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十九章 被激怒的畫師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畫師的確愣住了。

  他是誰?

  畫心齋祖師,星空深處令諸天顫抖的巨頭。

  其地位足可以和九天閣掌教、星河神教教主并稱!

  可如今,一個小小少年,卻強勢打斷他說話,斥其口中所言,皆不過是……屁話!

  這種感覺,畫師很久已經不曾體會過。

  以至于一時間,都有些不敢相信。

  “你曾見過我?”

  半響,畫師才問道。

  他白衣勝雪,負手立在那,哪怕僅僅只是一縷意志力量,可那等傲岸的威嚴,依舊令天地亂顫,山河黯然,直似無上主宰臨世!

  蘇奕拿出酒壺,飲了一口,隨口道:“上次在殺一個名叫馮吉的角色時,的確和你見過一面。”

  意志烙印,并無法彼此相知。

  哪怕是畫師的本尊,也無法感應到自己所留的“意志烙印”變化。

  歸根到底,意志烙印并非是大道分身,僅僅是一股屬于修士的精氣神罷了。

  “你殺了馮吉……”

  畫師眉梢浮現一抹訝然,目光重新打量了蘇奕一番。

  旋即,他瞳孔微凝。

  十九歲的玄照境皇者?

  并且,還能殺死馮吉、緋云那等玄幽境人物?!

  “著實有意思!”

  畫師露出感興趣之色。

  蘇奕不由笑起來,道:“上次滅殺你留在馮吉神魂中的意志力量時,你也曾這般說。”

  畫師驚訝道:“是嗎?這么說的話,你身上定有一種極端強大的力量,足以抵擋和化解我的意志力量攻擊,對否?”

  他實在很意外,眼前這青袍少年,處處透著古怪和蹊蹺,讓他也被勾好奇心。

  蘇奕坦然道:“不錯,正因如此,我覺得你最好還是別輕舉妄動,省得連這一道意志烙印也被毀掉。”

  畫師深深看了蘇奕一眼,道:“放心,本座難得碰到你這般一個有意思的小家伙,自不會早早了斷你的性命。”

  蘇奕搖頭,“錯了,是我不想立刻抹去你這道意志力量,才會給你一個與我對談的機會。”

  畫師皺了皺眉,旋即就笑道:“小孩子才會執著于在言辭上爭高低,罷了,你既然這般說,我便姑妄聽之。”

  那不經意的話語間,盡是一種俯瞰的姿態,一副懶得和小輩計較的樣子。

  只是,這種做派卻令蘇奕一陣好笑,道:“一道意志力量而已,又非你的本尊,有必要這么做裝嗎?”

  畫師臉上的笑容變淡。

  從交談開始,眼前這少年就展露出極強勢的姿態,儼然不把他放在眼中,這讓他也不由微微慍怒。

  “既然談到我的本座,那你可知道我是誰?”

  畫師慢條斯理說道。

  蘇奕一邊飲酒,一便自顧自道:“想用你的威名來壓我?可惜,這次你找錯人了。”

  他目光看向畫師,道:“或許你在星空深處,有著極煊赫的聲望和威勢,可在我眼中,你終究只不過是個欺軟怕硬的角色。”

  畫師忍不住哂笑,“欺軟怕硬?小家伙,你確定知道我是誰?”

  聲音中已透著不屑。

  蘇奕不假思索道:“難道你不是觀主的手下敗將?”

畫師臉上笑容凝固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一身氣息隨之變得恐怖滔天,這片天地山河隨之劇烈震顫起來。

  而他的眸子,則如炫亮的劍鋒般死死盯著蘇奕,“誰告訴你的?!”

  聲音充斥莫大威嚴,迫人之極。

  這一瞬,蘇奕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幾有窒息之感。

  無疑,畫師的道行太過恐怖,哪怕僅僅是一縷意志力量,都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可隨著蘇奕將神魂力量溝通九獄劍,頓時,那股壓迫在他身上的威勢被滌蕩一空!

  畫師眼眸微凝,終于意識到,眼前這少年所言不虛,他身上的確藏有一種足以對抗自己的力量!

  意識到這一點,畫師忽地微微露出和煦的笑容,微微拱手道:“之前是本座眼拙了,敢問小友尊姓大名,師承何人?”

  態度轉變之快,直似翻書一樣。

  可這卻讓蘇奕心中一凜。

  畫師這等存在,既能夠和星河神教教主、九天閣掌教并尊于世,自然毋庸置疑的強大。

  可他卻能拿得起放得下,收放自如!

  似這種人,無疑也最難纏、最危險!

  想一想也是,當初人間觀觀主雖嚇得此人只能躲藏起來,可也最終沒能斬掉其首級,可想而知,此人何等不簡單。

  蘇奕思忖道:“你回答我一些問題,我自不介意告訴你。”

  “可。”

  畫師含笑點頭。

  蘇奕道:“你派遣弟子前來玄黃星界,究竟是想圖謀何事?”

  “這些事情,談不上什么秘密,告訴你也無妨。”

  畫師伸出兩根手指,道,“兩件事,一為探尋輪回之秘,二為探尋玄黃星界的混沌本源之力,也就是所謂的玄黃母氣。”

  蘇奕心中微震,這才意識到,畫心齋除了在搜集玄黃母氣,竟也和九天閣、星河神教一樣,在打探輪回之秘!

  畫師笑問道:“小友莫非已經煉化了一些玄黃母氣?否則,怕是很難對抗我畫心齋的‘涅靈法則’力量。”

  無疑,他懷疑蘇奕能夠殺死馮吉和緋云,和煉化玄黃母氣有關!

  “是我在問你問題。”

  蘇奕提醒道。

  被這般對待,讓畫師內心殺機都快壓不住,更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憋悶。

  擱在以前,別說一個玄照境角色,就是星空深處的界王級人物,若敢對他稍有不敬,早被他一巴掌怕死!

  可最終,畫師忍住了。

  他笑容依舊,道:“小友盡管問便是。”

  “前來玄黃星界的畫心齋強者中,有一個身份很特殊的女子,被馮吉他們稱作是‘小姐’……”

  蘇奕剛說到這,畫師臉色悄然發生變化,忍不住打斷道,“她怎么了?”

  蘇奕頓時意識到,畫師明顯有些緊張!

  “她是誰?”蘇奕問道。

  畫師沉默,臉上掛著的溫和笑容一點點消失不見。

  半響,他抬起頭,眼眸盯著蘇奕,語氣平靜中透著一股莫大威嚴,道:“她的身份,你無須知道,但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她若出事,我會讓這個天下為之陪葬!”

  天地震顫,山河劇烈搖晃。

  此刻的畫師,威勢簡直恐怖到無法想象的地步。

  換做任何玄幽境人物在此,

  (本章未完,請翻頁)

  怕是都來不及掙扎,就會被那等威勢徹底鎮壓神魂!

  不過,蘇奕并不受影響。

  他的神魂和九獄劍的氣息契合,完全抵消了從畫師身上釋放出的威壓。

  “她是你女兒?”

  蘇奕饒有興趣道。

  畫師不語,神色明滅不定,恨不得立刻出手,滅了這小子!

  哪怕白癡都能看出,他根本不想談起此事,可這小子偏偏哪壺不開提哪壺!

  “難道是你的道侶?”

  蘇奕再問。

  畫師額頭青筋直跳,面無表情道:“夠了!真當本座不敢殺人?”

  他明顯動怒,再不掩飾,這片天地驟然陷入一種大恐怖的氛圍中。

  蘇奕卻不以為意地笑了笑,“別生氣,我只是好奇罷了,即便你不回答,以后我見了她,自會再進行確認。”

  畫師:“???”

  這小子,竟真的在打她的主意!?

  這一剎,畫師內心的殺機再壓制不住,徹底爆發。

  “小東西,你真的該死!!”

  字字如驚雷,轟然響徹天地。

  而畫師右手探出,如一道筆鋒般,猛地在虛空中一劃。

  一道潑天般的煙霞暴涌而出,化作一把絢爛刺目的戰矛,破空刺向蘇奕。

  僅僅那等威勢,就鑿穿長空,讓蘇奕所在的那片虛空四分五裂,轟然塌陷崩壞。

  眼見蘇奕的身影就要遭難,一縷晦澀的劍吟驟然響起。

  清影劍轟鳴沖起,橫空一掃。

  鐺!!!

  戰矛被劍鋒擋住,兩者碰撞爆綻出毀天滅地的力量波動。

  而蘇奕的身影,則被這一擊狠狠震飛出去,一身氣血翻騰,難受得差點咳血。

  “果然,不在自己的識海,要想收拾這老東西的意志力量,絕非容易的事情。”

  蘇奕暗嘆。

  上次滅殺馮吉時,畫師那烙印在馮吉神魂中的意志力量,直接沖進了他的識海中,由此遭受到了九獄劍的反殺,故而才會被輕而易舉地滅掉。

  和現在完全不一樣。

  因為此刻的畫師,雖依舊是一縷意志烙印,可卻操縱秘術,御用自身道行,那等威能僅憑蘇奕自身道行,根本不是對手。

  這也是為何,蘇奕之前會拖延時間,甚至是激怒畫師的緣故。

  倒并非真的想和這等恐怖的對手聊天,而是借此機會,探測畫師的虛實,消耗其意志力量罷了。

  而當此時動手之后,蘇奕第一時間察覺到,畫師的意志力量,要遠遠遜色于星河神教教主漁夫的那一道分身之力!

  須知,當初在輪回池之畔,面對漁夫的那一縷大道分身,蘇奕哪怕動用九獄劍的力量,都被壓制得回天乏術。

  最終還是觀主留在人間劍內的意志力量被喚醒,才一舉轟殺了漁夫的一道大道分身!

  而現在,畫師僅僅只是一縷意志力量,自然遠遠無法和漁夫的一道分身相比。

  起碼在擋住這一擊之后,并未讓蘇奕負傷!

  當意識到這一點,蘇奕再無顧慮,那深邃的眼眸深處,甚至隱隱有一抹戰意在涌動。

  和畫師這等層次的對手交鋒,哪怕對方僅僅只是一縷意志力量,也已讓蘇奕躍躍欲試,充滿期待。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