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十五章 恨古人不見吾狂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場中氣氛沉悶寂靜。

  縱使那些老怪物們見多識廣,可也都被蘇奕的話語驚到,難以置信。

  這青袍少年身上,儼然有“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耳”的姿態,自負到目無余子!

  連玄幽境人物都不被他放在眼中!

  這任誰能不驚?

  “呵,既然這般狂,本座可真想看看,你能帶給本座多少驚喜。”

  莫橫天低語。

  那冷幽幽的話語回蕩天地,令許多人毛骨悚然,聽出話中所蘊含的一抹冷意。

  天穹下,秦弱水一抖道劍,語氣慢條斯理,道:“來,殺我!”

  聲音中盡是不屑。

  蘇奕卻沒有理會,目光一掃紅蓮教眾人,道:“你們還是一起上吧,否則,此戰注定寡淡無趣。”

  眾人:“……”

  這家伙,竟越來越狂了!!

  而被蘇奕直接無視的秦弱水俏臉一沉。

  她手腕一轉,道劍如打開的扇子般,倏爾劈出一道渾圓的幽藍色劍影,撕裂長空,朝蘇奕斬去。

  屬于玄幽境的法則力量,充斥幽藍劍影之中,瑰麗夢幻,那等威勢,令不知多少人心神皆顫。

  尤其是在場玄照境人物,都有窒息的感覺!

  卻見蘇奕袖袍一拂。

  那一輪渾圓的幽藍色劍影,似湖面的明月幻影般,在蘇奕這一拂之力下,轟然爆碎。

  神輝迸濺席卷中,蘇奕峻拔的身影仿似一道神虹般,扶搖而起。

  空靈縹緲的劍吟幽然響徹。

  彌散著如夢清輝的清影劍,似一泓月色秋水般,出現在蘇奕掌間,朦朧光影蒸騰,襯得蘇奕身影如若謫仙般超然。

  “好一口神性天成的道劍!”

  月長天眼眸發亮。

  他乃劍修,有“夜燼劍皇”之稱,一眼就看出清影劍的超凡之處!

  而目睹蘇奕拂袖之間,就破開秦弱水的一劍,早驚得在場許多人色變,當看到他凌空拔劍,扶搖而上,那一瞬的風采,也是讓一些老怪物驚詫不已。

  天穹之上,秦弱水美眸瞇了瞇,而后周身忽地涌現滔天的幽藍電弧,震碎虛空,撕裂長穹!

  這位來自紅蓮教的玄幽境大能,在此刻將一身道行盡數演繹。

  僅僅等威勢,強大到令在場大多玄照境強者都有崩潰之感。

  “斬!”

  秦弱水唇中輕吐一個字。

  直似言出法隨,她手中道劍爆綻幽藍電光,劍鋒裹挾著毀天滅地的氣息,橫空斬出。

  月百齡和月長天這等玄幽境人物都齊齊色變。

  捫心自問,換做是他們,也當全力出手,才能和秦弱水一較長短。

  蘇奕他……又該如何化解這一劍?

  長孫洪等紅蓮教眾人、云影上人和那些賓客、以及紅塵魔宮的莫橫天、九極玄都的羽衣男子,也都屏息凝神,緊張關注。

  就見蘇奕不閃不避,身影兀自扶搖而上,唯有手中清影劍驟然發出一道清吟。

  那一瞬,天地動蕩。

  隨著蘇奕揮劍,一股堪稱無匹的凌厲劍威從清影劍上迸發。

  恰似劍仙舞清影,劍逆蒼穹!

  砰!!

  震耳欲聾的爆鳴響徹,幽藍電弧潰散,秦弱水斬出的那一道劍氣,直似易碎的琉璃,轟然崩碎。

  “這……”

  全場震顫。

  月家眾人皆瞠目結舌,這也太猛了吧?

  長孫洪臉色猛地變得空前凝重。

  “有問題!”

  莫橫天眼眸收縮。

  “好可怕的劍道,竟似完全不遜色于我派玄幽境長老燕素霓!”

  羽衣男子心顫。

  蘇奕這一劍的威勢,無疑太過凌厲霸絕,撼動全場所有人心神。

  也是這一剎,人們才意識到這個狂到目無余子地步的青袍少年,原來竟是一個深藏不露的恐怖存在!

  而眼見蘇奕這一劍殺來,秦弱水俏臉驟變,出劍硬撼。

  可僅僅剎那,她的道劍被劈得倒飛出去,哀鳴震天,而她的手腕都隨之斷裂,鮮血迸濺。

  “怎可能!?”

  秦弱水亡魂大冒,駭然失色。

  而蘇奕已持劍殺來!

  “去!”

  一道暴喝響徹,長孫洪第一時間出手援助。

  這位紅蓮教的玄幽境大能,直接揮動一桿血光氤氳的戰矛,破空刺來,威勢兇厲狂暴。

  燎日血矛!

  長孫洪的本命道兵,一擊之下,若血雷降臨,有滅世之威。

  幾乎同一時間,云影上人也出手。

  此人祭出一柄金光流轉的拂塵,破空砸來。

  “這老混賬,是徹底不要臉了!”

  月百齡震怒。

  他正要出手,可卻被月長天阻止,“之前蘇道友說過,莫要插手,更何況……老祖真的認為,蘇道友需要幫忙么……”

  他聲音透著感慨,眼神恍惚。

  蘇奕的劍道造詣太強了,強大到令他都感到心驚膽顫。

  月百齡怔了一下,抬眼望去。

  就見天穹下,大戰已徹底爆發,蘇奕以一己之力,對抗三位玄幽境人物的圍攻,竟渾不落下風!

  這讓月百齡都不由呆住。

  這位蘇道友,究竟是何方神圣!?

  “該死!這天玄界何時出了這樣一個了不得的小輩!?”

  莫橫天也已無法淡定。

  他來自大荒紅塵魔宮,見多識廣,活了不知多少歲月,可努力思忖,也從不曾聽說過,這諸天上下何時冒出了這樣一個戰力逆天的少年。

  十多歲而已,就能殺玄照境皇者如收割草芥!

  而今,他更是一個人在對戰三位玄幽境皇者!

  這無疑太恐怖。

  甚至快顛覆莫橫天的認知!

  因為這樣的事情,別說是在大荒諸天上下,就是擱在過往歲月中,都不曾發生過。

  絕對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好強!”

  “此子究竟是誰?”

  “月家從哪里請來這樣一尊劍道大神?”

  這一刻,秋水崖上嘩然聲四起,紅蓮教那邊的強者,皆駭然色變,被徹底驚到。

  不是他們大驚小怪,作為皇者,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

  可眼前這一戰,實在太匪夷所思,任誰見到,注定都很難淡定!

  “牛老道,你也去!”

  驀地,莫橫天大喝。

  被點名的牛老道,是紅蓮教請來的賓客中,唯一的一個玄幽境人物。

  他也被蘇奕的戰力驚到,隨著被莫橫天點名,他頓時一陣糾結。

  可最終,牛老道一咬牙,發出一聲長嘯,沖入戰場。

  他催動一尊金燦燦的道印,威勢強盛。

  然而,令所有人瞠目結舌的是,即便是牛老道加入戰局,也都沒能壓制住蘇奕!

  甚至,隨著戰斗進行,蘇奕的威勢竟愈發凌厲強盛起來,不像是被圍攻,反倒像是一個人在打壓四位玄幽境皇者!

  這等恐怖的戰力,讓所有人都快要懵掉。

  這世上,哪有十多歲就證道為皇的年輕人?

  而這樣的一個年輕人,竟還能橫跨一境,壓制四位玄幽境人物的圍攻!

  “怎會這樣……”

  莫橫天驚怒,臉色陰沉得可怕,內心更有一絲說不出的焦躁。

  因為捫心自問,換做是他親自出手,都不見得能對抗那四位玄幽境人物的聯手。

  然而現在,一個玄照境中期的少年卻辦到了!

  這讓誰能不慌?

  “若不設法滅掉此子,今日非被他們翻盤不可!”

  莫橫天猛地一咬牙,眸子中殺機暴涌。

  他沒有遲疑,邁步虛空,直接出手了。

  光焰沖霄,法則交織。

  莫橫天第一時間揮動一柄青銅戰戈,殺入場中,和其他人一起對付蘇奕。

  那等兇威,強橫無邊。

  “莫前輩終于出手了!”

  “這一次,那小東西必死無疑!”

  紅蓮教那邊,都振奮起來,齊齊松口氣。

  若論戰力之盛,在場玄幽境當中,當屬莫橫天最強!

  月家眾人則心中發緊,暗叫不好。

  可就在此時,戰場中卻傳出蘇奕的笑聲:“你這老雜毛,總算過來了!”

  聲如晨鐘暮鼓,響徹天地間。

  眾人皆怔然,蘇奕這句話,給人的感覺,就仿佛在這一戰中,他一直在等待莫橫天出手!

  莫橫天心中一驚,什么情況?

  難道上當了!?

  也就在這一瞬,蘇奕一身氣勢驟變,再沒有任何保留,將自己一身道行極盡運轉。

  他青袍鼓蕩,峻拔的身影上,有著一股令天地顫栗的恐怖劍威席卷而開。

  而清影劍似感應到蘇奕心中的殺機,縹緲若夢幻般的劍身鏘鏘耳鳴,直似凜凜天威,震蕩九天十地。

  “不好!”

  莫橫天毛骨悚然,身心壓抑,感受到致命威脅。他意識到,自己的確上當了,之前這青袍少年根本不曾動用全力,而對方這么做,為的就是把自己引入戰局,不給自己逃走的可能!

  可惜,他明白時已經晚了。

  “死!”

  淡然的聲音響起,蘇奕揮劍之間,一舉震散眾人圍攻,而其劍鋒如若一掛浩浩蕩蕩的天降星河般垂落,轟向莫橫天。

  “開——!”

  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莫橫天嘶聲大吼,動用禁忌秘術,一身道行如若沸騰燃燒般暴漲一大截。

  猛地揮動戰戈,當空硬撼。

  喀嚓!

  戰戈斷裂。

  “怎會……”

  莫橫天驚得魂兒都差點冒出來,難以置信。

  他那窮盡一切道行施展的禁忌秘術,竟都不堪一擊!?

  旋即,那一掛決堤星河般的磅礴劍意,將莫橫天淹沒。

  劍光暴涌,那片虛空塌陷。

  莫橫天這位來自紅塵魔宮的玄幽境大能,直接被無匹的劍意碾碎軀體,震碎神魂,徹底消散在茫茫劍光中。

  灰飛煙滅!

  一劍,于一眾玄幽境大能的聯手中,斬莫橫天!

  那摧枯拉朽的一幕,當即震撼全場。

  也是這時候,人們才終于明白,之前的廝殺中,蘇奕根本不曾動用全部力量,而這么做,分明就是故意引誘莫橫天插手進來,進行滅殺!

  這就太可怕了。

  當意識到這一點,長孫洪、秦弱水、云影上人、牛老道皆徹底膽寒,斗志動搖。

  最強大的莫橫天,都已經被誘殺,更何況是他們?

  不夸張的說,若之前蘇奕直接展露全部力量,要殺他們的話,注定也不過是一劍揮劍的事情!

  而滅殺莫橫天之后,蘇奕毫不停留,揮劍橫掃。

  本就負傷的秦弱水,只來得及發出一道驚恐凄厲的尖叫,就被一片霸道無匹的劍氣掃中嬌軀,當即四分五裂,在虛空中暴斃。

  “走!”

  長孫洪目眥欲裂。

  他轉身就逃,徹底意識到,根本不可能再有翻盤的機會。

  事實上,根本無須長孫洪提醒,云影上人和牛老道見勢不妙,早已第一時間逃遁,根本不敢遲疑。

  可惜,終究是晚了。

  蘇奕為何要保留實力?

  提防的就是這些老家伙察覺到不妙,提前逃走!

  否則,也不至于等到莫橫天出手時,才直接下殺手。

  “死!”

  淡然的聲音響起。

  長孫洪只覺神魂劇痛,而后一道劍光在眼瞳中乍現。

  都來不及閃避,長孫洪眉心被洞穿!

  寥寥一劍,所充斥的霸道力量,一舉將長孫洪的道軀和神魂徹底轟爆,形神俱滅。

  而幾乎同一時間——

  數百丈外,虛空如布帛般轟然爆碎,云影上人的身影踉蹌跌出。

  他面色驚恐,倉惶尖叫:“月兄,我錯了,還請讓這位閣下饒我……”

  聲音戛然而止。

  一片劍雨乍現,輕而易舉將云影上人碾碎。

  太快了!

  從蘇奕斬殺莫橫天開始,到劍掃秦弱水、滅殺長孫洪和云影上人,幾乎是一氣呵成,眨眼間就落幕。

  四位往日里立足世間巔峰地位的玄幽境存在,如韭菜般,被蘇奕一劍一個,輕易收割!

  而此時,蘇奕已出現在牛老道身前!

  牛老道驚得肝膽欲裂,徹底慌了,急聲哀求:“我只是來助陣的,還請前輩手下留情……”

  一道劍光掠出,牛老道也隨之斃命。

  至此,紅蓮教陣營的五位玄幽境人物,皆殞!

  劍掃天穹,破殺玄幽!

  全場死寂,眾人皆為之震顫,呆滯在那。

  十多歲的年紀,玄照境中期的修為,卻在以一敵五的處境下,逆轉局勢,以碾壓之勢,誅滅五位玄幽境大能!

  那等血淋淋的一幕幕景象,任誰能不驚?

  這何止是殺玄照境如殺雞宰猴,就連殺玄幽境也易如反掌!

  虛空動蕩,血腥彌漫。

  暮色愈發深沉,瑰麗瀲滟的晚霞,在那佇足在天穹下的青袍少年面前,都似黯然失色。

  其峻拔的身影,映照出天地間最耀眼的一抹光。

  他掌指輕清影劍,輕聲自語:“如此對手,終究是弱了些,你也不痛快,是嗎。”

  清影劍顫抖清吟,似在認同。

ps:四千字送上!求免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