  殷老眼眸盯著蘇奕,道:“蘇玄鈞,該說的我已經說了,現在我只求一個痛快。”

  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蘇奕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你求的不是痛快,而是想試一試,能否在我滅殺你們祖師那一縷意志烙印的時候,為自己搏出一線生機吧?”

  殷老臉色頓時就變了。

  無疑,蘇奕一語中的!

  ps:晚上11點前,盡全力再來個2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