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十九章 給師尊一個驚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牧靈山上下,一片動蕩。

  到處時倉惶逃竄的身影。

  這一場大戰,發生的快,結束的也快,但引發的動靜,卻恐怖驚世。

  當目睹那一眾宗門大人物如草芥般被斬殺,那些羽化劍庭的弟子皆惶惶如喪家之犬!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小魚小蝦。

  隨著洪山峰等一眾羽化劍庭大人物伏誅,自今夜起,作為大荒六大道門之一的羽化劍庭,必將就此四分五裂!

  “當年,這洪山峰率領羽化劍庭那些老家伙殺入太玄洞天,更當眾血口噴人,詆毀于我,毗摩又怎會允許他們加入玄鈞盟?”

  蘇奕收起清影劍,目光看向夜落。

  須知,玄鈞盟時以他蘇玄鈞的名義建立!

  可羽化劍庭當年在太玄洞天所干的事情,分明就是對他蘇玄鈞莫大的詆毀。

  夜落嘆道:“師尊有所不知,毗摩把羽化劍庭的所作所為,都推到了青棠頭上,言稱是青棠曾假借師尊的名義,殺害羽化劍庭的人,盜走了十方劍經……”

  說到這,他自嘲道:“我當初也沒有疑心這些,只當青棠譎詐,手段卑劣,打著師尊名義干了許多傷天害理的事情。可現在才知道,我一直被蒙在鼓里。”

  蘇奕點了點頭,忽地問道:“那你可知道,過往那些年,青棠可曾真的做過叛逆之事?”

  “我……”

  夜落思忖半響,道,“過往那些年,毗摩曾不止一次說過,青棠獨占了太玄洞天和師尊所留的一切寶物,并且還說,青棠狼子野心,曾多次試圖毀掉玄鈞盟,將我們這些師兄弟滅殺。”

  “可認真思忖的話,青棠除了曾言稱有朝一日定會踏滅玄鈞盟之外,過往歲月中,并未做多少出格的事情。”

  說到這,夜落神色變得復雜起來,“師尊,現在除了您之外,弟子已很難再相信任何人,只感覺……無論是毗摩,還是青棠,皆心機深沉,另有圖謀,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言辭間,盡是失落和悵然。

  蘇奕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相信,似毗摩、青棠這般的門徒,終究只是極少數,你那其他的師兄弟們,或許大多都和你一樣被蒙在鼓里。”

  “走吧,去十萬妖山。”

  說著,蘇奕已折身遠去。

  “被蒙在鼓里的滋味,才是最不好受的……”

  夜落暗嘆,他不再多想,追上師尊的步伐。

  這天夜晚,羽化劍庭遭遇大變,門中一眾皇者盡數隕落!

  消息一出,先是在北雪州境內掀起軒然大波,而后擴散到整個大荒天下時,也是引發無數震驚和嘩然的聲音。

  “那一晚,羽化劍庭的弟子曾聽到,是玄鈞劍主親臨羽化劍庭,須臾間而已,便劍斬一眾皇者!”

  “老天!玄鈞劍主真的還活著?”

  “錯!定然是那個冒充玄鈞劍主的蘇奕干的!他這是在對玄鈞盟進行報復!”

  “真真假假,誰分得清?”

  天武神山,玄鈞盟。

  當得知消息后,毗摩沉默許久,卻忽地搖頭笑起來。

  “師尊啊師尊,以前的你,

  傲岸如神,俯瞰諸天,似羽化劍庭這等勢力,完全都不放在您眼中,可如今您轉世歸來,怎么就只挑軟柿子捏?”

  聲音中,透著淡淡的諷刺之意。

  旋即,毗摩摸了摸下巴,“看來,師尊您的道行還遠遠未曾恢復到前世巔峰時,于我而言,這可真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毗摩整個人輕松不少。

  他最初先發制人,就是要試試,這等情況下,蘇奕是否敢直接殺上玄鈞盟。

  為此,他還籌謀和準備了諸般手段,嚴陣以待,不敢有絲毫怠慢。

  可現在,得知蘇奕在羽化劍庭的所作所為,毗摩內心頓時輕松不少。

  不過,毗摩并未就此放松。

  作為蘇奕前世的大弟子,他跟隨在蘇奕身邊的時間也最久,也最清楚,自己的師尊是何等可怕的一位存在!

  “松釵師妹一年之內就能破關而出,在此之前,我會動用一切手段,跟您好好玩一玩。”

  毗摩自語,“可惜,青棠那小賤人竟能沉得住氣,沒有對您出手,不過,她肯定也在布局,在等著給您致命一擊!否則,她如何向她背后的那個神秘勢力交差?”

  太玄洞天。

  一座碧綠的湖泊之畔。

  青棠坐在藤椅中,一對清澈漂亮的星眸,凝視著湖中一條正在歡快游走的金色靈魚。

  靈魚唇部已生出龍須,足有二尺長,身上靈性光澤氤氳,就是太胖了。

  這條金色鯉魚,很久以前就被豢養在這座湖泊中,活了不知多少歲月,吃了不知多少天材地寶,渾身都是精華。

  青棠還記得,當初自己剛拜入師門的時候,曾聽師尊談起,這金色鯉魚是他從小西天菩提樹之畔的蓮池中帶回來,常年聆聽誦經參禪之音,說不準哪天就可能魚躍龍門,蛻化為一條真龍!

  也是從那天起,青棠一直留意著這條金色鯉魚。

  遺憾的是,這么多年過去了,這條鯉魚除了吃胖了許多,一直沒有蛻化成龍的苗頭。

  “在我離開大荒之前,你倘若還沒有蛻化為龍,我就把你燉成一鍋湯喝了。”

  青棠粉潤的唇角微微翹起一抹弧度。

  似察覺到青棠的心思般,那胖乎乎的金色鯉魚嚇得一個激靈,嗖的一下潛入湖底深處。

  “青棠姑娘。”

  遠處,身著玉袍的秦楓走來,神采飛揚,“你可聽說,那名叫蘇奕的家伙,在兩天前的深夜,殺了羽化劍庭的一眾老東西?”

  談起此事,這位星河神教天陽殿的使者,顯得頗為振奮。

  青棠精致的黛眉微皺,眼皮都沒抬起,兀自凝視著湖水,心不在焉道:“小打小鬧罷了,不值得關注。”

  秦楓一怔,忍不住道:“可如今外界都在傳,若再任由那蘇奕這般鬧下去,用不了多久,怕是非殺上太玄洞天不可!畢竟,他如今冒充的是尊師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

  頓了頓,見青棠沒有開口,秦楓繼續道:“依我看,我們與其等他殺上門,不如主動出擊,將他一舉擒下,如此,既可以摸清楚此人的底細和來歷,又能改變天下人對青棠姑娘的看法,可謂一舉雙得。

  青棠緩緩抬頭,一對星眸淡漠地看向秦楓,道:“先回答我,你為何會對那蘇奕如此感興趣?”

  秦楓眸光閃動,笑說道:“我只不過是想為姑娘做些事情罷了。”

  青棠伸出纖細雪白的手,指著遠處,道,“你可以離開了。”

  秦楓臉上的笑容凝滯,皺眉道:“青棠姑娘,我一心想著為你做事,可你似乎……很不待見我啊!”

  他聲音都有些陰沉下來。

  青棠掌指一拂。

  青碧的湖水驟然掀起一道巨浪,秦楓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狠狠轟飛出去。

  他跌落在數十丈外,雖不曾負傷,但渾身濕漉漉的,頗為狼狽。

  “聽好了,我不需要你來教我做事,你們星河神教真有能耐,大可以自己去尋找玄黃母氣。”

  青棠坐在藤椅中,儀態隨意,目光已重新看向湖泊深處,語氣清冷,“我青棠就是沒有你們星河神教的幫助,也自可以鎮得住這太玄洞天。”

  遠處,落湯雞似的秦楓,滿臉羞憤之色。

  他正欲說什么,一道充斥威嚴的沙啞聲音響起:

  “秦楓,我們是客,休要對主人不敬。”

  一個黃袍老者憑空出現。

  秦楓臉色頓變,躬身見禮道:“是!”

  黃袍老者則朝青棠遙遙拱手道:“若有冒犯之處,還望道友多多見諒。”

  青棠微微頷首,道:“些許爭執,我自不會放在心上。”

  黃袍老者笑了笑,道:“若是可以,尚某煩勞道友盡快收集玄黃母氣,若等到我教教主從幽冥返回時,道友還不曾搜集到足夠的玄黃母氣,尚某可就不好交差了。”

  言辭溫和,可話中意味,卻帶著若有若無的威脅之意。

  青棠自能聽得出來,她淡然道:“放心便是,等你們教主的大道分身前來時,我自會給他一個交代。”

  黃袍老者沒有再多說什么,帶著秦楓轉身而去。

  直至他們的身影消失,坐在藤椅中的青棠悄然握緊了雪白的玉手,清麗無匹的絕美容顏上,浮現出一絲冷厲之意。

  黃袍老者名喚尚天奇,星河神教天陽殿大祭祀,僅次于天陽殿殿主的一位老人!

  其地位和修為,遠遠不是秦楓這樣的使者可比。

  “若不是要利用你們星河神教牽制畫心齋那女人,就憑你尚天奇敢拿‘漁夫’的大道分身來威脅我這一點,就死不足惜!”

  青棠星眸中盡是冰冷寒意。

  旋即,她整個人一點點放松下來,眸光盯著湖中的那一條金色鯉魚,輕語道:“但凡起風之時,天下必亂象四起,可惜,這風還不夠大,還遠不足以掀起一場改天換地的大風波,所以……再等等也無妨,你說呢?”

  那金色鯉魚在湖中歡快游走,掀起一陣陣浪花,也不知時聽懂了,還是沒聽懂。

  “到那時候,我自會給師尊一個大大的……驚喜!”

  青棠拎出酒壺,暢飲了一番。

  她愜意慵懶地躺在藤椅中,星眸深邃,帶著一絲耐人尋味的光澤。

  ps:第二更會有些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