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十二章 揭秘玄黃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老饞蟲很欣賞景行,很久以前就曾不止一次提起,希望讓蘇奕割愛,由他來代替蘇奕授業,指點景行修行。

  并信誓旦旦保證,定讓景行以后在儒道一路上稱祖,成為天下讀書人心中的至圣先師。

  不過,不等蘇奕做出決斷,景行便拒絕了,言稱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若轉投他人門下,此等行徑,和認賊作父無異。

  這氣得老饞蟲牙疼,可卻無可奈何。

  但每次見到蘇奕,必會念叨著和景行有關的修行事宜。

  也正因如此,蘇奕很清楚,以老饞蟲的性情,的確有可能趁自己不在,把景行給拐到他的門下!

  “這……祖師他應該不會做出如此事情……吧……”

  俞長明怔了怔,聲音越說越弱。

  “行了,不談此事,景行能夠跟隨在老饞蟲身邊修行,倒也是一樁幸事。”

  蘇奕笑了笑。

  他最初還擔心景行這書呆子想不開,去干一些傻事。

  現在則完全不擔心了。

  以老饞蟲那深不可測的道行,擱在這大荒天下,也只寥寥一小撮老古董能夠和他掰掰手腕。

  諸如九極玄都那位“道祖”、小西天的硯心老僧、極樂魔土那個性情多變的女魔頭等等。

  接下來,蘇奕問起今天發生在天玄書院的禍事。

  “他們是為玄黃尺而來。”

  俞長明直接道出其中緣由。

  只是,他眉梢間也浮現一絲困惑,道:“此寶除了來歷極古老之外,并沒有特殊的地方,一直被供奉在書院的‘眾賢祠堂’內。”

  “以前時候,我也曾問詢過老祖宗有關此寶的來歷,老祖宗只說,此寶的來頭極大,可追溯到亙古以前的歲月中,但……并沒什么用處,只把此物當做先賢遺物供著就行。”

  蘇奕不由訝然道:“亙古以前?”

  大荒亙古以前的歲月,一片蒙昧和未知,關于那一段古老的歷史,如若被抹去般,徹底斷代,沒有任何傳承和典籍留存下來。

  前世的時候,蘇奕就曾追溯和探尋過這一段歷史,但最終只打探到一些虛無縹緲的傳說,無據可依,無跡可尋。

  也是前不久在幽冥界的時候,他才了解到,這片星空之下的世界位面,被稱作是“玄黃星界”!

  在最初時候,此界極盡絢爛和輝煌,被視作星空諸天萬道的起源,曾走出過諸多堪稱神話般的通天巨頭!

  但后來,玄黃星界破敗了,覆蓋這片星空的周天規則破損,就此凋零!

  按照冥王當初所言,玄黃星界的破敗,源自一場神秘的浩劫。

  浩劫之后,諸神葬滅,一切神話皆煙消云散,玄黃星界徹底淪為一方廢墟般的殘破之地。

  也是從那時候起,玄黃星界又被稱作是‘星墟舊土’。

  時光無情,歲月更迭,終究會沖散和湮滅古老過往的痕跡,有關玄黃星界的修行力量,在這一場神秘浩劫之下,近乎都已覆滅。就連星空深處的修士,大多都早已將玄黃星界徹底遺忘。

而現在,蘇奕已經清楚,在大荒亙古以前消失的那一段歷史,極可能就是玄黃星界從最輝煌時走向破敗的一個  黑暗年代!

  “那玄黃尺如今在何處?”

  蘇奕問道。

  一件從亙古以前延存下來的寶物,這讓如何不好奇?

  “就在我身上。”

  俞長明說著,取出一個古樸的黑色玉盒,遞給蘇奕,“蘇大人請過目。”

  蘇奕沒有客氣,打開玉盒,就見玉盒內,靜靜擱著一柄僅僅二尺長,寬三指的玉尺。

  它通體呈灰色,似被雷火燒灼過,表面有一些焦痕。

  除此之外,并沒有特別之處。

  不過,這柄玉尺上的那些“焦痕”,則讓蘇奕想起前世的時候,曾搜集到的一些來歷未知的古寶。

  那些古寶,皆和這玄黃尺一樣,表面烙印著一些無法磨滅的焦痕,像被雷火燒過一樣。

  并且,前世的時候,蘇奕動用各種手段,也不曾查探出這些古寶的玄機和用途,故而一直被他丟在了太玄洞天的寶庫中吃灰,不曾理會。

  蘇奕印象最深的,就是一座僅僅尺許高的“石塔”,石塔分作九層,每一層皆烙印著這種焦痕,顯得很斑駁和陳舊。

  而此時,當看到玄黃尺上的焦痕時,蘇奕頓時意識到,自己前世搜集到的那些古寶,極可能也藏有莫大玄機!

  “以往歲月中,我天玄書院的一眾先賢也曾推敲過此寶的來歷,并動用了諸般秘法進行探測,試圖發現此寶的奧秘,結果都一無所獲。”

  俞長明輕聲解釋道,“說來慚愧,若不是這次羽化劍庭是沖著此寶而來,我都差點忘了在書院眾賢祠堂中,還供奉著這樣一件寶物。”

  蘇奕摒棄腦海雜念,將玄黃尺取出,拿在手中凝神端詳,隨口問道:“老饞蟲也沒能發現此寶的玄機?”

  俞長明搖頭,“應當如此,在我印象中,過往那些年,祖師根本就沒把此物放在心上過。”

  蘇奕微微頷首。

  他也察覺到,這玄黃尺和他前世搜集的古寶一樣,并沒有特殊的地方。

  不過,那來自“畫心齋”的麻衣老者既然盯上了此寶,就注定此寶不可能是尋常之物!

  “你們可曾試過破開此寶?”

  蘇奕問道。

  “試過。”

  俞長明有些赧然道,“書院以往那些先賢,曾用刀劍砍過、雷霆劈過、神焰烤過……但不管是何等力量,皆無法撼動此寶分毫。”

  蘇奕道:“僅憑這一點,就遠非其他寶物可比。”

  他前世搜集的那一些古寶,也同樣無法被撼動!

  也正因如此,他當初才沒把這些古堡丟棄,而是留在了寶庫中吃灰。

  俞長明點頭道:“的確如此,但……也僅僅如此。”

  “可否容我試試?”

  蘇奕道。

  “蘇大人盡管試,無須在意。”

  俞長明連忙道,“若能破開此寶,一窺其中奧秘,相信便是祖師也樂見其成。”

  蘇奕點了點頭。

  他沒有動用蠻力,而是直接動用所掌握的大道法則進行試探。

  只是,在蘇奕陸續動用轉生、枯榮、彼岸、沉淪等法則力量之后,這玄黃尺完全沒有任何反應。

  終結法則再不行,就只能另想其他手段了。”

  蘇奕心念轉動間,指尖已涌現出一縷幽暗若黃昏般的大道力量。

  正是終結法則!

  頓時,玄黃尺猛地微微一顫。

  “有戲!”

  蘇奕心中振奮。

  之前,他之所以不曾動用蠻力,就是因為在過往歲月中,天玄書院的先賢早動用了各種辦法去查探玄黃尺。

  這也就意味著,必須動用特殊的手段,或許才能一窺此寶的玄機。

  果然,他的推測沒錯。

  當動用終結奧義時,玄黃尺發生反應!

  哪怕極其細微,可這已經是一個驚人的發現!

  值得一提的是,蘇奕對于終結法則的參悟,僅僅只能算皮毛,連入門都談不上。

  而終結奧義,乃是構成輪回大道的核心!這也是為何,他在參悟輪回奧義時,會感到那般艱難和吃力的原因所在。

  并且,蘇奕根本沒想到,終結奧義,竟能夠讓玄黃尺產生反應!

  穩了穩心神,他屏息凝神,小心動用終結力量,像蛛網般把玄黃尺覆蓋起來。

  嗤!嗤!

  一陣細密的碎裂聲響起。

  驚人的一幕發生了,玄黃尺表面那像被雷火劈打過的焦痕,此刻就像坍圮剝落的墻皮似的,在黃昏般的終結力量中撲簌簌消散。

  頓時,這把灰色的玉尺變得剔透晶瑩起來。

  一股精純厚重的原始混沌氣息,隨之彌漫出來。

  蘇奕手中一沉,只覺玄黃尺似一下子變成一座古老的神山,壓得他手腕差點斷裂。

  而附近的虛空,似也承受不住那等沉重的壓迫之力,轟然塌陷,產生隆隆爆鳴之音!

  直至蘇奕運轉一身道行,這才將此寶堪堪托在掌中,這樣的驚變,讓他都不由動容,眸子發亮。

  在玄黃尺上,有著一道混沌般的光焰涌現,直沖天宇,搖動星漢,鳳棲山上空,驟然間像被灰濛濛的陰云覆蓋。

  這驚人的變化,讓俞長明不由震驚,喃喃道:“這是何等力量,直似一方大界的混沌降臨!”

  他心神顫栗,恍惚間仿佛置身在一片原始古老的混沌中,四野茫茫,不知其大,莫可名狀,憑生如滄海一粟般的渺小之感。

  蘇奕已經從藤椅中起身,憑虛而立。

  他周身氣機轟鳴,一襲衣袍獵獵作響,若不是他用終結奧義托住玄黃尺,僅僅這件寶物的力量,便可以輕易將腳下的鳳棲山壓碎!

  蘇奕不禁懷疑,一旦是自己松手,這玄黃尺爆發出的力量,能把這片天地徹底壓塌、攪碎!

  天穹轟震,混沌光焰激蕩,方圓千丈之地,盡數籠罩于一種昏暝陰沉的氛圍之中。

  這,僅僅是玄黃尺所釋放出的一縷氣息所引發的異象!

  “原來,那玄黃尺上的焦痕,極可能是一種神秘的封禁之力,而終結奧義則能夠破開這種封禁力量,從而讓玄黃尺的真正面目顯露出來!”

  這一刻,蘇奕已隱隱明白過來。

  他忽地想起前世的時候,被自己仍在寶庫中吃灰的那些古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