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十八章 恰好路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吟如潮,驟然在這恢弘寂靜的大殿內響徹。

  清影劍如若夜色下乍現的一抹空靈月光,落入蘇奕骨節分明的白皙右手之中,隨著手腕轉動,橫空一刺。

  虛空驟然撕裂出一道筆直裂痕,無匹凌厲的劍氣迸發之下,恍如一抹鑿破空間的流光乍現,照亮整座大殿。

  那瘦小老者心中發寒。

  作為羽化劍庭的玄幽境后期存在,他一生歷經不知多少生死血戰,當這一劍刺來,他第一時間察覺到危險!

  根本顧不得他想,瘦小老者舌戰春雷,周身爆綻出刺目的金芒,一股山崩海嘯般的恐怖法則威能,隨之從其身上迸發而出。

  “開!”

  瘦小老者袖袍鼓蕩,一口金燦燦的道劍當空掠出。

  道劍之上,涌現出驚世般的毀滅波動,直似一輪金色大日狠狠砸下。

  鐺!!!

  爆鳴響徹,狂暴的大道波動肆虐擴散。

  瘦小老者身影如遭神山撞擊,不受控制地朝后連退九步,每一步落下,他臉色就蒼白一分,大殿隨之猛地震顫一下。

  當他站穩腳步時,大殿內的座椅和擺設,皆早已被毀滅般的力量洪流碾碎,化作齏粉飄灑。

  而那一口金燦燦的道劍,則被震得倒射出去,插入大殿盡頭的墻壁中,劇烈哀鳴顫抖!

  輕描淡寫的一劍之間,劈得一位玄幽境老怪物退后九步,道劍脫手而飛!

  那恐怖的力量,讓洪山峰身心皆顫,徹底色變。

  “竟愚蠢到動用十方劍經的絕學……這可是我師尊當年賜你們羽化劍庭的劍道傳承啊。”

  夜落感慨。

  很久以前,羽化劍庭只是一個名不見傳的小門派,而羽化劍庭的開派祖師,則僅僅只是師尊身邊的三十六個記名弟子之一!

  也正是依仗師尊的威勢和庇護,羽化劍庭才能一步步崛起,成為這大荒九州的六大道門之一!

  可在師尊當初轉世之后,這羽化劍庭卻跟隨毗摩一起,殺入太玄洞天,更誣蔑師尊曾盜走他們的至高傳承“十方劍經”,這……何其可笑?

  “快喊人!”

  瘦小老者大吼。

他須發怒張,窮盡一身道行,直似拼命一般,催動那一口被震飛的金色道劍,朝蘇奕殺來  洪山峰哪敢怠慢,第一時間祭出一口黃銅道鐘。

  只是,就在他剛準備催動此寶的時候,一道震天般的碰撞聲驟然響徹。

  就見那瘦小老者,被一劍劈飛出去,身影還未落地,就在半空轟然爆碎,血灑虛空。

  連元神都被這一劍震得粉碎!

  這位羽化劍庭的太上長老人物,竟是在正面硬撼之中,被蘇奕的劍道力量活生生震死!

  那霸道血腥的一幕,讓夜落都不由震顫。

  這才多久沒見,師尊的道行竟比當初在幽冥界時強大了不知多少!

  “師叔!”

  洪山峰發出悲慟的大叫,眼睛發紅。

  這位羽化劍庭的掌門人物徹底失控了,狠狠催動手中黃銅道鐘。

  鐺!!!

  一股宏大鐘聲傳出,響徹羽化劍庭上下。

  蘇奕一手拎劍,沒有阻止。

  他自始至終立在那,淡然從容。

  早在玄照境中期時,滅殺玄幽境層次的角色,對他而言已不再是什么難事。

  更別說,他前不久剛煉化一股玄黃母氣,修為已突破至玄照境后期,一身道行也隨之發生驚人的蛻變。

  “不管你們是誰,今天你們統統得死——!”

  洪山峰嘶聲發狠。

  不過,說話時他卻遠遠避開,祭出諸般寶物,防御在身影四周,根本就不敢去和蘇奕硬拼。

  這讓夜落一陣鄙夷,堂堂羽化劍庭掌教,就這點出息?

  很快,一陣嘈雜的聲音在大殿外響起,并伴隨著急促的破空聲。

  “何方鼠輩,敢闖入我羽化劍庭行兇?!”

  一道沉渾的大喝響徹,伴隨聲音,虛空驟然轟鳴,一個身著道袍,身影高大的老者率先暴沖而至,進入大殿。

  而在其身后,跟隨著一眾男女,皆氣息恐怖,殺氣騰騰。

  最弱的都有玄照境修為,而那為首的道袍老者,更是一位玄幽境后期存在,一身威勢恐怖滔天!

  當看到大殿內的景象,道袍老者一行人的目光第一時間鎖定在蘇奕、夜落兩人身上。

  恐怖的殺機隨之在這座大殿內肆虐而開。

  大殿深處,洪山峰精神一振,顧不得其他,大叫道:“快,一起動手!殺了這兩個賊子!”

  根本無須他提醒,道袍老者一行人已察覺到不妙,甫一抵達,就毫不猶豫直接出手了。

  轟隆!

  各種絢爛奪目的寶物騰空而起,諸般神妙的術法涌現。

  那由一眾羽化劍庭大人物匯聚而成的威能,讓整座大殿再也承受不住,轟然傾塌,灰飛煙滅。

  這等一幕的確很恐怖,換做世上任何玄幽境皇者,怕也不敢正面硬撼,只能避其鋒芒。

  不過,蘇奕沒有退。

  他屈指一彈劍鋒,峻拔的身影終于動了,不閃不避,直接迎沖而上。

  清影劍爆綻清輝,掀起一掛浩蕩如天河般的劍氣,垂落而下。

  轟隆!

  驚天動地的轟鳴在夜色中響徹,神輝肆虐擴散,照亮十方山河,連帶著腳下的天牧靈山都猛地震蕩起來。

  那一眾羽化劍庭的大人物的全力一擊,被浩浩蕩蕩的劍氣硬生生沖散開,連他們的身影也被震退。

  便是擁有玄幽境后期修為的道袍老者,也被這一擊撼動,一身氣血翻騰,臉色當即變了。

  “這……”

  “好強!!”

  “這是玄照境層次能夠擁有的力量?”

  驚呼聲響起,那些羽化劍庭的大人物皆被驚到,意識到問題的嚴重。

  可他們都來不及多想,因為蘇奕已持劍殺來。

  他凌空邁步,衣袍飄曳,手中清影劍揮動之間,掀起一道道縱橫交錯的劍氣,縹緲如流光,虛幻似月輝。

  遠遠一望,說不出的超然,儼然如傳說中的劍仙臨塵,劍意動八荒。

  轟隆!

  道音轟震,大戰就此爆發,這片天地陷入混亂動蕩之中。

  也是此時,羽化劍庭那些大人物才深刻體會到,這次的對手是何等恐怖。

  噗!噗!噗!

一道又一道沉悶的爆碎聲炸響,就  見蘇奕縱劍上前,每一劍斬出,便抹殺一位皇者,勢如破竹,干脆利索。

  任憑對手在皇道路上是何等修為,動用的又是何等秘術和寶物,皆不敵蘇奕一劍之威!甚至跪地求饒,蘇奕也毫不留手,眾人就眼睜睜的看著,那些威震昆墟,睥睨眾生的皇者,被蘇奕如割韭菜般,輕易斬殺。

  到最后,鮮血灑滿了這片山體,虛空血腥氣息粘稠嗆鼻。

  僅僅三個彈指,羽化劍庭的十六位玄照境皇者、兩位玄幽境中期老怪物、一位玄幽境后期存在,被蘇奕一口氣屠滅!

  遠處,洪山峰呆滯在那,失魂落魄。

  夜落看著這一幕,那平靜的神色不曾發生過一絲改變。

  天牧靈山上,無數人驚慌失措,抬頭望去。

  那一刻,天穹血雨滂沱,鬼神皆泣。

  如此多皇者隕落,已經引發天象變化,整個天空,下起血雨來,天際傳來地獄群鬼嚎哭的聲音,在這深夜中格外滲人。

  這倒并非引發了天地悲鳴,而是皇者隕落后,一身的大道法則力量崩壞溢散,混雜在血水中引起的一種異象。

  如果是玄合境隕落,倒的確會引發天地悲鳴,周天上下都能看到。

  原因就是,玄合境所掌握的法則力量,已是一方世界最為強大的規則之力,當其隕落,就如周天規則殘損,會引起莫大的天象,這便是所謂的“天地同悲”。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

  他轉身朝遠處的洪山峰行去,手中清影劍發出淺淺的清吟,峻拔的身影在如若月光的劍光映照下,顯得愈發超然和神圣。

  “你……你究竟是誰?”

  洪山峰嘶聲開口。

  “之前,你不是早已猜到了嗎,為何多此一問?”

  蘇奕輕語。

  想當初,在他轉世之后,曾短暫地停留在那一座由青棠所布設的靈堂中,也曾親眼目睹,洪山峰率領羽化劍庭那些老家伙在殺入太玄洞天時,氣焰是何等的張狂。

  尤其是洪山峰,更大言不慚叫囂,他蘇玄鈞欠下羽化劍庭八百九十三條性命,盜走其宗門的十方劍經,此來太玄洞天,只為討債!

  這等一幕,蘇奕怎會忘卻?

  “玄……玄鈞……劍主!?”

  洪山峰瞳孔瞪大,這位羽化劍庭的掌教徹底崩潰了,斗志渙散。

  旋即,他狀若瘋狂,大吼道:“為何你不去殺毗摩!卻要為難我羽化劍庭?!”

  蘇奕微微搖頭,道:“自作多情,今夜我只不過是恰好路過,順便和你們羽化劍庭算賬罷了。”

  “恰好……路過!?”

  聽到這個理由,洪山峰胸口發悶,眼前發黑,只覺天下最荒誕的事情,莫過于此!

  “我們的確是路過,也活該你們羽化劍庭倒霉。”

  不遠處,夜落輕語。

  洪山峰渾身哆嗦,似徹底絕望,發出歇斯底里的大叫:“毗摩不會放過你們的,不會!!”

  蘇奕看得出來,這家伙的心境崩了,他不再遲疑,揮劍將洪山峰斬殺。

  洪山峰形神俱滅,唯有他那如若瘋狂般的聲音,在夜色中久久回蕩。

  ps:今天兩章一起送上,祝大家端午節順心遂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