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十八章 一如仙神駕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禁陣破碎,力量迸濺席卷。

  明滅的光影,映在文靈雪、茶錦等人臉龐上,一個個皆露出絕望、苦澀之色。

  阿蒼卻最為平靜。

  她擦掉唇角淌出的一縷泛著金色的血水,緩緩抬眸看向隕星淵上空。

  葉云甲瘦削的身影憑虛而立,眼神冷酷,正自俯瞰而下。

  當碰觸到阿蒼的目光,葉云甲唇角掀起玩味的弧度,“本座清楚,你必然會垂死掙扎,孤注一擲,但……本座可不會給你機會!”

  他袖袍揮動,一幅畫卷橫空浮現,在隕星淵上空鋪展而開。

  畫卷內,群巒疊嶂、山河壯闊、云霧蒸騰、一望無垠,仿似一片最古老原始的莽荒世界般。

  一股恐怖的禁錮鎮壓力量,隨之籠罩在隕星淵上方。

  “此寶名喚‘蒼玄社稷圖’,乃是我葉氏祖傳秘寶,取蒼玄界一股世界本源煉制,一經施展,如若一方世界鎮壓。”

  葉云甲悠然開口,“雖說在這蒼青大陸,很難發揮出此寶的全部威能,可用來扼殺爾等的一切反撲,已綽綽有余。”

  說話時,他已悄然催動這一幅畫卷的威能。

  轟隆!

  畫卷發光,山河起伏,真似一座小型的山河世界般,朝隕星淵下方徐徐鎮壓過去,虛空都被壓塌爆碎。

  阿蒼俏臉驟變,心都沉入谷底。

  無疑,這葉云甲手段極為老辣,早防備著他們會以命相搏,故而直接動用秘寶,試圖扼殺這種事情發生。

  并且,這蒼玄社稷圖的威能的確極為恐怖,鎮壓下來時,仿似一道天幕垂臨,給人以逃無可逃,避無可避的絕望之感。

  不過,阿蒼并未就此放棄。

  她深呼吸一口氣,纖秀修長的嬌軀如若燃燒般,涌現耀眼的金色光焰,一股毀滅般的力量波動,隨之彌漫而開。

  “阿蒼姑娘,先讓我來吧!”

  猛地,應闕出聲。

  根本不給人阻止的機會,他身影一晃,直接化作一條十多丈長的黑色蛟龍,昂首擺尾,帶著一股赴死般的決然之意,朝上空的蒼玄社稷圖暴沖而去。

  “殺!”

  應闕大吼,其軀體雷電交織,風云激蕩,一身氣血沸騰,兇狂無邊。

  轟隆!

  隨著他撲殺,蒼玄社稷圖猛地劇烈顫抖了一下,鎮壓而下的態勢遭受阻擋。

  “哼!小小爬蟲,不自量力!”

  葉云甲冷哼,掌指一按。

  蒼玄社稷圖驟然發光,力量暴涌。

  應闕十多丈長的軀體遭受重擊,體表覆蓋的龍鱗碎裂,血肉模糊。

  他那拼命般的攻擊,面對蒼玄社稷圖這等寶物,終究和以卵擊石般,一擊之下,就受到重挫。

  還不等回過神,光焰流轉中,應闕的身影竟直接被那蒼玄社稷圖吞沒,鎮壓在了畫卷內的莽莽山河之中!

  他瘋狂般在畫卷中掙扎,可卻無濟于事。

  這一幕,讓阿蒼他們齊齊失色,心都懸到嗓子眼。

  葉云甲則大笑起來,“孽畜,待會收拾了其他人之后,本座定將你抽筋扒皮,以你血骨泡酒,以你神魂為食!”

  轟隆!

  笑聲還在回蕩,葉云甲已毫不客氣,催動蒼玄社稷圖繼續朝隕星淵之下鎮壓而去。

  這一幕,讓文靈雪的心都沉入谷底。

  阿蒼沒有理會這些,她抿著唇,纖細雪白的掌指挑動,于虛空中勾勒出一副奇異的金色圖案,有無盡神焰在其中躍動。

  而她俏臉則愈發煞白,一身的道行正自飛快流逝……

  似察覺到阿蒼的舉動,葉云甲不禁冷哼,道:“窮途末路,還想臨死反撲?癡心妄想!”

  蒼玄社稷圖驟然大放光明,直似一方世界在隕星淵深處鋪開,山河起伏,群巒疊嶂,轟隆隆碾壓而下。

  砰!!

  在這等恐怖威能壓迫之下,還不等阿蒼將那一幅奇異的金色圖案凝結,便遭受到可怕的鎮壓。

  快要凝結的金色圖案,劇烈顫抖,隱隱有崩潰的跡象。

  阿蒼嬌軀顫抖,臉色愈發煞白,唇角有金色血水流淌。

  可她卻渾不顧這些,眼神中盡是決然瘋狂意,兀自以指尖艱難地在緩緩勾勒那一副金色圖案。

  文靈雪、寧姒婳等人皆愈發悲慟,手足無措。

  因為他們根本幫不上忙。

  “螳臂擋車,何其可笑!”

  葉云甲那冷酷的聲音響起,“似你這般先天性靈,若是死了,不免太可惜,哪怕你求死,我也不會讓你如愿!”

  他正欲故技重施,將阿蒼也鎮壓進蒼玄社稷圖。

  鏘——!

  突兀地一道劍吟驟然響徹,蒼茫縹緲,似來自九天之外。

  一縷劍吟而已,卻令葉云甲軀體發僵,心魂刺痛,感受到致命的威脅。

  他臉色大變,根本來不及多想,第一時間探手一抓,猛地收起蒼玄社稷圖,朝遠處閃避。

  這是?

  阿蒼嬌軀一僵,那劍吟透發出的威能,令她心神也是一顫,渾身氣機似被凍結,有窒息般的感覺。

  不過,隨著蒼玄社稷圖被收走,她周身壓力驟然消散,直似卸掉了壓迫在身上的一座遠古神山般,如釋重負。

  文靈雪、茶錦等人的心神也都齊齊一震,好可怕的劍威,讓人都無法想象,這是一縷劍吟透發出來!

  不過,當看到葉云甲第一時間收起蒼玄社稷圖,他們皆意識到,有人前來營救!!

  說來緩慢,實則這一切皆在眨眼間發生。

  那一縷劍吟還在回蕩時。

  隕星淵上空,一道劍氣橫掃而至,無匹凌厲的劍意,將虛空如布帛般斬開一道長達千丈的裂痕。

  而葉云甲原本所立著的那片虛空,被燦然如瀑的劍光淹沒。

  當遠遠地看到這一幕,葉云甲心中一震,倒吸涼氣,在這蒼青大陸,何人能斬出這等無邊劍意!?

  他下意識抬眼望去。

  就見極遠處天地間,云層破裂,一道璀璨的流光破空而至。

  “之前那一劍,難道是從極遠處斬來?”

  葉云甲心中一沉,眉梢間不由浮現凝色。

  作為皇者,他最清楚,相隔那般遙遠的距離,尚且能斬出這等一劍,來人的實力,定然遠不是這蒼青大陸上的靈道修士可比!

  思忖時,那一道遁光已飄然來到隕星淵上空,倏爾化作一道峻拔身影,青袍如玉,獵獵作響。

  正是蘇奕!

  在他身后,還背著夏皇。

  天光昏暗,四野荒涼,少年憑虛而立,周身縈繞凌厲如劍的道光,一如仙神駕臨,成為天地間最耀眼的一抹光。

  “是你這小孽種!!”

  葉云甲一眼就認出蘇奕的身份,頓感意外。

  在前來蒼青大陸時,他也曾了解過蘇奕的過往戰績,連他都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極為卓絕逆天的曠世妖孽,在靈道之路上的造詣,遠超他們葉家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葉霄。

  可即便如此,葉云甲還是萬沒想到,之前那一劍,是出自蘇奕之手!

  這太匪夷所思。

  因為他之前懷疑,只有像他這樣皇境才能施展出類似的一劍。

  一時間,葉云甲頗為驚疑。

  與此同時——

  隕星淵下方,當看到那憑空出現在隕星淵上空的身影時,阿蒼等人皆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蘇……蘇奕哥哥?我這不是在做夢吧……”

  文靈雪清眸睜大,神色恍惚。

  “不是做夢,那的確是蘇大人!蘇大人他回來了!”

  白問晴驚喜喃喃。

  “不錯,就是蘇道友!”

  寧姒婳激動道。

  “怪不得那劍吟會擁有如此強大的威勢……”

  阿蒼慘白的俏臉上,浮現一抹發自內心的笑意,她負傷很重,一身元氣大損,不過,當看到蘇奕出現,她身心由內而外徹底放松下來。

  身陷絕境之際,當看到那個意想不到的熟悉身影憑空出現,也是帶給眾人極大的沖擊,內心的絕望、悲慟和彷徨一掃而空!

  “還好,來的不算太晚。”

  蘇奕目光一掃隕星淵下方眾人,也是暗松口氣。

  他將夏皇放下,道:“你和他們且看著便是。”

  葉云甲不由笑起來,道:“小孽種,你莫不是還想和我動手?須知,哪怕我不愿承認,可在輩分上,你也得尊稱我一聲叔祖。”

  他眸光閃動,沒有著急出手。

  因為蘇奕之前那一劍,著實令他吃驚,打算先摸一摸蘇奕的底細,再決定是否動手。

  “憑你,也配在我面前論資排輩?跪下!”

  蘇奕彈了彈手指,直接當空一掌拍去。

  一只丈許范圍的金色大手橫空出現,轟隆隆碾壓著虛空,狠狠拍向葉云甲。

  輕描淡寫一掌,可那掌力中彌漫出的恐怖威能,卻令葉云甲臉上笑容凝固,心中震顫。

  好強!!

  這小子果然有問題!

  沒有任何怠慢,葉云甲祭出蒼玄社稷圖。

  峰巒起伏的畫卷在虛空中展開,光焰滔天。

  可就在和那金色大手爭鋒的剎那間,這件昆吾葉氏的祖傳秘寶,就被狠狠拍飛出去。

  此寶哀鳴震天,光焰潰散,直接砸落在地。

  那摧枯拉朽的一幕,驚得夏皇瞠目結舌。

  而還不等他反應,隨著丈許范圍的金色大手籠罩而下,狠狠鎮壓在葉云甲身上。

  砰!!!

  葉云甲全力抵擋,可根本就承受不住那等鎮壓之力,眨眼間就被震破周身防御,被硬生生壓迫跪倒。

  他那雙膝砸在地上時,地面直接龜裂凹陷,煙塵彌漫迸濺。

  輕描淡寫,鎮壓皇者于翻手之間!

  請:m.3zmmm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