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十二章 為生母鳴不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所謂送鐘,實則就是送終!

  這誰能聽不出?

  葉氏那些大人物皆怔然,感覺好笑。

  一個來自蒼青大陸的小孽種,卻敢找上門叫囂,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遠處那為首的蟒袍中年眼眸瞇起來,他認出了蘇奕手中的冥獄雷刑鐘。

  旋即,他笑了笑,道:“小家伙,送死也不必著急,我且問你……”

  不等說完,蘇奕袖袍一揮。

  遠處,蟒袍中年軀體爆碎,血肉橫飛,染紅那片虛空。

  這突兀的血腥一幕,驚得其他大人物皆色變,心臟劇烈震顫,被驚到了。

  “小小靈輪境角色,還不夠資格與我對談。”

  蘇奕淡然開口。

  他一襲青袍在風中獵獵作響,峻拔的身影在天光襯托下,顯得愈發超然脫俗。

  “可惡!他竟殺了大長老!”

  “那小孽種怎會這般強大?”

  昆吾山上,葉氏族人騷動,嘩然聲四起,皆驚怒交加,被這血腥的一幕刺激到。

  那蟒袍中年,是他們葉氏大長老,擁有靈輪境大圓滿修為,是僅次于皇境的存在,位高權重。

  可此時,卻被一擊鎮殺!

  這讓誰能不驚,誰能不怒?

  “當然,你們也不行,太弱了。”

  蘇奕神色淡然,目光看向遠處那些大人物。

  那些大人物軀體發僵,暗叫不好,第一時間朝昆吾山上掠去。

  就見蘇奕屈指輕輕一敲手中的冥獄雷刑鐘。

  鐺!!

  直似洪鐘大呂響徹,一道黑色音波如山崩海嘯般轟然擴散而開。

  這件寶物,本是一件靈道法器,并且早已破損,威能不起眼,可此時動用在蘇奕手中,卻發揮出難以想象的威能。

  就見黑色音波席卷之處,那七八個葉家大人物的身影頓時如紙糊似的,齊齊爆碎,形神俱滅。

  完全無法抵抗!

  轟隆!

  震天的鐘聲所化的黑色音波撞在昆吾山禁陣上,也是產生一陣劇烈的轟鳴,光焰動蕩,神輝洶涌。

  這恐怖的一擊,讓昆吾山上那些葉氏族人徹底嚇到,一個個瞪大眼睛,毛骨悚然。

  “那家伙怎會如此強大?”

  有人顫聲道,牙齒咯咯作響。

  “小孽種!你這是找死!”

  猛地,一道炸雷般的聲音響徹。

  就見昆吾山上,一道金色神虹沖出,化作一個身影昂藏高大的金袍男子。

  他長發灰白,背負一桿黑色短戟,周身彌漫著屬于皇境的恐怖威能。

  甫一出現,天地色變,虛空亂顫。

  那等神威,讓得葉家上下皆振奮起來,激動大叫。

  “是天鴻老祖!”

  “這一下,那小孽種必死無疑!”

  “死?那可太便宜他了。”

  ……嘈雜的聲浪,在昆吾山上下響起。

  葉天鴻!

  玄照境中期修為,昆吾葉氏四位玄照境皇者之一!

  “找死?”

  蘇奕撣了撣衣衫上的云絮,語氣隨意道,“葉云甲也曾說過這種話,可他如今已死在蒼青大陸。”

  此話一出,葉天鴻眼瞳一縮。

  昆吾山上那些振奮激動的聲音,也戛然而止。

  云甲老祖……死了!?

  “憑你一個靈輪境的角色,也敢在我葉家面前大放厥詞,何其可笑!你總該不會說,是你殺了云甲老祖吧?”

  猛地,一道沙啞沉渾的聲音響起。

  昆吾山上,再度掠出一道身影,童顏鶴發,身披道袍,大袖翩翩,一身威勢驚天動地。

  葉平海!

  玄照境后期修為,和葉天鴻一樣,皆是昆吾葉氏的太上長老。

  隨著他出現,氣氛愈發肅殺。

  而葉氏那些族人都已冷靜下來。

  的確,一個靈輪境的小孽種,焉可能是云甲老祖的對手?

  “何須與之廢話,既然送上門找死,便成全他便是!”

  伴隨著一道殺伐氣滔天的聲音,一道璀璨的紫色劍虹破空而起,飄然來到場中。

  這是一個紫衣美婦,發髻高挽,背負古劍,眉梢眼角,盡是冰冷凌厲之意,渾身彌漫著皇境威能。

  葉幽竹!

  玄照境中期道行,同樣是葉氏太上長老,修為或許稍遜葉平海一籌,但她的劍道造詣之盛,卻遠非葉平海可比。

  當看到三位太上長老一起駕臨,昆吾山上下徹底轟動,葉家所有族人皆亢奮激動起來。

  三位皇者齊出,放眼整個蒼玄界,都足可以橫掃無敵!

  更遑論區區一個靈輪境角色!

  這一刻,便是夏皇也不由露出一抹凝色。

  他曾目睹蘇奕輕松鎮殺葉云甲的那一幕,可眼下對方畢竟是三位皇者,并且是在葉家的地盤上,昆吾山上下,覆蓋著重重禁陣,令人不得不忌憚。

  “這……這可怎么辦!”

  葉云瀾焦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

  他很清楚,哪怕自己用性命為代價去乞求,注定也難以改變什么。

  因為整個葉家上下,根本不可能放過蘇奕。

  否則,也不至于派遣葉云甲親自前往蒼青大陸去抓捕蘇奕。

  可若就這般眼睜睜看著,則讓葉云瀾良心難安!

  一時間,他方寸大亂,幾有崩潰之感。

  天穹之下。

  蘇奕目光一掃那三位皇者,眉頭微皺,“為何不見葉天都?”

  葉天都,葉家碩果僅存的兩位玄幽境人物之一,來自葉家支脈。

  相比曾在暗古之禁之下遭受道傷的葉蒼圖,這葉天都并未遭受道傷。

  在蘇奕了解中,整個葉家上下,也只有一個葉天都勉強可堪入眼,其他之輩,皆不過土雞瓦狗,不值一哂。

  “狂妄!殺你這般小東西,我一人便可!”

  葉幽竹冷冷出聲。

  她直接祭出背后的道劍,朝蘇奕斬去。

  一道雷霆般的銀色劍氣劃破天穹,璀璨耀眼,磅礴無量,充斥著毀天滅地般的恐怖威能。

  那一瞬,所有人眼睛都快睜不開。

  畢竟,這是來自皇者的一劍,那等威懾,僅僅遠遠望著,也足以震懾皇境之下一切強者!

  “蚍蜉撼樹而已,也罷,就先為你們三個送終。”

  蘇奕掌指探出,輕輕一叩。

  十多丈長的雷霆劍氣尚在半空,就轟然崩滅。

  幾乎同時,蘇奕身影憑空消失,下一刻就出現在那葉幽竹面前。

  “不好!”

  葉幽竹臉色驟變,揮劍怒斬。

  蘇奕指尖如劍刺出。

  鐺!!!

  葉幽竹手中道劍劇顫,脫手而飛。

  而蘇奕的指尖,已按在葉幽竹的眉心之地。

  指尖自然比不得劍鋒堅銳,可在蘇奕這一指之下,葉幽竹眉心出現一個血窟窿,無匹凌厲的劍氣肆虐之下,將其頭顱、脖頸、軀體盡數碾碎。

  而后,轟然化作灰燼飄灑。

  一位劍道造詣驚人的玄照境皇者,就這般被一指抹殺!

  那霸道的一幕,當即震撼所有人。

  而抹殺葉幽竹之后,蘇奕身影一閃,已再度朝葉海平殺去。

  “不好!”

  葉平海當機立斷,第一時間閃避。

  可已經來不及,就見蘇奕如仙人錘天鼓,掌指捏印,當空一捶。

  在一眾驚駭目光注視下,便見一道璀璨耀眼的劍印砸落,葉平海的軀體就如被天神之錘砸中,四分五裂。

  這太恐怖。

  一指抹殺葉幽竹,一印轟碎葉平海!

  一切皆在彈指間發生,而兩位來自昆吾葉氏的皇者,則已暴斃當場!

  那血淋淋的畫面,驚得昆吾山一眾葉氏族人傻眼,失魂落魄,徹底呆滯在那。

  打破腦袋,他們都無法想象,一個靈輪境少年,怎可能擁有如此恐怖的逆天力量,殺皇如殺雞!

  “快請天都老祖!!!”

  僅剩下葉天鴻一人,只不過,他已徹底被嚇到,肝膽欲裂。

  不等蘇奕殺來,他已發出歇斯底里的大吼,拼命般朝昆吾山上沖去,根本就不敢停留。

  “跑的了么?”

  蘇奕微微搖頭,他隔空虛握,一截彌漫著瑰麗金光的劍氣凝聚而成,手腕一揮。

  這一道金色劍氣憑空一閃,隔空朝葉天鴻斬去。

  無間裂空劍!

  可劃破空間,撕裂一切束縛,快若剎那火光。

  這一門劍道傳承,核心就一個字:快!

  就見昆吾山禁陣前,葉天鴻軀體一個踉蹌,差點跌落虛空。

  “這世上……怎會……有你這樣的……靈輪境?”

  透著惘然的聲音斷斷續續響起,葉天鴻艱難地抬頭,欲要轉身,可他的腦袋卻率先從肩膀處滾落下來。

  而后,其軀體撲簌簌化作灰燼飄散。

  第三位皇者,斃!

  而自始至終,蘇奕只出手三次,一次殺一個皇者,干脆利索,直似碾碎三只螻蟻般輕松。

  天地死寂,血腥兀自在虛空中蔓延。

  昆吾山上下,所有葉氏族人皆震撼失神,腦袋空白,如若泥塑雕像般呆滯在那。

  縱使是夏皇,這一刻內心都止不住地顫抖。

  玄道如天,皇者如神。

  在世人眼中,皇境直似神明一般,焚山煮海,傲嘯周虛,睥睨天下蕓蕓眾生。

  然而在蘇奕面前,昆吾葉氏的三位皇者卻顯得那般不堪,和土雞瓦狗都沒有區別!

  這讓人如何不震撼?

  最不可思議的是,夏皇清楚感受到,從出手到現在,蘇奕還不曾真正顯露出屬于皇境的實力!

  “原來,雨妃的都已經強大到了這等地步……”

  葉云瀾徹底震撼,雙眸恍惚。

  他之前心急如焚,幾乎快要崩潰。

  可當目睹這一切,卻忽地發現,自己終究還是小覷了這個“外甥”。

  短短一年不見,蘇奕都已強大到擁有輕松斬皇之力!

  而此時,蘇奕憑虛而立,輕輕屈指敲在冥獄雷刑鐘上,低聲自語:“這鐘聲,姑且算是為我今世生母葉雨妃……鳴不平。”

  蒼茫的鐘聲,在天地間回蕩。

  “但,還遠遠不夠。”

  蘇奕眸光深邃,望向萬丈昆吾深處。

  ps:第四更送上!

多謝米老、薄荷、烤魚、安慕希等等童鞋的打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