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十五章 小兄弟一起同行否?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星空中,一葉扁舟遨游飛遁。

  小舟由清影劍所化,形似一輪彎彎的皎潔明月,清輝流溢,速度極快。

  小舟上,蘇奕懶洋洋坐在那,在端詳一幅畫。

  這幅畫是當初在蒼青大陸的須彌仙島闖蕩時,由竇蔻所贈。

  竇蔻一體雙魂,她其中一個魂魄以畫入道,堪稱丹青妙手。

  像這幅畫上,所描摹的就是和月詩蟬有關的一幅畫像。

  波瀾浩渺的碧湖之中,少女正自沐浴,烏黑秀發流淌著水珠,一張清麗絕世的容顏,映著粼粼波光,光澤柔美。

  少女那欺霜賽雪的嬌軀,從肩膀鎖骨處浸在水中,可依舊能清楚看到,一抹雪白傲人的飽滿在清澈的湖面中若隱若現。

  雖然是一幅畫,可卻將當時的景象栩栩如生地映現出來,就仿佛畫中美人隨時會活過來般。

  那精湛的丹青妙手,令蘇奕也暗暗贊許不已。

  這幅畫,是他前些天收拾身上物品時找出來,此時看著這幅畫,蘇奕也不由想起了那個清冷如冰,執著于劍道的少女。

  當年在蒼青大陸,月詩蟬被其父親夜燼劍皇月長天帶走,前往大荒三十三界之一的天玄界。

  蘇奕還記得,當初自己曾叮囑月詩蟬,若遇到化解不開的難題,可以前往大荒天下的西岳州,去那佛門第一圣地小西天走一遭,到了那里若有人問,只需說一聲‘蓮臺猶在否’,自然會得到硯心佛主的幫忙。

  “掐指一算,詩蟬都已經離開兩年了……”

  蘇奕暗道。

  他想起一件事,掌心一翻,多出一個色澤陳舊暗淡的木簪。

  木簪用紫檀木煉制,極為尋常。

  但這是月詩蟬當初離開時,親手贈予蘇奕,說著是她小時候,婆婆為她買的第一個簪子,雖然并非寶物,于她而言,有著不一般的意義,希望蘇奕能夠幫她保管。

  蘇奕自然沒有拒絕。

  他清楚記得,當自己答應此事時,氣質一向清冷如冰般的月詩蟬,頓時輕松似的,露出笑容。

  直似冰雪在春日陽光下融化,那笑容之美麗,天地也為之黯然失色。

  此事,看著畫中少女,摩挲著掌間木簪,蘇奕暗道:“此次重返大荒,倒也可以順道先去天玄界看一看。”

  三天后。

  一片熟悉的星空景象,出現在蘇奕視野中。

  他霍然起身,運轉一門秘術,眼眸深處若有神焰蒸騰,遙遙望向星空深處。

  極遙遠的地方,出現一片混沌般的巨大輪廓,擠滿了那片宙宇。

  仔細辨認,那赫然是一方浩瀚廣袤的古老世界位面,大到無法想象的地步,無數星辰在四周環繞,都顯得很渺小,像點綴在那片浩瀚世界的項鏈。

  “大荒!”

  蘇奕唇中輕吐兩個字。

  他前世雖不曾前往星空深處,但經常穿梭于諸天位面之間,自然也曾來到過那大荒之上的星空。

  故而,此刻一眼就認出來。

  “時隔五百余年,終于回來了……”

  蘇奕眼神也不由泛起一絲恍惚,內心微微激蕩起漣漪,有關前世的種種往事如若走馬觀花般映現在腦海中。

  許久,蘇奕才漸漸平復心情。

  由于相隔的距離太過遙遠,他僅僅只能看到大荒世界的些許輪廓。

但依舊能  辨認出,在大荒世界四周,還拱衛著一座座世界位面。

  沒有耽擱,蘇奕催動清影劍所化的小舟,繼續朝前掠去。

  望山跑死馬。

  在星空中遨游飛馳同樣如此,一眼能看到諸般星辰,可當要靠近時,路途卻無比遙遠。

  直至三個時辰后。

  蘇奕總算辨認出“天玄界”所在的位置,繼續趕路。

  大荒之地,九州并存。

  在大荒天下四周,拱衛著足足三十三個世界位面。

  其中,便有天玄界!

  按照疆域劃分,天玄界距離大荒最北邊的北雪州最近,和其他五個世界位面一起,并稱為“北雪六界”!

  路途上,蘇奕收起了清影劍。

  原因很簡單,他不想被麻煩找上門。

  在這片前往大荒的星空中,并不平靜,相反,還無比兇險!

  除了那些天然的星空風暴、時光斷層、黑湮煞風一類的天災,還有諸多游弋在星空中的盜寇、亡命徒、邪魔外道等等。

  在大荒天下,有一個人所皆知的懲罰便是,將敵人放逐到星空中,自生自滅。

  因為星空中太過危險和混亂,隨時都有殞命的危險。

  蘇奕自然不怕這些,他怕的是麻煩找上門,耽擱自己的行程。

  蘇奕身影若流光,極速飛馳。

  隨著時間推移,一路上開始出現許多寶船,皆流光溢彩,在星空中穿梭,朝遠處的大荒世界掠去。

  偶爾,也會遇到一些像蘇奕這樣的獨行客,但數量相對較少。

  事實上,敢于單獨穿行星空的角色,沒有一個是善茬,要么是常年混跡在星空中的狠人,要么是修為高深的強大的存在。

  蘇奕倒也清楚,大荒之外的世界位面,皆視大荒為這片星空的中央大世界,如若修行圣土。

  并且過往歲月中,經常會有來自其他世界位面的修士,不惜冒著性命危險,前往大荒天下修行求道。

  可蘇奕如今已經知道,這片浩瀚星空,包括幽冥天下在內,皆被視作是玄黃星界。

  一片早已凋零無盡歲月的星墟舊土……

  “年輕人,不簡單啊,都敢一個人橫行星空之上,不怕被星空盜寇劫殺嗎?”

  一道戲謔的聲音響起。

  一個枯瘦的黑袍老者,踩著一個巨大的黑色葫蘆,從蘇奕身旁掠過。

  他眼眸凹陷,須發灰白,眼眸泛著妖異的碧光,路過蘇奕身旁時,故意放緩速度,上下打量著蘇奕。

  蘇奕一眼就看出,這是一個邪道路上的老怪物,并且殺伐無算,雙手染滿血腥。

  雖然這老怪物周身的邪祟氣息都已經被內斂,但怎可能瞞得過蘇奕的法眼?

  “奉勸你一句,最好別惹我。”

  蘇奕輕飄飄撂下這句話,便自顧自前行。

  黑袍老者一愣,眸子中碧焰洶涌閃動。

  半響,他撫摸著頜下山羊須,忽地笑起來,自語道,“真想試一試這小子究竟有多大能耐,敢這般和老子說話……”

  可最終,黑袍老者沒有這么做。

  他看得出,那青袍少年看似只十多歲年齡,但卻底氣十足,有恃無恐,明顯有所依仗。

  “罷了,老子這次是去做大買賣的,不能出差池,姑且放這小子一馬。”

  袍老者搖了搖頭,駕馭腳下的黑色葫蘆,破空而去。

  當超越蘇奕的身影時,黑袍老者笑呵呵提醒道:“年輕人,若你打算從‘千漩星路前往天玄界,勸你就此止步,否則,小心遭受殺身之禍。”

  聲音還在飄蕩,黑袍老者的身影已遠遠離去。

  蘇奕眉頭皺起。

  千漩星路,一條貫通天玄界和這片星空之間的路途。

  也只有這條路才能夠抵達天玄界。

  其他地方,皆分布著令人談而色變的星空災禍,極端危險,便是皇者都不敢亂闖。

  可按照那黑袍老者話中意思,如今這千漩星路上,竟似存在著某種危險!

  旋即,蘇奕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相比其他地方,經由千漩星路前往天玄界,路途最短,也相對安全一些。

  若換其他路徑,哪怕憑他的手段,最終也能順利抵達天玄界,可注定要花費更多的時間。

  而接下來的路上,蘇奕很快注意到,竟不乏一些氣息強橫的皇境人物,皆紛紛朝千漩星路趕去!

  有背負戰刀,血發飄揚,氣息兇狂的灰袍男子,騎乘一頭黑色兇禽飛馳,一路毫不遮掩自身氣息,氣焰狂暴懾人。

  有貌似儒生的青年,羽扇綸巾,腳踏銀白神虹,大搖大擺而去。

  也有氣質陰柔的美婦人,手拎白骨編成的花籃,輕移蓮步,幾個眨眼便消失無蹤。

  蘇奕大致能判斷出,這些皇者都是野路子,要么是來自某個星空盜寇勢力中的巨梟,要么是出身邪魔外道的狠人。

  簡單來說,就是沒一個良善之輩!

  “看來,那千漩星路上的確有大事發生,吸引了這些邪魔外道之輩紛至沓來……”

  蘇奕暗忖。

  “小兄弟莫非也要前往千漩星路?”

  冷不丁地,一道溫和的聲音響起。

  蘇奕抬眼望去,一個博帶峨冠,身著道袍的中年男子,笑著從遠處星空靠近過來。

  他風度翩翩,笑容令人如沐春風,直似得道高人。

  可蘇奕卻瞬間判斷出,這又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老妖怪。

  他本不欲理會,可想了想,心中一動,說道:“有事?”

  道袍中年笑道:“小兄弟莫緊張,我一人趕路,終究寂寞無趣,故而想跟小兄弟結個伴,一起同行而已。”

  蘇奕似笑非笑道:“當真如此?”

  道袍中年灑然道:“放心,我看得出來,小兄弟既然敢獨自橫行星空,定然來歷不凡,另有依仗,自不會干出一些不光彩的事情。”

  蘇奕哦了一聲,道:“希望如此。”

  道袍中年笑起來道:“那我就當小兄弟愿意與我一起同行了。”

  他一臉的欣然,顯得很高興。

  那春風般的笑容,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

  “喲呵,這老東西,竟敢用秘術魔音,試圖讓我徹底放松警惕……”

  蘇奕眼神微微有些異樣,也笑起來,道:“長路漫漫,我倒的確也想找個人好好聊聊天,這位老哥,那就一起走吧。”

  少年的臉上,笑容人畜無害。

  然而,眼見蘇奕答應得這般痛快,道袍中年的眼皮卻不易察覺跳了跳,隱約感覺哪里不對勁,可卻又說不上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