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十章 如履平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停下手中動作,道:“給你一個機會,說出一個能夠讓我不殺你的理由。”

  老者猛地深呼吸幾口氣,按捺住內心的恐懼。

  他敢肯定,若自己回答的不滿意,眼前這少年絕對會像碾死螻蟻般把自己隨手殺了!

  “前天被大執事帶回的那些人質,神魂中都已經被下了一種毒蠱,所提防的,就是萬一發生最壞的局面,以這些人質的性命進行脅迫。”

  老者飛快說道,“這也就意味著,你倘若直接殺去昆吾山,且不論結果如何,定會遭受到威脅,我相信……你也不愿看到那些人質被殺吧?”

  蘇奕神色平淡,道:“這個理由還不夠換你的性命,別忘了,對你搜魂,我同樣可以了解這些。”

  老者心中發緊,連忙道:“我還可以幫忙!”

  說著,他咬牙切齒,滿臉悲慟道:“實不相瞞,我雖然身為嫡系族人,過往那些年,卻一直被那些支脈的老家伙像狗一般使喚。”

  “可無奈的是,我們嫡系一脈,早已凋零太久,如今加上我在內,也不過僅僅十余人還茍活著……”

  蘇奕皺眉打斷道:“再廢話,別怪我不客氣。”

  老者渾身哆嗦,一咬牙說道:“我能幫你潛入昆吾山,悄無聲息地救走那些人質!并且,我會用盡辦法,幫你找到解除那些人質身上毒蠱的辦法!”

  蘇奕哦了一聲,道:“可以。”

  不過,還不等老者松口氣,就見蘇奕繼續道:“放開神魂防御,讓我搜魂,只要我確信你之前所說沒有撒謊,等事成之后,自不介意給你一條活路。”

  此話一出,老者頓時軀體發僵,面露難色,正要說什么。

  隨著蘇奕掌指發力,老者眼前發黑,登時暈厥過去。

  蘇奕直接開始搜魂。

  片刻后,他收回神識,沉默了。

  老者名喚葉云水,的確是他母親葉雨妃的二叔,雖然出身嫡系,地位卻卑微不堪,過往那些年,只能在宗族中茍延殘喘。

  葉云水的經歷很坎坷,不止被宗族支脈那些老人任憑使喚,連年輕一代的族人,都敢對他百般羞辱,視如奴仆。

  甚至,連嫡系那些族人,都極瞧不起他,罵他軟骨頭,丟盡了嫡系的顏面。

  可在葉云水的記憶中,卻讓蘇奕發現一些小事。

  當年他母親葉雨妃遭受算計和構陷,前往蒼青大陸的時候,葉云水曾偷偷提醒葉雨妃,讓她小心,離開之后,就不要再回宗族,否則必有性命之憂。

  葉云水也曾暗中多次告誡葉云瀾,讓他隱忍負重,莫要選擇和葉氏支脈對抗。

  甚至,當去年葉云瀾返回宗族,說出葉雨妃的死訊時,葉云水曾獨自一人來到葉雨妃父親的墓碑前,嚎啕大哭。

  這些不起眼的小事,皆烙印在葉云水的記憶中,不會作假。

  不得不說,葉云水的確是個軟骨頭,過往那些年,被人踩在腳下,任憑羞辱,都不曾還擊。

  可因為他記憶中那些小事,讓蘇奕最終改變了主意。

  “今天之后,你當可挺起腰桿做人了。”

  蘇奕輕語。

  他隨手將暈厥的葉云水放在地上,大步離開。

  葉云水的確能幫他悄悄進入昆吾山,甚至是去救聞心照等人。

  但,蘇奕不需要。

  細雨綿綿,天色陰郁。

  蘇奕離開天蒼山之后,徑自朝昆吾山的方向掠去。

  蒼玄界是第八星墟,很久以前也曾遭受暗古之禁侵蝕,也曾迎來一場否極泰來般的璀璨大世。

  最重要的是,皇境已經能夠在蒼玄界行走!

  換而言之,在當今蒼玄界,早已擁有了讓靈道修士證道為皇的契機。

  從葉云甲、葉云水等人的記憶中,已經讓蘇奕了解到這些消息。

  自然地,蘇奕對昆吾葉氏的力量,也已了如指掌。

  很久以前,最輝煌的時候,葉家有著多位皇者坐鎮,其中最強大的擁有著玄幽境道行,威懾整個蒼玄界!

  不過,蒼玄界也曾遭受過數萬年之久的暗古之禁侵襲,葉家就此由盛而衰。

  歷經漫長的歲月的演變,蒼玄界迎來了璀璨大世,而昆吾葉氏趁此機會,開始一步步恢復元氣。

  至今,其宗族內除了那兩位從暗古之禁之下存活下來的玄幽境老古董之外,還有四位在璀璨大世中新晉升的皇者。

  其中就有葉云甲。

  此人是兩萬九千年前證道,年齡雖然很老,但相比昆吾葉氏那兩位玄幽境存在,只能算后輩晚生。

  和葉云甲一樣,其他三位新崛起的皇者,也是如此。

  值得一提的是,昆吾葉氏的這些皇者中,除了一位玄幽境存在來自葉家嫡系,其他皇者皆來自葉家支脈。

  葉家嫡系這位玄幽境皇者,名喚葉蒼圖,曾在暗古之禁下遭受重創,身受近乎不可修復的道傷。

  為了保全性命和實力,葉蒼圖在過往歲月中幾乎一直在閉關,不問世事。

  這也是葉家嫡系之所以衰落凋零的一個重要原因。

  反觀葉家支脈的力量,則蒸蒸日上,儼然已獨攬葉氏大權,取代原本屬于葉家嫡系的位置!

  蘇奕沒有心思理會昆吾葉氏內的恩怨是非。

  他這次來,是要把昆吾葉氏從世間除名,可不是來懲惡揚善的。

  昆吾山。

  高有萬丈,素有蒼玄界第一洞天福地之稱。

  此山雄峻,鐘靈毓秀,其上宮閣錯落,鱗次櫛比,極為壯觀,直似世外凈土。

  當遠遠地看到昆吾山,蘇奕心念一動,身影逐漸變淡,到最后直似化作透明般。

  玄光遁隱訣!

  一門隱匿身影,掩蓋氣息的妙法。

  就是皇境人物,若不以神魂秘法進行感應,也難以察覺。

  而后,蘇奕徑自朝昆吾山掠去。

  此山覆蓋著足足十九重巨型禁陣,每座禁陣各有神妙,有殺陣、困陣、幻陣、迷陣等等。

  真非昆吾葉氏的族人,就是皇者親臨,也無法潛入其中。

  不過,這自然難不倒蘇奕。

  他并未強闖,也并未去破解那些禁陣的玄機,而是直接手持一塊令牌,便光明正大地進入昆吾山內。

  這塊令牌是從葉云甲的遺物中找到,烙印著這位葉家皇者的一股意志烙印,手持此物,能夠輕易穿行于昆吾山重重禁陣之中。

  故而,昆吾山上的禁陣力量,在蘇奕面前也和擺設都沒區別。

  當然,若有人發現蘇奕蹤跡,運轉這些禁陣的話,那就又不一樣了。

  昆吾山底部,一座通往山腹的的入口前。

  一頭巨大的獅虎獸懶洋洋臥在那,此獸碧眼赤鬃、皮毛如黃金般璀璨,體格龐大如象,可輕易吞食靈道修士,兇狂無邊。

  最重要的是,它天生嗅覺敏銳,神魂強大,可洞察幽微,窺破一切虛妄。

  此時,這獅虎獸似察覺到什么,猛地睜開眼眸。

  可還不等它爬起身來,一道淡然的聲音已經在神魂中響起:

  “老實呆著。”

  寥寥四字,卻似天降神音,震得獅虎獸眼前發黑,隨著軀體狠狠一抽搐,就直挺挺暈厥過去。

  連掙扎都來不及!

  而后,蘇奕邁步走進洞口內。

  這一幕幕,若被人看到,注定難以置信。

  畢竟,這昆吾山作為蒼玄界霸主葉氏的老巢,僅僅是那些禁陣,就足以困殺皇者。

  可一路上,蘇奕卻似閑庭信步,如入無人之境!

  洞口內是一條幽暗曲折的路徑,通往山腹底部,其內開辟著一座牢獄,是昆吾葉氏專門關押囚犯的地方。

  當如若透明般無形的蘇奕,來到這山腹中的牢獄時,就見那些被葉家抓捕的人們,皆被囚禁在牢獄內,昏迷不醒。

  元恒、翁九、水天奇、夏青沅等人皆在其中。

  可讓蘇奕皺眉的是,聞心照卻并不在。

  他忽地想起,在前來蒼玄界時,從葉氏強者的交談中聽到的消息——

  葉家的大執事,打算把聞心照送給一個名叫葉楓的人,充當雙修鼎爐!

  蘇奕眼眸瞇了瞇。

  接下來,他展開行動,將被關押在牢獄內的眾人一一救走,收入蒼青之種內。

  經過查探,的確正如葉云水所言,元恒、翁九等人的神魂中,皆被種下一種歹毒的蠱術,名喚“牽靈”,只需施法者念頭一動,就能徹底掌控元恒等人的神魂,如驅使傀儡,生死不由己!

  換做其他皇者,面對這樣的毒蠱,或許束手無策。

  但在蘇奕眼中,這等毒蠱完全不值一哂。

  前世的時候,他曾踏滅一個名叫“萬蠱巫門”的邪道勢力,這個古老的巫道門派內,有著一部名喚“天蠱通玄經”的至高傳承。

  按照其上記載,最強大的蠱術,甚至能惑亂玄合境人物的心魄!

  而在“天蠱通玄經”的記載中,足有千百種辦法可破解這名叫“牽靈”的毒蠱。

  故而,蘇奕哪可能在意這等威脅了。

  在救人的時候,就隨手將這等毒蠱一一破除。

  沒有意外發生。

  做完這一切,蘇奕徑自返回洞口前,看了一眼昏迷在地的獅虎獸,當即施展搜魂之術,進行查探。

  很快,蘇奕就了解到,就在今日清晨,葉家大執事“葉南河”前來這座牢獄,帶走了聞心照!

  請:m.3zmmm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