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十三章 背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玄幽境當然很強。

  便是擱在大荒九州之地,也已是一方頂尖道統的頂梁柱!

  但……

  在蘇奕眼中,除了一些才情震爍諸天的絕世人物,這世間其他玄幽境角色,早已不值一哂。

  更何況,他此來參加秋水大會,可不是交朋友的,哪有興趣理會敵人的來歷?

  “呃……”

  月云山語塞。

  他很吃驚,看出蘇奕竟似不把長孫洪放在眼中!

  “呵,你們月家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罷了,今天在秋水大會上,就讓你們月家感受感受,什么叫真正的絕望!”

  遠處天穹下,長孫洪一聲冷笑,而后飄然落于山峰之巔。

  月家眾人臉色皆有些難看。

  誰都能感受到,紅蓮教不止是有備而來,并且氣勢洶洶,強勢之極!

  “走吧。”

  月百齡深呼吸一口氣,帶著眾人朝秋水崖上掠去。

  陡峭險峻的山峰之巔,足有百丈范圍的石坪之上,早已擺設著坐席。

  這次紅蓮教出動了兩位玄幽境老怪物,以及六位玄照境長老。

  人數并不多。

  但這樣的陣容,擱在天玄界中,也已不容小覷,足可橫壓一域。

  除此,紅蓮教還邀請了一批天玄界的頂尖人物,足有十多人,皆擁有皇境道行,要么是一方大勢力的執牛耳者,要么是威懾一方的名宿。

  其中有一位,還是玄幽境存在!

  不夸張的說,這樣的一場大會,一般的皇者都不夠資格參與進來,更遑論皇境之下的角色。

  當月百齡帶著眾人抵達時,就看到了這樣一幕,一個個心中都是一沉。

  他們這邊,僅僅只有一位玄幽境坐鎮,可在紅蓮教那邊,則足有兩位!

  并且他們還請來了一位玄幽境老怪物助陣!

  這樣的陣容,任誰能不驚?

  “嘖,月百齡,你們月家能打的玄幽境人物,就只剩你一個了嗎?”

  一道嗤笑聲響起。

  順著聲音看去,就見遠處坐席上,一襲黑袍的長孫洪大馬金刀坐在那,唇邊掛著一絲不屑。

  “就這點力量,還妄想掙扎反抗?你們月家可真是不自量力。”

  一道幽然輕嘆響起。

  說話的,是一個身著黑袍,肌膚勝雪的美麗女子。

  她立在崖畔一側,衣袂飄舞,青絲飛揚,此時扭頭看過來,俏臉上盡是冰冷孤峭之意。

  秦弱水。

  和長孫洪一樣,乃是紅蓮教玄幽境老怪物。

  場中響起一陣輕笑聲。

  那些紅蓮教強者和助陣的賓客皆笑起來,眼神玩味。

  這一幕幕,讓月家眾人臉色都陰沉下來。

  蘇奕則一陣搖頭。

  嚴格而言,這紅蓮教的底蘊和勢力,比之幽冥界中的孟婆殿、黃泉宮之類的頂級勢力,也要遜色一些。

  若擱在大荒九州,只能算是一流勢力。

  這讓蘇奕懶得去關注。

  他目光一掃,場中還有很多空著的坐席,但紅蓮教的人馬并沒有邀請月家眾人入座。

  而看月百齡的態度,明顯也不打算入座。

  蘇奕清楚,在月家和紅蓮教沒有完全亮出所有底牌之前,這一場秋水大會注定不會很快結束。

  而他可不想一直傻乎乎地立在那。

他徑自邁步,來到崖畔一株蒼勁的古松樹之下,拎出藤椅,懶洋  (本章未完,請翻頁)

  洋地躺在了其中,并順手拿出了一壺酒。

  從此地望去,遠處天穹下云海蒸騰,大地上湖光浩渺,景色倒的確極為不俗,賞心悅目。

  “這……”

  而目睹蘇奕的舉動,無論月家眾人,還是紅蓮教那邊,皆是一愣。

  “這小子什么情況?”

  一個賓客嘀咕,皺眉不已。

  秋水大會,關乎天玄界兩大頂尖勢力的較量!

  在這等時候,一個十多歲的少年,卻視眾人如無物,像游山玩水的公子哥般,自顧自坐在那飲酒賞景。

  這般做派,落入眾人眼中,就顯得無比驕狂,目中無人,完全和場中那劍拔弩張的氣氛格格不入。

  月百齡他們也都面面相覷。

  打破腦袋他們都沒想到,這位來歷蹊蹺的蘇道友,會這般我行我素。

  “月百齡,這小娃娃該不會是你們月家請來的……高人吧?”

  一道戲謔的笑聲響起。

  說話的,是一個膚色白凈的墨袍中年,頭戴羽冠,名喚常恒遠,是紅蓮教請來的一位玄幽境老怪物。

  隨著他開口,場中頓時一陣哄笑。

  月百齡等人神色一陣青一陣白,頗不自在。

  正自飲酒的蘇奕笑了笑,目光掃了那墨袍中年常恒遠一眼,便重新把目光看向遠處。

  “一個嘩眾取寵的小家伙罷了,不值一哂,我們談正事。”

  長孫洪沉聲開口,聲音透發莫大威嚴,讓得場中氣氛也變得莊重起來。

  “月百齡,眼下的局勢你也看到了,還有什么想說的?”

  長孫洪冷眸如電,看向月百齡。

  “無非是要比權勢和力量,你們紅蓮教怎么就認定,我月家會輸?”

  月百齡冷冷出聲。

  長孫洪淡淡地哦了一聲,道:“原來,你這老東西還惦記著有外人來幫你,也罷,我就讓你徹底死心!”

  說著,他吩咐身旁一個白袍男子,道:“赤鵬長老,你來說。”

  “是!”

  被稱作赤鵬長老的白袍男子肅然領命。

  而后,他腰脊挺直,目光看向月百齡,微笑道:“不瞞各位,百煉劍門太上長老趙臨空、云崖閣閣主蕭無忌兩人已經明確表示,不會再來為你們月家助陣了。”

  此話一出,月家眾人驟然變色。

  便是鎮定從容的月百齡,此刻也悄然攥了攥雙手,臉色有些難看。

  因為,趙臨空和蕭無忌,皆是他結交多年的好友,擁有玄幽境道行。

  這也正是月百齡前來赴會的一張底牌。

  可誰曾想,趙臨空和蕭無忌竟疑似臨陣反悔,變卦了!

  似為了證明自己的話,赤鵬長老取出一塊玉簡,以修為催動。

  頓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傳出。

  “還請紅蓮教的各位放心,這件事,老朽自不會再摻合。”

  聞言,月百齡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異常。

  這是趙臨空的聲音,他再熟悉不過!

  很快,又一道渾厚的聲音從玉簡內傳出:

  “不管如何,我和月百齡相交多年,他若是低頭,還請各位莫要為難他……唉!”

  這聲音一聲長嘆,顯得很無奈。

  這是蕭無忌的聲音!

  月百齡臉色都變得鐵青起來。

  再看月家其他人,也都驚怒交加,手腳發涼。

誰也沒想到,那兩位和月百齡交情莫逆的大人物,竟真  (本章未完,請翻頁)

  的已經反水!

  一時間,在場那些看向月家眾人的目光,都帶上一抹幸災樂禍的味道。

  “人情薄如紙,大抵如是。”

  蘇奕心中輕語,飲了一口酒。

  “你們紅蓮教倒是好手段!”

  月百齡深呼吸一口氣,冷冷看向長孫洪,“可就憑這些,還不足以讓我月家低頭!”

  聲音冷厲,擲地有聲。

  長孫洪不由笑起來,道:“就知道你不甘心。”

  說著,他驟然發出一縷破空而起的嘯音,“請云影道友出來一見!”

  聲音還在回蕩,極遠處云層深處,響起一道喟嘆聲:

  “月老怪,認栽吧,你們月家的確已經回天乏術,若再執迷不悟,只會殃及你們月家所有族人。”

  在眾人目光注視下,一個高冠古服的老者大步掠空而來。

  “云影上人!你怎會……”

  月水寒、月云山等人睜大眼睛,似難以置信。

  云影上人!

  月百齡的至交之一,兩人在以往有著過命交情!

  可現在,云影上人竟似投靠了紅蓮教,在此刻站出來勸月百齡低頭!

  這讓月家眾人皆驚怒。

  月百齡如遭雷擊,怔在那。

  而云影上人抵達后,先朝長孫洪等人一一拱手見禮,這才將目光看向月百齡,神色誠懇道:“月老怪,聽我一聲勸,把月長天和月詩蟬父女交出來吧,如此,便可換取你們月家的太平。”

  月百齡氣得須發怒張,神色鐵青可怕,道:“云影,我若不愿幫忙,大可袖手旁觀,為何卻要在此刻站出來,去幫紅蓮教捅我刀子!?”

  他氣得渾身哆嗦。

  月家其他人也朝云影上人怒目而視。

  趙臨空和蕭無忌臨陣反水,雖令人痛心,倒也勉強可以接受,畢竟,不是隨便誰,都敢摻合進來。

  可這云影上人作為月百齡的生死之交,卻在此時此刻背叛到紅蓮教那邊,對月百齡捅刀子,這讓誰能不怒?

  “這老雜毛,著實下作。”

  蘇奕都一陣搖頭。

  卻見云影上人喟嘆道:“識時務者為俊杰,月老怪,再憤怒有何用?憑你我多年的交情,我可以保證,只要交出那對父女,你們月家斷不會再遭受牽累。”

  月百齡眼睛發紅,殺氣騰騰,道:“你最好閉嘴!否則,我就是拼了這條老命,也要殺了你這混賬!”

  云影上人臉色驟變,臉色也難看下來。

  不過,他似生怕月百齡真的不顧一切出手,最終不敢再多言。

  而此時,長孫洪撫摸著下巴,微微一笑,道:“月百齡,現在你們月家還拿什么和我們紅蓮教斗?”

  輕飄飄一句話,讓氣氛愈發沉悶起來。

  眾人看向月家眾人的目光,已毫不掩飾輕蔑,以及……憐憫!

  蘇奕飲了一口酒,只覺意興闌珊。

  正如他所揣測,紅蓮教并不愿和月家全面開戰,故而才會以勢壓人,要在這秋水大會上迫使月家低頭。

  否則,何須動用這么多手段,去一步步打擊和瓦解月家眾人的信心?

  就在此時,一道破空聲驟然從遠處響起。

  在場眾人的目光,頓時被吸引過去。

  這又是誰來了?

  ps:還好,第二更沒掉鏈子……

月末最后一天啦,有免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