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十章 十萬妖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十萬妖山。

  大荒赫赫有名的一個大兇之地。

  在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十萬妖山更被視作天下妖修的起源之地!

  十萬妖山綿延起伏,縱橫近九萬里范圍,山中分布不知多少魑魅魍魎、妖魔精怪。

  在十萬妖山深處,有著“九大妖皇”,每一個麾下皆統馭數以萬計的妖修,馳騁一方,堪比大荒中的頂尖勢力。

  勢力最強大的“赤松妖皇”,更是一位擁有通天手段的玄合境大妖,其威名早在很久以前,就震爍大荒諸天。

  傳聞,僅僅是依附在赤松妖皇麾下的皇境大妖,便有六十四位之多!

  小西天的硯心佛主很久以前曾言,大荒天下若有地獄,定然就在“十萬妖山”之中。

  九極玄都那位輩分最高的“道祖”也曾言稱,最初時候的十萬妖山,本就是天下妖類的祖源,其歷史可追溯到亙古以前!

  而在大荒天下,幾乎很少有修士敢于前往十萬妖山闖蕩。

  無他,太危險!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別說是一般修士,就是皇者人物在闖蕩十萬妖山時,也是九死一生!

  不過,對蘇奕而言,此來十萬妖山,和故地重游也沒多少區別。

  何謂“稱尊大荒,劍壓諸天”?

  那就是但凡大荒領地所及,這片星空諸天所在,皆可稱尊!

  這句話擱在十萬妖山,同樣適用。

  而這八個字,獨屬于“玄鈞劍主”一人。

  綿延起伏的古老山河間,群巒疊嶂,云霞蒸騰。

  天地之間,呈現出蠻荒、原始、混亂的景象。

  不知多少妖類散布在這片九萬里山河間,諸如草木精怪之屬、飛禽走獸之輩,更是數不勝數。

  除此,不乏一些在外界極為罕見的蠻荒異種、絕世妖獸!

  湖泊中,一頭百丈長的黑色巨蛇暴沖而出,血盆大口直接咬住一頭數十丈長的金色兇禽,硬生生將對方拖拽到湖泊深處。

  湖水劇烈翻騰,浪花染上鮮紅之色,很快就恢復往昔的寧靜。

  遠處,一群血色暴猿飛走在峭壁懸崖之間,嘶吼震天,所過之處,飛沙走石,煞霧沖霄。

  它們的臂膀力大無窮,群起而上,可輕易撕裂玄照境皇者!

  荒草蔓延的平原上,一群軀體足有尺許高的火紅螞蟻如火焰風暴般肆虐前沖,一路上遇到的兇獸,無論有多可怕,皆瞬息被它們撲殺啃噬,化作累累骨架橫陳大地之上。

  ……類似這樣的兇險景象,在十萬妖山到處可見。

  一頭實力足可媲美玄照境皇者的“鬼面隼”正自在天空中逍遙自在的游弋。

  忽地,一道劍光在天穹之下乍現。

  鬼面隼的頭顱斷落,血灑青冥。

  而其三尺長的軀體掉落地面時,被一只白皙大手接住。

  “我們姑且在此地休整一下,你把這孽畜烤熟了,咱們師徒好好飽餐一頓。”

  蘇奕隨手把鬼面隼的軀體丟給夜落,他自己則來到山間一條清澈的溪水之畔,拎出藤椅,懶洋洋坐在了其中。

  夜落手腳利索地忙活起來。

  這已經是他們進入十萬妖山的第三天,一路奔波,遇到不知多少妖物。

  過,大多都成了師徒二人的獵物……

  一堆篝火點燃,夜落蹲在地上,一邊烤肉,一邊道:“師尊,我們這一路上,殺了不少妖獸,也并未遮掩行蹤,若這真的是毗摩所布設的一個局,那火云洞的青兕妖皇,怕是早已知道我們來了。”

  蘇奕心不在焉地嗯了一聲,道:“如此一來,他們也可以準備的更充足一些。”

  夜落一怔,頓時啞然。

  他大概能猜出師尊的心思,欲給敵人留下足夠的準備時間,從而畢其功于一役!

  實力越強大,就越不屑遮掩,什么魑魅魍魎,什么陰謀詭計,根本無須理會,一劍破之便可!

  “我反倒有些擔心中州王氏的那些老家伙。”

  夜落沉吟道,“他們為救助五師兄王雀,早在我們之前就已展開行動,前來這十萬妖山,若是掉入毗摩準備的陷阱中,后果著實不堪設想。”

  蘇奕想了想,道:“那些王家的老家伙可絕非莽夫,自然也清楚這十萬妖山是何等兇險,依我看,在沒有摸清楚情況之前,他們怕是不會輕舉妄動,否則,別說救人了,自保都難。”

  夜落點了點頭。

  很快,誘人的烤肉香味彌漫,師徒二人圍著篝火,一邊飲酒,一邊大快朵頤,不亦快哉。

  吃飽喝足,師徒二人正欲啟程趕路。

  忽地,極遠處天穹下傳來一陣急促的破空聲。

  就見一個身影高瘦的老人,正在被一群火紅的螞蟻追殺!

  那老人衣衫破損,披頭散發,身上染血,明顯負傷嚴重,飛遁之時,直似拼命般,在燃燒一身道行。

  那些火紅螞蟻則堪稱猙獰詭異。

  它們的軀體皆有尺許高,大如貍貓,通體似火紅的銅汁澆筑,生有一對碧油油的眼瞳。

  它們速度快若閃電,氣息兇厲邪惡,成群出沒時,宛如一片火紅的云霞在肆虐。

  上古異種火銅蟻!

  蘇奕一眼認出這種妖物,它們天生力大無窮,掌控陰煞火毒,成群出沒,強大如皇者,被它們咬上一口,也會遭受火毒侵體之害,輕則神魂殘破,重則身隕道消!

  “是中州王氏的太上長老王拙甫!”

  夜落吃驚出聲,認出那正在被火銅蟻追殺的瘦高老者的身份。

  交談時,那極遠處天穹下再有異變發生——

  就見無聲無息地,一頭百丈長的黑色大蛇掠上長穹,軀體盤繞若小山嶺似的,擋在了那瘦高老者王拙甫的前路上。

  “不好!”

  王拙甫大驚,正欲改變方向,身后的一群火銅蟻已轟然化作扇形陣容,將王拙甫的退路封死。

  而在前方,那黑色大蛇發出一聲雷霆般的大吼,朝著王拙甫撲殺而來。

  這條黑色大蛇竟無比強大,掀起滔天的血色電弧,如若鋪天蓋地的大網般鎮壓而下,毀天滅地般的氣息隨之擴散那片天穹。

  與此同時,那群火銅蟻隨之出動,王拙甫頓時陷入圍困中,處境岌岌可危!

  “師尊,看來事態已變得嚴重起來!”

  夜落眉頭皺起。

  之前,他們還在推測中州王氏的那些老家伙,會否掉入毗摩所準備的陷阱中,現在,就看到王拙甫被追殺的那一幕。

  這讓夜落察覺到有些不妙。

  救人吧。”

  蘇奕說著,已邁步虛空,扶搖而起。

  清影劍掠出,隨著蘇奕身影一閃,一道如若虛幻般的縹緲劍氣當空斬去。

  一劍而已,直接轟碎那漫天血色電弧,以摧枯拉朽之勢,斬掉那頭魔紋大蛇的首級!

  血灑如瀑。

  魔紋大蛇的軀體從虛空中跌落。

  而這僅僅只是開始——

  就見蘇奕漫步長空,出劍如電,每一劍刺出,皆精準地鑿破一頭火銅蟻的腹部,將其開膛破肚,四分五裂炸開。

  僅僅三個彈指,足足十九頭火銅蟻就被滅殺一空,輕松得如探囊取物般,呈現出絕對碾壓的姿態。

  王拙甫愣住了,瞠目結舌。

  之前,他身陷重圍,內心憤怒又絕望,都已做好拼命的打算。

  可誰曾想,隨著一個青袍少年出現,眨眼間而已,便一舉滅殺一切妖物!

  “多謝道友救命之恩!”

  旋即,王拙甫才如夢初醒般,上前拱手見禮,滿臉激動之色。

  蘇奕微微頷首,道:“舉手之勞罷了,無須客氣。”

  這時候,夜落也已趕來,說道:“前輩,您沒事吧?”

  王拙甫是王雀的長輩,并且在中州王氏一族的輩分很高,夜落作為王雀的師弟,稱一聲“前輩”也是應當的。

  “夜落道友?”

  王拙甫驚訝,“你怎會在這里?”

  夜落道:“我和師尊一起,前來營救王雀師兄。”

  師尊!?

  聽到夜落口中的這個稱謂,王拙甫渾身一震,眼眸瞪大,明顯意識到眼前這個出手救他的青袍少年是誰了!

  可很快,王拙甫臉色微變,明顯有些遲疑,目光望著蘇奕,道:“我該尊稱閣下是玄鈞劍主,還是……蘇奕?”

  無疑,王拙甫也聽說過那一則轟動大荒天下的消息,變得驚疑起來。

  夜落眉頭皺起,不悅道:“前輩,那世間的謠言豈能相信?更何況,這次若非我師尊出手,前輩您剛才怕是很難有脫困的可能。”

  王拙甫頓時有些窘迫,連忙解釋道:“王某絕無惡意,也斷非不識好歹之輩,只不過是一時糊涂,還望兩位恕罪!”

  說著,他朝蘇奕和夜落一一見禮。

  夜落神色這才緩和不少。

  蘇奕則擺了擺手,不以為然道:“且不管我是什么身份,我總歸救了你一命,找個地方聊一聊如何?”

  王拙甫痛快點頭答應。

  三人正欲行動,忽地蘇奕似察覺到什么,眸子中冷芒一閃,驀地抬起清影劍,朝西南方千丈之外的虛空一斬。

  那處虛空炸開,光焰洶涌中,一只拇指大小的紫色飛蛾踉蹌飛掠出來,可還不等逃竄,就被茫茫劍氣絞碎成粉末。

  王拙甫和夜落皆是一怔,驚疑不已。

  “那是一只‘紫翼靈蛾’,當被對手操縱時,可充當對手的眼睛,將所看見的一切,盡數映現于對手的識海中。”

  蘇奕隨口道,“這也就意味著,剛才那一場追殺,是有人在暗中操縱。”

  ps:1,更新晚了,跟諸君道歉,端午節假期,事情有許多,耽擱了很多時間。

  2,明天的更新一起放在晚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