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十三章 三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鐘聲在回蕩,卻愈發襯托得天地死寂。

  昆吾山上下,陷入莫大的慌亂氛圍中。

  每個人失魂落魄,如喪考妣。

  在此之前,誰能想象,一個被他們視作“孽種”的少年,卻一口氣連屠他們葉氏三位皇者?

  也是這時候,葉家族人才終于意識到,蘇奕之前的話語并未撒謊,云甲老祖極可能已遭難!

  而此時,蘇奕則微微皺眉,都已到了這時候,可那有著玄幽境修為的葉天都,竟還不曾出現。

  他不再耽擱,袖袍鼓蕩,鏘的一聲,一口道劍浮現而出。

  三尺長的道劍,似一抹縹緲的清光煉制而成,剔透空靈,幻化出朦朧如皎潔月輝的劍影。

  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劍威,也是在天地間彌漫而開。

  清影劍!

  當初被蘇奕留在紫羅城裁決司遺址,鎮壓于天鼎山之上的一口曠世道兵。

  雖不如三寸天心那般強大,可卻最為匹配蘇奕當今的修為。

  一劍在手,蘇奕一身的威勢隨之變化,直似天上仙人臨塵,睥睨諸天。

  沒有任何遲疑,蘇奕于天穹之下,揮劍斬下。

  一劍挽星河。

  浩浩蕩蕩的劍意,似決堤的天河止水傾瀉而下,直奔萬丈昆吾而去。

  僅僅望著這一劍,就讓分布在昆吾山中的葉家族人肝膽欲裂,亡魂大冒。

  可就在這一剎,一道充斥淡漠之意的威嚴聲音忽地響起:

  “猖獗!”

  就見一個長發如墨,身著明黃長袍的男子,出現在昆吾山之巔,右手橫空一拍。

  漫天劍氣轟然潰散。

  光雨飛灑中,長袍男子破空而起。

  他周身縈繞著炫亮的雷霆法則,一呼一吸,似雷霆轟震,令天地震顫,虛空紊亂,直似一尊神明出世!

  夏皇呼吸一窒,周身如凍結,直似凡夫俗子面見神祇,由內而外感受到一種絕望和無助,甚至都懷疑,對方一個念頭,都能輕易碾碎自己!

  “天都老祖!”

  葉云瀾悄然攥緊雙手,心都懸在嗓子眼,臉色難看無比。

  葉家嫡系為何凋零衰敗?

  核心就在于,這位有著玄幽境道行的老祖,在過往歲月中,一直不著痕跡地打壓和限制嫡系族人!

  原本屬于嫡系掌握的權柄、資源統統被剝奪!

  以至于到如今,嫡系族人反倒成了宗族可有可無的存在,根本不被支脈傳人放在眼中。

  “是天都老祖!”

  “天都老祖之前一直在閉關,而今卻被迫出現,都怪那小孽種,不殺不足以平息我等怒火!”

  昆吾山上下轟動,葉氏族人咬牙切齒,憤恨出聲。

  “小家伙,你壞了本座大事!”

  天穹下,葉天都臉色冰冷淡漠,眸子似有雷霆火焰洶涌,駭人無比,“這一次,天上地下,沒人能救得了你!”

  遠處,蘇奕神色淡然如舊。

  他一眼就看出,這老家伙氣機圓滿,蠢蠢欲動,正值突破玄幽境中期的節骨眼上。

  無疑,之前這老家伙一直不出現,明顯是在閉關,嘗試破境。

  不過現在,他破境的征兆,被自己打斷了。

  蘇奕屈指輕拂清影劍,隨口道:“別說沒打斷你破境,就是你踏入玄幽境中期,也改變不了昆吾葉氏被抹除于世的下場。”

  “呵!就憑你一個……靈輪境?”

  葉天都毫不掩飾自己的輕蔑。

  蘇奕淡淡道:“我在此境,便可殺玄照境皇者如殺雞宰狗,你覺得,若我是皇境,要對付你這般老骨頭,會當如何?”

  葉天都忍不住仰天大笑:“小孽種,此時此刻說這些氣話有何用?你今日必死,注定再無望成皇之路!”

  “是么。”

  蘇奕邁步朝前行去。

  隨著他一步踏出,封印壓制的修為境界,頓時如沉寂的火山般爆發,一身氣息隨之節節攀升!

  天地動蕩,十方皆顫。

  在一眾難以置信目光注視下,蘇奕宛如變了一個人,峻拔的身影四周,有燦然的金霞道光蒸騰,締結為法則力量,拱衛縈繞其周身,而他的威勢,則似神虹貫空,通天徹地!

  當他一步落下,虛空轟鳴,山河搖晃,似在臣服。

  那般神威,端的是一個氣吞諸天,橫壓山河!

  夏皇瞪大眼睛,滿心震撼。

  蘇奕在斬殺葉云甲的時候,并不曾顯露皇境之力,故而,這還是夏皇第一次見識到蘇奕真正的威勢。

  相比起來,之前的葉幽竹、葉平海、葉天鴻三人,都是玄照境存在,可卻暗淡如螢火之光。

  而蘇奕,就如大日懸空,獨照天下!

  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皇境……去年時候,他還是靈道修為,怎么一年之間,就已……成皇了!?”

  葉云瀾也愣住,手腳顫抖,被這個真相徹底震撼到。

  “皇境!!”

  “這小孽種才不過十多歲,怎可能成皇?”

  “不是說,他三年前的時候,還是個廢物,怎會三年之后,就踏足玄道之路了?”

  昆吾山上下,盡是嘩然。

  那些葉氏族人皆目瞪口呆,一副活見鬼的表情。

  “原來,你已經成皇了……”

  遠處,葉天都眼眸也閃過一抹驚愕,差點不敢相信。

  三年之間,由一個失去修為的廢物,一躍踏足最為至高的皇者之路!?

  擱在蒼玄界古代最輝煌的時候,都不曾出現過如此驚世的人物!

  百年成皇,都被視作神跡,更何況僅僅三年成皇?

  葉天都一顆道心都動蕩起來,難以淡定。

  “蘇奕,你若愿低頭,歸順我昆吾葉氏,我可以既往不咎,給你一條活路。”

  葉天都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道,“前提是,你必須洗心革面,誠心贖罪,畢生效命于我葉氏。只要你答應,我立刻放你一馬!”

  此話一出,全場死寂。

  誰都沒想到,葉天都竟會忽然改變主意,開出這樣的條件。

  卻見蘇奕一聲哂笑,道:“癡心妄想!”

  葉天都臉色頓時陰沉下去。

  蘇奕自顧自邁步虛空中,衣袍獵獵,語氣淡淡道:“你且聽好了,我只出三劍,第一劍,斬你首級,第二劍,破昆吾之陣,第三劍,滅葉氏一族!”

  說著,他指尖輕輕一彈清影劍,腳下驀地發力,身影若一抹流光般,朝葉天都沖去。

  蘇奕速度何止是快,那峻拔的身影前沖時,一股凝練到無匹地步的恐怖劍意,也是在身上暴沖而出。

  這讓他身影所過之地,虛空被剖開一條筆直的裂痕!

  葉天都瞳孔收縮如針,肌膚隱隱有刺痛之感。

  到了他這等境界,對危險的感應無比靈敏,當看到蘇奕沖來那一瞬,他的道心就產生一抹強烈的危險感。

  “起!”

  他不敢猶豫,袖袍鼓蕩,雙手虛托。

  漫天雷霆法則交織,托著一尊五彩斑斕的道印騰空而起,那片天地似承受不住般,驟然塌陷轟鳴。

  大五行雷煞印!

  葉天都的本命道兵,一擊之下,可令天地翻覆,萬丈山河淪陷。

  幾乎同一時間,蘇奕出劍了。

  右臂揚起,手腕旋轉,清影劍隨之如天上的一輪皎潔明月般,垂落人間。

  空靈、剔透、清輝耀十方!

  天地混亂,虛空轟然爆鳴。

  在人們視野中,那一抹劍光就如天上明月砸落一片雷霆之海,漫天雷霆法則破碎潰散飛濺,

  緊跟著,令人耳膜刺痛的一道碎裂聲音響徹天地。

  就見被葉天都全力催動的大五行雷煞印,竟是被直接劈開,碎裂兩半,直似紙糊般不堪。

  葉天都完全來不及閃避,頭顱拋空而起。

  他的道軀隨之爆碎,猩紅的鮮血隨之飄灑虛空。

  正如蘇奕之前所言,第一劍,斬葉天都首級!

  “可惡!!!”

  葉天都的元神搶先一步逃出,瞬息飛掠到昆吾山之巔,神色間盡是驚怒和駭然。

  縹緲空靈的劍吟響起,蘇奕在天穹下邁步,掌中清影劍爆綻無匹光霞,倏爾揚起,而后怒斬而下。

  “咄!”

  葉天都的神魂毫不猶豫催動昆吾山上下的禁陣力量,足足十多重大型禁陣轟鳴,掀起鋪天蓋地的禁制波動,動輒可輕易滅殺皇境。

  轟隆!轟隆!

  然而,在蘇奕這一劍之下,那覆蓋在昆吾山上下的禁陣力量,如若海面上掀起的浪潮般不堪,猛地一重重轟然爆碎,潰散如潮。

  毀滅般的力量波動肆虐擴散,昆吾山上鱗次櫛比的宮殿樓宇盡數傾塌崩壞,無數奇花異木灰飛煙滅,雄渾巍峨的山體都遭受到重創,到處千瘡百孔。

  無數或凄厲、或驚恐的尖叫聲響起,那些分布在昆吾山上的葉氏族人倉惶逃竄,可許多人來不及掙扎,就在那毀滅洪流中喪命。

  那般景象,儼然如血腥煉獄。

  而葉天都的元神,也是遭受重創,快要潰散。

  他無法想象,一個玄照境皇者的劍道之力,怎會如此恐怖。

  第一劍斬他首級。

  第二劍,更破壞昆吾之陣,攪亂乾坤!

  便是遠處一直觀戰的夏皇,都已呆滯在那,瞳孔擴張,完全被蘇奕這一刻展露出的劍道威能震撼,身心皆顫。

  這該擁有何等恐怖的底蘊,才能擁有如此不可思議的劍道威能?

  而在天穹下,蘇奕動作絲毫不曾停頓,手中清影劍鏘鏘清吟,在這一刻斬出第三劍。

  一劍游十方!

  上窮碧落下黃泉!

ps:誒更新晚了,抱歉抱歉  第二更晚上6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