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十六章 衣冠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星空中。

  蘇奕和道袍中年一起邁步前行。

  在道袍中年眼中,蘇奕撐死最多二十歲,斷不可能是什么老怪物,因為骨齡擺在那,根本做不得假。

  可這樣一個年輕人,卻敢獨自穿行星空,要么來歷驚人,要么另有依仗。

  而這種依仗,極可能是某種極端強大的秘寶!

  除此,道袍中年也察覺到,蘇奕的氣息很不對勁,看起來就像沒有任何修為,可仔細辨認,竟讓他有種琢磨不透的感覺。

  這一切,勾起了道袍中年的興趣,打算盤一盤這年輕人的底細,看看這是否是一只足以讓自己飽餐一頓的小肥羊。

  而在蘇奕眼中,這道袍中年可以用一句話形容:送上門的韭菜!

  兩人各懷心思,神色間則都很“和藹”,談笑自若,直似多年不見的老友相見。

  實則是,一個視對方為肥羊,一個視對方為韭菜。

  “對了,還沒請教,小兄弟尊姓大名,師承何方?”

  道袍中年故作不經意,笑問道。

  蘇奕笑吟吟道:“還是不說為好,我怕老哥心臟受不住。”

  道袍中年眸光一閃,也笑起來,悠然說道:“不瞞小兄弟,老哥我在過往歲月中,也算歷經過大風大浪,見慣刀光劍影,血雨腥風。”

  他侃侃而談,神色間隱隱透著一絲傲意,“到如今,便是大荒天下的一些皇境老家伙見到我,也都禮讓三分!而過往歲月中,與我對敵者……嘿,如今早已是尸骨無存。”

  他目光看向蘇奕,意味深長道,“小兄弟現在覺得,我的心臟會受不了么?”

  他試圖從蘇奕神色間發現一些變化。

  可出乎意料的是,眼前這青袍少年,一如之前般淡定和從容。

  蘇奕沉吟道:“也罷,既然老哥想知道我的來歷,我若再隱瞞,就顯得不地道。”

  道袍中年笑起來,露出傾聽之色。

  蘇奕抬眼望著遠處浩渺星宇,輕聲道:“我姓蘇,名玄鈞。”

  “原來是蘇老弟。”

  道袍中年笑道。

  旋即,他似猛地受到驚嚇,眼瞳瞪大,臉上笑容凝固,愕然道:“你說你叫蘇……蘇玄鈞!?”

  這道袍中年罕見地失態了,臉色變得異常精彩。

  蘇奕笑著點了點頭:“你沒聽錯。”

  道袍中年呆呆地凝視蘇奕片刻,眉頭皺起來,怫然不悅道:“小兄弟,我視你為忘年交,誠心待你,你卻這般開玩笑,可就太過分了!”

  “開玩笑?”

  蘇奕露出耐人尋味的笑意。

  可道袍中年卻沒心思去琢磨,他沒好氣道:“放眼大荒天下,遍觀這星空諸天,哪個不知道玄鈞劍主的名號?又有誰不清楚,這位曾經劍壓諸天的大能,是何等一個神話人物?”

  “你卻敢冒用他的名號來開玩笑,膽子可真夠肥的!”

  說到這,道袍中年猶自不解氣般,冷哼道,“小兄弟,別怪老哥說話難聽,縱使玄鈞劍主早在五百年前就已離世,可你這番話若傳入玄鈞劍主那些徒子徒孫耳中,必將大禍臨頭!”

  蘇奕眼神微妙,搖頭道:“算了,不談這些。”

  想起那些徒子徒孫,不免有些敗興。

道袍中年笑了笑,道:“罷了,小兄弟不愿說,我便不多問  (本章未完,請翻頁)

  便是。”

  他心中則涌起陣陣殺機,這小東西,說謊都這般敷衍,冒充誰不好,偏偏冒充蘇玄鈞!

  白癡都知道這謊言多低劣,可小東西竟還明目張膽地說出來糊弄自己!

  這分明就是挑釁,故意為之!

  這一刻起,道袍中年變得沉默不少。

  蘇奕可懶得揣測這老韭菜的心思,道:“對了,老哥可知道,千漩星路發生了什么事情?”

  道袍中年眸光閃動,道:“小兄弟難道不知道嗎?”

  蘇奕虛心請教道:“還請老哥不吝賜教。”

  道袍中年笑了笑,道:“說來復雜,實則簡單,三天前,在千漩星路的一顆荒蕪星辰上,發生了一場劇變,出現了一座來歷神秘的衣冠冢!”

  所謂衣冠冢,便是墳墓內沒有死者尸體,只埋著死者的衣冠等遺物。

  按照道袍中年的說法,那座衣冠冢極為詭異,出土時曾引發星空震蕩,釋放出明耀十方的黑色霞光。

  除此,這衣冠冢內,時常傳承古老蒼茫的誦經聲,猶如諸佛禪唱,宏大無邊。

  可詭異的是,聽到這誦經聲的修士,皆會落一個神魂紊亂,心境崩壞而亡的下場!

  就是皇者,也會遭受嚴重沖擊!

  有人推斷,那衣冠冢內,定藏有絕世重寶,內蘊神秘的大道烙印,可震碎修士神魂。

  也有人懷疑,衣冠冢內極可能埋葬著不可知的古老道經,那誦經聲正是這部道經泄露出的一絲神秘力量律動。

  此事一出,讓這片星空沸騰。

  不知多少混跡在這片星空的狠茬子被吸引過來,試圖探尋這一樁未知的神秘造化。

  了解了這些,蘇奕倒并不意外。

  在修行界,類似這種爭搶機緣的事情,數不勝數。

  “小兄弟若是有想法,老哥我倒不介意帶你一起去走一遭。”

  道袍中年笑著說道。

  蘇奕笑了笑,道:“那就去看一看。”

  他要前往天玄界,就注定要穿行于千漩星路上,躲不開的。

  交談時,兩人早已掠入千漩星路所在的那片星空。

  一炷香后。

  遠處忽地出現許多寶船,皆倉惶朝這邊逃竄過來。

  “快走,前方的路途已經被封鎖,擅闖者死!”

  有人大喊。

  “那些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一言不合就殺人!連皇者都被輕易滅殺,簡直太可怕了!”

  有人驚恐喃喃。

  這條星空路途上,一下子變得嘈雜無比。

  “前路被封鎖了?”

  蘇奕眉頭微挑。

  道袍中年則驀地探手。

  一艘足有百丈長的寶船,被硬生生抓了過來。

  寶船上的修士嚇得差點癱瘓。

  就見道袍中年笑容溫和慈善,道:“各位莫慌,之所以請各位過來,是想問問,前方路途上發生了什么。”

  那些修士哪敢拒絕,七嘴八舌便把事情一一道來。

  原來,在遠處星路上,一股強大的神秘勢力出現,封鎖那片星空,不允許外人靠近,膽敢強闖的,都有死無生!

  了解了這些,道袍中年臉色陰沉不少,輕聲自語,“看來這次來了個大勢力,要獨吞那座衣冠冢內的造化……”

  (本章未完,請翻頁)

  旋即,他看向蘇奕,笑道:“小兄弟,得知這樣的消息,沒嚇到你吧?”

  蘇奕:“……”

  這有什么好怕的!?

  “你若是怕了,我自己前往便可。”

  蘇奕徑自前行。

  道袍中年不由挑眉,這小子底氣很足啊!

  不過,倒是趁此機會,可以摸一摸他的底細!

  道袍中年沒有遲疑,追了上去。

  隨著兩人離開,那寶船上的修士這才從驚駭中回過神。

  “剛才那道人是誰,怎會那般恐怖?”

  “噓,小聲點!”

  一個老者臉色煞白,緊張萬分道,“若我沒看錯,那位就是‘血梟老魔’!”

  眾人皆倒吸涼氣,遍體生寒。

  血梟老魔!

  橫行在這片星空中的“九大邪道巨擘”之一,一個在過往歲月中曾屠戮過不知多少生靈的老魔頭。

  據傳,這老魔頭看似風度翩翩,實則性情殘暴狠辣,實力更是深不可測,被視作這片星空中最不能招惹的邪道大能之一!

  而接下來的路上,時不時能看到一些寶船返回,也不乏一些獨自穿梭星空的強大修士。

  不過,無論是蘇奕,還是道袍中年,皆沒有退卻,繼續前行。

  一路上,一些強者認出了道袍中年身份,皆提前遠遠避開,神色間寫滿忌憚和畏懼。

  這襯得道袍男子的身份愈發神秘起來。

  對此,蘇奕視若無睹。

  可他這樣的反應,卻讓道袍男子有些怔然,換做正常人,怕是早該意識到自己的身份不簡單了吧?

  可這小子怎會一點反應都沒有!?

  道袍男子試探道:“小兄弟就不好奇我的身份?”

  蘇奕笑著搖了搖頭,一顆老韭菜而已,注定躲不了被收割的下場,值得在意嗎?

  道袍男子眉頭不易察覺地皺了皺。

  這一路上,他一直在不著痕跡地觀察蘇奕,直至現在,內心愈發有些拿捏不準了。

  無他,眼前這青袍少年太淡定,似根本不在乎一切。

  而這無疑很反常。

  “管你是裝腔作勢,還是另有來頭,待會就試一試,就知道你這小肥羊有幾斤幾兩!”

  道袍中年暗自冷笑。

  “咦,血梟道兄也來了!”

  很快,一道沙啞的聲音從遠處響起。

  就見在遠處星空,立著十多道身影。

  有男有女,皆氣息恐怖。

  其中一些,蘇奕之前還曾見過。

  比如那個腳踏巨大黑色葫蘆的枯瘦黑袍老者,背負戰刀、騎乘兇禽、氣息狂暴的灰衣男子,羽扇綸巾、腳踏白虹、如若儒生的青年等等。

  要么是來自某個星空盜寇勢力的巨梟,要么是邪魔外道中的狠人!

  當道袍男子和蘇奕一起前來,頓時引起了這些老怪物們的注意。

  而之前出聲跟道袍中年打招呼的,正是那枯瘦黑袍老者。

  當看到道袍中年身旁的蘇奕時,這枯瘦老者眉梢不由泛起一抹驚疑。

  那小子怎會和血梟老怪混在了一起?

  枯瘦老者可清楚記得,在前來的路上,自己曾打算試探一下那小子的底細,可對方直接毫不客氣地對他進行警告。

  顯得格外囂張!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