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十八章 羽化劍庭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梧桐城,鳳棲山。

  清晨十分,天光柔和,灑在高足有千丈的鳳棲山上,讓這座古老靈秀的名山福地蒙上一層圣潔莊重的神韻。

  一條兩側栽滿梧桐古木的山路,從山腳蜿蜒而上,半山腰處,則是鱗次櫛比的殿宇樓閣。

  那里,就是天玄書院所在之地!

  當蘇奕的身影沐浴著晨曦的光慢悠悠從遠處走來,似察覺到什么,忽地止步。

  天玄書院的那些學生,素來有晨讀的習慣。

  每當清晨破曉時,隨著一陣晨鐘暮鼓般的鐘聲響起之后,便會有朗朗讀書聲,從半山腰處飄蕩擴散。

  那些學生皆是儒道一脈的修士,誦讀經書的聲音匯聚在一起,往往會引發諸般恢弘莊嚴的異象。

  諸如瑞光普照、神曦垂落、百鳥朝會等等。

  這般景象,稱得上是梧桐城的一絕。

  然而此時,那鳳棲山半山腰處的天玄書院,卻并沒有讀書誦經聲響起,顯得格外寂靜。

  并且,蘇奕一眼看出,覆蓋在鳳棲山上下的禁陣力量,竟已經悄然運轉,將山上的動靜徹底隔絕。

  “這是什么情況?”

  蘇奕訝然。

  他還記得,前世的時候,那在儒道一脈輩分高到能嚇死人的老饞蟲,曾得意洋洋自夸,言稱這鳳棲山上的讀書聲,萬千年不曾斷絕過!

  然而今日清晨,卻并無讀書聲響起!

  并且,這鳳棲山腳下,往昔熱鬧非凡,許多修士慕名而來,只為在清晨時,聆聽天玄書院的讀書聲。

  可現在,這片區域卻冷冷清清,連個人影都沒有!

  想了想,蘇奕正欲邁步前往鳳棲山上一探究竟,忽地一道聲音響起:

  “小家伙,難道你沒聽說,這鳳棲山早在昨天晚上,就已經禁止外人靠近了?”

  遠處山門內,走出一個黑衣男子。

  他面龐冷峻,雙臂環抱一柄劍,冷冷看了蘇奕一眼,“不想死,就趕緊滾。”

  蘇奕挑了挑眉。

  他注意到,這黑衣男子腰畔處,掛著一塊杏黃色劍形玉佩,其上鐫刻一幅云霧繚繞的圖案。

  羽化劍庭的人!

  蘇奕瞬息判斷出對方來歷,眉頭微皺。

  羽化劍庭,大荒六大道門之一,和青雷神宗、龍虎道山、神岳劍庭、玄黃劍閣、九星劍山并稱。

  而據蘇奕所知,這六大道門早已加入由毗摩所建立的玄鈞盟!

  遙想五百年前,在他轉世之前,曾親眼目睹,羽化劍庭的強者在毗摩的帶領下,殺入太玄洞天。

  那些老東西為了搶奪寶物,不惜編造謊言,言稱他蘇玄鈞欠了羽化劍庭八百九十三條人命,更盜走羽化劍庭的至高道藏“十方劍經”。

  而他們殺入太玄洞天,就是討債來了。

  這讓當時的蘇奕頗為愕然。

  因為這羽化劍庭,最初時候只是一個名不見傳的小宗門,

  其祖師也僅僅只是他身邊三十六個記名弟子之一罷了。

  而正是依仗著他蘇玄鈞的威勢和庇護,羽化劍庭才能一步步崛起,成為這大荒九州六大道門之一,威震寰宇!

  可在五百年前,羽化劍庭的人卻在毗摩的率領下,打著討債的幌子,殺入太玄洞天,趁火打劫!

  只是,蘇奕卻沒想到,會在這鳳棲山下,碰到羽化劍庭的人。

  須知,這里是天玄界,而羽化劍庭的地盤則位于大荒天下,路途遙遠。

  “還愣著干什么,嚇傻了?滾!”

  眼見蘇奕身影未動,黑衣男子有些不悅,喝斥出聲。

  可出乎黑衣男子意料,遠處的青袍少年非但不曾被嚇退,反倒朝這邊走來。

  這讓黑衣男子徹底失去耐心,右手一把握住懷中抱著的道劍,隔空朝蘇奕斬去。

  劍光如電,劍氣如虹。

  隨意一劍,輕易撕裂虛空,鋒芒無匹。

  蘇奕看也不看,自顧自前行。

  而這一道劍氣斬在他身前三尺之地,就如泡影般炸碎。

  黑衣男子臉色驟變,“你……”

  還不等他的話說出口,蘇奕的身影已來到眼前,右手探出,輕而易舉捏住了黑衣男子的脖頸。

  喀嚓!

  黑衣男子脖頸斷裂,腦袋軟綿綿聳拉在肩膀上。

  而蘇奕已隨手抽出黑衣男子的神魂,開始搜魂。

  半響后。

  蘇奕終于全部明白了。

  昨天夜晚,一群來自羽化劍庭的強者,抵達鳳棲山天玄書院。

  按照那黑衣男子的記憶,他們此次前來天玄書院,為的是帶走一件神秘的寶物。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羽化劍庭此次出動了一位名叫王天云的玄幽境太上長老、四位玄照境皇者、以及十位靈輪境修士。

  除此,隊伍中還有一個來自玄鈞盟的神秘人物,被稱作“馮老”。

  也是從昨夜開始,天玄書院開始封山!

  至于從昨夜開始,天玄書院內發生了什么事情,那黑衣男子并不清楚。

  他只是一個負責在山腳看守山門的靈輪境角色罷了。

  “老饞蟲恐怕已經不在這天玄書院了。”

  蘇奕暗道。

  若老饞蟲在,怎可能讓這些羽化劍庭的人封鎖鳳棲山?

  “怪不得今天清晨不曾有讀書聲響起,而此地又那般冷清……”

  蘇奕一聲輕嘆。

  老饞蟲不在,也就意味著,他這次等于白跑了一趟,也不可能再打探到二弟子景行的下落。

  這讓蘇奕頗有些失望。

  不過,他并未就此離去,而是邁步走進了上門,沿著栽滿梧桐古樹的山路朝半山腰的天玄書院行去。

  這次羽化劍庭針對天玄書院的行動,明顯有問題,甚至極可能和毗摩也分不開關系。

  因為在這支羽化劍庭的隊伍中,那個被稱作“馮老”的神秘角色,便是來自玄鈞盟!

  半山腰,天玄書院大門緊閉,寂靜無聲。

  “果然有問題。”

  蘇奕負手于背,略一打量,就察覺到蹊蹺。

  整座天玄書院,籠罩在一股禁陣力量當中,就像被一層無形的厚重大幕覆蓋。

  從外界看,根本察覺不到一絲動靜。

  可這是因為,天玄書院內的一切,皆被那一股禁陣力量封鎖,隔絕于外界!

  須知,此地乃天玄書院的地盤,作為天玄界第一儒道勢力,鳳棲山上下覆蓋著諸般古老禁陣力量。

  然而此時,一股神秘的禁陣力量,卻反倒將整座天玄書院包圍了!

  無疑,羽化劍庭有備而來,為達目的,直接把天玄書院封禁!

  “站住!你是何人?

  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

  一群身影從遠處出現,朝蘇奕這邊掠來。

  為首的,是一個周身彌漫著玄照境氣息的紫袍男子,殺氣騰騰,威勢懾人。

  在他身邊,還跟隨著四個靈輪境修士。

  這樣一幕,若讓一般人看到,非懷疑自己是否來錯了地方。

  畢竟,此地是鳳棲山天玄書院,可一群羽化劍庭的強者,卻在此地巡邏!

  蘇奕不清楚天玄書院內究竟在發生什么,但卻敢肯定,天玄書院強者的處境肯定很不妙。

  否則,這座神秘的禁陣力量,斷不可能一直覆蓋在天玄書院上空。

  “先把他擒下,再來問話!”

  猛地,那為首的紫袍男子低喝,帶著眾人朝蘇奕殺來。

  蘇奕沒有廢話,袖袍一拂。

  光霞暴涌,神輝轟鳴。

  那四個靈輪境角色,完全沒有抵抗之力,被直接鎮殺當場,魂飛魄散。

  而紫袍男子則被鎮壓在地,頭破血流,渾身骨頭斷裂,慘叫出聲。

  “閣下是誰?為何要摻合我羽化劍庭的事情?”

  紫袍男子滿臉驚懼和惘然,無法想象,一個十多歲的少年,怎會強大到這等匪夷所思的地步。

  蘇奕走上前,探手一抓,就將紫袍男子的元神抽出來。

  他正欲進行搜魂,出乎意料的是,這紫袍男子的元神,竟覆蓋著一層秘咒力量,一旦碰觸,紫袍男子的元神瞬息就會爆碎。

  “你有什么問題,盡可以問我,但若想搜魂,你注定什么也得不到。”

  紫袍男子的元神尖叫,完全被蘇奕的霸道手段嚇壞了。

  都無法想象,這天玄界什么時候出了這樣一個絕世狠人,一言不發就搜魂,強勢得令人膽寒。

  “我已經沒時間再耽擱了。”

  蘇奕輕語。

  紫袍男子渾身哆嗦:“閣下這是何意?”

  聲音還在回蕩,他的元神就轟然爆碎。

  臨死那一瞬,他兀自惘然,不是要問事情嗎?!

  為何還要下殺手?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他徑自憑空而起,深邃的眼眸深處,泛起一縷縷玄奧莫測的金光,開始感應和推演那座神秘禁陣的力量。

  半響后。

  他眉頭微挑,這座神秘禁陣倒是極為神妙,足可困住玄幽境人物!

  完全可以充當一方頂級勢力的護山大陣!

  而如今,此陣則被用來封禁天玄書院,可想而知,羽化劍庭這次的行動,準備得何等充足。

  不過,這并難不倒蘇奕。

  他身影一晃,掠向天玄書院。

  當他的身影靠近過去那一瞬,一股神秘的禁陣波動涌現,彌散出恐怖的毀滅氣息。

  “疾!”

  可僅僅一瞬,蘇奕的身影化作一抹流光,輕而易舉避開那禁陣力量波動,無聲無息地進入大陣內。

  他速度極快,如履平地,那足可輕松困殺玄幽境人物的禁陣,在他面前卻如同虛設。

  僅僅幾個眨眼間。

  蘇奕的身影已有驚無險地闖過那座神秘禁陣,抵達天玄書院內!

  一幅血腥無比的畫面,第一時間映入蘇奕視野中,讓他眼眸微微一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