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十八章 又見畫師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松釵。

  蘇奕前世所收的三十六個記名弟子之一。

  記名弟子,無論地位還是身份,自然遠不如那九位關門弟子。

  不過,在以往歲月中,能夠成為他蘇玄鈞的記名弟子,已是足以讓天下修士艷羨無比的事情。

  擱在外界,更無人敢小覷。

  在蘇奕印象中,松釵是一個行事作風極為樸素、低調的美麗女子,性情內斂含蓄。

  她根骨和天賦談不上多驚艷,但悟性卻奇高,堪稱妖孽。

  蘇奕清楚記得,當年松釵只差一點,就成了他的關門弟子!

  原因也很簡單,松釵當年來晚了一步。

  在松釵之前,也就是一萬八千九百年前,蘇奕在收錄青棠為第九位真傳弟子之后,就宣布此生再不收真傳弟子。

  而松釵則是一萬八千年前拜入太玄洞天。

  也就是說,松釵比青棠晚了九百年。

  相比起來,僅在悟性方面,便是在蘇奕那九大真傳弟子中,也只有寥寥數人能夠和松釵比肩!

  而在蘇奕眼中,松釵的確是難得一見的修道好苗子。

  不過,在她進入太玄洞天的第三年,蘇奕受好友絕武皇邀請,外出遠游,一走便是百年之久。

  至于松釵的道業,則完全由大弟子毗摩來傳授和指點。

  而當蘇奕返回太玄洞天時,才被毗摩告之,松釵和青棠之間發生了一場沖突,早已離開宗門,下落不明。

  當年,蘇奕曾專門問過青棠,為何會和松釵沖突。

  青棠當時直言,松釵拜入太玄洞天,心懷鬼胎,居心叵測,正是被她發現了蹊蹺,才會親自出手,將其驅逐出山門。

  這番話,在當時并未讓蘇奕相信。

  因為青棠根本不曾拿出有力的證據。

  為此,蘇奕還曾責罰青棠,勒令其面壁思過,十年內不得外出一步。

  可現在,蘇奕才猛地意識到,青棠當年所言,極可能是真的!松釵的來歷有問題!

  “怪不得她忽然間像人間蒸發了一樣,任憑我發動人脈尋找,也不曾找到……原來,此女來自畫心齋,并且地位應當極為超然。”

  蘇奕暗道。

  而這松釵,竟瞞過了前世早已踏足皇極境圓滿地步時的自己,順利成為一名記名弟子,可想而知,此女的手段何等了不得!

  不過,更讓蘇奕感到意外的是,青棠當初竟能夠識破松釵居心叵測,并將其驅逐出山門!

  “很意外嗎?那是你不了解我們小姐的手段,別說是當初的玄鈞劍主,就是換做這天下任何老古董,只要不是界王境存在,也休想識破我們小姐所化用的身份。”

  眼見蘇奕沉默,緋云不禁微微搖頭,這少年道行或許深不可測,但其眼界注定只局限在大荒天下。

  蘇奕飲了一杯酒,不置可否。

  當年松釵能夠瞞過他的法眼,混入太玄洞天,一是來歷超然,掌握遠超大荒天下的秘力。

  二則是以有心算無心,才讓她成功瞞天過海。

  故而,蘇奕并不會為此感到難堪。

  真正讓他困擾的是,當年的青棠,又是如何發現松釵不對勁的?

  “怎么樣,你是否已經考慮清楚?”

  緋云問道。

  (本章未完,請翻頁)

  他已徹底鎮定下來,顯得很從容,“當然,我可以先為把你引薦給小姐,等你見識過小姐的風采,再做決定也不遲。”

  蘇奕避而不答,只問道:“你們小姐莫不是一位界王?”

  緋云搖頭道:“莫要用境界來忖度小姐的高低,這么說吧,擱在星空深處,僅僅以小姐的身份,便足以讓一些界王境人物禮讓三分!”

  蘇奕笑起來,道:“原來,她還不曾踏足界王境。”

  緋云沒有反駁,提醒道:“該你做抉擇了。”

  蘇奕耐心說道:“別慌,再聊一聊又何妨?我對你們畫心齋可很感興趣,更何況,你若能勸服我,我手中這玄黃尺,自然就是你們家小姐的。”

  緋云眉頭皺起。

  他看得出,蘇奕明顯在故意拖延,為的就是從自己口中套出一些想知道的事情。

  而像這種家伙,怕是很難真正被勸服!

  緋云沉吟道:“這樣吧,你帶著玄黃尺,我帶你去見一見小姐,到時候無論你想知道什么,定可以得到滿意的答案。”

  蘇奕從巖石上起身,道:“真不打算再聊聊了?”

  緋云眼瞳微凝,道:“若是動手,你不止得不到任何答案,并且還將被我畫心齋視作敵人,這樣的后果,你真愿意承受?”

  聲音還在回蕩。

  一抹劍氣無聲息乍現,斬向緋云。

  緋云袖袍中,一柄血色道劍爆射而出,在間不容發之際擋住這一道劍氣。

  鐺!!!

  劍氣迸發,震得那血色道劍發出哀鳴,劇烈搖晃。

  而緋云的身影,則被震得一個踉蹌。

  他臉色頓變,身體還未站穩,掌指狠狠一拍。

  漫天煙霞般的道光爆綻,交織成一幅血淋淋的畫卷,頓時有尸山血海浮現而出,橫空籠罩向蘇奕。

  這片松林瞬息被摧垮成灰燼,崖畔云海崩滅。

  蘇奕毫不猶豫祭出清影劍,一劍斬出。

  轟隆!

  那足以困殺玄幽境的一片尸山血海,在這一劍之下卻如泡沫般炸碎。

  “該死!這小子果然有大問題!”

  緋云色變。

  他終于明白,為何馮吉會栽在此地,原因就是,那才十多歲的青袍少年,掌握著一種足以克制“涅靈法則”的力量!

  轟隆!

  劍氣轟鳴,響徹云霄。

  蘇奕揮劍殺來,那劍威直似無堅不摧,凌厲霸絕。

  眨眼間而已,緋云就受到重創,軀體差點被劈開。

  他亡魂大冒,驚怒交加。

  眼見蘇奕再度殺來,緋云大聲道:“我認輸!”

  蘇奕眉頭微挑,卻不管不管,一劍橫空斬來。

  并且,他身影一閃,第一時間騰空而起,朝極遠處天邊飛馳而去,幾個閃爍,便消失不見。

  那一處戰場上,緋云的身體似一截木樁般,根本沒有抵抗,就被輕易劈開。

  可讓人吃驚的是,他裂開的軀體卻化作殘碎的畫卷洶洶燃燒起來,瞬息就化作一片灰燼飄灑。

  無疑,此人之前看似認輸,實則動用了一種秘寶,偷天換日,金蟬脫殼!

  梧桐城百里之外,一片山河上空。

  (本章未完,請翻頁)

  虛空劇烈波動,似鏡面般炸開。

  而后,緋云的身影踉蹌出現。

  他一襲綠袍殘碎,軀體染血,披頭散發,妖異俊美的臉龐一片煞白。

  “他媽的,還好老子小心,察覺到那小東西不對勁,早就防備了一手,否則,這次非陰溝里翻船不可!”

  緋云咬牙切齒,滿臉猙獰。

  他沒有任何停留,也顧不得身上傷勢,轉身就逃。

  “今天的事情,必須盡快稟報給小姐,這大荒天下……竟有人能夠克制涅靈法則,這就是讓祖師知道,怕也非坐不住不可!”

  緋云內心翻騰,意識到問題的嚴重。

  但很快,緋云忽地止步,眼瞳驟然睜大。

  就見前方虛空中,一道峻拔身影端立云層之中,一手負背,一手拎著道劍,正笑吟吟地看著自己。

  “都已經認輸了,為何要逃呢?”

  蘇奕笑說道。

  緋云扭頭就逃。

  可僅僅眨眼間,他就被一抹劍氣震退,軀體再度遭受重創,血肉破損,凄慘狼狽。

  眼見蘇奕再度殺來,緋云驚得頭皮發麻,連忙道:“別打了!你說的對,還是聊天最好!”

  蘇奕揮動清影劍,以劍脊狠狠砸在緋云身上,后者骨骼不知斷裂多少根,發出慘叫,狠狠砸在大地上。

  還不等他爬起身,蘇奕已經探手將其脖頸攥住,拎小雞似的拎起來。

  咔嚓!

  蘇奕直接捏碎緋云的右手,一塊黑色秘符從緋云碎裂的右手中掉落出來。

  “剛才,你就是用此寶脫身的?”

  蘇奕拿著那塊黑色秘符,饒有興趣地端詳起來。

  這秘符約莫三寸大小,其上鐫刻著一幅云紋秘圖,背面鐫刻著“移花”兩字。

  無疑,此符取“移花接木”之意,只要動用,便可起到金蟬脫殼的作用,極為神妙。

  “有種就殺了老子!看老子會不會皺一下眉頭!”

  緋云妖異俊美的臉龐鐵青猙獰,嘶聲大叫。

  蘇奕淡淡瞥了他一眼,道:“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問,怎會舍得殺了你?”

  他拎著緋云,徑自朝天玄書院掠去。

  “事已至此,你還妄想我會配合你?休想!”

  緋云嗤笑,他眉梢露出一抹癲狂之色,“就是死,老子也要拉你墊背!”

  蘇奕眼皮一跳,甩手將緋云扔了出去。

  數十丈外,緋云軀體猛地炸開,釋放出恐怖的神魂波動,令那片天地都陷入崩壞般的毀滅景象中。

  而后,蘇奕又一次看到了“畫師”!

  他從一幅虛幻般的畫卷中走出,衣冠勝雪,身影偉岸如神,渾身彌漫著無上威嚴。

  無疑,這是烙印在緋云神魂中的一道意志力量,緋云不惜自毀性命,從而喚醒了畫師的意志力量!

  天地震顫,萬象失色,似在向畫師的意志力量臣服。

  他眸光淡漠,掃了蘇奕一眼,道:“呵,竟敢殺我畫心齋傳人,小家伙,你很……”

  話還沒說完,蘇奕已皺眉打斷道:“我們早已見過面,像這種屁話,就不必多說了。”

  遠處,畫師一呆。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