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十七章 無所畏懼?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王雀。

  蘇奕麾下第五弟子,天生的劍道胚子,性情曠達,為人灑脫。

  在一眾同門中,王雀的身份頗為特殊,他是大荒最為古老的大族之一“中州王氏”的嫡系后裔。

  當初,年僅十三歲的王雀曾一人跑到太玄洞天山門外,選擇最為殘酷苛刻的“煉心試劍”考驗!

  被困“煉心試劍”九重關卡中足足七天七夜,王雀最終帶著滿身鮮血,一步步走進了太玄洞天。

  蘇奕至今還記得,初次見到王雀時,少年曾回答的一句話:

  “前輩,我想學劍,學天下最一流的劍道!”

  當時說這番話時,年僅十三歲的少年,眼眸像璀璨的星辰在發光。

  自此,王雀成了蘇奕麾下第五弟子。

  可在蘇奕當年轉世不久,就傳出王雀的噩耗,言稱其喪命在十萬妖山深處,便是供奉在其宗族內的命魂燈,也就此熄滅。

  蘇奕在幽冥界得知這個消息時,也曾沉默許久。

  不過,他并不相信命魂燈的熄滅,就意味著王雀隕落,故而才會命令夜落再調查此事。

  果然,事情出現了轉機!

  “過往那些年,中州王氏也并未放棄,一直在探尋王雀師弟離奇消失的真相,而在前不久,中州王氏的一位老古董,從十萬妖山深處返回時,帶回一則消息,言稱王雀師弟疑似被‘青兕妖皇’所擒!”

  夜落將其中原委說出。

  青兕妖皇?

  蘇奕眉頭微皺,隱約感覺這個稱號有些熟悉,不由問道:“難道是那頭盤踞在‘火云洞’的青牛大妖?”

  “應該就是這頭牛妖。”

  夜落點頭。

  “古怪,我以前曾去那十萬大山走過一遭,當時那牛妖號稱十萬大山的‘九大妖皇’之一,可其修為也僅僅在玄幽境中期層次,談不上多厲害。”

  蘇奕有些不解,“以王雀的道行,輕松便可將其鎮壓,怎可能會被這牛妖擒下?”

  夜落道:“中州王氏的老人也感到有些蹊蹺,如今已派遣高手,親自前往十萬大山深處。”

  蘇奕挑了挑眉,道:“我才剛返回大荒,有關‘王雀’還存活于世的消息就從十萬大山深處傳出,不免也太巧了一些。”

  夜落眼眸微凝,道:“師尊,您懷疑這是有人做局?”

  “王雀的消息是何時傳出?”

  蘇奕問。

  夜落思忖片刻,道:“應該就在半個月前。”

  蘇奕深邃的眸子深處泛起一絲冷冽光澤,“那時候,毗摩那孽徒才剛對外宣布,視我為公敵不久,緊跟著王雀的消息就傳出來了,還真是巧的很吶。”

  夜落驚愕道:“是毗摩布的局!?”

  “有可能。”

  蘇奕淡然道,“以毗摩的縝密心思,定會料到,當我返回大荒之后,定會打探你那些師兄弟們的消息,如此一來,當他放出王雀的消息,就如拋出一個誘餌,定會吸引我的注意。”

  夜落臉色有些難看,“拿王雀師弟的性命做局,毗摩未免太過分!”

  “先去羽化劍庭走一遭,而后我們直接去十萬妖山。”

  蘇奕做出決斷。

  夜落忍不住道:“師尊既然已猜出這是個局,為何還要去以身試險?”

  “不管如何,我都得去救你五師兄。”

  說罷,蘇奕大步凌空而去。

  夜落一怔,心緒翻騰,師尊他還是和當年一樣,為了他們這些徒弟,可以不顧一切出手!

  沒有再多想,夜落飛快追上去。

  天牧靈山。

  羽化劍庭的盤踞之地。

  天穹夜色如幕,點綴疏星淡月。

  一座大殿內,羽化劍庭掌教“洪山峰”在來回踱步。

  他一襲赤色道袍,身影頎長,威儀十足。

  可此時,他眉梢卻有著一抹揮之不去的陰霾。

  一陣凜冽夜風吹進大殿,聲音如泣如訴。

  “今晚的風可真煩人!”

  洪山峰皺眉。

  “不是風聲煩人,是掌門的心有些煩躁。”

  不遠處坐席上,一個瘦小老者不由一陣搖頭,“歸根到底,掌門有些多慮了。”

  洪山峰猛地頓足,沉聲道:“我能不多慮嗎?那名叫蘇奕的家伙,極可能就是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

  瘦小老者眼眸微瞇,最終卻笑道:“毗摩當初乃是玄鈞劍主的大弟子,他既然說,那蘇奕是在冒充玄鈞劍主,那定然不會錯。”

  洪山峰眼眸閃爍,冷哼道:“毗摩敢承認嗎?玄鈞盟就是打著玄鈞劍主的名義建立,若他承認那蘇奕是其師尊,他當如何自處?玄鈞盟又當如何自處?”

  頓了頓,他憂心忡忡道:“更何況,那蘇奕殺了火堯、更降服夜落,他若不是玄鈞劍主,為何非要和玄鈞盟為敵?”

  瘦小老者不以為意道:“掌門,你真想多了,前不久毗摩已傳來密信,告訴我們,只需置身事外,冷眼看戲便可,他自有手段去收拾那冒充玄鈞劍主的家伙,這也就意味著,就是天塌了,也有毗摩頂著,我們根本不必為此煩憂。”

  頓了頓,他冷笑一聲,“更何況,那蘇奕真的是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又如何?他若擁有前世巔峰時的道行,怕是早已殺進大荒,第一時間奪回太玄洞天!而真正該擔心的,是毗摩才對!”

  “可掌門也看到了,毗摩已經宣戰!這無疑意味著,他已做足準備,穩操勝券!”

  說著,瘦小老者拿起茶盞,悠閑地輕啜了一口,道,“這等情況下,我們羽化劍庭又何須為此煩憂?看戲便可。”

  洪山峰怔了怔,旋即長吐一口氣,自嘲道:“師叔或許說的對,我的確被嚇到了,當年,我們羽化劍庭跟隨毗摩殺入太玄洞天,這件事天下皆知,過往那些年,我一想到此事,內心就不踏實。實在是……蘇玄鈞太可怕了……”

  堂堂一位掌門人物,此刻卻自曝其短!

  瘦小老者卻并未嘲諷。

  當年的玄鈞劍主,的確強大到令人絕望,一人一劍,便可壓蓋諸天,殺到世間無人敢稱尊。

  縱使這天下最頂級的道統,在蘇玄鈞面前,也只能斂眉低目,不敢造次!

  這樣一個恐怖存在,任誰能不懼?

沉默片刻,瘦小  老者神色平靜,一字一頓道:“我們認知中的蘇玄鈞,早已成為過去,再不可重現世間,哪怕他轉世過來,也已再不是玄鈞劍主。我們也根本無須畏懼!”

  這番話,既是說給洪山峰聽的,也是說給他自己聽的。

  就在此時,大殿外那如泣如訴的風聲忽地悄然靜止。

  而后,一道淡然的聲音在大殿外響起:“是嗎,那我可要看看,你們是否真的……無所畏懼。”

  輕飄飄一句話,讓洪山峰二人一怔,旋即霍然轉身,齊齊看向大殿外。

  而他們的神色已盡是凝重。

  這里是他們羽化劍庭的地盤,山門內外覆蓋著不知多少古老禁陣,足可困殺玄幽境存在!

  然而此時,卻有人無聲無息地出現在大殿外,這讓洪山峰和那瘦小老者怎能不驚?

  不過,兩人畢竟見慣大風大浪,并未自亂陣腳,而是第一時間提防起來。

  夜色如水,四野寂靜。

  在洪山峰二人注視下,兩道身影一前一后走進了大殿。

  為首的是個身影峻拔的青袍少年,負手于背,儀態悠閑,仿佛來到自家地盤般,勝似閑庭信步。

  而在其后方,則是一個身影瘦削的灰發青年。

  當看到此人,洪山峰和那瘦小老者眼眸齊齊一縮。

  “夜落道友!?”

  洪山峰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瘦小老者則臉色微變,“傳聞中,你被那蘇奕蠱惑心智,淪為他的附庸,難道說……他就是那個蘇奕!?”

  說話時,他目光已看向蘇奕,眉梢盡是驚疑。

  而洪山峰也倒吸一口涼氣,滿臉驚容,忍不住拿目光打量蘇奕。

  一時間,他內心一陣發毛,這家伙……該不會真的是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吧?

  夜落冷哼一聲,道:“若在你們眼中,我夜落對師尊的敬重是被蠱惑了心智,那倒也的確算是!”

  師尊!

  洪山峰聽到夜落口中說出這樣的稱謂,心都沉入谷底,手腳發涼,最壞的事情,難道真要發生了?

  “呵,認一個冒充玄鈞劍主的小家伙為師,你夜落簡直是有眼無珠,可憐可笑!”

  這一刻,那瘦小老者反倒淡定下來,道,“給你們一個機會,現在就走,我們可以當做什么也沒發生,并且,我羽化劍庭也不想摻合這趟渾水,可你們若不識趣,可別怪我們不客氣!”

  夜落眉頭皺起,正欲說什么。

  蘇奕擺手道:“我們是來清算舊賬的,可不是來廢話的,你且立在一側旁觀,其他的交由我親自解決。”

  夜落心中一凜,知道師尊心生殺機,欲在今夜泄恨!

  “是!”

  他當即點頭領命,立在大殿一側。

  而蘇奕這樣的做派,則讓洪山峰這位掌門人物驚怒交加。

  “掌門無須惱怒,此子才不過玄照境修為,在咱們的地盤上,他若真敢動手,和以卵擊石也沒區別。”

  瘦小老者神色平淡道。

  蘇奕瞥了他一眼,道:“那就從你開始。”

  云淡風輕般的聲音還在回蕩,蘇奕已出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