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十八章 與我有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此時,何止是枯瘦老者心中慍怒,其他老魔頭也惱火不已。

  在搶奪造化的關鍵時刻,偏偏這青袍少年不開眼地摻合進來,并且揚言這樁造化和他們注定無緣。

  這讓誰不惱怒?

  若不是見到蘇奕是跟隨道袍中年一起前來,以這些老魔頭的性情,早出手將蘇奕滅了!

  道袍中年也有些郁悶。

  不過,眼見蘇奕站出來,他倒是心中一動,想看看蘇奕哪里來的依仗,敢摻合進來。

  就見蘇奕瞥了那枯瘦老者一眼,道:“不是沒把你放在眼中,而是在我眼中,你只不過是一株老韭菜,隨時都能收割而已。”

  老韭菜?

  枯瘦老者臉頰頓時憋得漲紅。

  他縱橫星空多年,殺戮無數,令不知多少修士聞風喪膽,可此時,卻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人稱作韭菜!

  這侮辱味道就太濃了!

  一些老魔頭都差點笑出來。

  誰也沒想到,蘇奕一個少年,竟敢這般詆毀枯瘦老者,韭菜?這簡直太羞辱人了!

  遠處那長袍男子也有些懵,這少年究竟何方神圣,膽魄也太大了。

  蘇奕可沒有理會這些,他目光看向長袍男子,道:“若我沒猜錯,這青銅盒內的玉牒,當與我有緣,且容我一觀。”

  說著,他隨意地招了招手。

  而后,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

  長袍男子懷中,青銅盒劇烈顫抖,如受到召喚,而后猛地從長袍男子懷中掙脫,化作一道青光,朝蘇奕掠來。

  這突然的變故,不止讓長袍男子大驚失色,也讓那些老怪物猝不及防,這是什么情況?

  唯獨道袍中年大喜,因為他就立在蘇奕前方,可以直接截胡!

  “鎮!”

  他袖袍鼓蕩,狠狠一掌按下。

  可伴隨著震耳欲聾的轟鳴,青銅盒四周彌漫紫色光焰,硬生生破開道袍中年的阻截,倏爾落入蘇奕手中。

  而道袍中年,則被震得身影一個踉蹌,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頗有些狼狽,顏面無光。

  可他此時顧不得這些,轉身朝蘇奕望去。

  不止是他,在場其他人皆齊齊轉身,目光匯聚在蘇奕身上,眉梢間盡是驚疑。

  一句“與我有緣”,而后隨意一招手,就搶走了青銅盒!?

  這實在匪夷所思。

  “怎會這樣……”

  名叫月云山的長袍男子也傻眼了。

  之前,他費盡千辛萬苦,冒著性命危險,才好不容易從那衣冠冢內取出這件寶物。

  誰曾想,轉眼間這件寶物居然主動對別人“投懷送抱”!

  最讓月云山難以置信的是,青銅盒落入那少年手中后,竟變得溫馴無比,徹底安靜下來!

  氣氛變得沉悶起來,眾人皆驚疑不定。

  蘇奕則直接將在場這些老魔頭無視了,自顧自打開青銅盒。

  就見一塊剔透晶瑩的紫色劍形玉牒躺在其中。

  玉牒上,由大道秘紋鐫刻著一幅敕令圖案,形似層層疊疊綻放的火焰般,奇異無比,彌漫著驚人的大道氣息。

  “果然是此物。”

  蘇奕露出恍然之色。

  之前他就感覺有些熟悉,而今看到這塊玉牒,終于想起來一段很久以前的往事。

  可還不等他多想,一道暴喝猛地響徹:

  “小東西,這寶物豈是你能霸占的?拿來!”

黑袍枯瘦老者直接出手了,隔空一掌狠狠朝蘇  (本章未完,請翻頁)

  奕拍去。

  血色雷電交織,凝結成一只巨大手掌,壓塌虛空,隆隆作響,威勢無比驚人。

  蘇奕隨意揮動袖袍,那只血色雷霆大手就砰的一聲炸開,化作漫天光雨飄灑。

  眾人皆不由吃了一驚。

  枯瘦老者有著玄照境后期道行,斗戰經驗無比老辣豐富,乃是星空中赫赫有名的一個老魔頭。

  可現在,他的一掌卻被輕而易舉化解了!

  “血梟,你這小兄弟不簡單啊!莫非你之前已經和他商量好,要獨吞這樁造化?”

  華秀夫人俏臉冰冷。

  其他老怪物也都目光不善。

  道袍中年心中暗叫不妙,知道眾人誤會了,連忙解釋道:“不瞞各位,我和他也只是剛認識,根本就沒有任何關系!”

  蘇奕也認真說道:“這老韭菜說的不錯,我和他的確是剛認識。”

  可此話一出,眾人皆愈發狐疑,明顯不相信。

  這氣得道袍中年鼻子都快歪了,這小肥羊,明顯故意拉他下水!

  可偏偏地,眼下的局勢,就像褲襠里抹黃泥,不是屎也成屎了!

  “小兔崽子,我殺了你!!”

  道袍中年滿臉殺機,欲直接對蘇奕出手,一證清白,因為一旦徹底被誤會,注定會被其他老魔頭群起攻之。

  “且慢!”

  猛地,灰袍男子冷冷出聲,“血梟,你且留在那別動,等我們解決了那小子,自然可以解除誤會!”

  “不錯,血梟你還是別插手為好,誰知道你是不是在演戲。”

  黑袍老者冷冷開口。

  “我……”

  道袍中年臉色難看,很不甘心。

  因為若不參與到戰斗中,這一樁造化,他別說吃肉了,連湯都喝不到。

  可沒辦法,眼下他已經被誤會,必須先證明清白。

目睹這一切,蘇奕差點樂了,目光看著道袍中年,調侃道:“老哥,干脆你和我一起配合,殺了這些  人,我保證,待會留你一條活路。”

  道袍中年:“……”

  他頓時察覺到,那些老怪物看向他的目光都有些不善了,無疑都愈發懷疑,他和蘇奕是一伙的。

  這讓他氣得肺快炸開,這小肥羊,簡直太可惡!!

  “莫要耽擱時間,先宰了這小子!”

  灰袍男子明顯不耐,揮動戰刀,橫空殺來。

  刀光如瀑,狂暴肆虐。

  灰袍男子的威勢也可怕到極致,殺機貫沖周虛,霸猛無邊。

  幾乎同時,其他十多個老魔頭皆圍堵過來。

  一個個殺伐氣滔天,根本不講武德。

  或者說,都不愿蘇奕手中的青銅盒被別人搶先得到,故而都爭先恐后出手。

  蘇奕微微搖頭。

  這些老韭菜,非得自己往刀刃上送。

  不收割他們收割誰?

  掌心一翻,清影劍橫空掠出,縹緲虛幻的劍光,似皎潔明月的清輝,飄灑這片星空,如夢似幻。

  蘇奕周身氣勢驟然一變。

  之前的他,淡然出塵,不顯山不露水,很容易被人忽略。

  可此時,他一身劍意通天徹地,壓蓋這片星空!

  “嗯!?”

  當注意到這一幕,遠處的道袍中年差點驚得咬住舌頭。

  還不等他回神。

  大戰爆發,這片星空動蕩,光霞暴涌。

也就在開  (本章未完,請翻頁)

  戰的第一時間,蘇奕掌中清影劍當空一砸。

  砰!!

  一柄戰刀四分五裂。

  無匹凌厲的劍光迸發,一舉將那失去戰刀的灰袍男子轟爆,軀體隨之化作漫天血雨飛灑。

  一劍,抹殺一位霸猛無邊的老魔頭!

  那干脆利索的一幕,讓其他老魔頭皆受到驚嚇,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一個充其量十多歲的少年,卻一劍之間,滅殺一位縱橫星空多年的玄照境后期皇者!

  “不好!”

  這些老魔頭心中一沉,意識到這次走眼了,這哪里是個小家伙,分明就是個深藏不露的狠茬子!

  可他們已來不及后悔。

  大戰爆發,蘇奕甫一出手,速度快到不可思議,身影如一道流光般,閃爍虛空之中。

  鏘鏘劍鳴之聲,激蕩這片星空上下,縹緲虛幻的劍影,似月光傾瀉,激射十方。

  而他每一劍斬出,便有一個老魔頭隕落。

  噗!噗!噗!

  一道又一道身影炸開,似血紅的煙花在星空中綻放。

  勢如破竹,摧枯拉朽。

  這動蕩的星空中,凄厲的慘叫聲也是此起彼伏般響起。

  遠處,長袍男子月云山驚出一身冷汗,瞠目結舌。

  這哪里是個十多歲的少年,分明就是一個劍道擎天,威勢無量的恐怖存在!

  那些老魔頭何等恐怖,往昔縱橫于星空之上,流毒四海,掀起過不知多少血雨腥風,令人聞風喪膽。

  可現在,在那青袍少年面前,卻真的像韭菜似的,被無情收割!!

  “不——!”

  黑袍老者發出驚恐絕望的尖叫。

  而后,他咽喉被一劍洞穿,軀體隨之轟然爆碎,魂飛魄散。

  “早說過,不要惹我,可你偏偏不聽。”

  蘇奕微微搖頭。

  聲音還在回蕩,他已朝其他老魔頭殺去。

  太快了!

  幾個眨眼的功夫,十多個老魔頭,就隕落過半。

  其他數人嚇得肝膽欲裂,倉惶逃竄。

  可已經晚了。

  一個白骨編織的花籃碎裂,身段凹凸有致,氣質陰柔的華秀夫人,被一劍劈開胸膛。

  喀嚓!喀嚓!喀嚓!

  另一邊,如若儒生般的男子,腳下踏著的白虹一節節崩斷,而他的身影,則被縹緲的劍氣淹沒,形神俱滅。

  “這哪里是小肥羊,分明就是個劊子手!在他面前,我們這些人,誰還敢稱魔頭?韭菜!統統是韭菜!!”

  道袍中年內心大叫,早已嚇得駭然失色,六神無主。

  他雙腿都在哆嗦,好幾次生出逃走的沖動,可最終不敢。

  因為他發現,但凡逃跑的,皆會被第一時間滅殺!

  他更無法確定,自己在逃走時,能否撿回一命……

  戰場中,最后一個老魔頭也被殺死,血灑虛空。

  一場大戰,前后不過須臾間,十三位兇威滔天,名動星空的老魔頭,如韭菜般,被收割一空!

  遠處,道袍中年和月云山呆若泥塑,驚懼震顫。

  血腥彌漫的戰場中,蘇奕青袍纖塵不染,飄然如仙,與那動蕩混亂的戰場景象格格不入。

  在他手中,清影劍似意猶未盡,淺淺清吟,回蕩星空之間。

  “枯燥。”

  一聲輕嘆,從蘇奕唇中發出。

ps:祝大家周末愉快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