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十章 星空深處的大教圣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手中,玄雷金竹微微顫抖,雷霆激蕩,金芒閃爍,彌漫出神異的力量波動。

  正如當初在幽冥界時,他對火堯所言,我給你的,你可以要,不給的,注定不屬于你!

  而后,被火堯當年搶奪在手的赤霄劍、銀焰斗天甲等寶物,盡數被蘇奕用同樣的秘法收回。

  而此時收取玄雷金竹,他用的是類似的秘法。

  原因很簡單,前世凡是被蘇奕收集的寶物,皆被他用“敕令”力量留下屬于自己的烙印,哪怕丟失,也能夠輕易奪回來!

  不過,蘇奕并非吝嗇之輩,只要是賜給弟子的寶物,皆會被他提前抹除寶物內的敕令力量。

  “怎會!?”

  遠處,王天云驚怒,難以置信。

  麻衣老者眼眸也悄然一縮,感到震驚。

  一個玄照境少年,劈手之間,就奪走屬于玄幽境大能的寶物,這手段就太不可思議了!

  “此寶落入你手中,簡直是明珠蒙塵,暴殄天物。”

  蘇奕用手指輕輕摩挲著玄雷金竹,一聲輕嘆。

  “給我還回來!”

  王天云暴喝,氣急敗壞,第一時間殺過來,試圖奪回玄雷金竹。

  蘇奕手腕一抖,金色竹杖如劍鋒般倏爾揚起。

  一道炫亮的金色雷霆乍現,化作燦然奪目的雷霆劍氣,爆斬而下。

  那一瞬,天地明耀,虛空被撕裂開一道筆直長痕,所有人眼眸都感到刺痛,心神顫栗。

  這一道劍氣太霸道,耀眼奪目,毀滅氣息驚天動地!

  此劍尚未臨近,王天云已毛骨悚然,感受到致命的威脅。

  毫不猶豫,他發出一聲震天般的大喝,雙手捏印,如環抱一輪璀璨的大日般,橫空舉起。

  羽化劍庭至高秘術——神舞天陽!

  一擊之下,直似神祇掄起大日狂舞人間,霸烈狂暴。

  可僅僅瞬息,在一眾難以置信目光注視下,蘇奕那一道雷霆劍氣直接轟碎那一輪大日,劈在王天云身上。

  砰!!

  王天云軀體當場炸開,血肉迸濺。

  他的元神搶先一步逃竄出來,驚恐尖叫,“馮老,救我——!”

  他的確被嚇壞了。

  一個少年而已,卻一劍轟爆他這等玄幽境人物的道軀,若不是提前一步逃竄,他的神魂都差點被滅殺當場!

  “這……”

  麻衣老者臉色也是一變,根本來不及多想,身影一閃,就朝王天云的元神沖去。

  可終究晚了一步,一抹金燦燦的劍氣乍現,搶在麻衣老者之前,從王天云的元神上劃過。

  王天云的元神頓時裂開,狂暴的雷霆毀滅氣息,將其碎裂的元神都齏粉,飄散消弭。

  麻衣老者戛然止步,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事發突然,連他都沒想到,王天云這等玄幽境人物會敗的如此快,眨眼間就被斬殺當場,讓他想要營救都來不及!

  “這也……太猛了吧……”

  遠處道場上,那些天玄書院的大人物皆瞠目結舌,被深深震撼到。

之前,他們都已瀕臨絕境,誰能想到,隨著一個陌生少年的出現,一舉讓局勢峰回  路轉,就此被改寫?

  誰又能想到,那陌生少年彈指間便輕易鎮殺王天云這等玄幽境大能?

  場中,那僅剩下的兩個玄照境皇者和五位靈輪境人物,都已經驚駭欲絕,肝膽欲裂。

  完全被嚇蒙了!

  “是毗摩派你來的?”

  蘇奕目光看向麻衣老者。

  麻衣老者眸子中寒芒涌動,冷冷道:“毗摩?不,他或許可以號令玄鈞盟上下任何人,但還無法命令本座!”

  蘇奕挑眉,有些意外,不由重新打量了麻衣老者一番,忽地察覺到什么,道:“你來自星空深處?”

  在這麻衣老者身上,彌漫著一股極為獨特的力量波動,妖異陰冷,令人心悸。

  那等氣息,竟不弱于九天閣的‘天祈法則’和星河神教的“星寂法則”!

  須知,無論天祈法則,還是星寂法則,皆是一方星界的至高規則力量,極端恐怖,和一方星空的天道也沒區別。

  而這麻衣老者身上的氣息,也有著類似的神韻!

  麻衣老者不免驚訝,道:“本座進入這大荒天下已有百年時間,可還是破天荒頭一次被人一眼識破來歷,年輕人,莫非……你也來自星空深處?”

  他很吃驚,看向蘇奕的目光也發生一些變化。

  俞長明等人皆心中震顫,這才意識到,那麻衣老者竟是一位來自星空深處的強者!

  這無疑太稀罕了,過往歲月中幾乎不曾發生過,若是傳出去,必會轟動天下。

  蘇奕沒有回答,再問道:“這么說的話,毗摩莫非已經和你所在的勢力結盟了?”

  麻衣老者眼眸閃爍,道:“你若愿說出你的來歷,本座倒不介意回答你一些問題。”

  蘇奕哦了一聲,道:“你可曾像九天閣的強者一樣,立下大道誓言?”

  麻衣老者瞳孔驟然一縮,明顯聽出了蘇奕話中的意味,不由怒極而笑,道:“怎么,你還打算對本座搜魂不成?”

  蘇奕坦然點頭,道:“對我而言,想要了解事情,搜魂是最簡單有效的辦法。”

  此話一出,在場其他人心中皆是一陣顫抖。

  這年輕人無疑太強勢了,竟根本不把那來自星空深處的恐怖人物放在眼中!

  卻見麻衣老者微微一笑,道:“一眼能看出本座不屬于此界,又還知道九天閣的存在,本座可同樣對你很感興趣,不如,你我試一試,究竟誰能對誰進行搜魂?”

  聲音還在回蕩,麻衣老者已忽然出手。

  一縷朦朧煙霞在虛空中綻放,就如絢爛多彩的墨汁,倏爾間勾勒出一條巨大的長蛇。

  長蛇周身覆蓋著黑色鱗片,生有雙翼,唇部生著龍須,甫一出現,便昂首長嘯,掀起滔天的黑色煞霧,朝蘇奕撲殺而去。

  螣蛇!

  古老的絕世大兇之一!

  隨著螣蛇出現,這片天地動蕩,一道道禁陣波動涌現,瘋狂匯聚在騰蛇身上,讓其威勢也變得恐怖無邊。

  直似一尊妖神臨世,便是俞長明這等玄幽境存在,僅僅遠遠看著,便身心發寒,如墜冰窟。

  “原來是一種以畫入道的規則力量,能夠淋漓盡致地展露出螣蛇的真正兇威,

  并溝通覆蓋在天玄書院四周的禁陣之力,這般手段,的確很不一般。”

  蘇奕眸光涌動,一眼看出,麻衣老者所掌握的那種法則之力,能夠通過“畫道”展現出來,極為獨特和神秘。

  思忖時,他動作可不慢,以手中玄雷金竹為劍,橫空一挑。

  一劍挑日月,光明照我懷!

  刺目炫亮的雷霆劍氣倏爾化作一片浩浩蕩蕩的碧海,有日月從碧海之上浮現而出。

  瑰麗如夢,卻藏盡殺機。

  螣蛇掀起黑色煞霧,沖入碧海之上,雙翅橫掃,漫天禁制力量狂涌,一對日月轟然崩碎。

  而隨著螣蛇沖鋒,偌大的碧海也隨之崩散。

  轟隆!

  毀滅般的力量碰撞中,蘇奕身影一個踉蹌,倒退數步,周身氣息一陣翻騰。

  “果然,對方所掌握的法則力量,乃是一方星界的至高法則,不遜色于天祈、星寂這兩種法則!”

  蘇奕暗道。

  不過,這一次爭鋒卻令他不驚反喜。

  因為這一次,他并未動用九獄劍的氣息,哪怕被撼動,也僅僅只是退后數步而已。

  “且試試轉生規則!”

  蘇奕身影凌空,揮劍殺去。

  玄雷金竹被他用“轉生規則”催動,斬出的劍氣頓時彌漫出一股晦澀神秘的寂滅氣息。

  這便是轉生之力。

  一旦被碰觸,修士的一身道行、記憶、乃至軀體和神魂,皆會被抹殺干凈!

  這便是所謂“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作為構成輪回奧義的法則之一,轉生規則也已堪稱是幽冥界至高般的大道力量。

  轟隆!

  大戰爆發,蘇奕和那頭騰蛇激烈角逐,劍氣縱橫交錯,令這片天地陷入動蕩中。

  “不錯不錯,小成地步的轉生法則,雖然遜色了一些,但已經能夠和對方的法則力量對抗!”

  蘇奕內心欣喜。

  小成地步的轉生規則,已經勉強能夠抗衡,那么當轉生規則臻至大成地步的時候呢?

  當臻至圓滿地步時,又當如何?

  這是否意味著,臻至圓滿的轉生規則,并不比一方星界的至高規則力量弱?

  這個發現,讓蘇奕猛地意識到,自己所掌握的那些組成輪回奧義的規則力量,極可能被自己嚴重低估了!

  與此同時——

  “這玄照境的小家伙,竟能夠抗衡‘涅靈法則’!?”

  遠處正在御用螣蛇之力戰斗的麻衣老者,內心也無法淡定。

  他來自星空深處一個堪稱龐然大物的神秘勢力中,那個勢力獨尊一方星界,并不弱于九天閣、星河神教這等古老道統。

  而他掌握的涅靈法則,更是他們這個道統最為至高的大道力量,在這早已淪為“星墟舊土”的玄黃星界,足可碾壓當世絕大多數法則奧義。

  這也讓他擁有了同境近乎無敵,甚至能夠跨境殺敵的底蘊。

  然而此時,一個十多歲的玄照境少年,卻擋住了他的攻伐!

  這讓他如何不驚?

  “這小子,難道是來自星空深處某個頂級大教的圣子?”

  麻衣老者驚疑,愈發不敢怠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