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十一章 玄黃母氣的奧秘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玄書院。

  “蘇大人,莫非玄鈞盟已展開反擊?”

  當看到蘇奕返回,俞長明第一時間迎上來。

  “這次來的只是個小魚小蝦,無須緊張。”

  蘇奕隨口道。

  俞長明暗松口氣。

  “對了,你且提前做一些準備,去和月氏一族聯系一下,待我啟程離開天玄界時,你們天玄書院就從鳳棲山撤離,姑且先在月氏一族待一段時間。”

  蘇奕叮囑道。

  他不可能一直留在鳳棲山等著對手殺上門來。

  臨走前,自然得為天玄書院安排一個可供遮風擋雨的地方。

  月氏一族無疑是一個好去處。

  “好!”

  俞長明答應下來。

  旋即,他說道:“蘇大人,前些天的時候,我已動用祖師當初離開時所留的秘寶,欲圖和祖師取得聯系,按我推斷,只要祖師得知消息,定會第一時間返回。”

  蘇奕點了點頭,道:“若那老饞蟲回來,自然更好。”

  在天下儒道一脈,老饞蟲絕對是稱祖級的老古董,道行深不可測,擱在大荒天下,能與之掰手腕的,也只寥寥一小撮人。

  若老饞蟲回來,天玄書院再無后顧之憂。

  況且,以蘇奕對老饞蟲的了解,這老家伙肯定會為此震怒,到那時就該羽化劍庭和玄鈞盟倒霉了。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蘇奕繼續在鳳棲山閉關。

  前些天的時候,他已從玄黃尺中參悟出一些“玄黃母氣”的奧秘,獲益匪淺。

  這種誕生于玄黃星界最初時的混沌本源力量,蘊含著最為純厚原始的規則力量,根本不是當今天下的周天規則可比。

  之所以稱作是“母氣”,就在于這等混沌力量就如萬道之起源!

  若把當今天下的周天規則,比作一株大樹的軀干和枝葉,那么玄黃母氣,就是這株大樹的根。

  汲取和煉化玄黃母氣,擁有兩種妙用。

  一是能夠促使修士自身所掌控的大道力量快速蛻變,讓自身大道呈現出最為原始和完整的品相!

  二是掌握玄黃母氣后,就如同掌握了玄黃星界的萬道起源之力,隨著修為的提升,以及對大道法則的錘煉,以后足可演化出完整的星界法則!

  尤其是這第二點,令蘇奕內心都震撼不已。

  須知,玄黃星界早已凋零破敗,淪為星墟舊土,有關亙古以前的歲月和歷史,皆因為一場神秘浩劫而被抹去。

  這也就意味著,這片星界早已殘破,早在很久以前就已不存在完整的星空規則。

  可若掌握玄黃母氣,則等于擁有了掌握完整的玄黃星界法則的機會!

  這讓蘇奕如何不震撼?

  遙想最初時候,玄黃星界被視作星空萬道的起源之地,曾極盡璀璨和輝煌,也曾走出過一批震爍星空諸天的神話人物!

  原因就在于,當初的玄黃星界,覆蓋著完整的星界法則!

  這也進一步印證,觀主當初的提醒是對的,只要能夠在這殘破的玄黃星界中,探尋到真正的混沌本源力量,足可推演出屬于此界的完整法則!

  而在玄合境,只要能夠和完整的玄黃星界法則徹底融合,則足以在踏上‘登天之路’時,實現至強的蛻變。

  這一點,當年的觀主也不曾辦到!

  時間流逝,三天后。

  天武神山,玄鈞盟盤踞之地。

  “主上,據我們在梧桐城的探子稟報,三天前的時候,鳳棲山上層傳出異動,疑似又大戰爆發,但僅僅須臾間便結束。”

  大殿內,一名老仆低聲稟報,“天玄書院并未出現任何傷亡,但……前往天玄書院的緋云大人,卻再也沒有回來。”

  毗摩眼皮狠狠一跳,道:“你下去吧。”

  “是!”

  老仆領命而去。

  毗摩則長吐一口濁氣,喃喃道:“前不久,馮老和羽化劍庭的人馬全軍覆沒,而今,連緋云也折戟了……這天玄書院,果然藏有不可預測的大殺劫!”

  “還好,這次死的不是我的收下……”

  毗摩唇角微微翹起,眸光冷冽。

  旋即,他收斂心神,神色莊重地從袖袍中取出一幅畫卷,在虛空中打開。

  頓時,一片尸山血海、如若魔域般的畫面映現出來。

  正是那一幅亙古魔域圖!

  在畫卷一角,煙霞氤氳,浮現出一方宛如世外桃源般的凈土,凈土內是一座洞府,一只三眼金蟾蹲坐其前。

  “事情可順利?”

  三眼金蟾甕聲甕氣問道。

  毗摩低著頭,避開三眼金蟾的眼眸,喟嘆道:“不瞞使者,緋云大人他……怕是也已步入馮老的后塵。”

  三眼金蟾一呆,錯愕道:“緋云也死了!?”

  毗摩兀自低著頭,抱拳道:“使者節哀。”

  三眼金蟾明顯氣急敗壞,咬牙切齒道:“一個小小的儒道勢力,怎可能擁有能夠滅殺緋云的角色?操#¥,還真是邪門了!”

  它破口大罵了一大通,這才一點點冷靜下來。

  毗摩這才趁機說道:“使者大人,依我看,那天玄書院的水深不可測,不能再冒然派人前往,依我看,還是將此事稟報給小姐為好。”

  三眼金蟾一聲冷笑,“毗摩,真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無非是想和小姐見一見,圖謀著從小姐那獲得更多的好處!”

  毗摩面頰一陣陰晴不定,眸子深處更泛起一抹恨意。

  不過,他低著頭,并未讓三眼金蟾察覺到他神色的變化。

  “你且等著,我去拜見小姐。”

  三眼金蟾張嘴吐出一支黑色畫筆,當空一劃。

  那緊閉的洞府大門倏爾泛起一陣陣漣漪。

  “有勞使者大人稟報小姐,就說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或許用不了多久就將重返大荒。”

  毗摩神色莊肅,拱手見禮。

  “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

  三眼金蟾一愣,不悅道,“這等事情,你為何不早說?你該清楚,過往這些年來,小姐一直在等待此人的消息!!”

  毗摩低聲解釋道:“不瞞使者大人,我也是最近才剛得知一些消息,并且目前僅僅只是推斷,還無法真正確定,故而不敢冒然叨擾小姐,但如今,既然使者大人前往面見小姐,大可以將此事告之……”

  不等說完,三眼金蟾已冷冷打斷道:“行了,我已知道。”

  它轉身進入洞府內。

  這種蠻橫的態度,讓毗摩悄然握緊雙拳,眉梢間更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恨意。

  半響,他微微搖頭,暗道:“一只孽畜罷了,早晚有一天,必讓你見我如見神!”

  旋即,毗摩抬起頭,凝視那一座洞府入口。

  洞府入口光霞氤氳,看不清其內的情況。

  可毗摩內心卻油然生出一股期待。

  “松釵師妹,師尊用不了多久就將歸來,以他的性情,注定不可能輕饒了我,這讓我不得不嚴加提防,不敢有絲毫怠慢,畢竟,你也清楚,當初的師尊是何等強大。”

  “不過,只要有你在,我便無懼!”

  想到這,毗摩眼神中泛起一抹柔色。

  許久,當看到三眼金蟾從洞府中走出,毗摩心中一沉,再忍不住道:“使者大人,小姐呢?”

  三眼金蟾冷冷瞥了他一眼,道:“小姐說了,事情她已清楚,并讓我你一些她的看法。”

  毗摩心中頓感失落。

  他已很多年再沒見到“松釵師妹”。

  本以為,借今日的機會,足以再和對方見一面,可誰曾想,終究緣慳一面!

  暗自深呼吸一口氣,毗摩穩住內心的情緒,低聲道:“還請使者大人指點。”

  三眼金蟾甕聲甕氣道:“小姐說不出一年,她便可出關,在此之前,希望你可以盡可能多地搜集和玄鈞劍主轉世之身有關的線索,切記莫要輕舉妄動。”

  毗摩不假思索道:“我自會全力以赴!”

  旋即,他遲疑道:“只是,若師尊……不,若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找上門來,當如何應對?”

  三眼金蟾道:“小姐說,以玄鈞劍主的性情,在沒有查探到當年他轉世后所發生的事情的真相時,當不會倉促出手。”

  頓了頓,三眼金蟾繼續道:“并且小姐還說了,以防萬一,讓你把過往那些年布設的一些暗子先拋出去,以此吸引玄鈞劍主的注意力,看一看對方的反應,以摸清楚對方的底細和力量。”

  毗摩眸光閃動,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

  “至于天玄書院的事情……”

  三眼金蟾道,“暫且先放一放。”

  毗摩不解:“放一放?”

  三眼金蟾道:“一年時間,彈指即過,當小姐出關時,自會親自去探尋此事的真相。”

  毗摩心中一震。

  他猛地意識到,在那位“松釵師妹”眼中,天玄書院的玄黃尺,似是比師尊重返大荒的事情更重要!

  否則,怎可能會直接表態,欲在出關之后,親自去探尋此事?

  “看來,玄黃母氣這種力量,要遠比我想象的更不可思議!其重要程度,絕不在輪回之秘之下!”

  毗摩暗道。

  很久以前,他就已清楚,從星空深處前來大荒天下的畫心齋力量,有著兩個目的,一是探尋回輪之秘,二則是搜集玄黃母氣!

  只是,毗摩兀自不明白,玄黃母氣究竟蘊藏著何等玄機,怎會引起畫心齋如此重視。

  無疑,在玄黃母氣這件事上,畫心齋明顯隱瞞了許多隱情!

  想到這,毗摩眉梢不由浮現一抹揮之不去的陰霾。

ps:第三更已經寫完,修改一下,馬上更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