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十四章 九劍之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吟如潮,激蕩天地。

  虛空中,蘇奕青袍獵獵,如仙人縱劍,峻拔的身影上有絕世犀利的劍意貫沖十方。

  他毫不猶豫,連斬九劍。

  第一劍,勢如暴雨傾盆,狂暴肆虐,萬千劍氣劃著玄妙的軌跡,斬向九重天門不同的方位。

  第二劍,燦若大日從碧海之上浮現,光焰萬丈,照亮九天十地,徑自朝第一重天門橫壓而去。

  第三劍,若神祇掄動的巨斧,怒劈山海,一往無前。

  第四劍,虛實相生,清濁交替,似將天地劃分開,將阻擋于前的萬古虛空鑿破,劍鋒所及,無堅不摧。

  第五劍……

  這一口氣斬出的九劍,近乎將“大快哉劍經”的奧義極盡演繹出來,盡顯疏狂自在、逍遙快哉的神韻。

  仿佛可開天、裂地、斷陰陽、亂風云!

  而蘇奕,恰似那九天劍仙臨世,起舞弄清影,劍氣滿乾坤!自有一種睥睨傲世之姿,曠達風流!

  而在眾人眼中,這九劍一出,直似天翻地覆,無匹劍光激射,種種恐怖無邊的無上劍威,隨之在天妖煉穹陣內肆虐而開。

  轟隆!

  戰陣劇烈震顫,九座天門遭受到難以想象的沖擊。

  那九劍之力,還不曾斬落,可彌散出的威能之恐怖,已讓血羽妖皇等九位玄幽境存在心寒,哪還敢猶豫?

  “殺!”

  “快動用全力!”

  驚天動地的的大吼聲響徹。

  那九位玄幽境存在,皆動用全力,操縱禁陣,匯聚身旁八千妖兵之力,一舉把天妖煉穹陣運轉到極盡地步。

  禁陣翻騰,似熔漿爆發,瑰麗絢爛的光焰直沖斗牛,直似要煉化天地山河。

  不過,當蘇奕的第一劍斬下,這座戰陣爆發出的恐怖威能,頓時遭受到極大的壓制,隆隆轟鳴之音不絕于耳。

  當蘇奕的第二劍斬落,直似無數釘子迸發,狠狠嵌入這座戰陣的不同位置之中,整座戰陣就像被命中的全部要害,猛地出現停滯的跡象。

  當第三劍、第四劍、第五劍、第六劍分別斬落……

  轟隆!

  這座足可輕松滅殺玄幽境大能的戰陣,徹底被撼動,遭受到破壞,一座座分布其中的禁陣轟然爆碎。

  那駐守于九重天門內的無數妖兵,則在這一瞬死了不知多少個,軀體炸開,血肉迸射,凄厲驚恐的慘叫隨之響起。

  而血羽妖皇等九位玄幽境強者,無不臉色鐵青,驚怒交加,心神完全被那恐怖的劍威撼動。

  誰也無法想象,一個被困在戰陣內的玄照境少年,竟兇橫到這等不可思議的地步,竟在正面硬撼中,以一身劍道造詣,力壓九重天門!

  直至第七劍、第八劍、第九劍斬落——

  這座被青兕妖皇費盡心血布設的絕世殺陣,被硬生生轟破,九座天門崩塌,分布其中的妖兵成群倒下,灰飛煙滅。

  血羽妖皇等九位玄幽境強者,也遭受到沖擊,一個個身影踉蹌,被恐怖的劍意沖散。

  一些妖皇,更是負傷!

  九劍之間,破天妖煉穹戰陣!

  那摧枯拉朽般的一幕幕,當即震撼全場。

  天地間煙霞翻滾,山河凋零傾塌,毀滅般的力量洪流在兀自在虛空中肆虐,而在場所有強者,皆震驚失神。

  “這……”

  王拙甫呆滯在那,胸腔急劇起伏。

  最初,他對蘇奕能否在十個彈指內破陣,一點信心都沒有,還為此緊張萬分,窮盡一切手段進行防御。

  可誰曾想,僅僅九劍之間,這堪稱絕世恐怖的一座戰陣,就被硬生生轟碎,四分五裂!!

  “這才……四個彈指啊……果然如師尊所言,再強大的戰陣,只需殺到他們無法心意相通地配合,就如紙老虎般,一戳即破!”

  夜落眼眸發亮,感慨不已。

  極遠處天穹下。

  鬼狐妖皇、混元妖皇等老怪物皆被嚇到,神色劇變。

  在開戰之初,他們談笑自若,運籌帷幄,自忖蘇奕等人被困其中,必將在劫難逃。

  甚至青兕妖皇還擔憂,蘇奕敗得太快,會浪費他的一腔心血。

  可此時,他們全都傻眼了。

  寥寥九劍,撼大摧堅,破天妖煉穹之陣,殺到戰陣內血流成河,九位玄幽境人物潰不成軍!

  這無疑太可怕,完全顛覆了他們的預估和判斷。

  以至于,當看到這一切時,他們一時甚至難以相信,無法接受。

  蘇奕可沒有理會這些。

  于他眼中,欲破戰陣,只需一鼓作氣,撼動對方心神,讓對方彼此之間無法默契的配合,便可趁虛而入,一舉將其破之。

  之前九劍,前兩劍撼動的是對方心神。

  之后四劍,是趁虛而入,毀其戰陣之布局。

  當最后三劍斬出時,自可游刃有余地將對方戰陣徹底摧垮,讓對方徹底失去最大依仗!

  這對蘇奕而言,根本沒有多少難度。

  而在眾人震撼之際,他已拎著清影劍,朝前殺去。

  他身影如流光般虛幻迅疾,憑空來到血羽妖皇身前,隨著手腕一轉,清影劍橫空掃出。

  血羽妖皇的斗志早已被撼動,正自震顫,眼見蘇奕這一劍殺來,根本想都不想,身影暴退,進行閃避。

  與此同時,她狠狠揮動手中那靛藍色的羽扇,掀起一片冰寒刺骨的幽藍色大道風暴。

  可她反應再快,也終究低估了蘇奕這一劍的可怕。

  便見清影劍橫掃之下,一道足有百丈長的無匹劍氣乍現,輕易碾碎那一道幽藍色大道風暴,掃在血羽妖皇身上。

  砰!!

  血羽妖皇周身的防御寶物和秘術皆如泡影般炸開。

  她整個人被攔腰斬成兩截!

  “你……”

  血羽妖皇瞪大美眸,張嘴欲言,可已說不出話來,就此斃命。

  她那斷成兩截的軀體,還未掉落,就被夜落眼疾手快收起。

  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食材,沒看師尊這一劍,不曾將其徹底毀掉嗎?

  而蘇奕已縱劍朝前殺去。

  他速度太快了,根本不曾有任何停留,且一劍之下,就誅掉血羽劍皇,幾乎不曾遭受阻擋。

  “死!”

  清影劍當空一劈。

  虛空直似被劈開,數百丈外,一顆血淋淋的頭顱拋空而起。

  那是一個玄幽境強者被殺,也曾試圖閃避和抵擋,可在蘇奕的劍鋒之下,終究顯得太不堪,被斬落首級。

  那些玄幽境皇者皆被嚇壞,朝四面八方逃竄,一個個斗志崩潰,惶惶如犬。

  蘇奕自不會客氣,他神色平淡如舊,一身氣勢凌厲無匹,眨眼間而已,便再斬掉三個玄幽境大妖。

  無不是一劍斃命!

  這是一種絕對的碾壓,所向披靡!

  “撤,快撤——!”

  遠處,響起青兕妖皇震天的大吼。

  他和一眾妖皇佇足在極遠處,臉色皆陰沉如水,顯得很難看。

  那組成天妖煉穹戰陣的那些皇者和妖兵,分別來自他們各自的麾下。

  可現在,戰陣被破,他們那些屬下也被殺得潰不成軍,傷亡慘重,讓他們如何不驚,如何不怒?

  而蘇奕展露出的那逆天戰力,更讓他們都感到膽寒,道心遭受到極大沖擊!

  “這就是你費盡心血準備的戰陣?不免也太不堪了些。”

  蘇奕淡然出聲。

  他此時已來到一座神山上空,沒有再追擊。

  說話時,他手中清影劍隨意一斬。

  那座足有千丈高的神山,頓時被從中間劈開,山體轟然傾塌。

  而后,在山底部位,露出一座牢獄。

  牢獄內,關押著三個血淋淋的身影,皆負傷累累。

  “那是我族的三位太上長老!”

  王拙甫激動開口。

  他正欲前往救助,卻被夜落阻攔,道:“姑且等一等,小心有詐。”

  王拙甫心中一震,頓時壓制住救人的沖動。

  的確,那青兕妖皇怎可能隨便讓他們救人?

  此時,遠處天穹下,青兕妖皇等老怪物匯聚在一起,足有十多位,陣容依舊堪稱強大。

  可卻沒有一個再出手。

  “姓蘇的,你休要猖狂,戰陣雖沒了,可這出好戲還遠沒有結束!”

  青兕妖皇深呼吸一口氣,眸光冰冷,他一指那座牢籠,道,“那三個王家老東西的神魂,皆被一門禁咒封印,若你們想救人……”

  不等說完,就見蘇奕隨手一劍,便破開那座牢獄,隔空將那被困的三個王家老人救了出來。

  王拙甫連忙上前,將這三位老人的身軀托出,略一打量,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之極。

  “蘇大人,他們三位的神魂的確被封印了。”

  王拙甫苦澀出聲。

  蘇奕淡然道:“無礙,你先照看著他們,待會擒下那頭蠢牛,自可以解救他們。”

  “大言不慚!不怕告訴你,只需本座心念一動,便可抹殺那三人的神魂!”

  青兕妖皇話語森然,眼神冷酷,“這等情況下,除非你姓蘇的不在意他們的性命,否則,你必敗無疑!”

  頓了頓,他又咧嘴笑起來,“當然,還有那個王雀,他如今的處境,可不比那三個老家伙好到哪里。”

  夜落眉頭皺起。

  王拙甫心情沉重。

  這等威脅,足以令任何人感到棘手。

  卻見蘇奕不以為意道:“若他們死了,到時候,我殺光這十萬妖山所有妖皇,為他們陪葬便是。”

  青兕妖皇等一眾老妖怪都不禁愣了一下,蘇奕這般反應,完全出乎他們意料。

  就在此時,一道冷笑聲忽然在天地間響起:

  “姓蘇的,你還是如以前那般冷酷和無情,不過你放心,我們可從沒想過用這些人質來脅迫你低頭!”

  ps:明天的更新也在晚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