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十五章 迦樓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伴隨那一道冷笑聲,極遠處天穹下,倏爾涌現出一道金光。

  金光氤氳,化作一個身影瘦高修長的青年。

  他有著一頭金色長發,面容英俊,眼眸銳利如劍。

  “小金子!”

  夜落驚訝。

  蘇奕眉頭微挑。

  這面容英俊的男子,正是他的記名弟子之一,迦樓羅!

  一個體內流淌著金翅大鵬血脈的上古異種!

  蘇奕猶記得,八萬年前,迦樓羅匍匐于太玄洞天山門外,叩首十天十夜,只為留在自己身邊聆聽教誨。

  念其心誠,蘇奕便將其留在身邊修行,收錄為記名弟子。

  可蘇奕卻沒想到,五百年前自己轉世之后,這迦樓羅也曾趁亂出擊,一舉搶走他所留的“熔天爐”!

  蘇奕至今還記得很清楚,當時將熔天爐搶奪到手的迦樓羅,是那般的高興和喜悅……

  而此時,這個叛徒出現在了青兕妖皇的地盤上!

  “夜落,注意你的稱謂。”

  迦樓羅淡淡掃了夜落一眼,慢條斯理道,“以前在太玄洞天,你是我的師兄,這般稱呼我,倒也不算什么。可如今你心智被奪,成了這姓蘇的身邊的一條狗,根本不配再這般稱我!”

  言辭透著不屑。

  夜落臉色一沉,眉梢殺機洶涌。

  此時,青兕妖皇等老妖怪皆迎了上去,眾星拱月般擁簇在迦樓羅身邊。

  這一幕,讓夜落眉頭皺得愈發厲害。

  無疑,今日這一場殺局,和迦樓羅分不開關系!

  蘇奕神色平淡如舊,唯有那深邃的眸子中,泛起冷冽的光澤。

  “各位都出來吧,一起送這姓蘇的一程!”

  遠處,迦樓羅悠然開口。

  “此子的確戰力逆天,值得我們一起出手。”

  伴隨著一道悅耳的聲音從遠處虛空響起,一片花雨飄灑,芬香飄散,一個身著霓裳的美人憑空顯現,氣質縹緲出塵。

  落星蝶皇!

  十萬妖山九大妖皇之一,本體乃是太陰魔蝶,一身道行之深厚,足可躋身前五。

  同一時間,在其他方向上,陸續出現三道身影,氣息皆恐怖滔天,超乎想象的強大。

  分別是青炎妖皇、風罡妖皇、銀魁妖皇!

  皆是躋身在九大妖皇行列的老妖怪!

  這一幕,讓夜落都不由意外,果然不出師尊所料,今日之殺局,遠不像表面那般簡單。

  王拙甫神色漸漸凝重起來。

  原本,蘇奕破開戰陣,救出王家那三位老人,讓王拙甫還頗為振奮,認為此行已擁有足夠回旋的余地。

  可現在發生的這一幕幕,著實太打擊人心,讓王拙甫都感到壓抑和沉重。

  然而,這一切并不算完——

  “赤松道友,山冥道友,我們也去吧?”

  “恭敬不如從命。”

  一陣交談聲在遠處天地間響起。

  又有三道身影從遠處行來。

  為首的,是一個黑袍中年,面如冠玉,柳須飄然。

  在他身后,是一個童顏鶴發,相貌清癯的布袍老者,和一個背負戰刀,身影昂藏如小山般的巨漢。

這三人出  現,引發場中一陣騷動。

  夜落一眼認出,那童顏鶴發的布袍老者,乃是赤松妖皇,九大妖皇中名列第一的老怪物!

  這老妖也是九大妖皇中唯一一個玄合境存在,其威名早在很久以前,就震爍大荒諸天!

  傳聞中,僅僅依附在這赤松妖皇麾下的皇者,就有六十四位之多!

  而此時,當看到赤松妖皇出現,夜落心中也不由一沉,麻煩了!

  玄合境存在,可遠非玄幽境可比!

  而赤松妖皇身旁那一個背負戰刀的巨漢,同樣不簡單,乃是山冥妖皇,一個僅次于赤松妖皇的絕世大妖,有著玄幽境大圓滿層次的修為,只差一步,就能登臨玄合之境!

  “青兕、鬼狐、混元、落星、青炎、風罡、銀魁……再加上赤松和山冥兩位妖皇,這十萬妖山的九大妖皇,竟是全部出動了!”

  夜落心緒翻騰。

  他并未被嚇到,而是完全無法想象,毗摩究竟是憑什么,居然讓這九大妖皇為其效命,不惜一起出動,在此布局!

  再加上迦樓羅以及在場其他那些玄幽境大妖,這樣的陣容,哪怕是擱在大荒天下,都堪稱最頂級,足可橫行無忌,讓各大頂級勢力膽寒!

  相比夜落的淡定,王拙甫已徹底色變,背脊直冒冷汗。

  原本他以為,天妖煉穹戰陣已足夠恐怖,可誰曾想,真正的致命威脅,還在后邊!

  面對如此多的恐怖大妖,簡直讓人看不到任何勝算。

  “這蘇奕,定是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無疑!否則,毗摩何須如此勞師動眾?又有誰值得九大妖皇聯袂出手?”

  王拙甫內心狂跳。

  這一刻,他徹底確信蘇奕的身份,也終于意識到,毗摩必然是太玄洞天的叛徒無疑!

  唯有如此,才能解釋眼前發生的一切。

  至于王雀,僅僅只是個誘餌罷了。

  毗摩的目的,就是要在這十萬妖山中,滅殺其師尊的轉世之身!

  “師尊,那黑袍中年的氣息著實古怪,并且陌生的很,也不知是什么來歷了。”

  夜落飛快傳音。

  他注意到,隨著那黑袍中年出現,無論是那些妖皇,還是迦樓羅,皆主動上前,如臣子恭迎君王駕臨般。

  便是強大如赤松妖皇,都不敢與那位黑袍中年比肩而行!

  這一切,襯托得那黑袍中年身份愈發非凡起來。

  “一個來自畫心齋的老東西,或許能唬住在場那些妖皇,但于我眼中,根本不值一哂。”

  蘇奕隨口道。

  他眼神微微有些異樣。

  畫心齋的強者掌控“涅靈法則”,在這大荒天下,絕對堪稱同境無敵,并且有跨境殺敵的逆天戰力。

  那黑袍中年有著玄幽境后期道行,這也就意味著,若是開戰的話,此人完全可以和赤松妖皇這樣的玄合境初期的角色斗一斗!

  并且,他的身份擺在那,由不得那些妖皇不俯首帖耳。

  不過,唯獨在蘇奕面前,那黑袍中年和這世間其他玄幽境并無區別。

“看來,毗摩至今還不知道,在天玄書院滅殺馮吉、緋云這兩個畫心齋強者的人就是我,否則,怕是根本不可能把這黑袍中年視作殺手锏來  對付我了……”

  蘇奕暗道。

  山河凋零,天地壓抑。

  遠處,九大妖皇和其麾下的玄幽境皇者匯聚,和那金翅大鵬迦樓羅一起拱衛在中年男子身邊。

  陣容之強盛,足可令大荒天下震顫!

  “毗摩那孽徒可真是孝順啊……”

  蘇奕都不禁在心中感慨。

  這樣的布局,都能去收拾玄合境人物!

  “迦樓羅,你覺得我們當如何送這位蘇道友上路?”

  遠處,黑袍中年忽地出聲,目光也是遙遙看向了蘇奕。

  至于夜落和王拙甫,直接被他無視了。

  迦樓羅拱手說道:“殷老安排就是。”

  被稱作殷老的黑袍中年微微一笑,道:“也罷,就由你來帶領其他道友一起出手,我和赤松道友為你們掠陣,如何?”

  說著,他將目光看向童顏鶴發的赤松妖皇。

  “可。”

  赤松妖皇痛快答應。

  迦樓羅當即站出,一對銳利的金色眼眸鎖定在蘇奕身上,唇角勾起一抹冷酷的弧度,言辭殺氣四溢,道:“諸位,且與我一起殺敵!”

  他騰空而起,袖袍一揮,祭出一幅畫卷,在虛空中鋪展而開。

  畫卷內繪制的,赫然是一副奇異的棋盤,棋格交錯,呈八卦九宮之狀陳列。

  而后,這一幅棋盤畫卷倏爾變大,橫亙百丈虛空之中。

  迦樓羅一躍進入棋盤畫卷內,占據前方一個棋格內,那里代表著九宮中的“乾位”,如群龍之首。

  緊跟著,青兕、鬼狐、混元等八位妖皇和其他玄幽境大妖,皆一起掠入棋盤畫卷內。

  這一副棋盤畫卷頓時發光,光焰沖霄,無邊的光影隨之席卷十方。

  這片天地山河,仿佛一下子被完全遮蔽在畫卷內的棋盤世界當中!

  而置身棋盤世界內的迦樓羅、青兕等強者的身影,皆籠罩在一重重神秘莫測的大道力量之中,讓得他們每個人的威勢也一下子變得恐怖無邊!

  夜落和王拙甫齊齊色變,皆敏銳察覺到,這一幅畫卷是一件神秘莫測的至寶,所衍化出的棋盤世界,充斥不可揣測的恐怖威能,讓得迦樓羅等人不止威勢強橫一大截,并且彼此氣息相同,渾然一體!

  這雖非戰陣,可卻比戰陣更玄妙和可怕!

  蘇奕的眉頭也微微一挑,只不過眼神中卻流露出一抹古怪之色,似訝然,似不屑。

  “姓蘇的,你若就此低頭,本座保證,可以給你一個有尊嚴的死法!否則,可別怪本座用這幅‘星羅戰圖’將你煉一個灰飛煙滅!”

  棋盤世界內,迦樓羅聲音冷厲,神色倨傲,滿頭金色長發如烈日般耀眼。

  青兕妖皇等強者,皆冷眼看來,殺機盈野。

  戰斗雖不曾真正上演,可僅僅那等濃烈的殺機,就讓天地色變,萬象黯然。

  夜落和王拙甫皆下意識將目光看向蘇奕。

  卻見蘇奕好整以暇地飲了一口酒,淡然道:“你們留在此地等著,我去去就來。”

  聲音還在回蕩,蘇奕已拎著清影劍,踱步長空,直接沖進了那一幅“星羅戰圖”所化的棋盤世界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