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十四章 毗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武神山。

  這是大荒天下首屈一指的一座名山福地。

  五百年前,玄鈞劍主大弟子毗摩在此山之上創建玄鈞盟,一舉震驚天下。

  “我那夜落師弟……還沒有消息?”

  一座大殿內,毗摩負手而立,隨口問道。

  他身影高大雄峻,身著一身素色寬袖長袍,隨意立著,便似一座無可撼動的巍峨山峰。

  “回稟主上,我們安排在幽冥界的棋子,已經在打探和搜集葬道冥土中的事情,相信用不了多久,定可以有確切的消息傳回。”

  大殿內,一個身影枯瘦的老仆恭敬出聲。

  “依我看,夜落師弟他恐怕不會再回來了。”

  毗摩一聲輕嘆。

  “主上,夜落大人或許是遇到了什么困境,一時半刻無法脫身。”

  老仆低聲道。

  毗摩眸光閃動,輕語道:“以他的手段,若想逃命的話,幽冥界幾乎無人能阻。他遲遲不肯回來,自然是……另有緣由。”

  說到最后,他聲音變得低沉起來。

  “主人莫非已察覺到什么?”

  老仆忍不住道。

  毗摩神色一陣明滅,半響才揮了揮手,道:“說了你也不懂,去,告訴我那錦葵師妹,讓她來見我。”

  “是。”

  老仆領命而去。

  大殿內只剩下毗摩一人。

  他從袖袍中取出一塊玉簡。

  這塊玉簡是他的弟子上官杰從幽冥傳來,今天才剛送到他手中。

  玉簡的內容,則讓毗摩方寸大亂!

  事實上,前不久的時候,他就得知了一些幽冥界的事情,也知道葬道冥土發生驚天變故,火堯身隕、夜落杳無音訊,就連他那些真傳弟子,也離奇失蹤。

  當時,毗摩就意識到不對勁,察覺到蹊蹺。

  遺憾的是,幽冥界距離大荒太過遙遠,短時間內根本無法打探到具體的消息。

  而今日,當得到弟子上官杰傳回的玉簡,讓毗摩徹底明白過來。

  只不過那等真相,讓毗摩一時半刻很難接受。

  獨自沉默許久,毗摩深呼吸一口氣,喃喃道:“師尊,您已經轉世歸來了嗎?呵,怪不得一向對我敬慕欽佩的夜落師弟,忽然就沒有了任何消息……”

  “而我那些弟子,怕是都認為,我毗摩是個欺師滅祖的叛徒,內心對我很失望吧?”

  “只可惜了火堯師弟,證道成皇至今才不過五百余年,還不曾踏足玄合境,就已殞命……”

  毗摩拿出一壺酒,默默抿了一口。

  旋即,他笑了笑,自語道,“師尊啊師尊,我早就知道,您不可能那般輕易逝去,也早清楚,遲早有一天,您很可能會重新歸來。”

  “甚至……我還很期待這一天來臨!”

  說到這,毗摩眸子已變得深沉而平靜,再沒有一絲情緒波動。

  “以前,我敬您如父,畏您如天。”

  “以后,再不可能了!”

  毗摩將壺中酒一飲而盡。

  這一瞬的他,似終于下定決心,整個人彌漫出一股迫人的威勢。

  “大師兄,您找我?”

  一道清脆的聲音在大殿外響起。

  緊跟著,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一道嬌俏的身影走進來。

  她身著揉藍衫子、杏黃長裙,鴉青色的秀發高高挽起,露出纖細雪白的鵝頸,一張美麗的臉龐明凈靈秀。

  而她眸光顧盼時,則有一股懾人的威儀,讓人根本不敢把她當做一個少女來對待。

  錦葵!

  太玄洞天第四傳人。

  她天賦超然,根骨非凡,渾身盡是靈秀之氣,很久以前,曾被其師玄鈞劍主點評,“素手掬青靄,衣袂曳紫煙”。

  說的就是,錦葵那與生俱來的靈秀之氣。

  “師妹,你且看看此物。”

  毗摩臉上露出笑容,抬手把一個玉盒遞給錦葵。

  錦葵打開一看,就見玉盒內是一顆鴿蛋大小的青碧珠子,晶瑩剔透,靈性氤氳,仔細看,珠子內似有一片浩瀚的碧海在其中翻騰。

  “這是……碧海神珠?”

  錦葵驚訝。

  “不錯,正是此寶。”

  毗摩笑道,“師妹你如今已是玄幽境后期修為,憑借此寶,不出十年,將一身道行淬煉到大圓滿地步。”

  錦葵怔了一下,遲疑道:“師兄,這寶貝乃是師尊所留的遺物,并且師尊還在的時候曾說過,此寶以后是要留給八師弟白意的,我……我可不能要。”

  談起師尊,錦葵內心一陣黯然,眼神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哀傷。

  毗摩嘆道:“過往那些年,我一直在尋覓白意師弟的下落,可至今也沒有任何線索。”

  頓了頓,他目光看著錦葵,聲音柔和,“如今,師尊早已不在了,作為大師兄,自然不能獨占師尊所留的寶貝,這碧海神珠對你的修行有著莫大助益,若一直留在我這,反倒是暴殄天物,你就安心收下吧。”

  錦葵輕咬粉唇,道:“那……等找到白意師弟的時候,我就將此寶還他。”

  毗摩笑道:“當然可以。”

  “師兄這次找我,還有其他事情么?”

  錦葵脆聲道。

  毗摩略一沉默,神色間露出悲慟之色,道:“火堯師弟他……死了!”

  錦葵大驚失色,難以置信道:“怎么會!?”

  毗摩沉聲道:“在幽冥界,出現了一個極端卑鄙無恥的家伙,那人也不知什么來歷,對師尊的過往了如指掌,甚至,還掌握著師尊所擅長的道法和秘術!”

  “正是此人冒充師尊,讓火堯師弟麻痹大意,誤以為此人乃是師尊的轉世之身,根本沒有防備,以至于被此人所害!”

  聽到這,錦葵不由震怒,“那奸人竟還敢冒充師尊!?簡直該千刀萬剮,挫骨揚灰!”

  她明凈靈秀的俏臉上,盡是毫不掩飾的殺機。

  “師妹,莫要被怒火沖昏頭腦,那奸人絕非等閑之輩,他在冒充師尊時,讓火堯師弟都被蒙蔽,可想而知,此人的手段何等可怕。”

  毗摩神色鄭重,“并且,據我所知,夜落師弟已經被這奸人完全掌控了心智,認為這奸人就是師尊的轉世之身,這才是最讓我擔憂的。”

  “連夜落師弟都被那奸人掌控了?”

  錦葵又驚又怒,心中發寒。

  她很清楚火堯和夜落的道行有多強大,擱在這大荒天下,也是玄幽境中第一流的頂尖人物。

可他們一個遇害,一個被蠱惑心智  (本章未完,請翻頁)

  ,可想而知,那奸人的道行何等恐怖,手段又是何等歹毒!

  錦葵忍不住道:“師兄,那奸人究竟是誰?”

  “一個名叫蘇奕的角色。”

  毗摩眉梢盡是憂色,“并且,不出意外的話,此人用不了多久,就會前來大荒天下!”

  “如此正好!”

  錦葵咬牙切齒道,“恰可以趁此時機,將其擒下,解救夜落師弟,為火堯師兄報仇!”

  毗摩嘆息道:“師妹,莫要說氣話,此人可絕非尋常人物,我有預感,他此來大荒天下,極可能是要故技重施,冒充師尊的名義,來對付我們太玄洞天的這些傳人!”

  “并且,以他的手段,既能夠殺害火堯師弟,蠱惑夜落師弟的心智,可想而知,這樣的對手何等可怕。”

  這番話,讓錦葵也不由感到一種沉甸甸的壓力,道:“師兄,那……我們該怎么辦?”

  毗摩神色莊肅,斬釘截鐵道:“師妹不必擔心,我定會窮盡一切辦法,滅掉這個冒充師尊的奸人!”

  錦葵點頭道:“師兄,到時候我幫你!”

  毗摩搖頭道:“師妹,我告訴你這些,可不是讓你去以身試險的,只是想讓你提防一些,萬一以后遇到那奸人,自不會被其蠱惑心智,淪落到夜落師弟那等地步。”

  頓了頓,毗摩神色決然道:“至于收拾那奸人的事情,交給我來便是!”

  很快,錦葵便離開。

  目送她身影離去,毗摩靜默片刻,道:“來人。”

  無聲無息地,一個黑衣男子出現在大殿內,拱手道:“主上有何吩咐?”

  “派人去大荒九州各地散播消息,就說有一個名叫蘇奕的奸人冒充我太玄洞天祖師玄鈞劍主,此等卑劣行徑,令人發指,天地不容。”

  “自今以后,此人便是我玄鈞盟的公敵!”

  毗摩聲音鏗鏘,擲地有聲,“無論是誰,只要發現此人的線索,皆可前來玄鈞盟領賞!”

  “另外,無論哪個修行勢力,若敢借助此事興風作浪,我玄鈞盟必不會輕饒!”

  “是!”

  黑衣男子肅然領命,匆匆而去。

  “師尊,別怪徒兒先發制人,徒兒的玄鈞盟,本就是以您的名義所建立,若是您回來了,徒兒該如何自處?玄鈞盟……又該如何自處?”

  毗摩心中喃喃,“我會讓世人明白,玄鈞劍主再不可能活著歸來,哪怕您出現,也只不過是個冒牌貨!”

  “當然,我知道這樣的舉措,終究難不住您,不過,我會先把這大荒天下的水攪渾了,再和您真正的分一個勝負!”

  這時候,之前離開的老仆忽地匆匆而來,飛快道:“主上,天玄界那邊剛傳來消息,馮老和羽化劍庭的王云天一行人,已經全軍覆沒了。”

  此話一出,毗摩瞳孔驟然一縮,臉色微變,似難以置信,道:“馮老……死了!?”

  他眼神冷厲森然,渾身彌漫著恐怖懾人的威勢,嚇得那老仆渾身哆嗦,差點癱瘓坐地。

  ps:明天就是高考了,祝應屆的考生下筆有神,金榜題名!

  嗯,金魚明天要送媳婦去一個距家有些遠的高考點,她是監考老師……

所以,明天的更新一起放在晚上7點前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