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十二章 赴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當年,隨著蘇奕轉世之后,大徒弟毗摩和小徒弟青棠交惡,視同仇敵。

  二弟子景行試圖化解毗摩和青棠之間的恩怨,曾親自前往太玄洞天,可卻被青棠給轟走。

  景行為此傷心無比,遠走他鄉,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這是早幽冥界時,夜落告訴蘇奕的事情。

  當時,還曾感慨,也只有景行這書呆子,才會傻乎乎去嘗試做這等事情。

  不過早在當年,蘇奕最欣賞的,也正是景行這一點。

  并且蘇奕清楚記得,那老饞蟲當初對景行頗為留心,若不是景行早早拜在自己門下,老饞蟲定然會用盡一切辦法把景行收為徒弟。

  故而,蘇奕敢肯定,若如今老饞蟲還在天玄書院,應當會知道,景行究竟去了哪里。

  不過,在去天玄書院之前,蘇奕要先去秋水大會走一遭。

  天玄界。

  孤光靈山,天玄界第一等的名山福地。

  這里,便是月氏一族的祖地,

  “云山怎么還不回來,難道發生什么意外了不成?”

  一座古老的殿宇中,月水寒眉頭皺起。

  他身影清瘦,一襲黃袍,是月家太上大長老,擁有玄照境大圓滿層次的修為。

  此時的大殿內,匯聚著月氏一族的高層大人物,聞言,皆有些焦急。

  今天,秋水大會就將拉開帷幕,若月云山此行發生意外,那絕對會影響到他們這次的行動。

  忽地,一聲輕嘆響起。

  眾人目光下意識看向同一個人。

  那是一個端坐在上首主座上的老人,長發霜白,皺紋密布,身著灰色長袍。

  月百齡!

  月氏一族的一位玄幽境老古董,很久以前便不問世事。

  而此次月氏一族遭逢的大難,則驚動了這位老古董,讓他不得不從閉關中走出,主持大局。

  原本,作為天玄界頂級勢力,月氏一族擁有三位玄幽境存在。

  一個是月長天,可他已負傷嚴重,正在療傷的緊要關頭。

  一個是月青川,早在數千年前的時候,就已經外出游歷,至今未歸,根本指望不上。

  最后一個便是月百齡。

  此時,他目光一掃眾人,神色復雜道“你們還不明白嗎,這一場秋水大會,比拼的是我們和紅蓮教之間,誰的權勢和力量更大!”

  “紅蓮教有備而來,邀請了一批天玄界頂尖人物助陣,為的無非是以勢壓人,迫使我們月家屈服!”

  “而這,僅僅只是紅蓮教表現出的力量,不出意外,為了能夠在秋水大會讓壓我們月家一頭,紅蓮教定然另有準備!”

  這番話一出,眾人心情皆沉重許多。

  他們都久經風浪,自然早已推測出這一點。

  就見月百齡繼續道:“這等情況下,云山是否能把‘劍河先祖’留在衣冠冢內的青銅盒取回,還重要嗎?”

  眾人皆愈發默然了,大殿氣氛也變得沉悶無比。

  “不過,我已經邀請了一些至交好友助陣,不管結果如何,終究要全力以赴,不能讓紅蓮教認為,我們月家是可以任憑拿捏的軟柿子!”

  月百齡言辭斬釘截鐵。

  局勢再嚴重,也不能輸了這口氣!

  說罷,月百齡從座椅上長身而起,道:“按照原來的計劃行事,另外,傳消息給云山,就說我們已經啟程,讓他不必返回宗族,直接前往秋水崖便可。”

  “是!”

  一位大人物領命。

  而月百齡則只帶著三位太上長老,啟程前往秋水崖。

  這三位太上長老,分別是太上大長老月水寒、太上三長老月雪萍、太上四長老月風臨。

  不過,就在他們一行人剛離開孤光靈山,就碰到了匆匆返回的月云山,以及蘇奕。

  當看到月云山安然無恙,眾人皆松了口氣。

  而當看到蘇奕時,這些月家的老怪物們皆都一怔。

  “云山,這位小友是?”

  太上三長老月雪萍忍不住問道。

  她身影修長,舉止淑靜端莊,容貌雖美麗,可眼眸流轉間,盡是歲月滄桑的氣息。

  月云山神色一肅,鄭重介紹道:“這位是蘇奕蘇道友,他乃是詩蟬的朋友,這次我能夠取回劍河劍祖所留的青銅盒,多虧了蘇道友相助!”

  眾人最初還奇怪,眼前這青袍少年,最多十八九歲的樣子,這樣一個小輩,怎會和月云山一起返回。

  可當聽完月云山的話,眾人皆不由吃驚,忍不住重新打量了蘇奕一番。

  “你是說……這位道友幫了你大忙?”

  月雪萍頗為不解。

  其他人也都困惑,無法想象,一個少年人,怎可能會幫到月云山。

  見此,月云山顧不得其他,連忙傳音,把發生在千漩星路上的那一場風波和盤道出。

  聽罷,月家這些老怪物皆無法淡定,神色驚疑,似難以置信。

  須臾間,滅殺十四位縱橫星空多年的老魔頭?!

  這無疑太匪夷所思!

  便是擁有玄幽境道行的月百齡,都不由被驚到。

  經過和月云山再三確認,他們這才將信將疑,接受了這樣的事實。

  “多謝道友仗義出手!此等大恩,我月家定沒齒不忘!”

  月百齡肅然拱手見禮。

  其他人也紛紛見禮致謝。

  雖然,他們內心兀自驚疑,無法想象一個十多歲的少年,怎會擁有如此可怕的戰力。

  可他們更清楚,太上二長老月云山斷不敢在這等事情上撒謊!

  “多些就不必了,依我看,還是盡快前往秋水崖要緊。”

  蘇奕說道。

  他性情向來如此,不喜寒暄。

  可此話一出,則讓那些老怪物皆感到意外,這來歷蹊蹺的少年,竟然要摻合到這一場風波中!?

  這完全出人意料,須知,這等彌天災禍,其他人可唯恐躲之不及!

  “也好,先趕路。”

  月百齡做出決斷。

  當即,一行人展開行動。

  路途上,月云山一直在和月百齡等人傳音交談。

  蘇奕不用想就知道,這些月家的老怪物肯定在盤他的底細。

  這讓蘇奕都有些無奈。

  如今已是在大荒天下的范圍內,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蘇奕并不想過早暴露前世身份。

  并且,他打算先打探和了解當年他轉世之后的一些事情,探尋一些真相和答案,也不宜太早暴露身份。

  否則,若讓世人知道,他蘇玄鈞回來了,還不知會在大荒天下引發多大的震動和波瀾。

  最讓蘇奕心累的是,有些時候,哪怕就是他告訴別人他是蘇玄鈞,也都沒人相信,反倒認為他在撒謊,是對“玄鈞劍主”不敬……

  而以他現在的身份,則很難讓人信服。

  畢竟太年輕了。

  很容易引發諸般不必要的揣測和懷疑。

  就像之前在路上時,哪怕親眼看到他能夠輕松斬殺一眾老魔頭,當得知他要插手秋水大會的事情時,月云山還是為他擔憂不已,不忍心他遭受到牽累……

  連月云山都如此,可想而知,月家這些老怪物們,內心是何等驚疑了,肯定對自己的身份和來歷疑惑重重!

  果然不出蘇奕所料,接下來的路上,月百齡他們開始旁敲側擊,詢問他和月詩蟬是什么時候認識的,又是什么來歷和身份。

  對此,蘇奕沒有理會,只說他只不過是一介過客,等事情解決了,就會離開,什么來歷和身份,根本不重要。

  何謂行勝于言?

  很簡單,言辭是蒼白的,行動才是有力的。

  等到了秋水大會,擺平了這一場針對月家的風波,想來就不會再被人這般揣測和狐疑。

  當然,蘇奕很清楚,月百齡他們并無惡意,換做其他任何人,都注定會和他們一樣的表現。

  接下來的路上,月百齡他們果然沒有再多問什么。

  事實上,他們的心思,并不在蘇奕身上。

  他們感激蘇奕仗義出手,但根本沒指望蘇奕能幫多少忙。

  正如月云山之前所憂慮的一樣,這一次的秋水大會,真正的主角是玄幽境存在!

  而比拼的,則是他們月氏一族和紅蓮教誰的權勢更大,誰的勢力更強!

  一個人的力量,在大勢力之間的對碰上,終究顯得太渺小和無力。

  “秋水崖到了!”

  在前方帶路的月百齡霍然抬頭,望向遠處。

  極遠處地方,是一片波瀾浩渺的大湖,大湖之畔,屹立著一座陡峻沖霄的山峰。

  此山怪石嶙峋,寸草不生,而在山巔處,則是一個巨大的石坪,屹立石坪一側,可俯瞰整座湖泊的美景。

  尤其在秋季的時候,佇足石坪之上,一眼望去,湖水共長天一色,煞是壯觀。

  秋水崖之名,便由此而來。

  將近傍晚,落日熔金,晚霞如火,萬象瑰麗。

  蘇奕一行人遠遠地還未抵達,那秋水崖之上,一道身影忽地憑空而起,遙遙出聲道:

  “你們月家可曾將月長天和月詩蟬帶來?”

  聲如滾滾天雷,震碎十方云層,轟然響徹天地間。

  那人一襲黑色長袍,肩寬腰窄,威儀若神,眼眸開闔間,雷電迸射,顯得無比懾人。

  “哼!我們月氏一族可還沒認輸呢,你長孫洪是不是太沉不住氣了?”

  月百齡冷哼,聲如洪鐘大呂,激蕩天地。

  與此同時,月云山低聲傳音給蘇奕,道:“道友,此人是紅蓮教的長孫洪,一個玄幽境老魔頭,很久以前……”

  不等說完,蘇奕已微微搖頭,語氣淡然地打斷道:“這種角色,就無須介紹了。”

ps:遇到點急事,晚上6點若沒第二更,就欠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