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十三章 假作真時真亦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太玄洞天。

  大荒天下最一流的名山福地。

  這里群山靈秀,瑞霞蒸騰,神曦裊繞,儼然如世外凈土。

  太玄峰。

  山巔一座瓊樓仙閣內,一道傲人的綽約身影憑欄而立。

  從這里,可俯瞰群山之間的美景,可眺望四方云海。

  而每當暮色十分,云蒸霞蔚,光澤如幻,更是美不勝收。

  那一道綽約身影,靜靜佇足在那,一對清眸望著天邊云霞,清麗絕俗的容顏上,在天光下泛起圣潔的光澤。

  她柔順的青絲隨意挽起,肌膚如羊脂美玉般晶瑩柔潤,容貌如若少女般,精致如畫,而身上的氣質則如仙如神!

  她渾身上下不加修飾,不曾佩戴任何點綴之物,那一襲素雅簡樸的黑色長袖裙裳,將其身影襯托得幽冷而孤傲。僅僅隨意立著,便似俯瞰諸天的女中皇尊,威儀十足。

  青棠!

  曾經的太玄洞天第九真傳弟子,如今稱尊天下的蓋世女皇!

  一身劍道造詣之強,壓得天下老輩人物黯然失色。

  在大荒,青棠更被譽為繼其師蘇玄鈞之后,萬古難見的劍道巨擘,震爍諸天,驚艷天下。

  忽地——

  一只通體雪白的靈雀,破空而來,俏生生立在青棠身邊的憑欄上。

  “主上,外界傳來消息,一個名叫蘇奕的幽冥來客,冒充祖師的名諱,進入大荒天下招搖撞騙!”

  靈雀嘰嘰喳喳出聲。

  青棠一怔,收回遠眺的目光,看向那只雪白靈雀,紅潤的唇瓣輕啟,道:“繼續說。”

  靈雀不敢怠慢,飛快把外界的傳聞說了一遍。

  聽罷,青棠沉默了,那如若冰雪般清冷寧靜的心湖,悄然泛起一層漣漪。

  她抬起纖細如軟玉的手指,輕輕撫摸著靈雀的腦袋,道:“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這世上有人敢冒充我師尊,雀兒,你說這蘇奕究竟是不怕死,還是另有所圖?”

  靈雀不假思索道:“肯定是另有所圖!”

  “是嗎……”

  青棠道星眸如幻,泛起微妙的情緒波動,輕語道,“他殺了火堯、降服夜落為己所用,如今更被毗摩視作玄鈞盟的公敵,你說……他又想圖謀什么?”

  “這……”

  靈雀語塞,一時也糊涂了。

  在這世上,便是再喪心病狂的家伙也清楚,若敢冒充祖師,那等后果會是何等嚴重。

  可偏偏地,這來自幽冥的蘇奕卻像根本不怕死般,不止冒充祖師,還殺了火堯,降服了夜落!

  這就太囂張了!

  青棠似猜出靈雀在想什么,潔白的指尖敲了敲靈雀的腦殼,道:“火堯本就該死,不是嗎?”

  靈雀連連點頭,道:“主上所言極是,當年就是這叛徒盜走玄初神鑒,才讓毗摩趁機帶著那些外敵殺入太玄洞天,此等行徑,死不足惜!”

  青棠一對星眸微微有些復雜,幽然輕嘆道:“他啊……的確死不足惜,不過,若是師尊在世,得知他的叛逆之舉,怕是不會狠心殺他。”

  靈雀一怔,困惑道:“火堯這等叛徒,難道不該殺?”

  “你不懂,在我師尊心中,視火堯如自己的孩子,對其寄予厚望,縱使火堯背叛,最多也只不過將其修為廢除,逐出師門,就此斬斷試圖關系,至于殺他……師尊做不到的。”

  青棠說到這,微微搖頭,道,“不提這些。”

  靈雀道:“主上,那你如何看待這個蘇奕?”

  青棠沒有回答,她翻手取出一把藤椅,緩緩落座其中,又拿出一壺酒,輕輕飲用起來。

  靈雀眼神微微有些恍惚。

  那把藤椅,是祖師所留,而主上躺在藤椅中的儀態和喝酒的舉止,儼然和祖師有些神似!

  “毗摩太著急了,不該在這則消息剛傳出時,就直接表態,視那蘇奕為玄鈞盟的公敵,這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他早已迫不及待。”

  青棠的聲音清潤中帶著一絲冷冽的味道,如若幽谷冷泉,叮咚作響。

  她慵懶地躺在藤椅中,眼神深邃,泛起令人難以琢磨的光澤,“毗摩性情沉穩,做事縝密,滴水不漏,可他這次卻大反常態,直接表明態度,這明顯不像他的行事風格。”

  頓了頓,她語聲隨意道,“若我推測不錯,他當是早已摸清這蘇奕的來歷,并為此做足了準備,才會第一時間表態,唯有如此,才符合他的做事風格。”

  靈雀吃驚道:“主上的意思是,毗摩早知道這蘇奕的存在,并已做足了要對付此人的準備?”

  “不錯。”

  青棠微微頷首,清理絕世的容顏上,浮現一抹異彩,“十多年前,毗摩派遣火堯、夜落前往幽冥之地,為的是探尋輪回之秘。”

  “而今,卻有消息傳出,火堯被殺,夜落被降服,就連毗摩也第一時間表態,要對付那蘇奕,你不覺得,這兩件事之間有關聯嗎?”

  靈雀錯愕道:“主上難道認為,火堯和夜落,皆是在幽冥界的時候,就敗在那蘇奕手中?”

  說到這,這雪白的靈雀明顯被驚到,喃喃道:“若不是知道那蘇奕是冒充祖師,我都懷疑,他會否是祖師的轉世之身了,畢竟,這世上可沒多少人敢像他那般,去收拾火堯和夜落,完全就是在和玄鈞盟對著干。”

  “并且,傳聞中他還懂得祖師所掌握的一些秘法和道術,甚至對祖師的過往了如指掌!”

  越說,這靈雀越吃驚,感覺疑云重重,“更不可思議的是,他竟還敢冒充祖師,前來大荒!這膽子……未免也太大了!”

  “假作真時真亦假,真真假假,又豈容毗摩說了算!”

  青棠那充滿威嚴的清冷聲音還在回蕩,她忽地揚起纖秀雪白的鵝頸,仰頭將壺中酒痛痛快快地一飲而盡。

  那清麗如仙的嬌顏,容光煥發,一對星眸更是亮若天穹星辰。

  而后,她長身而起。

  那一瞬,這位壓蓋大荒天下的女皇身上的慵懶氣息,蕩然無存。

  她纖細如玉的雙手輕輕按在憑欄之上,綽約傲人的修長嬌軀,彌散出一股睥睨傲世的威儀。

  白雀愣住,它敏銳察覺到,主上的心境變了,就好像勘破了一樁心事,打碎了內心的困惑,整個人豁然開朗,煥發出驚人的神采!

  “雀兒,你且離開,我想一個人獨處一會。”

  青棠說著,袖袍一揮。

  白雀都來不及反應,就被一股力量裹挾著掠向遠處,消失不見。

  這座位于太玄峰之巔的樓閣憑欄處,只剩青棠一人。

  她似卸掉了身上的重擔,整個人顯露出輕松之色,輕語道:“毗摩,你掀起這么大的風波,無非是想讓我知道,那蘇奕疑似是師尊的轉世之身,想借我的力量,去試一試那蘇奕的力量。”

  “如此,也算是一招借刀殺人的妙棋。”

  “可惜,你千算萬算也沒算到,早在很久以前,我便已預料到會有這一天來臨!”

  青棠那嬌潤的唇邊泛起一絲冷意,“不過,我也得多謝你的提醒,讓我清楚,接下來該如何做了。”

  忽地,遠處傳來一陣破空聲。

  就見一掛星河般的長虹從遠處虛空中鋪展而開,長虹之上,端立著一個玉袍博帶的男子。

  眨眼間而已,此人已來到樓閣之中,輕飄飄在青棠身旁落足。

  而后,玉袍男子笑說道:“青棠姑娘,你可曾聽說外界那個傳言?”

  青棠掃了那玉袍男子一眼,就把目光看向遠處云海,語氣清冷淡漠,道:“聽說了。”

  那冷淡疏遠的態度,讓玉袍男子神色微微一滯,旋即笑道:“這世上,竟有人蠢到敢冒充尊師,這是不知死活。”

  頓了頓,他繼續道:“不過,按傳聞中所言,那名叫蘇奕的家伙,竟能夠擊敗火堯和夜落,倒也是個厲害人物。”

  青棠語氣淡然道:“你若沒有其他事情,還是離開吧。”

  無論神態,還是言辭,都透著排斥之意。

  這讓玉袍男子眉頭皺起。

  旋即,他認真說道:“在以往那些年,這世上大多愚昧之輩,視你為宗門叛徒,竊取和獨占了尊師的一切遺物,到如今類似的流言蜚語,還在世間流傳。而如今,一個讓世人對你改變看法的絕佳機會已送上門!”

  青棠娥眉微蹙,“你究竟想說什么?”

  玉袍男子目光凝視著青棠那秀美絕倫的側臉輪廓,道:“我們可以借此機會,殺了那膽敢冒充尊師的蘇奕,如此,足可讓世人信服,你并未背叛師門。”

  他眉梢間浮現一抹自負之色,道:“若青棠姑娘不介意,我倒愿意親自出馬,以太玄洞天的名義,親自將這蘇奕的首級摘下來!”

  青棠怔了一下,終于將目光重新看向那玉袍男子,唇邊已泛起一抹若有若無的譏誚之色,道:“我青棠行事,何須在意世人如何評判?我是否是叛徒,又何須用他人的性命來證明?”

  她衣袂擺動,邁步朝樓閣外行去。

  “你是星河神教天陽殿的使者,不是太玄洞天傳人,有關我太玄洞天的事情,無須你來費心,若再僭越,只會讓彼此難堪,還請自重!”

  清冷而淡漠的聲音,還在空氣中回蕩,青棠的身影已消失不見。

  只留下那玉袍男子呆在那,臉龐陰晴不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