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十章 問心無愧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遠處,當見到蘇奕擋住自己的一擊,被激怒的畫師不由驚訝。

  此子,竟如此之強!?

  旋即,他一聲冷哼,隔空一抓。

  虛空塌陷,一只遮天般的掌印籠罩而下。

  直似上蒼之手!

  “這般力量,都足以威脅到大荒玄合境初期人物的性命。”

  蘇奕暗自凜然。

  倒不是畫師那一縷意志力量有多恐怖,而是他所掌握的涅靈法則,過于禁忌和強大。

  劍吟震天,蘇奕沒有任何遲疑,縱劍與之硬撼。

  大戰就此爆發。

  天地動蕩,劍氣縱橫,這片山河地帶轟然傾塌。

  蘇奕已經把一身道行運轉到巔峰地步,催動清影劍時,更動用了九獄劍的一縷氣息。

  一時間,竟是和畫師斗得旗鼓相當,不分上下!

  “好詭異的力量!這小子究竟是什么來頭,怎會如此逆天?”

  戰斗中,畫師都不禁驚疑,被蘇奕展露出的實力驚到。

  以他的眼力,早能夠斷定,對方年齡絕對不超過二十!

  可對方已是玄照境中期修為,這般修行進境,便是擱在星空深處,都堪稱驚世駭俗,舉世罕見!

  若僅僅只是修行快,倒也罷了。

  可畫師能夠清楚感受到,對方的大道根基無比雄厚,僅僅以道行而論,放眼星空深處,都幾乎很難找出這等玄照境角色!

  這儼然都可稱得上舉世無雙,冠絕古今!

  起碼,以畫師的閱歷,都不曾見過如此強大的玄照境人物。

  也是此時,畫師才終于明白,為何馮吉、緋云這等玄幽境人物,會死在對面那個少年手底下。

  對方何止是道行逆天,且還掌握著足以對抗涅靈法則的大道力量!!

  “道行逆天、掌握禁忌般的大道力量、還僅僅只十多歲年齡、甚至還了解人間觀觀主的一些過往……這小子,究竟是什么來頭?”

  畫師內心愈發驚疑。

  他縱橫星空深處多年,歷盡歲月浮沉,畢生見過不知多少冠蓋一方星域,驚艷一個時代的傳奇人物。

  可他還是頭一次見到,似蘇奕這般的少年。

  何止是逆天,簡直是離譜!

  “不好。”

  猛地,畫師意識到不妙。

  他這一縷意志力量正在急劇消耗消散,很快就將消散于世!

  沒有任何猶豫,畫師直接將僅剩下的力量全部動用,施展出一門至強秘術。

  “咄!”

  他一聲大喝,以一身力量為墨,傾注于右手食指之間,宛如揮毫落筆,于虛空中猛地一按。

  一幅宏大無量的畫卷在虛空中展開,畫卷內是一片雷霆汪洋,洶涌的雷光和電弧交錯,似怒海狂濤般,充斥毀天滅地的威能。

  雷海滅世圖!

  一幅畫而已,衍化出無窮雷霆,直似要淹沒這片天地。

  那恐怖的威能,令得附近萬丈山河皆呈現出崩滅般的末日景象。

  蘇奕軀體一僵,肌膚刺痛。

  “看來,這老東西是要孤注一擲了。”

  蘇奕自語。

  他有些意猶未盡,因為廝殺正酣,痛快淋漓,讓他不舍得就此結束戰斗。

  可惜,已經到了一決勝負的時候。

  一縷和清影劍迥然不同的蒼茫劍吟響徹。

  便見蘇奕掌指間,一口三寸青玉葫蘆倏爾化作劍柄,而后一道青濛濛的三尺劍鋒從劍柄處爆綻而出。

  那一瞬,直似一柄絕世仙劍橫空出世,照亮九天十地!

  三寸天心!

  蘇奕前世最強大的配劍!

  轟——!!

  如若汪洋大海的雷霆轟涌而來,直似要將蘇奕淹沒。

  蘇奕不閃不避,手腕一轉,右臂揚起,一劍當空斬出。

  那一瞬,天地如畫布,被一道鋒芒筆直撕裂。

  緊跟著,浩浩蕩蕩的狂暴雷霆,倏爾在蘇奕身前分成兩半,朝兩側虛空潰散而去。

  一劍之間,破空畫師的殺招!

  遠遠望去,恰似仙人臨空,一劍分雷海!

  那等景象,足以讓舉世皆驚!

  目睹這一幕,畫師不由怔住,眼神泛起一絲恍惚之色,只覺得遠處那個青袍少年,此時此刻的風采,像極了他認識的一個劍客。

  而這也讓他想起一些不堪回首的屈辱往事。

  “年輕人,你究竟是誰?”

  畫師聲音低沉。

  遠處,蘇奕收起三寸天心,負手于背,眼神玩味,道:“我啊,在大荒天下,世人皆稱我玄鈞劍主,而在星空深處,我是那敢教天上仙神盡斂眉的……”

  當聽到這,畫師內心已狠狠一震,猜測到對面那少年之所以那般年輕,定然和輪回有關!

  直至聽到蘇奕談起,他在星空深處另有身份時,畫師已忍不住瞇起眼睛,屏息凝神。

  “人間觀觀主。”

  當這平淡隨意的五個字從蘇奕口中說出,畫師直似遭受雷擊般,愣在那,神色也是一下子變得精彩無比。

  有錯愕、有惘然、也有難以置信。

  蘇奕自顧自說道:“當然,那些皆是我的前世,早已是過眼云煙,聽清楚了,如今的我,名叫蘇奕。”

  “我……不……信!!!”

  畫師張嘴出聲,他一身意志力量已耗盡,拼盡所有力量,才斷斷續續說出三個字。

  而他那透著不甘和憤怒的聲音還在回蕩,那意志力量所化的軀體已撲簌簌化作光雨紛飛消散。

  蘇奕輕聲道:“你不信又如何?當年的觀主能夠打敗你,以后當我蘇奕抵達星空深處時,同樣可以。”

  旋即,他搖了搖頭。

  眼前死去的,終究只是畫師的一縷意志力量,以后哪怕他和畫師的本尊相見,對方怕是根本認不出他是誰!

  歸根到底,意志力量只能充當護身符的作用,哪怕毀掉,也無法讓本尊知道,自然地,也無法讓本尊受到影響。

  “只可惜,沒能撬出更多有價值的消息。”

  蘇奕輕嘆一聲,折身朝天玄書院掠去。

  這一戰,并未讓他負傷,但連續動用九獄劍的力量和畫師的意志對戰,卻令他消耗極大。

  必須得盡快調息恢復。

  不過,此次通過緋云和畫師之口,倒是讓蘇奕獲得不少有用的線索。

  第一,就是識破了記名弟子“松釵”的身份!

  此女來自畫心齋,被畫心齋傳人尊稱為“大小姐”,就連畫師在談起此女時,也罕見地失態和動怒。

  蘇奕判斷,這女人在畫心齋的身份定然極為特殊,或許是畫師的女兒,或許是畫師的道侶,也或許另有更為隱秘的身份。

  并且可以肯定,當年毗摩的背叛之舉,定然和此女分不開關系!

  第二,按照畫師的說法,畫心齋的力量前來大荒天下,除了要探尋誕生于玄黃星界混沌本源的“玄黃母氣”,還在探尋輪回之秘!

  這也無怪乎,當初在自己轉世不久,毗摩就親自前往幽冥之地,不惜殘忍殺害鬼燈挑石棺一脈的血棺之主,也要打探輪回的事情。

  無疑,毗摩是奉那位“小姐”之命行事!

  而這第二點,也讓蘇奕意識到,在那星空深處,不止是九天閣、星河神教,連畫心齋也了解到,在這早已淪為星墟舊土的玄黃星界,存在著輪回之秘!

  這無疑是一個危險的苗頭。

  說不準有一天,這三個位于星空深處的勢力,就會一起殺入大荒天下!

  第三,小徒弟青棠的身份,疑似有問題!

  畫心齋那位“小姐”,是在一萬八千年前從星空深處抵達大荒天下。

  而青棠,則是在一萬八千九百年前,被自己收錄為最小的關門弟子。

  兩者出現的時間,距離極近。

  若這僅僅只是巧合,那么在那位“小姐”以松釵的身份成為自己的記名弟子不久,就被青棠識破其居心叵測,并驅逐出山門,這怎可能是巧合?

  須知,當時他蘇玄鈞早已踏足皇極境盡頭,獨尊大荒天下,一身道行,無出其右者,可卻都沒能識別出那位“小姐”的身份有問題。

  偏偏地,青棠卻識破了。

  這本身就不正常。

  這讓蘇奕甚至都懷疑,青棠會否也和那位畫心齋的“小姐”一樣,不屬于大荒。

  若如此,問題可就嚴重了!

  而這,也正是最讓蘇奕感到悵然的地方,心中很不是滋味。

  畢竟,在太玄洞天,人人皆知自己最疼愛的便是小徒弟青棠,在傳道授業時,更是對她傾囊相授。

  若青棠真的另有身份,是處心積慮潛藏于他身邊,這對蘇奕而言,傷害可就太大了。

  “大徒弟因為一個來自畫心齋的女人背叛,小徒弟的身份則另有蹊蹺……”

  “前世的我,看似無敵于世,劍壓諸天,可怎曾想到,偏偏是在自己身邊,竟還藏著這些個魑魅魍魎!”

  “歸根到底,終究怪我前世太過專注于突破更高的道途,一門心思皆用在了修煉上,為了探尋輪回之秘,一走便是成百上千年,疏忽了對宗門上下的關注。”

  “而在真正要輪回轉世的時候,則在輪回之路上遇到始料不及的變故,以至于連后事都沒能妥善安排……”

  蘇奕暗嘆。

  直至返回天玄書院時,蘇奕的心神已平靜下來,紛亂的思緒皆被斬斷。

  他從不是自怨自艾的性情。

  更何況,蘇奕自問在前世的時候,身為太玄洞天掌教至尊,從不曾虧待任何一個門徒。

  僅憑這一點,他便問心無愧!

  ps:還記得第一仙的第一章更新時,不知多少讀者吐槽蘇姨前世做人很失敗,金魚一直沒解釋,因為一解釋就算劇透了。

  現在大家心中應該有點……數了吧?至于青棠是好是壞,后文會寫到。

  今晚7點前會爭取加一更,來個2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