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十四章 他的命,我保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來人一襲羽衣,柳須飄然,腰畔懸掛一口道劍,風采照人。

  尤為引人矚目的是,此人腳踩一朵金色雷云!

  “九極玄都的高人!”

  一些賓客騷動,臉色微變,眉梢間不可抑制浮現一抹敬色。

  九極玄都!

  大荒第一道門,位列“大荒四極”之中,擁有皇極境大能坐鎮!

  放眼諸天上下,能與之比肩者,也只有佛門第一圣地小西天,魔道第一道統“極樂魔土”,以及太玄洞天!

  其中,太玄洞天是名副其實的大荒第一勢力,位居“大荒四極”之首!

  不過,世人皆知道,隨著五百年前玄鈞劍主離世,太玄洞天陷入混亂和動蕩之中,到如今,威勢已遠不如前。

  “九極玄都的人?”

  月百齡等人一怔,隱約意識到什么,不由精神一振。

  來人只有玄照境修為,可就憑對方的身份,就足以令在場所有人禮讓三分,不敢得罪。

  紅蓮教眾人則心中凜然,神色明滅不定。

  之前還大馬金刀坐在那的長孫洪,更是直接起身,笑著迎上去。

  “紅蓮教一介修士長孫洪,見過道友!”

  長孫洪稽首見禮。

  他身為玄幽境大能,此刻卻主動上前迎駕一位玄照境人物,并鄭重見禮!

  這讓在座眾人皆愈發不敢怠慢,也襯托得來人身份的超然。

  “九極玄都?難道說這是詩蟬姑娘請來的援兵?”

  蘇奕若有所思。

  遠處,羽衣男子在距離秋水崖不遠處的虛空中佇足,目光一掃在場眾人,當看到向自己稽首見禮的長孫洪時,并沒有多少反應。

  無疑,他早已習慣這種特殊的待遇。

  “月詩蟬是我派真傳弟子,深受一些長輩器重,紅蓮教的道友能否給我們九極玄都一個面子,就此收手?”

  羽衣男子淡然開口,語氣隨意。

  輕飄飄一句話,讓紅蓮教眾人和那些助陣賓客皆心中一沉。

  反觀月百齡等人,則又驚又喜,完全沒想到,去年才剛進入九極玄都修行的月詩蟬,而今都能請動宗門的皇者幫忙!

  “詩蟬真是個好孩子!”

  月百齡內心激蕩。

  其他月家大人物也都暗松口氣。

  他們可不相信,紅蓮教敢去違逆九極玄都的意思!

  “這……”

  長孫洪猶豫,眸光明滅不定。

  若論修為,他輕易能滅殺那羽衣男子,可他卻不敢這么做。

  因為一旦得罪九極玄都,紅蓮教注定會被連根拔起!

  “嗯?你莫不是有意見?”

  羽衣男子淡淡開口。

  長孫洪軀體一僵,連忙搖頭。

  “那就這樣定了。”

  羽衣男子隨口道,“自此以后,紅蓮教不得再為難月氏一族……”

  正說著,一道冷笑聲忽地響起:

  “九極玄都好大的威風,派出區區一個玄照境角色,就想摻合今日之事?”

  眾人嘩然,目光紛紛看去。

  就見極遠處天穹下,一個身影高瘦,膚色蠟白,身著獸袍的老人,大步而來。

  所過之處,風雷激蕩,天地轟震,威勢恐怖滔天!

  “終于來了……”

  長孫洪唇邊泛起一絲笑意。

  這一刻,他內心的壓抑和緊張一掃而空!

  “那是?”

  “大荒三大魔宗之一,紅塵魔宮的玄幽境大能‘莫橫天’!”

  ……場中騷動,紅蓮教那邊皆露出喜色。

  而月家那邊,則驚疑不定。

  誰也沒想到,在九極玄都的高人抵達之后,竟再生事端!

  “果然,我倒是沒記錯,這紅蓮教的開派祖師,和紅塵魔宮有著密不可分的淵源。”

  蘇奕暗道。

  他對這一幕并不意外。

  紅塵魔宮雖不如大荒第一魔門“極樂魔土”,但也僅僅稍遜一些,遠非大荒一般的頂尖勢力可比。

  那莫橫天敢插手進來,喝斥羽衣男子,一是身份擺在那,二是他乃玄幽境人物,自然不會在意羽衣男子這等玄照境人物。

  “莫老怪?”

  羽衣男子皺眉,神色間浮現一抹凝重。

  “哼!”

  一襲獸袍,臉色蠟白的莫橫天眼神陰冷,道,“我不知道你在九極玄都是什么身份,但看在九極玄都的面子上,我可以代表紅蓮教退讓一步,不再追究那月詩蟬的過錯。”

  頓了頓,他說道:“不過,月長天必須死!我勸你莫要再插手,否則,若撕破臉的話,我可不忌憚教訓你一頓,給你點苦頭吃!”

  一番話,霸道無邊。

  不過,也算是給了羽衣男子臺階下,答應饒恕月詩蟬,只跟月長天算賬。

  羽衣男子頓時猶疑起來,沉默了。

  月百齡等人見此,內心的喜悅被冷水澆滅,手腳發涼。

  而莫橫天微微一笑,沉聲提醒道:“月詩蟬終究只是一個真傳弟子,而今日之事,則牽扯到天玄界兩大勢力的爭鋒,道友覺得,有必要為了一個真傳弟子,不惜和莫某撕破臉嗎?”

  不等羽衣男子回答,莫橫天忽地抱拳,喝道:“還請道友成全!”

  羽衣男子長嘆一聲,冷冷道:“莫老怪,當我返回之后,定會把你今日一舉一動,盡數稟報給宗門!”

  看似是威脅,實則已等于妥協了。

  無疑,他看得出,若撕破臉的話,莫橫天極可能真的會動手,給他一個教訓!

  這樣的話,不止幫不到月家的忙,還會讓他顏面掃地!

  “哈哈哈,以后九極玄都若怪罪,莫某定賠禮補償!”

  莫橫天大笑起來,志得意滿。

  紅蓮教眾人和那些賓客也笑了,內心陰霾一掃而空。

  月家眾人則神色黯然,信心在動搖。

  莫橫天的出現,就如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讓月百齡這等人物,都有無計可施之感。

  原本,他也準備了一些底牌,可這些底牌在莫橫天面前,根本就派不上用場!

  沒看見連來自九極玄都的羽衣男子也隱忍退讓了?

  “月百齡,我的耐心有限,只問你一句,交不交人!?”

  長孫洪沉聲開口。

  他眉梢間帶著戾氣,不打算再耽擱下去,要徹底逼迫月家低頭!

  在場所有目光都齊齊看向月百齡。

  月百齡神色陰晴不定,雙手都緊緊攥住。

  任誰都看出,這位月家的玄幽境大人物內心正在歷經殘酷的煎熬。

  “月老怪,低頭吧,我早已勸過你,今日之局勢,你們月家根本沒有翻盤的可能,犧牲一個月長天,換你們月家太平,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

  云影上人進行勸解。

  月百齡臉色都變得鐵青難看,牙齒快咬碎。

  “老祖,莫要再替我為難。”

  猛地,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

  遠處一道身影飛快掠來。

  這是一個玉袍中年,身影頎長,面如冠玉,只是臉色極為蒼白,一身氣息虛弱。

  “月長天!這家伙竟然敢出現!!”

  有人大叫。

  秋水崖上,一陣騷動。

  “長天,你來這里做什么?”

  月百齡怒目圓睜,“快回去!”

  月長天笑了笑,道:“他們想要我月長天的命,我給他們就是了!”

  說著,他目光從長孫洪、秦弱水、莫橫天等人身上一一掃過,當看到坐在崖畔的蘇奕時,他目光微微頓了一下,旋即就忽略了。

  “不管如何,多謝道友前來相助,這等大恩,我月氏一族感激不盡。”

  月長天朝那羽衣男子稽首見禮。

  羽衣男子頓時有些不自在,喟嘆道:“莫要這般說,我可沒幫上什么忙。”

  月長天眉梢浮現一抹柔情,輕語道:“我相信,我女兒在九極玄都修行,定不會遭遇性命之憂,如此,我縱使死了,也已無憾。”

  不少人動容,誰都看出,月長天是來赴死的!要以自己性命,換月氏一族太平!

  秦弱水忽地拿出一口道劍,抬手一拋,道劍橫空懸浮。

  “想自殺?可以,用這把劍自決吧!”

  秦弱水冷傲孤峭的面容上,盡是冷漠。

  氣氛驟然壓抑下來。

  月百齡等月氏族人驚怒,紛紛勸阻。

  長孫洪等人則冷笑觀望,月長天主動前來求死,也就意味著今日的秋水大會,大局已定!

  “你這廝,早點過來送死,怎可能發生這么多波折?”

  莫橫天冷哼。

  羽衣男子扭過頭去,不忍再看。

  而此時,蘇奕收起酒壺,不再等了。

  原本,他以為今天會看到佛門第一圣地小西天的人前來援助,如此一來,自己就無須出手。

  畢竟,當初他曾叮囑月詩蟬,遇到化解不開的危險,可前往小西天求助,硯心佛主那老家伙定不會見死不救。

  可現在看來,月詩蟬似乎并未這么做。

  但這些都已不重要。

  此時此刻,蘇奕可不能讓月長天出事。

  思忖時,蘇奕已起身,收起藤椅,而后轉身看向月長天,道:“你的命,我保了。”

  場中眾人皆錯愕。

  之前,蘇奕一直不曾理會場中風波,讓長孫洪他們都快要徹底忘掉他的存在。

  正因如此,當蘇奕在此刻忽然站出來,并且揚言要保月長天的命,所有人都差點以為耳朵聽錯了!

  這實在出人意料。

  須知,局勢已到了最后的關鍵時刻,所有人的注意力,皆集中在月長天身上,誰能想象,一個之前宛如局外人般被忽略的少年,竟敢于此刻站出來?

  一下子,也讓蘇奕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

  月百齡他們愣住了。

  蘇奕敢在這等時候站出來,已非尋常人所能及!

  看一看臨陣反水的趙臨空、蕭無忌。

  再看看選擇和紅蓮教合作的云影上人,哪個不是成名多年的玄幽境大人物?

  可他們卻不敢為月家助陣!

  但蘇奕這樣一個少年站出來了!

  這讓月百齡他們內心皆被觸動,涌起說不出的感慨。

  “待會無論發生什么,就是拼上我們的性命,也決不能讓蘇道友受到牽累!!”

  月百齡傳音,斬釘截鐵。

  月家眾人皆點了點頭。

  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

  蘇奕此刻的舉動,于月家眾人眼中,無疑彌足寶貴。

  “保……保我的性命……”

  與此同時,月長天也晃了一下神,似難以置信。

  旋即,他灑然一笑,朝蘇奕抱拳道:“小友仗義,月某心領了,不過,還望小友莫摻合進來,避免波及自身。”

  無疑,在月長天眼中,蘇奕儼然是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人,也完全沒把他的話當真。

  月百齡等人也紛紛點頭,出聲勸阻蘇奕。

  蘇奕:“……”

  “這小娃娃是誰,為何會出現在這里?簡直是胡鬧!”

  猛地,莫橫天冷哼,有些不悅。

  長孫洪等人也都有些惱怒。

  一個被忽略的小螞蚱,竟還敢在這時候跑出來蹦跶,何其找死?

  “赤鵬,去讓那小東西閉嘴。”

  長孫洪下令。

  “是!”

  紅蓮教赤鵬長老站出來。

  可還不等他出手,一個賓客笑呵呵說道:“對付一個小家伙而已,怎值得勞駕赤鵬大人動手?還是讓在下來吧。”

  這是個錦衣中年,有著玄照境中期修為,是紅蓮教請來助陣的大人物之一。

  說著,錦衣中年已身影一晃,一掌拍向蘇奕頭顱,“年輕人,禍從口出,你的命,就是這么沒的!”

  一顆血淋淋的頭顱拋空而起。

  只是,在場眾人都瞪大眼睛。

  因為被殺的,是那錦衣中年!

  其脖頸被一抹劍氣斬斷,首級拋空而起,而其軀殼則撲簌簌化作灰燼飄灑!

  太快了!

  直至錦衣中年死去,他那充斥著冷意和不屑的聲音,兀自還在回蕩。

  只是,那話中的意思,卻成了莫大的諷刺。

  禍從口出。

  結果,錦衣中年先死了……

  場中死寂,那些大人物皆被驚到。

  紅蓮教眾人皆愕然,難以置信。

  秦弱水輕咦了一聲,忍不住重新打量蘇奕。

  長孫洪臉色一沉,眉頭皺起。

  赤鵬長老驚出一身冷汗,心神震顫,情不自禁想到,若之前是自己出手,又當如何?

  “原來,此子是個深藏不露的狠茬子!”

  云影上人眸光閃動。

  “十八九歲的年紀,卻能一擊滅殺玄照境中期皇者,有點意思啊。”

  莫橫天挑眉。

  他看得清楚,蘇奕之前隨手一劃,指尖劍氣乍現,便輕而易舉滅殺那錦衣中年,那等力量,堪稱不可思議。

  “厲害!”

  月長天動容。

  相對而言,月百齡等人要淡定一些。

  因為他們都從月云山口中了解到,蘇奕在千漩星路上,一口氣屠戮十四位兇惡滔天的老魔頭!

  “這小子是何方神圣?”

  來自九極玄都的羽衣男子,也是吃驚不已。

  氣氛,詭異地寂靜起來。

  蘇奕隨手撣了撣衣衫,語氣淡然道:“不必再耽擱時間,我已經說了,月長天的命,我保了。誰不服,誰死。”

  此話一出,全場一陣騷動。

  “混賬東西,真當自己是主宰,可以無視我等?”

  赤鵬長老怒聲喝斥。

  蘇奕指尖一挑。

  一縷劍氣乍現,當空斬落。

  赤鵬長老全力硬撼。

  可僅僅瞬息間,他周身防御寶物和力量皆轟然炸開。

  整個人隨之被一劍劈成兩半,轟然化作灰燼消散。

  形神俱滅!

  這等霸道的殺人手段,再度震撼全場。

  因為若說之前錦衣中年是麻痹大意而死。

  那么赤鵬長老則是在全力出手的情況下,被蘇奕輕松鎮殺!

  并且,赤鵬長老是玄照境后期修為,比錦衣中年更強大,可他依舊如紙糊般,被一劍誅滅!

  這就太可怕了。

  在場那些玄照境人物,皆驚得臉色大變,毛骨悚然,這小子是誰?怎會如此恐怖!?

  而長孫洪、秦弱水、云影上人這些玄幽境人物的臉色,都已經難看下來,驚疑不定。

  他們內心甚至有些后悔,在這個青袍少年出現時,為何不先盤一盤對方的底細。

  原本已抱著求死心態的月長天、以及那羽衣男子,也都愈發吃驚了。

  誰也無法想象,這是一個十多歲少年能夠擁有的戰力!

  “接下來注定是不死不休的下場……”

  月百齡心中一嘆。

  他意識到,隨著蘇奕下殺手,今日的秋水大會上,哪怕他們月家拼命去保蘇奕,紅蓮教必會窮盡一切辦法滅了他!

  這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遠處,莫橫天臉色冰冷道:“一般的玄照境人物,注定不是此子對手,弱水道友,你親手去收拾他,切記,莫要傷及其性命,我對他很感興趣!”

  “好!”

  秦弱水點頭答應。

  她一襲黑袍,肌膚勝雪,氣質冷厲孤峭。

  隨著站出來,一股恐怖無比的凌厲殺機,瞬息間擴散而開,震碎云層,令腳下山岳都猛地震顫起來。

  她探手一抓,原本懸浮在月長天身前的那一口道劍,倏爾掠入其手中。

  而后,她身影凌空踏步,來到天穹之下,美眸如電,俯瞰著蘇奕,道:“小家伙,可敢與我一戰?”

  月百齡再忍不住,沉聲道:“堂堂玄幽境人物,卻去欺負一個小輩,何其無恥!你要戰,老夫奉陪!”

  聲傳天地。

  “老祖,還是讓我來吧。”

  月長天一步戰出,凌空而起。

  這位月家的玄幽境大能,明顯是豁出去了,什么也不顧了。

  “你若敢出手,本座保證,你們月家全族上下都會遭受牽累,自己看著辦吧!”

  莫橫天冷冷出聲。

  這番話一出,月長天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

  月百齡也心中沉重,眉頭緊鎖。

  而此時,蘇奕也有些不耐了,輕嘆一聲,道:“一樁小麻煩而已,何須這般沉不住氣?”

  說著,他目光一掃月百齡、月長天等人,道:“從現在開始,你們就站在那看著就是。”

  “這……”

  月家眾人呆住,瞪大眼睛。

  打破腦袋他們都沒想到,蘇奕竟要一人去營地這一場殺劫,并且聽他的語氣,竟似對月百齡和月長天的舉動有點……不悅?

  莫橫天、長孫洪他們也都愣了一下。

  見過狂的,沒見過如此狂的!

  放眼天下,誰敢不把他們這些玄幽境皇者放在眼中?

  看一看來自九極玄都的那個羽衣男子,可都只能捏鼻子忍氣吞聲!

  可現在,一個少年,直言要一個人和他們為敵,這就顯得太狂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