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十六章 棋盤如界 一劍鎮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咦,那姓蘇的是要殺入星羅戰圖?”

  遠處,當看到蘇奕的舉動,黑袍中年殷老不由意外。

  旋即,他輕笑道:“這可真的和送死也沒區別了。”

  赤松妖皇瞇了瞇眼眸,提醒道:“他之前輕而易舉便破掉天妖煉穹戰陣,便是那些玄幽境角色,也非他一劍之敵,道友可莫要大意。”

  殷老不由莞爾,道:“道友有所不知,這星羅戰圖乃是我畫心齋的一件秘寶,由我派祖師親手煉制而成,其內蘊積著至強的涅靈法則,奪盡造化,神妙莫測。”

  說著,他眼神泛起自負傲然之色,“迦樓羅他們置身星羅戰圖,不止彼此的道行可以和這件寶物產生共鳴和契合,還能夠借用到涅靈法則的力量!”

  “說句不好聽的話,就是換做如道友這等的玄合境人物,也注定必輸無疑。”

  赤松妖皇倒吸涼氣,動容道:“怪不得道友如此自信,原來此寶竟是出自貴派教主之手的一件至寶!”

  同一時間,當看到蘇奕的舉動,置身星圖戰陣內的迦樓羅等強者也都感到意外。

  這姓蘇的,真以為之前破掉天妖天穹陣之后,就可以無法無天了?

  “呵,我還是頭一次見到似這等自投羅網的蠢貨,這何異于飛蛾撲火?”

  有人冷笑。

  “這姓蘇的都早已不是當初那個他……可他如今竟然還像以前那般自負……”

  迦樓羅都有些錯愕。

  而此時,蘇奕已闖入“棋盤世界”!

  至此,所有人才終于敢確信,這姓蘇的是真的不怕死,否則,誰會蠢到自投羅網?

  “那就給他個痛快,讓其灰飛煙滅!”

  迦樓羅語氣鏗鏘,下達命令。

  棋盤世界中,光焰翻滾,道光交織。

  迦樓羅第一個出手,身影暴沖,掌指如利爪般,朝蘇奕頭顱抓去。

  他雙手間,氤氳涅靈法則,爆綻出耀眼的煙霞。

  并且,他一身的道行,與星羅戰圖的力量完美契合,以至于整個人所掌控的力量,暴漲了不知多少!

  這一瞬,感受到自身實力的暴漲,迦樓羅內心也不由震顫,油然生出一種睥睨自負之意,他甚至有一種哪怕和玄合境人物廝殺,也毫無畏懼的感覺。

  “若有朝一日,我也能真正參悟和掌控這等力量,而非時借用,何愁無法扶搖青冥上,橫壓天地間?”

  迦樓羅內心熾熱,心緒澎湃。

  而在他眼中,在自己這一擊之下,蘇奕已經是個死人!

  因為他自信,放眼大荒天下,除了那些玄合境老家伙之外,再沒有誰能擋住涅靈法則的殺伐!

  眼見迦樓羅的一抓之力破空而至,蘇奕神色不悲不喜,平淡如舊,袖袍一揮。

  砰!!!

  震耳欲聾的爆鳴響徹。

  迦樓羅的一抓之力如紙糊般爆碎潰散,整個人被震得狠狠倒飛出去,渾身骨頭都差點被震碎,難受得差點咳血。

  他臉色當即變了,失聲道:“這怎可能!?”

  那可是涅靈法則!

  源自畫心齋的至強星界法則!

  更何況,這是在星羅戰圖內,他一身的力量與此寶相融合,都可以去和玄合境對決。

  誰能想到,才剛開戰,他就被一拂袖間轟飛出去!

  這一幕,也讓青兕妖皇等人眼珠暴凸,感到匪夷所思,為何……會這樣?!

  極遠處,正好整以暇觀戰的殷老眉頭微皺。

  赤松妖皇面露吃驚之色。

  兩者也被驚到。

  “待會再好好收拾你這小孽畜。”

  棋盤世界內,蘇奕瞥了迦樓羅一眼,身影一閃,朝前殺去。

  “死!”

  鬼狐妖皇出手了。

  他掌指間浮現一抹由涅靈法則所凝聚的狹長刀鋒,縱身一躍,朝蘇奕怒劈而下。

  和迦樓羅一樣,他一身的道行在星羅戰圖力量的加持之下,也暴漲了不知多少。

  可蘇奕卻看也不看,清影劍橫空一挑。

  由涅靈法則所化的狹長刀鋒爆碎,而劍鋒余勢不減,直接碾爆鬼狐妖皇一身的防御力量,由下而上將其整個人劈成兩半。

  那可怖的劍意迸發之下,將鬼狐妖皇那兩截軀體和崩碎的元神都齏粉,徹底灰飛煙滅!

  一劍,誅鬼狐妖皇!

  那霸絕無邊的一幕,讓其他妖皇徹底色變,意識到了不妙。

  落星蝶皇俏臉變幻,喃喃道:“這星羅戰圖的涅靈法則力量,似乎根本就無法克制那姓蘇的!”

  “一起上!”

  有老怪物大喝。

  分布在棋盤世界內的那些妖皇皆一咬牙,悍然出擊。

  像個耄耋老者般的混元妖皇,催動一桿戰矛,劃破長空,勢大力沉。

  周身縈繞花雨的落星蝶皇手握一條銀燦燦的長鞭,鞭撻而至。

  除此,青炎妖皇、風罡妖皇、銀魁妖皇等一眾老怪物,皆祭出各種寶物,催動秘法,從不同方向殺來。

  轟隆!

  棋盤世界都猛地動蕩起來,神輝怒卷,光霞滔天。

  這些老妖怪,皆是十萬妖山中盤踞一方的絕世存在,擱在大荒天下也赫赫有名。

  隨便拎出一個,都有著非凡的來歷,足以令世間無數修士膽寒。

  而他們的道行,最弱的都在玄幽境中期,一些強大的更早在布置多少年前就已臻至玄幽境大圓滿境界。

  而此時,他們聯袂出擊,可想而知那等威勢是何等恐怖!

  面對這一幕,蘇奕不閃不避,抱著一種速戰速決的心態,直接動用全力。

  因為這樣的戰斗,根本就沒必要留情。

  “開!”

  他袖袍鼓蕩,清影劍掀起山崩海嘯般的劍氣,猛地席卷而開。

  無匹犀利的劍氣所過,一種種秘術道法崩滅,一件件神兵利刃在哀鳴中被狠狠震飛。

  連那一眾圍攻而來的老妖怪的身影,都被震得踉蹌倒退!

  一劍之威,破殺重圍!

  “這……”

  “該死!!!”

  “不好!”

  “怎會這樣?”

  各種嘈雜的驚叫,在棋盤世界中響起。

  那些老妖怪無不震駭,差點懵掉。

  他們精心布局,匯聚著十萬妖山中最頂級的戰力,并可借用涅靈法則,動用星羅戰圖之力,本以為這等情況下之下滅殺玄合境人物都易如反掌。

  可當戰斗真正上演,卻完全打破了他們的預估!

  “這一幕,像不像我師尊在破天妖煉穹大陣的時候?那些老妖怪,同樣自信滿滿,躊躇滿志,可一旦開戰,個個都被嚇得魂不附體!”

  遠處,夜落笑說道。

  遺憾的是,王拙甫并未附和,因為他已被震撼得說不出話來,徹底呆滯在那。

  “情況不妙!”

  這一刻,殷老也終于色變,驚疑道,“那姓蘇的家伙,似乎完全無懼涅靈法則之力!”

  赤松妖皇則喃喃道:“若……對方真的是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那么發生再不可思議的事情,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兩者交談時,那棋盤世界內,蘇奕已展開一場血淋淋的殺戮!

  事實上,在破開眾人圍攻之后,蘇奕便沒有任何停留,展開反攻。

  他峻拔的身影,縈繞在燦然若虛幻般的道光中,清影劍不斷斬出,產生清越激昂的劍吟。

  無匹的劍氣縱橫交錯,直似要將那片棋盤世界攪亂!

  一個彈指。

  青炎妖皇發出凄厲慘叫,被一片燦然劍雨誅殺。

  兩個彈指。

  一柄巨錘四分五裂,風罡妖皇的身影被一掛劍氣長虹硬生生拍碎,魂飛魄散。

  三個彈指。

  混元妖皇和其他兩個玄幽境強者齊齊斃命,他們皆被同一劍掃中,軀體從腰部斷成兩截,血灑虛空。

  戰場中,蘇奕的威勢實在太盛,霸道絕倫,幾乎是一劍之間,便可誅殺一位妖皇。

  摧枯拉朽,殺雞宰狗,也不過如此!

  四個彈指。

  已嚇得亡魂大冒的銀魁妖皇,在顫聲求饒時,被一劍洞穿眉心之地,形神俱滅。

  而在第五個彈指,迦樓羅、青兕妖皇、落星蝶皇、山冥妖皇等老怪物,皆驚得肝膽欲裂!

  他們再不敢遲疑,第一時間朝棋盤世界外沖去。

  正如夜落所言,最初時,這些妖皇躊躇滿志,儼然一副穩操勝券的架勢,氣勢洶洶。

  可現在,開戰僅僅須臾之間,九大妖皇中便有五人隕落,他們各自麾下的玄幽境強者,更慘死數人。

  自始至終,根本沒有一個可堪對敵!

  而在夜落和王拙甫眼中,這一戰已經和屠殺沒有區別!

  哪怕是夜落,都完全沒想到,轉世歸來的師尊,僅僅玄照境后期修為而言,卻強大到了這等不可思議的地步。

  須知,那些妖皇可都是狠茬子,活了不知多少歲月,令大荒天下不知多少頂級大勢力都忌憚不已。

  可現在,則似砍瓜切菜般被抹殺!

  那種縱橫捭闔,勢如破竹的殺敵景象,讓夜落內心都震顫不已,為之瞠目。

  而眼見那些對手要逃掉,就見蘇奕一聲哂笑,道:“逃得了嗎?”

  聲音還在回蕩,他腳下驀地一頓,一把將手中清影劍插入那棋盤世界的大地上。

  他右手隨意按在劍柄處,隨著掌指發力。

  棋盤世界驟然震顫,一股晦澀神秘的劍道威能迸發,覆蓋棋盤世界的涅靈規則完全被壓制住。

  那一瞬,就如一柄劍,徹底鎮住了一方世界。

  而置身這一方世界內的迦樓羅等人,身影齊齊一滯,遭受到難以想象的壓迫!

ps:不出意外,明天金魚會盡全力搞一個5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